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 爱尔兰精灵官方旗舰店

第7305章 又要离开他了吗8

基本上一整晚楚逆都没有睡好。为了今天的约会,她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不仅乖乖地听姑姑的话吃了止痛药,还画上了淡淡的妆,换上了浅蓝色的T恤和短裙,再配上一双小巧可爱的高跟鞋,头发扎成了高高的马尾,然后将包好的便当盒放进背包里。
   “小逆。”楚浅歌满脸担忧地看着她在客厅里忙碌。
   “姑姑,我没事的哦!”她扯出一丝微笑,但楚浅歌却看得出来,她笑得有多勉强,她的心里有多痛!
   “小逆。”楚浅歌走过去,轻轻抱住正往包包里塞便当的楚逆,“还会回来的,一定会!”
   “嗯!”点点头,声音里带着很明显的啜泣声。楚逆把即将滚出眼眶的泪珠硬挤回来,然后又是勉强地一笑,“姑姑,我走了。”她离开楚浅歌的怀抱,然后坚强地背起包包,离开了公寓!
   夏之光正靠在他的小跑车上等着楚逆,微闭的双眼在浅褐色发丝下异常好看。他穿了白色的休闲装,白色的平底板鞋,清清爽爽,一如楚逆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少年。
   扬起嘴角笑了笑,楚逆索性坐在门口的石阶上,双手撑着下巴满脸笑盈盈地望着他。
   察觉到有不同寻常的目光正在盯着自己,夏之光猛地睁开眼睛,却正好对上了那双正望着自己的眼睛。他笑了笑,朝楚逆走过去,然后伸出手。
   “小野猫,我们去约会吧!”
   楚逆的心脏猛地漏跳一拍,这场景,像极了他们两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只不过,现在的楚逆,不哭,而是满脸幸福的笑容!只是,那么牵强的笑容里,夹杂着有多少的泪与痛苦,这些只有楚逆一个人知道。
   夏之光拉过她的手,朝她勾起嘴角轻轻一笑,与柔美的太阳浑成一色,闪着耀眼的金色光芒。
   “光,你……”楚逆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但是随后却又安静了下来。
   “想说什么?”
   “光,你会带我去很多可以让我永远都记得的地方吧?”她苦涩的眼角闪过一丝微弱的光芒,淡淡的,透着她心里无尽的悲伤。
   不对,这明明是很幸福的事,可以和光手拉着手一起去约会,做一对简简单单的小情侣,这样,不是很好吗?可是为什么,夏之光的眼里,有她从没有见过的哀伤?
   车子缓缓地往前行驶着,两个都装满了心事的人都没有说话。
   然而不久之后,楚逆便明白了一切,夏之光眼里那她从没见过的眼神和他一直支吾未语的嘴唇。她便明白了,她和夏立严的约定已经达成了。这样一来,她也必须得跟着姑姑去巴黎了吧!
   “光,你不回答我,我就唱歌了。”楚逆的声音抖了一下,但紧接着,她便哼出了那曲不成调的歌,词含糊不清,呢呢哝哝,夏之光只是静静地听着,心口突然扯出一阵疼痛。
   楚逆越哼越难受,两只手掌猛地捂住了自己的脸,泪却还是不争地从指缝间汹涌而出。
   纵使心里多么倔强地告诉自己不要哭,可为什么就是忍不住呢?
   车子突然急煞车,在楚逆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双修长的手臂已经伸了过来,将她娇小的身子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带你去我的秘密花园。”夏之光的声音轻轻地在头顶响起,在楚逆耳边融化成空气。
   “嗯。”虽然哭得双肩都在发抖,但楚逆仍旧点了点头。
   要结束,那么,也要有一个漂亮的结束吧,至少要让自己的心少痛一点!楚逆突然起身擦干眼泪,然后哽咽着说了一句,“光,我没事了,走吧!”
   看着她翻书似的反应,夏之光愣了一下,“为什么哭?”他一边重新开动了车子,一边问。
   “嗯,没什么。”楚逆摇摇头,“只是觉得……我这辈子,真的很幸运吧!”她说完,还笑了笑。脸上却还是带着清晰可见的泪痕。
   夏之光不再说话,只是,那件事情,该怎么告诉她呢?他为了要弥补哥哥十九年来被剥夺的自由,要和黎静可定婚的决定,这个,要怎么告诉楚逆呢?
