首页 政治 完整盛大客户端下载

第2826章 不再以原形出现

唐恩淡淡地瞟了一眼纸中内容,淡定地说“我没有任何意见。”
   雷蒙只差没诧异得连下巴都掉了下来,“喂,我说,你是不是男人来的?”
   慕容容靠在门口,悠然自得地询问里头的男人“没意见了吧?如果没意见了,今天单号,雷蒙,把客厅的垃圾打扫一下,清理干净。”
   “亲爱的,能不能请钟点工?”
   “如果你现在跟总部保证机密外泄了,你负全部责任的话,我没有任何意见。”
   雷蒙哭丧着脸,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夜晚,唐恩在工作室整理着明天与幻焰商讨的细节。
   雷蒙在拖地,弄得地下到处是积水。
   慕容容坐在沙发上,翘着腿儿,点燃一支烟,慢慢地抽着。
   想起白天,遇见胤载的情形。
   他仿佛一点都没有改变,还是她熟悉的那个他。
   心因他的震动,丝毫不比七年前少。
   慕容容微微暗叹,那么长的时间,竟然还忘不了一个人。
   只要一闭上眼睛,面前显现的,都是他的脸,越想忘,越是忘不了。
   拿起手机,选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却只能这样看着,不能拔过去。
   回到裔城差不多一个月了,不知暮儿和辕儿怎么样了。
   按组织里的规则,每次执行任务,都不准与亲人联系,一旦违规,当任务失败处理,接受严酷的刑罚。
   指间的香烟慢慢消弥,对亲人的思念,如同这淡淡的烟,看着虽轻,却充塞鼻间,挥之不去。
   辕儿……
   慕容容又想起胤载。
   辕儿越长大,越来越像胤载了,尤其那背影、那冷静的样子。
   遗传真是很奇怪的东西,父子俩从未见过面,却可以那样的相像。
   慕容容目光投向工作室,忙碌中的唐恩。
   还好这两年她为了保护辕儿,搬开另居于一处,不让他与组织里的任何人来往。
   这两年唐恩很少与辕儿在一起,要不然,依他的聪明,很容易就猜到辕儿的父亲是谁。
   而暮儿……
   她完全可以养活他与辕儿,他为什么不听她的劝,非要选择入东荣会?难道他也想做杀手、做间谍,一辈子见不得光吗?
   唉……
   淡淡的哀愁从唇间逸出。
   又点燃一支烟,吸入口内,缓缓吐出。
   她很少把烟吸进去,喜欢吸了一口,缓缓地吐出一个又一个的烟圈。
   看着烟圈慢慢变淡,慢慢消失,再重新吐出一个,乐此不疲地玩着这个游戏。
   每年,有一大半年的时间是在外执行任务,这大半年的时间,她不能与亲人有片言只语的联络,只能无尽地思念着他们。
   每每想到无法自抑的时候,她便学会了抽烟。
   借着一根又一根的香烟转移那蚀腐到骨髓里的思念。
   如果可以选择,她情愿喝酒,喝醉了,就什么都不用想。
   但是不能,酒能迷人心智,保持冷静是每一个间谍必须做到的。
   除了任务中的应酬,能不喝,她就不能喝酒。
   任务中最艰巨最难以忍受的,不是刀枪弹雨,而是精神上的折磨。
   旁边沙发被沉重地压下去,终于把卫生搞完的雷蒙跳上沙发,成大字躺着,累得一动不想动。
   对他而言,搞卫生比杀人、比抢劫还要累十倍。
   歇息了好一会儿,雷蒙侧着头,看着慕容容红润的唇微张,吐出一串串如九连环的烟圈。
   玩香烟,她都玩出特技来了。
   雷蒙靠过去,盯着那烟,那唇,半晌,带着沙哑的嗓音说“亲爱的,我喜欢你抽烟的姿势。”
   慕容容微微侧目,看着他,美丽的眼睛打了一个疑问号。
   雷蒙低低的声音透着无尽的性感,“每次看到你抽烟,我就想像我是你唇间的香烟,你用那红润嘴唇轻轻含着,小舌卷着我,用力一吸,哦,天啊!我酥麻了!”
   慕容容浑身打了一个寒颤,鸡皮疙瘩厚厚地布满手臂。
   想也没想,就将手中香烟重重掐灭。
   雷蒙不止说,眼睛还更露骨地盯着她的身体看,仿佛在他眼中,她是片衣不穿的。
   慕容容站了起来,坐在酒吧前,倒了一杯酒精度很轻的啤酒。
   抿了一口,心中郁闷仍旧难解。
   雷蒙走进酒吧,坐在她面前,盯着她,眼中带着赤裸裸的挑逗。“亲爱的,我也喜欢你喝酒的样子,想像你喝醉的样子,迷离的眼睛,微张的小嘴,一声声的呻吟,嗯……啊……”
   慕容容差点将酒杯失手掉在地上。
   “你还喜欢我什么,我都改了,行不?”
   能恶心到这种地步,她算是服了他了。
   不过,他的恶心成功地让她抛掉心头所有的不快与忧愁。
   翌日一早,慕容容拿了唐恩连晚赶出来的补充协议,与雷蒙走进了幻焰大厦。
   胤熹的办公室在七十二层,只有百坪的面积,与其他动辄整层、加层的部门,显得小得可怜。
   能源部里面廖廖的几个员工坐在一起聊天,不像是在上班,倒像是喝茶的闲客。
   慕容容暗中摇头上梁不正下梁歪,不知以前能源部是怎么样的,但在游戏人间的胤熹六年管理下,作风早就成了他的风格。
   看到慕容容与雷蒙走进来,一个文员模样的小姐向他们走来,“请问两位有何贵干?”
   雷蒙打量了几眼寒碜的能源部,低声问慕容容“这就是幻焰?闻名不如见面,见面不如闻名。”
   慕容容苦笑,向走女文员走去,“熹少在吗?”
   女文员一指里头的一间“在那里。不过,你们先喝杯茶吧,熹少、他、在忙着……”
   胤熹也有忙的时候?她没听错吧?慕容容有种太阳打从西边出来的惊讶。“我找他有要紧生意要谈,没时间等了。”
   慕容容不顾女文员的阻拦,走到里间,推开房门。
   里面胤熹正与一个美艳的女人抱作一团,你侬我侬,好不恩爱。
   慕容容一敲门板,似笑非笑地问“熹少,忙完了吗?”
   胤熹被抓个正着,没感到半点的不好意思,或者尴尬,反而非常大方地朝慕容容打招呼,“嗨!早!”
   那美艳的女人反倒是充满敌意地盯着慕容容。
   今天慕容容着了一件纯白色衬衫,一条蓝色紧身牛仔裤,加一双球鞋,头带一顶飘逸的白色纱帽,显得十分休闲,不像是来谈生意的,倒像是来幻焰一日游的。
   那天胤载讽刺她用美人计让胤熹签了约,她心里一直耿耿于怀。
   出门前本是穿了一套蓝色的长裙,想了想,又回去换了这一套。
   修长的细腿包裹在紧身而长的牛仔裤中,平常不过的服饰,也展示了那最完美的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