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艺术 鸭脖是什么平台

第6608章 接受吧,接受吧

丰田美惠子详细的给刘瑞介绍了一遍。
  “嗯,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刘瑞听完丰田美惠子的介绍后就冷冷的对她说道。
  “嗨!”丰田美惠子小声的应了一声之后,就迈着小步出了刘瑞的大帐。
  “大家都清楚了没,看来德川家康是要在这叫做伊予的地方跟我们来手阴的,既然如此朕就要他好看。”刘瑞说完之后就冷笑了一声,然后把自己的一个计划详细的陆飞等人交代了一番。
  “哈哈,皇上你这一招可太秒了,这会可够这些鸟人们喝一壶了。”陆飞听了刘瑞的计划后大喜过望的说道。
  刘瑞将计划拟定好了以后,就分别给陆飞等人安排了任务。随后等陆飞等人都走了之后,刘瑞就伸了一个懒腰后想到自己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看见祝羽荷,于是就起身准备去看看她。
  来到祝羽荷的帐篷时,刘瑞见里面还亮着灯就知道祝羽荷一定还没睡,于是就大步准备走进祝羽荷的帐篷。帐篷外一见刘瑞来了的两名卫兵们异口同声的给刘瑞见礼道:“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平身,你们先下去吧!”刘瑞说完就直接走进祝羽荷的帐内。
  听到帐外卫兵的呼喊声时,祝羽荷就知道是刘瑞来了,所以当刘瑞刚一走进帐来的时候,祝羽荷就忙给刘瑞见礼盈盈拜道:“羽荷拜见皇上!”“咦!朕的羽荷什么时候这么懂礼仪了啊?”刘瑞调笑着说道。
  “皇上你好讨厌,是不是哪个鸟国公主就比羽荷懂礼节的多啊,所以皇上走那都带着她!”祝羽荷嘟着小嘴不满的说道:
  “哈哈,我们家羽荷看来是吃醋了呀!”刘瑞说着就将祝羽荷揽进了怀里轻声安慰道:“羽荷啊,不是朕想随时都带着那鸟国公主,而是因为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又懂鸟语又懂我们汉话,所以朕不得不让她给朕翻译很多事情知道吗?朕心里还是最疼羽荷的!”刘瑞说完就在祝羽荷的俏脸上亲了一下。
  “皇上讨厌,就知道哄人开心!”祝羽荷嘴上这么说着,可人都已经全依偎到了刘瑞的怀里。刘瑞不在的这几天,祝羽荷也想了很多事情,慢慢的也想通了。不管他刘瑞是皇帝也好,是教书先生也好,反正自己是喜欢的他这个人,而不是他的身份。所以一但想通之后的祝羽荷就又恢复了以前那种活泼开朗的个性了,这一点让刘瑞感到十分的欣慰。
  “羽荷陪朕出去走走吧!”刘瑞凑到祝羽荷的耳边轻声说道。
  “嗯!”祝羽荷娇羞的答完之后,就随着刘瑞走出了她的帐篷来到军营外的一座小山坡上。
  明镜般的月亮悬挂在天空,把银色的光辉谱写到大地上。星空灿烂的树下不时浮起蛐蛐鸣叫,晚风轻拂,轻轻的吹动了山坡上的树枝,发出沙沙的细响。在这样美丽的夜色下刘瑞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心灵被净化了,整个人感到好轻松好轻松。
  而身边的祝羽荷也不去惊扰了刘瑞难得的一刻清闲,只是在他的身后静静的注意着他,注视着这个自己将托付一生的男人。
  “羽荷你知道吗,人的一生就像这夜空中的繁星十分短暂,在黎明之后它们就会消失不见,所以朕一定会在有生之年里打造出一个无比强大的大汉帝国,一个让万众瞩目的世界强国!”刘瑞在良久之后突然对身后的祝羽荷说了这番斗志昂扬的话。
  “不管你是皇上也好,教书先生也好,羽荷都会永远爱你,永远支持你的!”祝羽荷深情的对刘瑞说道。
  “羽荷你真好!”刘瑞转身刚准备将祝羽荷搂进怀里的时候就突然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杀气,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几乎透不过气的萧杀之气。刘瑞忙一把将祝羽荷拉到自己身后就大声喝道:“谁,不要藏头露尾了出来吧!”刘瑞突然的紧张神情让祝羽荷惊骇不已,忙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刘瑞注视的树林边。