   也不知车子开了多久,才终于在人烟渺渺的荒效野外停了下来。下了车,望进眼里的皆是绿树青草与碧玉似的小溪。空气清新得让人全然放松了下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楚逆有些意外地环顾着周围的景色。
   “可以让你铭记一生的地方。”夏之光提上自己的黑色小背包,然后拉起楚逆的手便往那片青葱的树林方向走去。
   可是,眼前的景色不管有多美,满怀心事的两个人却没有预想的那么开心。
   随后紧跟而来的紫色小跑车里,柚满目忧愁地下了车,目光随着前方的两个身影渐渐移动着。这辈子,能让他如此放不下心,能让他最牵挂的,或许也只有她吧!她的幸福,就是他的幸福,可是,现在的她,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幸福了……
   走了差不多五分钟,呈现在楚逆和夏之光眼前的,是一片金黄色的葵花花田,微风轻拂着,花儿们都灿烂地将脸朝向太阳,迎接那温暖的洗礼。
   楚逆突然一个抽泣,脸上却溢出满满的笑容。
   “好……好美!”楚逆张开双臂,如同向日葵花儿般,拥抱着微风与阳光。只有此刻,就让此刻她的心能继续和夏之光的心紧靠,像从未远离!
   脸上却不禁意划过晶莹的泪珠,她从来都不是最坚强的,只是没有人看到她的痛,遇到夏之光,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也是她最大的幸福吧!
   “光……”楚逆依旧闭着脸,但是声音却有些微颤。
   “怎么了?”在楚逆还未回头时,夏之光轻轻按下手中相机的快门,将那个融进花海的女孩背影定格了下来。
   “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心好痛,像被撕裂般,为了不让光痛,所以,只能自己痛吗?
   “误……误会?”夏之光明显没有反应过来。
   “我啊,其实不喜欢你,而且,光,我们两个非常不适合在一起,非常!”她忽然睁开眼睛,不管阳光刺得眼睛有多痛,那清澈如水的眼眸里,是夏之光看不到的别样感情。
   楚逆的话教夏之光有些不知所措,他忽然愣住。不对,她在说假话,之前她那些幸福的表情,绝不是装出来那么简单的。
   “你知道吗……”楚逆狠狠吸了吸鼻子,然后抹掉脸上的泪,转回身子看着夏之光,“我们两个在一起的话,你一定不会幸福!”
   她的目光坚定而又执着,右手探进包包里,摸出某样东西紧紧地拽在手心,“其实我……”刚吐出几个字,她的身体忽然微颤了一下,头突然晕炫了起来。
   一双有力的手臂将她圈进怀里,不让她晕倒。柚欲言又止地看了看夏之光,然后带着楚逆便走。只留下夏之光一人呆愣在原地。
   她真的,认为这只是一场误会吗?夏之光看了看手里的便当包,这是他花了一晚上的时间精心为她制作的新品布丁。还有他一下定不下心来决定的那件事,只要她说一句,让他不要,那么他一定会毅然拒绝,他要的,只要是她的答案而已,如今她却要告诉他,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误会吗?为何明明可以看透她的心,此时却觉得他们之间,隔了万道墙呢?
