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同人小说 b0b综合体育平台下载

第7239章 烤酥饼的悬念

“喝点儿东西吧!”叶子墨把豆浆递给夏一涵。
   她觉得自己也是过于激动了,对一个自己连看都没有看到的女人,只是别人说了一句长的像,她就这么追了出去不说。还麻烦叶子墨派人帮她追查,她怎么想怎么觉得过意不去。
   她接过他递过来的豆浆,喝了两口,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豆浆很好喝!”她微笑着说。
   “不用在我面前掩饰自己的情绪,你此时的心情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了。”叶子墨淡淡地说,夏一涵听了他的话,鼻子酸酸的,泪再也忍不住,无声地流了出来。
   叶子墨默默的送上肩膀,温柔地揉摸她的头发。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夏一涵所有这些年想要寻找亲人的那份期待和委屈都被宣泄了出来。
   叶子墨知道她恐怕也再没有买衣服的心情,就叫导购把他一开始指出来的那些衣服都给夏一涵打包,叫林菱赶来商场的时候一次性给他送回别墅。
   她可能跟付凤仪一样,在这样的时候最需要休息和无人打扰。
   叶子墨把她带回别墅,一路上都没和她说话,只是让她靠着他。
   酒酒看到夏一涵像是哭过了,一见她就迎上来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叶子墨摆了摆手,对她说:“先别问,让她一个人去房间静静。”
   “嗯嗯!”酒酒看出她不是跟叶子墨生气,也就稍稍宽了心,挽着她的手臂把她扶回房间去。
   夏一涵一个人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窗外,她的表情渐渐变的忧伤。
   她知道,父母一定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才会把她送到孤儿院去。也许时隔23年,他们依然是有苦衷,不能和她相认。即使是这样,她也可以理解。
   她不求去做他们名正言顺的女儿,她只希望远远地看看他们,让她知道她的父亲是谁,母亲是谁。
   她感谢他们给了她生命,感谢他们给了她健康的身体,也感谢他们给了她与众不同的容貌。
   爸爸,妈妈,你们在什么地方,有没有想过女儿已经长大了。
   我想你们!
   我想见你们!
   妈妈,今天导购员说的那个人会是您吗?她说您看到了我,如果真是您,您看到了我会不会有动容呢?会不会想要上前跟我说一句话?
   墨说……对了,妈妈,您可能还不知道墨是谁。他是我爱的男人,是我这辈子都要在一起的男人。
   您知道吗?今天我看到海晴晴为了小军绝食,她妈妈为了她连饭都不吃,我心里多酸啊。我也想有妈妈,我也想我妈妈能和我亲密无间的呆在一起。
   可我知道这些都是奢望,妈妈,请您不要担心,就算您见到我,跟我说了话,我也不会让您为难,不会非要要求相认的。
   夏一涵枯坐在那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从外面轻轻打开,叶子墨健硕的身姿在门口出现。
   他的小女人,此时一脸的泪水,看着实在惹人心疼。
   他缓步走到她面前,伸出手,轻轻把她的泪水擦干,温和地说:“很快林菱就会把商场录像送过来了,如果真是你母亲,很快我就能找到她,别哭了。”
   “墨!”夏一涵呼唤了一声,靠在他身上,低低地问他:“你说,我这辈子真能找到我父母吗?他们会不会不想见我,会不会很讨厌我?”
   叶子墨的手放在她头上,温柔的抚摸,边劝慰:“怎么会呢?你是这世上最聪慧,最善良,最美丽的女人,他们会为有你这样的女儿而感觉到骄傲和自豪的。”
   “真的吗?”夏一涵仰头看向他,表情就像个被抛弃的可怜的孩子一样。
   “真的!”叶子墨极肯定地说。
   “谢谢你,墨,你对我真好!”
