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具 mtc官网中文网

第9029章 年龄说

“狗贼,你别装呛作势了!”秦洛狠狠地啐了一口,冷笑着说道:“你的模样,就算化成灰我也记得,我还记得,我们西木村全村二百五十三口,被你杀的只剩我一人!” 说道最后,他的声音变得嘶哑而疯狂,充着血的眼眸中带着浓重的杀气,他的拳头紧握着,指甲已经深深陷在了肉中,不断有鲜血滴落而下! 听完秦洛怒不可遏的话语,在场所有人都呆住了,沉默了许久,青峰真人才缓缓说道:“原来那个人,竟是你!” 杨云没有作答,而是紧紧闭着眼睛,眉头深深皱着,好像陷入了什么痛苦可怕的回忆中,许久,他才缓缓睁开眼睛,一滴忏悔的泪水划过脸庞,飘散在空中,他的目光有些迷离,语调低沉,缓缓道:“不错,当年的惨案确实是我所为!这位小兄弟若是想要杀我报仇,那便请便吧,若是我死能够赎罪的话,我甘愿一死!” 看到杨云这种语气,秦洛也不禁有些吃惊,旋即,收敛了一下心中的杀意,寒声问道:“那我问你,当年你既要杀尽我全村的人,为何唯独剩我一个?” 杨云再次闭上眼睛,静静回想着,忽然他睁开了眼睛,震惊与恐惧分明地写在了他的脸上,他的身体,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剧烈地颤抖起来,他咬了咬牙,脸色凝重好像下着什么很大的决心,但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道:“对不起,年轻人,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 “为什么?”秦洛咆哮道,挺身上前,一把揪起杨云的衣领,吼道:“为什么你不杀我?为什么要杀那么多无辜的人?他们怎么得罪你了?你说!你说啊!” 看着秦洛过激的行为,青峰真人也不由地皱了皱眉,劝道:“洛儿,你先冷静下来,这件事情,我们回蜀山,请道乾真人和李华飞前辈做个决断。” 秦洛心中一冷,松开了杨云的衣衫,后者再次回到了那种淡然的表情,面无表情地说道:“这件事情,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告诉你,但是你若想要杀我,请便!” 深深吸了口气,秦洛扭曲的脸上杀意沸腾,月云剑上的金光璀璨无匹,如同一条金色的河流悬空流淌。 哗!一股狂暴的能量从月云剑上射出,直接射向站立着的杨云。看着这道金光,青峰真人试图二人微微皱眉,他们依旧难以判断,这种似曾相识的功法出自哪个门派,但是慕容云的脸上却忽然出现了震撼的表情,心中低低地说了一句:“竟然是他?!” 杨云轻轻舒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解脱的笑容。 对于这一天,他何尝不是等了十年呢? 然而,就在金色光华即将与他相撞的那一刹那,一道紫色光晕却霍然闪现,将金光拦截在空中,两道光花相撞,如同烟花砸空中绽放。 慕容云横身挡在杨云身前,道:“三哥,虽然你的确有过错,但是我相信你也是有苦衷的,我绝对不会让你就此死去!” “你这是何苦呢,四第。”杨云看着这张比十年之前成熟了许多的脸,忽然欣慰地笑了,轻轻叹息一声,他缓缓说道:“若是没有六弟那件事的话,我们现在应该远离江湖纷争,过上恬静淡然无与世争的生活了吗。” 慕容云脸上掠过掠过一丝惋惜的表情,轻轻摇摇头。而青峰真人和慕容云的嘴角却是不约而同地抽搐了一下,秦云龙,紫阳派永远的痛! “挡我者,死!”冷漠的声音从秦洛口中吐了出来。冰冷的令人头皮发麻,然而,就在秦洛欲要对着杨云劈出第二剑的时候,一个人却从背后紧紧抱住了他,于此同时,一个冰凉的事物顶住了他的腰。 “秦师弟,你若敢伤我大师兄,我就杀了你!”说话的正是乾臻,他的手中紧握着一把匕首,闪着妖异的光华贴在秦洛的腰上。 秦洛拼命挣扎着,但乾臻却咬着牙,越抱越紧,前者这才想起,当日在震妖湖中,一名看透了人的内心的老人,对乾臻所说过的话:“你想成功继任蜀山掌门,并且救出你的大师兄。” “莫非乾臻的大师兄就是这个狗贼?”