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去看球手机客户端

第1939章 宝宝错了 。。。

“呼,”慕思源收回源气,今天有一节课,现在离上课时间不久。望着空的床铺,张诺应该已经去教室,推开宿舍的门,强烈的阳光有些刺眼,慕思源微眯着眼睛用手稍微遮住阳光,关上门,看下时间不多了。
  “漂浮术。”
  慕思源飞到空中,猛地加速向教室飞去。一道倩影飘过广场,飘过之处学生投出羡慕的目光,漂浮术需要很高的贡献和至少凝源一阶才可修炼,凝源一阶是无数人都跨不出去的门槛。这室一阵微弱的风吹过,老师的衣服微微的扬起,白色的倩影停留在讲台桌前,同学们一副看好戏的心态瞄着讲台上的的倩影,在慕思源还没到来的时候,老师可是发誓要严重处理此事,对此大家都不以为意,这是第几次了,他们已经麻木了。
  “慕思源,又迟到了,下次记得早点。”
  “是。”
  果然还是这样的结果,谁叫慕思源美丽又强大,学校不知多少人被她征服。
  慕思源是学院的重点培养学生,作为老师不好责骂,本来迟到需要得到相应的惩罚。可是对特等生就没惩罚一说,只要不是重大错误,学院很宽松对于这些学员。而且自己班里能够出一个像慕思源的学生,老师身上也有光。
  “这里,这里,”张诺喜悦的招呼慕思源。周围的同学投出羡慕目光,如果自己迟到被罚跑,扫地等等不可避免。而且能够受到富豪女儿的亲耐,很多时候做事方便很多,而且不可避免可以享受到一些资源。
  “思源,坐,我特地留给你的。”
  “嗯。”
  教室响彻老师的声音,老师讲的滔滔不绝,可是学生都是昏昏欲睡,旁边的张诺早就拿出零食,开始啃荒,稀稀疏疏的像老鼠的咀嚼声。慕思源思绪根本集中不了,慕思源飘过头凶恶的瞪一眼张诺。张诺心虚的吐吐舌头,变成小心翼翼的咀嚼。
  “嘿,”慕思源无奈的叹息,思绪根本集中不了,望着窗外有些刺眼的阳光,不由自主的想到古源还在密室中,按照源石的大小和挥发的速度,这几天古源应该会苏醒,有几天没有回去密室,课后去看看。
  脚上酸痛的感觉一阵阵传来,古源沉迷书籍中蹲在地上太久忘记时间,脚发麻,好像脚已经脱离身体的感觉。
  “咕,咕。”
  古源摸摸肚子,饥饿感直冲大脑,古源沿着记忆找到食物存储室,里面只有一些水和饼干,古源叹息声,无奈的咀嚼饼干。饭后古源本想继续观看书籍,可是眼睛传来的疼痛感,古源不得不放弃。现在幼小的身体适应差不多了。自己吸收的乳白色源块应该是特殊的存在,现在古源还没有引动源气的法门,静下来的古源顿觉得孤独,思绪不自觉想到以前的世界,很怀念。
  如果自己猜测成立,那么这次地球的变化很大程度要怪罪在自己身上,古源勾心自问后悔吗?古源思考许久,发现自己根本不后悔,改变总是要付出代价。
  古源走到曾经的电梯处,这里出去的唯一方法。发现电梯早已不存在,只剩下一个黑漆漆的洞口。看来想出去也不可能,古源只有等待左雾。
  “铃,铃。”下课的钟声想起。
  老师意犹未尽的结束授课,整理讲台上的书籍道:“各位同学课后要好好的复习今天的学习内容,对以后考核有很大的帮助。”
  “下课。”
  张诺跟着慕思源出教室。发现慕思源并不是回宿舍和食堂的路:“思源,你是要去密室吗?”