   紧靠在柚怀里的楚逆突然止不住猛地抽泣起来,有柚的身体当保护屏,她可以不让夏之光看到她在哭,只是,这……竟比身体上的伤更难受,给她一种提前步入死亡的感觉。
   “柚,谢……谢谢你!”她不能让夏之光看到她晕倒,那样他一定会知道她是因为受伤才要拒绝和他在一起,她不想让他担心分毫,一点也不想,在她的心中,夏之光,应该永远都是那个神秘阳光,善良而又帅气的天使。
   “傻瓜。”柚轻骂一句,这样的楚逆,他只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的烦恼已经够多了,他不想再涂添她的烦恼。
   刚走到车子旁边,楚逆却突然晕了过去,她看起来很疼的样子,眉头几乎紧拧在了一块儿,脸色忽然变得苍白了许多。
   “小逆!小逆!”柚轻轻叫了几声,却不见她有任何反应,心里忽然升腾起不好的预感,他猛地将楚逆横抱进车里,然后快速地跳进驾驶位,载着楚逆飞奔而去。
   待夏之光回头,已再寻不到楚逆与柚的身影。
   车子飞快地开着,柚时不时担心地看看旁边晕睡的楚逆,却不小心瞄到她手心里紧握着的东西,一只锈了一个光字的小锣软玉,握着软玉的小手上,满是被针扎而留下的微细的小孔,密密麻麻,看得柚心里一阵绞痛。
   “傻丫头,你就这么……喜欢夏之光那个小子吗?”柚几乎有些自嘲地扬了扬嘴角,车子又在不禁意间快了几分。
   重症病房外,楚浅歌和柚满脸焦急地等着,两人都显得有些坐立难安。反倒是一直在远处默默注视着这一切的夏之喻,淡定的表情里却又隐藏着复杂的情绪。
   他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个女孩,他只知道,她有着善良而又温柔的声音,她说要做他的朋友。他不知道那个女孩与自家弟弟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但是他却知道,这个女孩对光来说,非常重要,甚至重于光自己的生命。只是,她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而光却连她在重症病房里抢救都不知道呢?
   或许发现这件事对喻来说,是个纯粹的偶然,他会醒来,全然是靠了她一句要与他做朋友的约定。但是刚醒来就发现她被送入重症室。
   也不知道到底等了多久,江医师终于从里面出来了。
   “小逆怎么样?”楚浅歌与柚第一时间冲上去,不等江医师多休息就询问起楚逆的情况来。
   “恶化了。我早劝她走动太多,这丫头倔得很。”江医师有些担忧地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
   “等不了了,我明天就带小逆去巴黎。”楚浅歌的情绪有些激动,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便下了决定。
   “浅歌,你冷静一下,现在可不行。”江医师却不紧不慢地阻止了她,“现在的小逆,可禁不起被搬来搬去的折磨,至少得等到她醒来后,靠自己的意识才可以行动。”
   “可是,小逆还能等多久?”
   “一天到两天左右,浅歌,你放心,小逆一定会没事的。”
   两人商谈着楚逆的事,旁边的柚却一直保持着沉默。
   默默听从父亲摆布的夏之光,自从与楚逆分开之后,一直精神不振,手里始终拿着那张只有背影的照片,暗自昵喃。
   夏立严答应了楚逆,当她和夏之光分开之后,便要为夏之光举行订婚舞会。可现在的他却觉得,这种约定,对这两个孩子来说,真真正正是一种揪心的痛苦。他始终不是一个尽责的父亲,但是,他很爱自己的孩子,比任何人都爱,只是,从小就要他们接受不应该属于他们的生活,也完全是出于条件所迫吧,所以,他接受夏之光的恨,只是这次,他却再也看不到夏之光眼中那憎恨的眼神了……
   订婚舞会在两天后的蔓恋之塔下的蔓恋花园中举行,楚逆,恰好也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心脏上传来的疼痛并未完全消散,她却坚持起了床,她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再清楚不过。
   偷偷换上了自己的衣服,趁着姑姑不在,她偷偷跑了出去。今天,就去告诉他,这辈子,她谁都不爱,她爱的,只有他!
   路过喻的病房,楚逆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轻轻推开门进去了。
   病床上的喻,依然一脸浅笑,安静地躺着。楚逆轻手轻脚走过去,然后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
   “喻,你知道吗?今天是光的订婚舞会哦,你一定也很想参加吧!呵,喻,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呢,有点语无伦次。作为你的朋友,我是不是很不够资格呢?今天……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了!你,还有光,你们都要幸福哦!”
   楚逆勉强地笑了笑,然后便离开了病房,殊不知这时候的喻,早已经醒了,只是,她那一番话确实奇怪,让夏之喻不得不陷入疑云。待楚逆离开之后,他也赶紧起床,换了套衣服便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