   她这样纯真的话让叶子墨心里有些惭愧,他对她好吗?以前他觉得他对她真是非常好的,可是今天他忽然觉得他对她不好。
   她从小就无父无母,如此的可怜,他却还总让她生活在担忧之中。只因为她心里有另一个男人,他就那么阴晴不定的。
   以后他一定会尽她最大的努力,对她更好,让她时时刻刻的生活在温暖和幸福当中。
   哪怕她找不到亲生父母,他也要让她觉得即使没有父母,只要有他,就已经足够了。
   还有,他也会让她尽快融入他的家庭,把他的父母分享给她。
   这些他都没有说出来,只是牵起嘴角,温和地笑了笑。
   “墨,我去洗个澡。”夏一涵轻声说。
   叶子墨知道她可能是想要在浴缸里好好的泡一泡,想要那种被暖水包围的感觉吧。
   “洗完了就来吃午饭,别找到了妈妈,让她心疼你这么瘦。”
   “嗯!”夏一涵点了点头,起身去拿了家居服后,出了门。
   叶子墨也回到自己房间,没一会儿,林菱到了,她把夏一涵买的那些衣服拿来的同时,也带来了商场里这天上午的所有录像。
   “管家!”叶子墨扬声叫道,管家立即进门答话。
   “叶先生,有什么吩咐。”
   “安排林助理去吃午饭。”
   “是,叶先生!”
   管家和林菱走后,叶子墨忙开机,把林菱带来的移动硬盘插入电脑,所有的录像都是分时段的。他想了想当时的时间,直接调出那个区间段的录像查找。
   很快,他就看到了夏一涵今天试衣服那家专厅门口的录像,他找到了那个穿枣红色衣服的女人。
   她进门时是挽着一个六十岁左右男人的手臂进去的,看样子两个人是夫妻。
   叶子墨把那个画面截图放大,让他有些惊讶的是,那男人他认识,正是李总参谋长,而他身边的女人,和夏一涵在五官上的确是有几分相似。
   他的眉不觉皱了起来。
   夏一涵泡了一会儿热水澡出来,路过走廊时听到管家和林菱说话的声音,听到她来了,她喜出望外,不觉加快了脚步往走廊的方向走。
   她没回房,而是去敲叶子墨的房门,在听到他说请进后,她扭开门进去,看到叶子墨坐在沙发上,正在摆弄手机。
   “墨,林助理来了是吗?”夏一涵一边往他身边走,一边有些急切地问。
   “来了。”叶子墨把注意力从手机上移开,看着她说道。
   “商场的监控录像带来了吗?”她又问,声音因为带着紧张和不安而有些变样。
   “带来了,在那个移动硬盘里。”叶子墨淡淡地说。
   “你陪我,陪我看看行吗?我有些紧张,我怕……我怕她真是我母亲,我……”夏一涵激动中语气有些不稳,叶子墨温和地朝她笑了,说:“没事,我在你身边呢,不管像不像都别太激动,放松些。就算像也未必就是,尽量平静,激动的时候留到相认的那一刻。”
   “嗯,我会的,我会克制我自己的。”夏一涵知道这句话有点儿自欺欺人,事实上她根本就克制不了。
   叶子墨于是把刚开始关闭了的电脑重新打开,又把移动硬盘接好,打开文件夹,对她说:“你看,录像都在这里了,好像是分了时间段的,你自己找吧,我在你旁边陪你,你别紧张。”
   “好,我不紧张。”夏一涵手放到鼠标上,还忍不住的颤抖。
   她很想跟叶子墨说一声,求你帮我点吧,我实在是没有勇气看。最终,她还是没有开口求他,她想要自己亲自看,她希望假如真见到她母亲,是她自己亲手点开的视频,她要第一眼就看到她。
   她找到了相应时间段的视频,点开,同一时间段,不同的摄像头拍下的视频记录又分了很多个。她对方位记忆不是很深刻,所以不像叶子墨那样很快就找到了想要看的那一部分。
   她颤抖着手,差不多从第一个开始一一点开,又关闭,终于在快到最后的那个视频打开时,她看到了她试衣服的那家专厅门口的录像。
   枣红色衣服的女人!她看到了!那一抹枣红色的衣服,就是在她被导购员拍下的照片里拍到的衣服。
