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哲学 水果玛丽客服微信

第1468章 特别鸣谢

担心自然王保保还是有些担心的,不过转念一想,闻仲说得实在是至理名言,所谓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这个境界看到的和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是一回事,但是心境却直接提升了两个等级。
   所以其实有些人想明白之后就会觉得人的奋斗真是带有一种二的属性,最后画了一个并不完美的圆圈又回到了起点。
   可问题是人同时还很贱,不经过那个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境界,人是不会明白自己很二的!
   王保保现在还不成,听了邓九公的话这心里是七上八下的,可是他又觉得自己应该是这群人的主心骨,不能慌,不能乱——所以这才强行扭转了话题。
   邓九公哈哈一笑:“我说什么来着,咱们一说这个,小保就得懵圈——”
   王保保的脸大红,自己的反应人家都估计到了,索性摆出架势:“那你们就说说吧,先说公司再说你们!”
   申公豹接过话头:“这个我们其实商量过,就凭着朝阳街这个小门脸,绝不可能容纳下封神众人,你看现在就扯了好几摊——”
   可不是么?
   申公豹闻仲算一摊,赵公明得算一摊,高继能一家子呢,必须算一摊,姜子牙居无定所——呃,马上快有了,学院路附近就是他的势力范围了,这也是一摊,还不算土行孙和邓婵玉两夫妻。
   然后王保保一直自诩为大本营的这个小公司,其实就是邓九公和哼哈二将而已,与其说是公司,不如说是个中转站,招待所!
   这个问题王保保也是一直回避的,没办法啊,要钱没钱,要地方没地方,谁有办法?
   王保保狐疑道:“豹哥你不会想着把这一群转移到你的豹捷公司去吧?”
   要是那样的话,王保保心里还是愿意的,起码也算暂时解决了问题不是?
   可惜申公豹的回答让他十分失望:“别做梦了,刚才为什么和你说这么多,豹捷公司已经不是我们的了——”
   王保保蹭地跳起又颓然坐下:“人家收回去了?”
   申公豹想了想:“算是吧,反正现在保安不让我和闻太师进了!”
   我勒个去,看起来费仲这是要开始全面封杀的节奏啊,拉拢申公豹和闻仲不成,开始往外推了。
   “现在就是那辆捷豹还在我们手里,我和闻太师来的时候还琢磨着是不是把它当黑车卖了呢,你有途径没?”
   王保保吐血:“别干那违法的事儿,车先开着,反正本子也不是你的,回头扣他两千分,让丫挺的着急去!”
   众人听了皆笑,王保保之前开捷达的时候就给众人介绍过驾驶本这十二分的重要性,顺带还讲了好几个扣分帝的小段子。
   “嗯——那车就先这么着,至于你说公司的事儿,我觉得吧,得注意一下几点——”
   王保保肃然起敬,不愧是申公豹,这才几天,对开公司这么门清了?
   “第一,得赚钱——”
   “废话——不赚钱咱们喝西北风去?”王保保一下子就郁闷了。
   申公豹一笑:“二是要尽可能地容纳封神众人——”
   王保保眼睛一亮,又迅速黯淡下去:“你说的特对,问题是什么公司能容纳这些人?”
   王保保一直在为这个发愁,能来的那都是封神榜上有名之人,备不住还有几个肉身成圣的,什么公司能把这些人装下?
   另外,这封神榜上一半的主儿那都是生死大敌,放在一起在弄出个刑事案件啥的就不好了。
   申公豹微笑不语,姜子牙马上补充:“小保你错了——”
   王保保瞪大眼睛:“我哪错了?我考虑的都是实际问题好不好?”
   “所以才说你错了啊——你要考虑的不是什么公司能够容纳下这些人,你要是这么想的话,那什么公司都放不下这群人——”
   王保保认真点头:“是啊,我就是这么想的,没毛病!”
   “有毛病,这群人什么公司也放不下,他们——或者说我们,只是需要一个在这个宇宙的栖身之所而已——所以,你需要的只是一个公司而已!”
   王保保这才恍然大悟:“姜哥你的意思是我只要成立个公司把封神这群人统一管理起来就好?”
   姜子牙捻须微笑:“公司一定要成立,统一管理就算了吧——”
   呃,也对,这本来就是三山五岳,五湖四海的高人,真弄个公司统一管理,这董事长估计得鸿钧来干,执行经理都得是老子元始和通天这哥仨兼着,要不非打得一地鸡毛不可!
   所以,公司有个框架就好,所有封神来客,凡是属于自己这边的,一概纳入公司编制,按月开支——我擦,这不成了保姆了么!
   要不,公司就叫神姆怎么样?
   通俗解释——就是神仙他老妈!
   众人纷纷对这个想法表示赞成,又不约而同地吐槽这个名字。
   王保保一翻白眼:“我当然知道这名字垃圾,可是真要这么干了,别的不提,兄弟我能力有限啊!”
   就算是来个有经验的,特么也干不来啊,这可不是一群没满月的孩子,要是那样倒好办了,一人发个暖箱,躺着去呗。
   你让闻仲暖箱里躺着试试,他能把屋子给你拆了!
   再说,说着容易,那得钱!
   衣食住行,哪样不得钱啊——说起来王保保这一个多月来实际担负的就是邓九公和哼哈二将三个人的伙食费,就这个他现在兜里也就剩不到三百块钱了!
   那卖蜂蜜的二十万不能算!
   真要是全部纳入公司编制,光是每个月的工资,就能把他急死!
   回头这群人要是讨要起工资来,那比农民工花样多:一般农民工爬个高塔,跳个大桥,也就差不多了。
   申公豹能拿着自己脑袋满大街要饭去,哼哈二将真要是发作起来,虽然不至于像原来似的弄成车祸现场,可是大街上一群人一会儿怕的要死,一会儿又往死了里冲锋,那起码也得是扰乱公共秩序的罪过。
   所以,王保保的结论是:公司好开,名字也不难起,但是发工资的事情必须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