一个念头忽然在他的脑海中闪现,随即,他明白了乾臻拼命拦住自己的原因。 “大家先冷静一下,我们先回蜀山,请李华飞前辈做个公断。”看着互不想让的双方,青峰真人也是无奈地说道,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拿李华飞的威名来压人。 “请大家来蜀山一趟。”一个沉稳的声音忽然在空中响起,青峰真人心中一喜,微微抬头,只见一身白衣的李华飞迎风而立。 随着这道声音落下,乾臻紧搂着秦洛的手臂松开了,慕容云也犹豫了片刻,从杨云身前走开。 “紫阳派的小子,刚才你们所说之事我已大致了然,蜀山自会给你一个公道!”目光转向秦洛,李华飞带着一丝难得的微笑说道。 沉吟片刻,秦洛还是点了点头,化作一道青光向着蜀山的方向飞去,其余几人对视了几眼,也在李华飞的引领下飞往蜀山。 蜀山,大殿之上,已经挤满了人。 随着这一行人的到来,殿内的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所有弟子的目光刷一下的移了过来,有的人在看到杨云的时候竟是失声喊了出来。 道乾真人从正中央的椅子上下来,将这一行人迎了进来,众人在他的安排下入座了。 刚刚坐下,陆天阳轻轻拍了一下慕容云的肩膀,小声道:“看来蜀山早已得知了凉安城外的事情,已是有所准备,杨云再劫难逃啊。” 慕容云没有出声,脸色凝重,直直盯着站在大殿上的杨云。 在众人落位之后,道乾真人轻轻舒了口气,随即,一声暴喝从他口中发出:“杨云,十年前西木村全村二百五十三口被杀一事,是不是你所为?” 一脸淡漠地点了点头,杨云缓缓道:“不错,确实是我所做!” 话落,全场哗然,不知情的弟子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咳!”道乾真人轻咳一声,全场顿时肃静了下来,目光转向杨云,道乾真人接着问道:“那么,经过这十年在别园地牢中的反省,你可有悔过之心。” 说完,众人又是一惊,曾经叱咤风云的蜀山大弟子杨云,居然被在地牢中一关十年! 杨云的脸上掠过一丝苦涩的表情,眼中弥漫着淡淡的水汽,哽咽道:“我自知罪孽深重,本想一死了之,但是却难以从愿。” 听到这里,李华飞眉毛一挑,问道:“为何难以从愿?” 杨云看了一眼李华飞,又看了慕容云一眼,脸上浮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但马上消失,道:“我曾不止一次想过自尽,但是,我却没法杀掉自己,因为我已达到灭天级,已经是天地间不死不灭的存在,没有人可以让我陨灭!” 啪!慕容云手中的长剑落到了地上,全场鸦雀无声,他们心中第二个,灭天级高手,就在这一刻出现了! “那你为何刚才还让杀你?”丝毫没有理会四周的环境,秦洛拔出长剑,指着杨云的眉心,怒喝道。 杨云的目光中流出除了些疲惫的申请,沉默了一会儿,淡淡道:“我只不过是想让你死心罢了,你虽然杀不了我,但是却能任凭你处置了。” 你说你是不死之身,你以为我就信了吗?”眼眸中闪烁着寒芒,秦洛冷冷说道:“这种事情,必须试过才能知道!” 说着,月云剑从剑鞘中猛然射出,闪着阴寒的光芒。 “不劳你动手了!”没有在意秦洛怨毒的脸色,杨云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的,说着,坦露出胸膛,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对着自己的心窝狠狠刺了下去! “大师兄!”乾臻几乎哭了出来,所有人的心中都是狠狠地一惊,慕容渊更是想要挺身上前,却被身边的陆天阳一把按住。但见鲜血溅得老高,杨云的脸色也是愈发苍白,甚至在伤口处还能隐隐看到他的心脏。 秦洛一脸淡漠看着这一切,长期的战斗与厮杀已经让他看惯了生死,并且杨云这种十恶不赦之人死了也是罪有应得,因而虽说看到如此血腥的场面,他也没有丝毫动容。 然而,诡异的一幕却出现了,杨云的伤口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缩小了许多,最后竟然奇迹般的愈合了。 大殿上,所有人,呆住了! “还需要我将心脏掏出来吗?”