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庄闲和软件下载_平台网站

第1245章 测试你未来是百万富翁还是穷光蛋--财富测试

其实唐缘并没有打算出手,教训这两个家伙,原本他在打算中还想着,试想看看自己能不能以言语动之,顺便再去说服他们,让他们不要去纠缠王思琳,没想到这两个小子这么不识趣,竟然敢率先跟他动手。
   跟他动手,那不是在找死吗?
   唐缘的心中很是不屑,这种凡人的武力太低了,根本就入不得他的法眼,一招撂倒,甚至没有花费半点力气。
   “你到底是谁?”
   看到了眼前的男子一副淡然若风的样子,刘佳顿时不淡定了,十分警惕地看向了眼前之人,严词询问道。
   说实话,此时的他已经有些心惊,毕竟他和李霸可不像以前那样,无论是走到哪里,在他身边都有相当多的守卫保护。
   可现在两人身边的保镖,基本上都在家里留着,刚才发生的情景他可是看到了,连李霸这种体格粗壮的人,基本被对方直接一招放倒了,自己这个小身材架子,要是扑上去跟对方干一架,能不能活着战起来还真是个未知数。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同意我刚才说的话吗?”
   唐缘甩了甩自己的衣领,旋即就仿若无所谓的态度,然后就淡淡地开口说道。
   “同意你个蛋!打赢了老子,老子就让给你!”
   李霸倒是个暴躁脾气,他就看不惯有人在他面前装b,尤其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所以听到唐缘的说话后,立时就忍着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脚下朝着身前步伐一跨,朝着身前站住的唐缘,以紧紧捏着的拳头,自此就狠狠地砸了过去。
   “我了割草,老李也太牛逼了吧,这么嚣张!”
   李霸此番做出的反应,顿时就把旁边的刘佳给吓了一跳,旋即暗道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那李霸就已经冲了过去。
   整个人就如同是猛牛出笼似的,粗壮的身子格外有力,如此冲刺过去,就仿佛一辆人形坦克一般,横冲直撞,任何东西都阻挡不足他的步伐。
   “不过,你真的确定你要过去找死?”
   然而刘佳可不怎么看好他,刚才的那一幕已经被他收入眼中,如此凌厉果断,而又毫不留情的犀利一击,绝对只有练家子才会有的,他们这些富家公子平日里,打架pk倒是有一手,可要面对这种练家子还是不够看。
   “还敢过来?好,那我就先答应你再说!”
   唐缘的眼睛微微眯起,嘴角扯了起来,暗道一声,对于李霸此子这么冲动的性格表示无奈,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可怜家伙。
   “看老子不把你打得满面桃花开!”李霸嗷嗷的叫喊着,眼里迸发出凶光。
   虽然刚才他出过糗,但他的心里一直认为,刚才不过是他失误罢了,要知道,他打架单挑的技术可是相当不弱,怎么可能会败在眼前这个瘦瘦弱弱的臭小子身上?所以他只想要一雪前耻,免得给自己心里留下任何阴影。
   “好一个勇猛的家伙,可惜了可惜……”
   看到李霸如此勇猛地冲刺,刘佳嘴角抽了抽,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不忍再看接下来出现的景象,那绝对是相当的劲爆惨烈。
   这么想送死的家伙还真是少见,对于抱着这种送死念头的人,唐缘向来不会手下留情,所以他干脆提起了几分力气,一个侧步闪开来,膝盖抬起,化作了一道看不清楚的残影,重重地揣在李霸的肚子上,手肘一摆,瞬间把李霸砸在了地面上。
   “哎呀!”
   受到如此狠辣的一击,李霸忍耐不住,尖声大喊一声,身上的肥肉一顿乱颤,然后顿时承受不住疼痛,脑子里一花,就此狠狠地倒在了地面上,龇牙咧嘴,苦不堪言,整个人就仿佛是要蜷缩在一起,半天没能回过神来。
   “我去你妈了个蛋!****的,欺负我兄弟!”