  慕思源一顿,自己的确生活太单一,行踪很容易被发现,好在自己每次去密室都要绕远道小心翼翼。张诺和自己还算合得来算是自己唯一的朋友,扭不过张诺的每次盘问才微微透入出自己有个不能让人知道的地方,后来张诺就没有过问。
  古源苏醒的时间就在这几天,很可能已经苏醒。现在慕思源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古源,心有些复杂,期待,紧张,失望,等等交织在一起。有个人在的确可以避免一些复杂的情绪,这次就让张诺和我一起去吧,张诺的品行还是让自己信得过的。
  “嗯。”
  张诺激动道:“我们这么要好,我把你当做最要好的朋友,你看我几乎所有的秘密你都知道,作为朋友就满足一下我好奇心吗?每次你都是神神秘秘的,什么东西让你这么关心,你看你平常除了修炼就是上课,居然有事让我们的慕大美女挂心的事,怎么不让人好奇。”
  “带你去也可以,不过......”
  慕思源话还没说完,张诺一顿欢呼,抱住慕思源的胳膊摇晃道:“我什么都答应你,希望你不要忘记你说带我去你的秘密基地。”
  对于张诺兴奋的劲,慕思源只有无奈的叹息。慕思源带着张诺走小巷,弯弯绕绕,张诺早已被绕晕了开始的兴奋情绪早已抛到九霄云外,有点消沉苦板着脸有气无力呼唤道:“思源。”
  慕思源没有回应,继续向前走,感受周围的气息。
  “喂,本小姐累了,”张诺一屁股坐在一块石头上,耐着不走了。
  跟踪的气息消失了,现在差不多可以去了,每次都走不同的路线,绕远路。有跟踪的也会在绕路中尽力的甩去他们。
  “走吧,差不多到了。”
  张诺无力的伸手指着慕思源道:“这次没有骗我。”
  “走吧,就快到了。”
  “好吧,本小姐在相信你一次,”半蹲着一只手撑着膝盖,另一只手指着慕思源道:“这次没有骗我。”
  慕思源无奈的叹息,这位千金大小姐体力还真差,“漂浮术。”
  慕思源为自己和张诺加持漂浮速。
  张诺瞬间感觉自己身体轻飘飘的,腿上的无力感消失,而且漂浮空中,张诺兴奋的四处移动,这是她第一次飞起来,她现在的修为还不可以修炼漂浮术。
  “嘭。”
  嘿,慕思源无奈,扶起撞在墙上的张诺。
  张诺一脸傻笑的样子解释道:“嘻嘻,太兴奋了。”
  “走吧。”
  在张诺和慕思源脚下是一个房屋的墙角的角落,慕思源打开盖子,手里拿出一个夜明珠,张诺好奇的探头打探洞口:“就在这里,幽深深的洞口,全是发毛,真的要下去,漆黑的一片。”
  “跟着我飞下去。”
  慕思源说完就飞入洞口,张诺犹豫,看见越来越远的身影,:“怕什么,等等我思源。”
  古源听到洞口有异动,走的洞口处,看见一阵亮光渐渐的靠近,有些刺眼,古源看不清楚。
  光源越来越近,熟悉的身影渐渐的靠近。古源顿时安心,看来左雾顺利的复活了,现在一颗担心的心总算静下来。
  慕思源看见一个幼小的身体站在洞口看着自己,穿着一件长长的白色衬衫遮住瘦下的身体,古井无波的心,怦怦直跳,本来期待的相见,突然害怕不知道怎么面对古源。慕思源深深的望着孩童。
  “你醒了。”简单的三个字确是,可是却表达出的深深思念,仅三个字慕思源好不容易才说出口。
  “恩,过得还好吗?”古源望着熟悉却又陌生的慕思源道。
  “恩。”慕思源不知所措,接下来该怎么面对。
  “思源,你怎么突然加速,害本小姐,追你追的好苦。”张诺苦着脸道本想骂几句慕思源,可是看到孩童立刻被古源可爱的模样吸引,欢呼,抱住古源一阵揉捏。
  “慕思源,这谁啊,你居然藏着一个小孩。”
  古源一脸嫌弃的苦瓜脸,如果眼睛可以杀人,张诺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看到张诺的到来慕思源反而松口气,慕思源,看来现在左雾已经改名慕思源,自己也要取个新的名字,以全新的姿态面对新的人生。
