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自然科学 yabosports登录

第8549章 初入离渊

“皇阿玛!”佑兰自从云帝一出宫之后,就在御书房里等候。此时,他才刚刚睡醒,就听说云帝已经上朝。情急之下,他连衣衫都没有整理,就冲到了乾坤殿。
   “下官叩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以顾绍民为首的百官在见到佑兰之后,急忙跪倒在地。
   “太子殿下!”担忧的注视着到现在还睡眼朦胧的佑兰,欧阳子雄的心提到了半空中。虽然天下人皆知云帝特别疼爱这个太子,可是这必竟是乾坤殿,是百官聚积在一起,商讨朝中大事的重地!
   “呃!”仅存的一点睡意被百官一山呼千岁顿时就烟消云散,意识到自己竟然是赤脚跑到乾坤殿来时,他小心翼翼的望着一眼含笑的云帝。
   “佑兰叩见皇阿玛,恭请皇阿玛龙体金安。”规规矩矩的跪倒在地,佑兰的小脸上满是从容。跪倒在地的他调皮的抬起头来关注着此时的云帝,不料刚好被云帝逮个正着。急忙低下头去,他这才感觉到不安。
   “众卿免礼!”含笑望着跪倒在地的百官,云帝注意到佑兰还是赤脚时,皱了一下眉头。慢慢的起身,他径自朝着殿下走去。
   “冷吗?”溺爱的把跪倒在地上的佑兰从冰凉的地上抱起来,云帝把那冰凉的小足握在手心。宠爱的望着正放心的松了一口气的佑兰,他抱着佑兰朝着殿上走去。
   “前面有点冷,可是一见到阿玛就不冷了。”努力的从云帝的怀里探出身子,佑兰的双手环在云帝的脖子上。
   一边接过太监们递来的衣衫,云帝熟练的帮佑兰把衣衫穿在身上。一边细细聆听着朝下百官的柬言,他一边迅速的思索着对策。
   欧阳子雄呆呆的注视着窝在云帝怀里的那个小小的人儿,眼中渐渐的湿润。含笑注视着窝在云帝怀里的那张幸福的小脸,他仿佛又看到了昔日那个一直都喜欢黏在自己身边的小妹妹……
   “皇阿玛,为何你一出宫就要这么久?”好不容易等到百官散去,佑兰终于喘了一口粗气。用受伤的眸注视着云帝,小小的他眼中尽是责难。
   “呵呵,阿玛昨夜和姑父喝酒了。佑兰,皇阿玛不在宫里,你害怕了吗?”轻轻的把怀里的佑兰放在地上,他刚好看到来自殿外那一抹无声的关怀的视线。
   “佑兰知道皇阿玛不会丢下孩儿的,所以孩儿不怕。皇阿玛,皇儿昨日把今日要学的东西全部都学了,今日佑兰就可以陪在皇阿玛的身边了。”小小的脸上写满了算计之色,而身子已经靠在了云帝的腿边……
   “佑兰在宫里呆够了没有?如果,如果皇阿玛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你要怎么做?”再一次把佑兰抱到怀里,云帝轻声询问道。
   “不够,皇阿玛在哪里,皇儿就会在哪里。”递给云帝一个甜甜的微笑,佑兰满足的坐在云帝的腿上。
   “佑兰,在很久很久以前,朕的佑兰还没有出世之前,朕和你的一位叔叔做了一个约定……朕说,朕会陪着他去西湖,去陪他畅游……”
   天还未亮,散发着薄雾的西湖里只有一支停留在湖畔的豪华商船。部在船头的云帝,侧着头,呼吸着湖水的气息。年少的时光在他脑中胡乱纷飞,在漫漫人生的启始,他何其幸运能有兰卿相伴在左右。只是,他再一次渴望得到一种依恋。就像这一汪醇水的真美,抚平了他那颗被伤痛填满了的心。
   这一湖,犹卧在优美的旋律中。柔光,静水,风荷,那便是旋律灵感的来源。如果说如织的游人是湖上律动的音符,那么青山的倒影和粼光的闪烁则是这湖上最秀丽的舞步。岸边的青柳如曲如歌,水中的翠荷如诗如画。朦胧间,他似乎又看到了那抹白影。
   “尘儿,把风衣披上。”夏若兰心疼的把站在甲板上,立在风口浪尖上的初尘拉回到船舱里去。一边用那纤纤素指帮她把那轻垂在腰间的发丝理顺,她一边把披风披在她的身上。
   “娘,为何今日都没有游客来游湖呢?”疑惑的望着一望无垠的波光碧水,她凝眸思索着。莫名的一丝失望在心里充斥,而另一丝期待又在心底蔓延。
   “傻丫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游湖。而且,这世间也不并不是每一个人喜欢游湖,他们就能够来畅游一番的。”耐心的开导着这个不沾尘世的女儿,夏若兰满心欢喜。
   “哦!”闷闷不乐的坐到琴椅上,她随意拔着琴桌上的那把古琴。
   “黄公子,老夫人请公子过去一趟。”逸仁望着若有所思的云帝,心里满是哀伤。还记得,那日丞相爷曾经说过,倘若三年过后,他还活在世间就一定会来西湖河畔;还记得,那日他们差一点就带着丞相爷一起远走天涯,只差那么一点……结果,他的丞相爷永远都没有来到这西湖河畔,永远都没有能够到此一游……
   “黄公子,丞相爷已经去了,恕臣斗胆,还望公子爷不要再想了。”难过的望着云帝,逸仁努力让自己变得开心起来。
   “逸仁,你,不懂……”用无比复杂的表情望着眼前这个亲如兄弟的侍卫,他的脸上扬起一抹苦笑。
   “皇额娘吉祥,云泽恭请皇额娘金安!”恭恭敬敬的立在屏风之外,云帝在看到一脸担忧的明萱之后,心里涌出一丝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