   刘佳见此情形,急得心里乱颤,可李霸毕竟是他这么多年的兄弟,看兄弟挨打而不帮忙,绝不是他的作风,最后他就狠狠地一咬牙,怒骂了一声,拿到略显瘦弱的身形自此窜掠而出,并不是很粗壮的胳膊,却是迸发出了极限的力量。
   “……”
   看着好像是疯狗一样,朝着自己奔跑过来的男子,唐缘皱起了眉头,转过了目光,看向了那位隐隐间带着不安之色,却满脸坚持的瘦子,深感不可理喻,然后他便想都不想,一个侧后踢朝着他那边蹬了过去,直接将之踹飞了出去,没有一点留情。
   对他来说,任何胆敢对自己有攻意图的家伙,都会被规划为敌人之列,如果是对付敌人的话,那自然是丝毫不需要留情。
   这还是因为他正处于世俗街道上,心里有点估计,如果说换做是在修炼界内,胆敢有人如此对付他,估计依照唐缘的性子,早就已经是立马拔出飞剑,然后默念口诀,划过一道凌厉的长痕,撕裂开空气,直接就刺他个透心凉。
   “你个混蛋家伙,居然敢这么对我们两个,你可知道我们两个是谁?”
   刘佳咬牙切齿,捂着胸口,万分凶恶地看着唐缘,看他露出的样子,恨不得把唐缘给吃了。
   “哦?你们,还不是个寻常人家的身份?”
   闻言,唐缘挑了挑眉毛,然后摇了摇头,他对于这两个家伙的背景根本就不感兴趣,旋即淡淡地说道:“我不管你们是谁,总之,我说过,我绝不允许你们再去纠缠王思琳,不然,你们的下场,可不仅仅是这样了。”
   “……”
   “……”
   “你如此得罪我们两个,就不怕我们两个日后报复你,然后让你永世不得安宁吗?”刘佳再度出口威道,还故意瞪着唐缘恐吓道。
   “哦?”
   唐缘眯起了眼睛,眼中闪出了少许精良光芒,摸了摸下巴,露出思考之色,若有所思地开口道:“那依照你们的意思,是打算逼我干掉你们,斩草除根或者是和你们同归于尽了?”
   “……”
   “……”
   刘佳感觉自己都快要疯了,他们在上京市混了那么多年,向来是横行无忌,无论是谁,只要稍微有点身份地位,就没有人胆敢得罪他们。
   至于说一般富家子弟,倘若看到了他们两个,简直比看到了他们的亲生老子还要恭敬。
   在他们的印象中,从来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儿,哪里有像今天这么狼狈过,不得已,不愿在待在这种逆境中的刘洋,只好十分憋屈地搬出他们的真实身份。
   “你究竟想怎么样?”
   刘佳无奈了,他实在招呼不住唐缘如此的嚣张霸道,这种完全不理会后果,只凭胸中的一口气做事的家伙,无疑是属于最让人头疼的。
   事实上,这种做法,基本上就表示他们已经服软了,不愿再用这样的方式与唐缘相斗下去。
   只是刘佳的想法虽好,但却错估了一点,唐缘并不是这个都市的人,他的思维模式,明显不能按照那些畏惧他的人相比。
   更何况,身为从强大宗门里出来的历练者,目光只高恒那是凡人无法想象的,有这样的条件作为依靠,他可不会管对方两人是什么身份,哪怕站在他们背后的是国家主席,该教训的还是会教训,该杀的,唐缘也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这是他师傅从小就教导给他的,所以唐缘才不会顾忌,他们身后有着何种显赫非凡的身份,莫说是敲打了,即便是斩杀了又能如何?
   “我说过了,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希望你们,日后不要再去骚扰王思琳了,不然,你以为你们的身世能保得住你们吗?”唐缘说话时的语气依旧平淡,只是听到了刘佳与李霸的耳中,却充斥着无比的寒意,令人心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