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 火狐体育永久网页

第1885章 老台长的生日宴会(1)

混乱,迪飞他们的轮番引爆,很快让春城乱作了一窝。
  皓英京风和慕斯三人引爆城墙和各方势力的大本营之后,看都不敢回头多看一眼,两下脱去送饭时穿的迷雾香制服,打扮成冒险者的模样,就混进混乱的人群,按照原本定好的路线,纷纷潜回到莱影国的秘密据点去了。
  各大势力的代表看着自家那已经淹没在兽潮中的大本营,都咬牙切齿地想要回去找迷雾香的老板算账。然而爆炸的威力实在太大了,城墙被炸出来的缺口根本堵不上,兽群入城很快就把人群都冲散了,还往哪里去找迷雾香的人?
  于是各方势力代表也只好回去找自己的头领,要尽快组织好队伍对抗兽潮,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其他。可是等他们回去才发现大本营早没了,甚至有些势力的头领都不知道哪里去了。经过诱兽饵、兽族防线崩溃到全面防线崩溃和大本营被炸毁的一系列事件冲击之后,各大势力也都乱成一锅了,哪里还组织得起什么像样的阵型去对抗兽潮呢?
  作为久经沙场的精英,他们这些各大势力的代表们,都十分敏锐地判断出目前的形势,二话不说赶紧抢上快马,招呼几个精明强悍的战士,纷纷往北面逃命突围去了。
  防线崩溃,留在这里只能是个死,如果运气好的话,突围出去,或许他们还能撑到和从普兰帝国那边过来的大军会合……
  迪飞他们此刻并不知道密室上面发生了什么热闹,引爆了炸药之后,他们都回到了地下密室里,开始研究起迪飞从兽族那边拉回来的宝贝了。也幸亏是春城比较小,牛车跑上个二百来米就回到了。要是距离再长点的话,迪飞可没把握让拉着牛车的牛在赶回来之前不被兽群围上来吃掉。当然,那头有着大功劳在身的牛,现在有没有被野兽吃掉,迪飞就不知道了,毕竟密室的门太小了点,迪飞也只好解开绳子让它自己逃命去了……
  “对了,莎灵,现在是什么时间了?”皓英一边把玩手中的一截木头,一边向莎灵问道。
  莎灵也翻着迪飞从兽族大本营运回来的那几个箱子,说道:“刚好半夜,又黑又冷又乱,但愿上面的人能逃得一命吧!等明天一早我哥哥一来,我们就能出去和他们会合了。”
  “好!”皓英心情大好,又朝正在清点战利品的慕斯问道:“慕斯,你估计着这里的东西能值多少金币啊?”
  “这三箱东西,有大半是我认不出来的,估计是兽族的特产。”慕斯将自己认得出来的分类放好,又将自己认不出来的统一放到一个箱子里保存好,然后大概算了一下账,才对皓英说道:“就我认得出来的那一小半来说,大概价值在三十万金币左右,这里不少四阶、五阶魔兽的魔晶,还有许多兽族特产的珍贵矿物和其他材料,这些在人族这边都很受欢迎,三十万金币是个保守估计。”
  “嗯,估计这些都是他们每年用来收买其他势力的财物。”莎灵重新做回椅子上,说道:“为了监视人族这边的情况,兽族这也算砸下一笔不小的投入了。”
  慕斯点点头,又道:“再等一阵子诱兽饵的效果就过去了,我们再出去收拾收拾战场,估计各大势力的大本营还有很多东西他们是来不及带走的,应该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嗯!”莎灵点点头,又看向回来以后一直都有些沉默的迪飞和京风两个,问道:“迪飞,你和京风怎么啦?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啊,我们都全身而退地完成了目标,怎么你们两个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啊?”
  皓英苦笑着接过话来:“还能是怎么了,他们看不过那么血腥的场面呗!”