   可惜的是,视频里只有衣服,没有拍清楚脸,甚至连侧脸都不算,只看到耳际,她旁边男人的相貌也看不清。
   “墨?你看!什么都看不到,我还是不知道她是不是我母亲。我以为这次就能知道我母亲是谁了,你看啊,只有一个侧脸,这怎么找得到呢?”夏一涵仰头看着叶子墨,眼神很无辜,声音在颤抖。
   她那么失落的模样深深的刺痛了叶子墨的心,他叹了一声把她抱在怀里,轻声说:“没事,没关系,虽然没拍到,不过你看这两个人的衣着,都是顶级品牌,不是一般的人能穿的起的。东江能穿这种品牌的人不多,而且这些人消费的场合应该也就是东江这几家大型商场。他们今天能来,以后还照样能来,我会叫林大辉去跟这几家商场接触,收购下来。我专门派人,按照你的样子,每天在视频里搜索跟你长相相似的人,好不好?别伤心了!”
   “真的吗?你说那样就真的能找到我的亲人吗?”夏一涵又一次哽咽了。
   “真的!”叶子墨紧紧搂住她,轻轻抚摸她的头。
   他在心里默默地说,抱歉,我不能让你看到你想看到的那些画面,所以我删除了。
   不过你放心,我会帮你查清楚,你的母亲是不是李参谋长的爱人。
   他太了解这些所谓豪门的人的人性了,既然当时有可能抛弃了她,现在就极有可能明知道她是她的女儿都不跟她相认。
   在专厅的时候,他听到那个导购说了,说那个女人看到了夏一涵,但没说话,只是看了一眼就走了。
   假如她真是夏一涵的母亲,她真是寻女心切,看到她,她一定会上前详细的询问,不会放过任何一种可能性。
   付凤仪找儿子是什么样的叶子墨比谁都清楚,她哪怕是看到明显比自己儿子老上十岁的,她都要去问问。她说孩子有可能跑出来时间太长,吃苦太多,显老。她看到年纪小的也要问,说孩子说不准是后来没有发育好,长不大。反正只要看到流浪汉,她就不放过,必须查问了才安心。
   李参谋长是中央的高官,他老家在东江,东江本地的人见到他的机会很少。叶子墨见过一次,也只是寒暄几句而已。
   他见到他的时候,他夫人不在场,所以他从未见过李参谋长的夫人本人。
   只是上次他听很多人议论过,说东江的一个大型慈善晚宴,李参谋长携夫人前来,当时他的夫人艳压群芳,传为佳话。
   据说这位夫人嫁给李参谋长也快二十年了,早传闻她貌美如天仙,只是被李参谋长金屋藏娇,从不带出来,很少有人见到她的样子。
   叶子墨怎么也想不到那位传说中的李夫人竟长的跟他女人那样相似,他不是不想夏一涵早日找到生身父母。可从时间上推算,那位李夫人嫁给李参谋长时夏一涵早就已经出生了,她不会是他们夫妇走失的女儿。
   假如她真是李夫人的女儿,也一定是她在婚前生的私生女,也可能李夫人还有过一次婚姻,是以前生的女儿。具体为什么又不要了,送给孤儿院,这里面一定还有很多隐情。
   当然,也不能凭着这并不算清晰的监控画面,还有那位导购员的一面之词就确定她们的关系。
   他必须还要拿到更多更确切的证据,假如真是,他还必须要先行确定李夫人的态度。她认还是不认,都是不一定的事。
   如果夏一涵千难万难的找到父母,父母却不认她这个女儿,她会多伤心。所以他宁愿她看不到希望,也不想她失望,不想让她觉得她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
   鉴于这么多顾虑,他只好这么做,先让她什么都不知道。
   要真有一天他确定了她母亲愿意认她,他再把今日的事情和盘托出,全部告诉她。
   至于他承诺给她的收购商场的事情,他也会去做,让她觉得这事情每天都在办,也能让她的心略感宽慰。
   夏一涵在他的怀里靠了很久,才从巨大的失落中恢复了一些。