目光转向一脸难以置信的秦洛,杨云小心翼翼地问道。 秦洛轻轻谈了口气,目光如刀死死盯着杨云,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真不愧是灭天强者!”深吸了口气青峰真人揉了揉额头,赞叹道。 李华飞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多了几分神秘古怪的表情,问道:“那么,你们紫阳派收集上古十大神器,是不是为了得到这股力量呢?” 青峰真人顿时浑身一紧,旋即嘿嘿干笑了几声,道:“前辈,您说笑吧,什么上古十大神器?我们从未听说过!” “哦?是吗?”李华飞眼眸中毫光闪烁,道:“这些年来,你们以慕容云秦洛师徒为首,肆意杀戮正道人士,夺得散落在各大门派的上古十大神器,你敢说没有此事?” 他话音一落,所有人都转头看向这位德高望重的前辈,一脸震惊与疑惑。而慕容渊显然对此事早有知晓,幸灾乐祸地看了青峰真人的一眼,说道:“没想到紫阳派还有这种嗜好啊,呵呵。” 青峰真人脸色铁青,怒视着李华飞,愤愤地道:“你说我们紫阳派为夺取上古十大神器残害同道,好!请你给我证据,若是有证据证明确有此事,我自会以死谢罪。” “好!既然这么说,我就请出一名证人来,看你们还有何话说。”李华飞淡然说道,然后他轻轻拍了拍手。 一名面色慈祥的老僧的缓缓从殿外走来,看了一眼大殿中央的秦洛,微微一笑,然后转向李华飞,双手合十,恭敬地行礼。 然而就是这一笑,却让秦洛如同大白天见了鬼一般,冷汗直流,汗毛都倒数起来,慕容云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一抹惊愕的表情,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这个人,正是已经被他们亲手杀死的智空大师! 将二人的表情看在眼中,李华飞的嘴角上浮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接着道:“智空大师,你将紫阳派夺取乾坤袋,血洗青襌寺的过程说一遍吧。”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着这位慈祥博爱的老僧开口,他们已经意识道,在他接下来的话里,可能隐藏着什么惊天大秘密。 智空大师看了脸色阴晴不定的青峰真人师徒一眼,声音低沉,缓缓地道:“今年春天,紫阳派秦洛等几名弟子来我司清修,但是在他们来的第一天夜里,就发生了乾坤袋失窃一事,接着,又是凌家家中镇压着的火头狮豹破封而出,扰乱云都城,事后我才查明,这些事情,皆是你们紫阳派所为!而杀戮凌家全家,又帮火头狮豹解开封印,正是你!慕容云!” “胡说!”慕容云的脸上布上了一层寒霜,冷冷喝道:“你有何证据说明元凶是我?” 智空大师一时语塞,虽然明知云都城之事是紫阳派所为,但是迄今为止他们依旧难以找到证据。况且青襌寺灭门一事,他空口无凭,也无法证明慕容云有罪。 大殿上一下子沉寂了下来,气氛有些尴尬。 然而,就在这时,李华飞平静的声音却在这一刻响了起来:“请秦洛来我这边,我自有办法!” 一脸惊惶地看了李华飞一眼,秦洛的眼中带着淡淡的异色,然后稳住了猛跳的心脏,缓缓走到李华飞身前。 李华飞带着笑意,看了众人一眼,忽然道:“诸位可知道,有一种可以窥探他人记忆的秘法,灵魂再现术?” 慕容渊微笑着点点头,道:“的确有这种功法存在,我曾听说此功法对灵魂之力要求颇高,因此极难练成。” 李华飞淡淡一笑,道:“那么近日,我就用这种密术,来让大家看看智空大师所说是否属实吧。”说着,他用手掌轻轻罩在了秦洛的头顶,一道淡雅的光晕从他掌心缓缓溢出,秦洛的眼神瞬间变得黯淡无神。“请看外面,我将他脑海中与这件事相关的记忆,映射道殿外的光幕上。”李华飞一边运功,一边淡淡说道。 所有人都向外看去,青峰真人和慕容云对视一眼,彼此都深深叹息了一声,也向外面望去。 外面出现了巨大的光幕,光幕之上画面纵横交织,渐渐地定格在了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