  在刘瑞喊完之后,就真的从一棵大数后慢慢的出现了一名一身黑衣的忍者。为什么说是忍者,因为刘瑞已经一眼从他的服饰和佩刀上认出了他的身份。心里还暗暗鄙夷道:“鸟国真TMD是个没前途的国家,现在到后世都数千年来都不知道革新一下,还是那老掉牙的服装和神出鬼没的摸样。”从树林里走出来的黑衣忍者不是别人,正是德川家康手下的第一忍者杀手服部半藏。服部半藏一双冷酷无情的目光死死的盯住刘瑞,然后就叽里呱啦的说了一串刘瑞跟本听不懂的鸟语。刘瑞以为先前这个家伙在骂他,于是也不甘示弱的对着服部半藏讲了一段他也听不懂的汉话,两个家伙就这样鸡同鸭讲了小半会后,服部半藏才不耐烦的身子慢慢下蹲,然后缓缓的拔出了他腰间的太刀。
  这一下刘瑞总算是搞明白了,原来这家伙是来杀自己的。于是刘瑞也忙冲腰间掏出了他的九二式手枪全神戒备的盯着服部半藏。服部半藏是伊贺忍者中的佼佼者,他此次本是担负德川家康前来侦察汉军动向的任务,可是却被前来赏月的刘瑞给发现了,所以便准备宰了眼前这个多事的家伙。
  而刘瑞也深知这个时代忍者的恐怖力量,所以一点也不敢怠慢,忙将手中的九二式手枪的子弹顶上膛。时刻注意着眼前这名黑衣忍者的动向。只要他感稍有异动刘瑞就会毫不留情的将他击毙,对于自己的枪法刘瑞还是相当的有自信的。
  就在两方对峙之时,刘瑞和服部半藏之间就飘落下来了一片落叶,两人都注视着这片落叶,此刻它就好像是两人之间的信号弹。就在落叶落地的一霎那间服部半藏就猛的一个前冲,那敏捷的身手真让刘瑞怀疑他是不是豹子变的。服部半藏快,刘瑞比他更快,就在服部半藏动身的那一瞬间刘瑞就毫不犹豫的抬手一枪,这是一场古代特种兵和现代特种兵的较量。太刀和九二式手枪之间的较量。“砰——”的一声脆响之后服部半藏也敏锐的斩出了一刀,不过在刘瑞的就地一滚下躲了过去。
  刘瑞虽然躲过了一刀,可服部半藏却没那个本事能快过子弹,刘瑞准确的一枪打在了服部半藏的肩膀上。
  服部半藏只是稍微的看了一眼后,就像个没事的人一样提刀就几个连闪瞬间就到了刘瑞的身边。刘瑞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被枪打中后的人还可以有这样的速度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再次发起致命的一击。刘瑞的疏忽是致命的,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服部半藏手中的太刀已经深深的插入了目标的腹部。可是刘瑞一点也没感觉到疼痛,等他回过神来一看之时才发现原来是祝羽荷不知在什么时候就已经挡在了他的身前,替他受了服部半藏的一刀。
  说是迟那是快,愤怒的刘瑞像是一头被激怒了的雄狮猛的抬手对着服部半藏就是近距离的一通连射。服部半藏甚至还来不及拔出还插在祝羽荷腹部的太刀就被刘瑞的几枪打得连连后退。鲜血顺着服部半藏的衣襟流了一地,服部半藏惊骇的望着刘瑞手中的九二式手枪震惊不已,他怎么也没闹明白这个世上还有这么快的暗器。
  听到刘瑞枪声的骁勇营士兵此刻也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军营外的这个小山坡上,刘瑞一见道骁勇营士兵来了就咆哮着怒喝道:“给朕杀了他!”“砰砰砰——”刘瑞圣旨一下,十几杆枪对着服部半藏就是一轮猛射,可是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服部半藏猛的几个闪身就逃进了树林里。刘瑞一见气得一口气朝着服部半藏逃跑的方向打完了九二式手枪里所有的子弹。下一刻刘瑞忙跑回到祝羽荷身边抱着她痛心疾扉的对祝羽荷说道:“羽荷你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朕这就带你回军营找军医给你治。”刘瑞说完就准备抱起祝羽荷。可是被祝羽荷给制止了,祝羽荷断断续续的对刘瑞说道:“皇上,羽荷能为皇上而死,是羽荷的荣誉啊她们……她们都比不上……上我了!”“羽荷你好傻啊,你太傻了!”刘瑞听到祝羽荷在这最后的时刻竟然还在为他吃醋,顿时忍不住热泪盈眶。
  “皇上,……您别……别哭,你是大汉的皇上,您说过还要建立……建立起一个鼎盛强大的大汉朝啊……只可惜羽荷看……看不到这……这一天了!”祝羽荷刚想伸手去擦拭刘瑞面颊上的泪珠时,就无力的垂下了手,接着就在刘瑞的怀里结束了她短暂的一生!“不……不……羽荷不要离开朕,不要离开朕啊!”刘瑞痛哭流涕的抱着祝羽荷大声的呼喊道。
  随后赶来救驾的陆飞忙让其他的骁勇营士兵退到方圆百步之外,因为他不能让手下的士兵看见皇上脆弱的一面,因为皇上在所以大汉子民的心目中都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神话。既然是神话就不能有感性脆弱的一面。可是他们都忘记了,皇帝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