   “墨,谢谢你刚刚说的那些,收购商场什么的就不用了。找亲人也要看缘分吧,假如缘分不到,你就是收购再多的商场也无济于事啊。”
   “吃饭去吧!这些你就别管了,收购商场本身也是盈利的好事。”叶子墨温和地说。
   “嗯!”夏一涵点了点头,起身,主动拉起叶子墨的手,跟他去了餐厅。
   那时林菱已经吃过午饭,跟两人打了招呼,叶子墨吩咐她可以回去了,她就跟叶子墨告别离开。
   叶子墨始终紧紧握着夏一涵的手,她明白他在心疼她,所以她要表现的高兴一点儿,她跟自己说,二十多年都过去了,从来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也都这样过来了。
   现在有了希望,应该是更高兴,不应该难过才对。
   吃饭的时候,管家和女佣人们都在一旁照应着,酒酒站在夏一涵身后,不停地给她夹菜。
   她虽然没胃口,也还是勉强着多吃了些。
   叶子墨始终关注着她在吃什么,时不时还要说一句:“多吃些。”
   管家看这天叶子墨的心情不错,于是想起了上次夏一涵的嘱咐,他走上前,轻声对叶子墨恭敬地说:“叶先生,我想替所有工人争取一个福利,以后大家的午饭和晚饭时间是不是可以适当的提前些。午饭改在十一点,晚饭改在晚上五点。”
   叶子墨半天没说话,管家又补充了一句:“这个提议也是一涵的意思,她说你们下班时间太晚,工人们要等着您二位下班回来吃完饭,他们再吃,是很饿了。”
   叶子墨扫视了一眼夏一涵,面无表情地问她:“是你的意思?”
   夏一涵不知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不过她想管家是想要在女佣们面前给她树立威信,他是好意,她又怎么可能不认呢。
   “是我的想法,我是觉得我们回来的晚,他们一直等我们,肯定很饿。我们回来后,他们又站在这里……总之这样很让人过意不去,希望你能同意我的想法。”
   夏一涵说完,就满含着期待地看他,希望他点个头。
   这算是她第一次公开干预别墅里的事,假如他说不同意,她以后不会逾越的。
   “就按照一涵说的做吧!”叶子墨温和地看着他的女人,轻声说道。
   他的女人这么善良,他是非常欣慰的,他很不喜欢那种不把佣人当人的女人,就算长的再好,心都是黑的,也让人厌恶。
   关于这些人何时吃饭的事,他也考虑过,只是以前他回到别墅吃饭的时间很少,他一早就交代过,要是六点他还没回来,叫管家安排他们先吃。
   管家则坚持说主子没吃饭,佣人们先吃不像话,所以这事在执行过程中就给耽搁了。
   最近别墅公司的事情都多,他暂时还没有关注到这一点,想不到他的女人就帮他想到了。
   他嘴边儿带着一丝笑,心想,日后你这个叶少夫人恐怕在工人们心目中比我威望还要高呢。
   “谢谢叶先生!”管家由衷地说道,随后对站在不远处的一排女佣人说:“还不快谢谢叶先生?”
   “谢谢叶先生!”大家齐声说。
   “不用谢我,这是一涵的意思。下次别墅里开会的时候你跟大家说一声,以后夏一涵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别墅里的任何事,她都可以做主。”
   叶子墨的话让夏一涵真的很意外,她转头看他,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副酷酷的模样。
   他越这样,她的心反而越暖。
   墨,叶子墨,你这么说,是不是代表在你的心里,比以前对更喜欢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