  迪飞低叹了一口气:“刚才光顾着逃命,紧张得啥也没多想,可是现在回过味儿来,却觉得心里好像不怎么舒服。”
  “是啊,这一次事件,好像死的人太多了。”京风也长叹了一声:“还有一些是我们在迷雾香一起工作的员工呢!整个迷雾香似乎也就只有那老板被我们接来这密室里面躲着了。”
  “能来春城的人都不简单的。”莎灵闷闷地应了句。
  “不说了,好累,先休息一会儿吧!”迪飞想起了自己初来春城时的那个叫呼呼尔的农夫,心里忽然有些烦躁,就起身往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灌了下去,就整个人都往旁边的凳子上一躺,打算睡觉了。
  “嗯!”京风也坐在墙角的一张桌子上,眼睛一闭,把自己紧绷了大半个晚上的神经舒缓下来。
  莎灵见状,缓缓一声轻叹,便也默默地搬了张凳子到迪飞旁边,跟着躺了下去。
  皓英和慕斯相视一笑,无奈地坐在箱子边上,无聊地把玩起这些形状奇特的战利品。尽管当初会想到牺牲可能是巨大的,可真当他们活生生地看到春城几千的人口,在自己几个人的策划下丧生在野兽嘴里,他们也就只好转移注意力不去回想太多了,毕竟已经成为无法改变的事实了。而且他们两个也还不能睡,得要留着守夜以防意外情况的出现,破坏了这里的魔法阵。
  众人就这么在密室里休息了一阵子,估摸着诱兽饵的效果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时间,迪飞他们几个便出来准备打扫战场。
  走出密室之后,看着周围留下的战斗痕迹,迪飞他们估计,春城里的人群应该是向着普兰帝国所在的北方突围了,因为那一路上留下不少带着血迹和残破的武器盔甲。兽潮之下,尸体是没有的,骨头都会被野兽嚼碎吃净,只留下一滩滩难以抹去的暗红血迹,昭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战斗。
  随着人群的离去,春城里的兽群也变得稀疏了很多,按照迪飞他们的实力,轻易就能应付得过来。
  分头前往各大势力原本驻扎大本营的地方,各自搜刮了一遍之后,迪飞他们又陆陆续续搬回来不少各大势力没来得及带走的东西。不过再也没有像兽族那么大收获了,毕竟那些势力尽管在突围时拿不了多少东西,但最珍贵的那部分还是让他们带走了。也只有兽族是彻彻底底地被一锅端个干净的。
  后来慕斯算了算,七大势力留下来的东西大概总价值在两百万金币左右,离迪飞当初估计的四百万金币的目标有不小的差距。不过迪飞他们倒也不那么急需金钱,只要够慕斯用的,那就基本算完成目标了。
  清理完战利品之后,迪飞朝几个同伴招呼道:“来,咱们商量点事。”
  “嗯?商量啥事?”众人再次围着桌子坐了下来。
  “天马上就要亮了,估计莎灵哥哥的队伍也会很快过来这里。”迪飞看了看那好几箱子的战利品,说道:“就收获的成果而言,这一次行动,我们还未合格啊!”
  皓英无奈地摇摇头:“下不了那么狠的手啊!只敢炸城墙和主帐,埋在其他军帐下的炸药都没用,连之前准备的陷阱也没去引爆。”
  慕斯苦笑:“我倒是下得了这样的手,这不是因为你们说尽量别杀那么多人嘛,我就克制了。”
  “嗯,我倒是觉得干到这一步就很好了,否则要真是亲手把人炸死,那可是好几天睡不着觉啊!”京风有些不安地回忆道:“外面那浓烈的血腥味,我闻着就不舒服,对了,莎灵,小罗比和伊雪都还好吧?”