  “放开,你的手,不然我不客气。”身上传来的疼痛古源怒道,可是2岁小孩的怒气留下的是悦耳的奶气奶气的婴儿声,反而很可爱害了自己。
  “不客气,”张诺霸气的撑着要腰,一只手捏着滑嫩的婴儿皮肤,传来的触感让张诺爱不释手,嘻嘻笑道:“不客气,就一个小屁孩,本小姐捏死了,不过好可爱,恩,让本小姐亲一口。”
  “好了,好了,张诺,”慕思源马上劝解道,古源本就不喜欢随便让人摸他,亲更不可能。
  “哼,本小姐有好吃的,”说完拿出一堆源果:“看你这小屁孩驯服不了。”
  古源还真饿了,闻到一股果香,忍不住伸手尝了一个,果味的清甜立刻吸引古源,吃下去后一阵温热的传遍全身,饥饿感立刻消失,而且精神顿时抖擞。
  张诺满意的微笑,小样,本小姐还解决不了一个小屁孩。
  古源想伸手拿下个,这时手上突然传来温热的触感,古源一顿,看向左雾。两个人目光接触的一刹那,纷纷低头。
  “咳,咳,你不能吃了,源含量多了你现在消化不了。”
  “哦。”
  “啊,小弟弟,对不起啊,差点害你。”张诺羞愧道:“这些就留下来给你,你是思源什么人。”
  慕思源刚才其实故意回避张诺的问题,现在他们算什么关系,曾经是夫妻可是没有夫妻之事,最多只能算是女朋友吧。
  “姐姐,”古源低声道。
  “姐姐,思源你什么时候有个弟弟。”
  慕思源一震,心有点痛,古源看见慕思源失望的脸神,伸出自己的手,向下一拉,慕思源会意蹲下,古源在慕思源耳边嘀咕,慕思源耳朵通红,渐渐的脸红的像苹果。
  古源叹息一声,看向真低头不敢抬头慕思源,还在安抚思源。看向一旁奇怪看向自己的张诺道:“我一直陷入沉睡,这几天才苏醒,我们的父母离世比较早,姐姐为了我的安全把我安排在这个密室内。”
  “哦,这个密室好奇怪,怎么都是一些没有见过的物品。”
  现在过去几百年,目前很多人都已经忘记地球的原样,很多已经高科技的物品几乎消失:“这些事我们祖先留下来的,以前我们的地球就是个科技机械时代,这些机械在现在的世界的确不存在了。”
  “哦,难怪,旧时代的产物,我在历史书籍中看到过。没想到书籍中的科技就是这些东西,”张诺抚摸这些设备和书籍中的知识结合仿佛看见那个时代的辉煌:“我很喜欢古源,他真是个天才。”
  “呵,呵”古源在一旁轻笑。
  慕思源也是一脸古怪之色,曾经的古源的确是个让人遥不可及的人物,可又谁知道曾经令世界为之颤抖的人物,还活着,而且现在是个小孩的存在。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以前的名字现在还是不用了,我也应该要以全新的面目面对全新的世界。左雾用了慕姓,慕思源,慕思雾。
  “姐姐我叫慕思雾,”古源有些奶气奶气幼儿声音道。
  慕思雾,慕思源,左雾脸再次发红。脸发热,慕思源抚摸脸颊,现在我的脸皮太薄。心里还是很期待以后的生活,以前第一世自己还小的时候,古源已经将近30岁,自己长大的时候古源已经老了,后来再次复活的时候古源已经快要老死而去。现在人的寿命大大增加,很多以前不可想象的事,以后都可能发生,左雾陷入无限的遐想中。
  “思源,思源。”张诺呼唤道。
  “走神了,差不多该走了,小弟弟你也一起走吗?”
  古源环顾四周这里,设施都是旧的,这里就尘封吧,以后怀念的时候回来。
  “姐姐,我也一起走吧,现在我病好了。”
  慕思源一脸怪异,无奈的确不适合生活,可是出去古源可以去哪了。
  “走啦,走啦,思源小弟弟的住处我安排就好,本小姐其他不多就钱多。”
  古源一脸古怪的瞄了一眼慕思源低声在慕思源耳边嘀咕,“看不出来,你和土豪交朋友了。”
  慕思源突然想道什么对古源一个暴戾:“给我老实点。”
  慕思雾捂着额头无声的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