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鼎丰app

第2914章 你很会享受呀!

“青禾!”高寒闻讯赶来,把手放在她肩膀上,“这是迟早的事。”青禾依然动也不动地站着,脑子里糊涂得厉害,也空洞得厉害。“昨天夜里四点多的事。”高寒说:“早上护士查房的时候发现的……她去得很平静。”去?青禾一震,清醒过来了--是的!去!她走完这条路了!她去了,像父亲和母亲!不知道她走的时候,是不是真的很平静?不知道在那未知的世界里,有什么在等待着她?眼泪慢慢涌进了她的眼眶,迷糊了她的视线,又沿着面颊流下来,滴在她的衣襟上面。“我……”她抽噎着,“我该原谅她的……我该说我原谅她的……”“人已经去了,哭也没有用了,想开点吧!”一个护士小姐好心地安慰着。是的,没有用了,一切的懊悔都没有用了!在这一刻,青禾多么想跟廖心湖再说几句话,只要几句!她想告诉她,自己已经不恨她了,她想告诉她,谢谢你那么爱我父亲……可是,没有用了!她想起昨天廖心湖的请求,那时候,她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即将离开?“她知道你已经原谅她了。”高寒揽过青禾,“真的,她知道。”青禾看着他:“我可以再见她一面吗?”高寒点了点头。
  他们走向了太平间。廖心湖静静地躺在太平间里,青禾望着她那一无表情的脸,这就是死亡,一切静止,一切消灭,苦恼的事,快乐的事,都没有了。这就是死亡,躺在那儿,任人凝视,任人伤感!谁能明白这个冰冷的身子,也有过渴望有过爱?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只能等着化灰,化尘,化土!青禾默默地站了一会,护士用白布蒙上了廖心湖的脸,冰柜关上了。高寒牵着她走了出去,她已经收起了泪痕,变得平静而坚强了。“她--有没有留下什么话?”“她要我好好照顾你,并且,要我答应--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离开你。”高寒认真地说。“高寒!”她叫了一声,感到内心深处,一种崭新的情绪正在蔓延开来,她忽然觉得自己变得那么女性,那么柔软:“我想告诉你……”“什么?”我想告诉你,其实我们早就认识了;我想告诉你,我们注定是要在一起的;我想告诉你,我爱你,所以,我不愿意再承受离别……千言万语,同时涌向她的心头,但,吐出来的,却是另一句话。“前几天,经理正式来问我愿不愿意出国,我说我要想想。可,我现在决定--我不去了。”“你是说--”他怔了怔。
  “我同意结婚。”她一字一顿,清晰有力地说,“我也不要出国!我们不要分开!”他有片刻无法呼吸。然后,他托起她的脸,让她面对自己,她那苍白的面颊已被红晕染透,眼光是半羞半怯的,朦朦胧胧的。他闭了闭眼睛,长长地吸了口气,就虔诚地把她拥进了怀里。青禾和高寒要结婚的消息,像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丢进了水面,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在第五医院,美蘅脑子中是纷纷乱乱的一团,好像有人在她头脑里塞进许多棉花似的,胀得很满而又全是空白。一直以来,她以为高寒对那个青禾只是好奇,即使发生了餐厅里那件事,她也没有太在意,她相信,高寒是个聪明人,他一定会知道谁是他最好的选择,医院里也有很多小护士青睐他,他从不动心,怎么这一次……不,不,他只是一时迷惑,她相信,他才不会那么容易堕入情网!不,不,绝不会,反正她不信……白天,她神色自若地出入于病房,但是到了晚上,当父亲再次提起这件事情时,美蘅终于爆发了。“高寒要结婚了,你知道吗?”余院长抬了抬眉毛,燃起一支烟,沉思地说。
  “哦……”美蘅随手摸了一张椅子,慢慢坐了下去。有一只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她一惊,抬起头来--父亲正站在她的面前,深深地望着她。“阿蘅!”余院长用一对了然一切的眼睛凝视她,低沉地说:“你要看淡一点,在人生的路上,总会遇到一些打击的。”“爸!”美蘅怔了一下,立刻带着一脸受伤的倔强喊了起来,“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余院长默默地摇摇头,望着脸色越来越苍白的女儿,心中隐隐作痛,但,感情的事情,他也知道是无法勉强的。“阿蘅,我知道你喜欢他……”他笨拙地安慰,“你别太难过……”他不说这几句话还好,这安慰的方式太笨拙了!美蘅被刺激得猛地跳了起来,她双手紧握着拳大喊:“爸爸!你不要自作聪明好不好?谁告诉你我喜欢他的?他爱娶谁就娶谁,我一点都不关心!不关心!不关心!我根本不关心……”眼泪涌出了她的眼眶,她的脸色由白转红,呼吸急促,喉头哽住了,再也喊不出声音……她发狂地一脚踢翻了那张椅子,掉头向楼上跑去,奔进了自己的房里,“砰”地碰上房门。余院长木立在客厅里,慢慢扶起那张被踢翻的椅子,无奈地摇了摇头。
  同一时刻,在橡树苑,开心,林小毓都坐在客厅里。“你出去转了几天,回来后居然丢个炸弹说要结婚?”开心睁着她的大眼睛,“我不反对你结婚呀,可是太早了点吧!你才23岁,干吗这样急着把自己嫁掉?”“话也不能这么说。”林小毓开口了,这几天,她一直很沉默,开心见她脸色不好,问她是不是病了,她说没有,可是她总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想什么,连晚饭都不出来吃。青禾偶尔经过她房间,还似乎听到轻微的啜泣声。今天,听说青禾要结婚,她才坐到客厅里参与其事的。“裴蕾大学没毕业就结婚了,女人总是要走这条路的。”“那,那你爱结婚就结婚吧!”开心想了半天,终于还是憋出一句话来:“可是,木头怎么办?”“沈城?”青禾怔了一下,“这么久了,难道他还想不明白?那……那我也没有办法啊!”她正奇怪着开心为什么对沈城如何关心,一边的林小毓手机响起了短消息提示音。“是裴蕾。”林小毓看了看短信,简单地说,“我约了她去百花苑拿几件衣服回来。她在大门口等我呢。”她抓起手提包,准备出门,开心叫住了她:“等等,我也出去,可以搭裴蕾的便车吗?”“当然可以。”林小毓有点奇怪,“你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