  “嗯,他俩都睡了,还没醒过来呢!”莎灵无奈地摊摊手,说道:“咱们把他俩关在密室这么久,幸亏临时弄来不少玩具和映像水晶球可以给他们解闷,否则真是要把他们憋坏了。”
  “没事,明天等她俩醒来就可以带出去玩了。”迪飞笑了笑,之后又沉下脸,说道:“小罗比和伊雪的事情我们先放下,这些物资分配的问题也晚点再说,我有另外一个想法,想跟你们商量下。”
  慕斯疑惑地看向他:“啥事啊?这么严肃的样子。”
  迪飞苦笑了一下,道:“还能是啥事啊,无怨无仇的就害了那么多人,良心不安啊!虽说把格局放大一点来看,咱们的立场也没错,但说到底咱们是损人利己了啊!”
  皓英也苦笑了一声:“也算是真真切切地体会到,资本的积累是多么血腥了!”
  “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做?”京风看着迪飞,眼睛竟然带着几分期待:“回头去帮那些人应付兽潮吗?”
  皓英一听,眼睛也亮了,能回去帮那些人对付野兽,不仅能减轻点愧疚,似乎还能找点当英雄的刺激和成就感呢!
  “我也在想啊!”迪飞却是低叹了一声:“可是如果帮那些人把野兽们杀死了,说到底那也是生命啊,残杀那些本来就可怜的野兽,似乎依旧还是会让我们感到愧疚的。”
  “唉!”京风无奈地叹道:“说的好像也对啊!”
  “像这些野兽,其实搞几个病毒传播开来,他们就会死很多了吧!”皓英问道。
  “那也难保不会传染给其他种族啊!”京风苦笑道:“如果两边都死光了,那真是罪过大了。”
  “好吧!”皓英趴在桌面上丧气地说道:“我不管了,我不管了,随你们决定吧!我的愧疚感都被你们勾出来了。”
  慕斯也低叹道:“所有事情都是有因有果的。其实如果我们要是掌握着大量资源的话,那怎么会为这两百万金币而谋害那么多人呢?”
  “没错,所有的一切都是事物按照规律发展的必然产物。”迪飞忽地一拍桌子:“来,咱们聊一聊,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促使我们干了这堆破事儿?大爷的,我可是被不安折磨大半夜了,得要把背后的黑手揪出来。”
  京风苦笑一声:“什么背后黑手,明明就是我们贪图快捷,然后才去谋财害命的好不好!”
  “对!”迪飞点了点头道:“这个算是源自我们自身的主观原因,以后要改,尽量把这种依靠掠夺来达到目的的思维倾向,向更正面更积极的方向转变过来。”
  慕斯也苦笑着接话:“那么客观原因,就是我们太穷了,买不起修炼所用的资源。”
  “对!”众人都很赞同,皓英坐直了认真说道:“而且刚好兽潮来了,而且刚好他们那些势力就有可以满足我们的资源。”
  “对!”众人又很赞同地应道,接着莎灵也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且我们也确实也需要把那些势力,从春城这个地方拔掉。”
  “对!”众人再次很赞同地点了点头,轮到京风跟着说道:“而且我们当时也没有其他办法来获得足够的……”
  “停!”迪飞大声打断道:“别再而且而且了,好乱啊!”
  众人怔了一下,纷纷看向迪飞。
  迪飞正色道:“虽然大家说的都有道理,但是世间万物都是普遍联系在一起的,我们如果揪出太多无关紧要的东西,那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任何的意义,希望大家都懂得歧路亡羊的道理,太多的发散思维对我们现在并非好事。”
  众人都仔细想了想之后,也觉得确实挺乱的,而且很多时候那些反思并不深刻,一旦有了类似的情形,或许又会做出类似的反应,然后又造成类似的恶果。
  这么一想之后,众人便纷纷陷入沉默之中,一时间不知该说啥了。
  慕斯甚至有些紧张地发现,迪飞他们之前教给他的,一分为二的辩证思考方式,竟然也不知道该怎么来解决这样的问题了。这事情很多个环节,如果每个环节都一分为二来思考,好像会越扯越复杂啊,慕斯有些乱了,也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