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米6官网平台

第3947章 三六零阵法

阳城是一个二线城市,但因为气候环境还有地理位置的缘故,近年来的发展直逼一线城市,只是不少地方没有规划完毕,所以城中繁华无比,城边杂乱不堪。
   由于煤矿业发家的暴发户简直一抓一大把,也许你在路边遇到的随便一个挺着啤酒肚的男人身家都在千万以上。
   四月的天虽然带着一丝闷热,但吹着习习凉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正是傍晚,晚风徐徐的时间,柳叶儿随风摆动,街两边的梧桐树下偶尔跳出几丝阳光,在大片大片的阴影中蹦来蹦去,像个调皮的小孩,偶尔一丝落入了行人的眼中,让人忍不住垂下眼睑遮挡其进入。
   南青街,是整个阳城中心区域的街道,比起阳城的其他地方,这里显得似乎更加闷热,大概是因为人太多的缘故。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一个女孩低垂着头,漫不经心的走着,似乎完全无法融进这个喧嚣的世界。
   女孩很瘦弱,带着几分病态的感觉,穿着一身名牌运动服,个子偏高,垂下的黑发遮住了大半的脸,偶尔风扬起发丝现出侧脸,给人一种若隐若现的惊艳,傍晚的阳光在她身后拉出了长长的一条影子,孤落寂寥。
   季若,阳城一中高三C班的学生,对任何事都是三不原则:不说话、不接触、不表示,来历不明,背景不明,加上那即使带着病态也艳丽至极的面容,季若就是神秘的代言词。
   高中三年的时间里,季若说过的话一个巴掌都能数清,都是和同一个人。
   “王笑笑。”放学的时候,王笑笑兴高采烈的拉着几个好友要去逛街,背后传来漫不经心的叫声。
   王笑笑顿了顿,有些无奈的回头,抿了抿唇,略微有些烦躁的问:“什么事?”
   季若个子偏高,但王笑笑也不比季若矮几分,此时她又穿着中等偏高的鞋子,从身高的优势上来说已经可以俯视季若了,但是就算季若像现在这般坐着,她也无法产生一点高高在上的感觉。
   “我的钥匙。”季若的嗓子带着几分沙哑,声音就像羽毛划过众人的耳膜一样,别有一番韵味,本就惊艳的面容因为红唇轻启变得多了几分活气。
   季若原来的钥匙丢了,王雄重新换了一把锁,把新钥匙交给了王笑笑,让她拿给季若,王笑笑暗恨,每一次季若都是这种表情!
   “笑笑,你们两个还住在一起吗?”一个长卷发女孩满脸不可思议,小鼻子微微皱起,使得鼻子上的雀斑更加明显,那是王笑笑的跟班,钱风荔。
   王笑笑出手大方,所以有几个家世一般的人以她为中心的形成了一个小圈子,钱风荔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嗯。”王笑笑眉头一皱,有些烦躁的闭了闭眼睛,张了张嘴,不知想说什么,但眼神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低下头在包里翻找了一番,找出一串钥匙,扔在季若桌上,噔噔蹬的就走了。
   “笑笑,季若是你家什么亲戚?”钱风荔比王笑笑赶紧跟上王笑笑的步伐,挽住王笑笑的手,尾音微微上挑,带着几分亲热问道。
   “她不是我们家亲戚。”王笑笑斜瞥了一眼钱风荔,声音带着几分不愉,王笑笑长相很普通,但那一眼斜瞥却有说不出的高傲味道,侧过头不经意露出被长发遮住的耳环让钱风荔眼底闪过一丝嫉妒。
   “可是,笑笑,那你们怎么会住在一起那么久呢?”王笑笑轻笑一声,旁边几个同学都露出好奇的表情,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要说两人什么关系都没有,他们还真不信。
   可是两人偏偏又从不一起上下学,甚至就连话都少讲,王笑笑对季若的态度又是那么显而易见,很明显的,王笑笑有时候看季若的眼神是那种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羡慕,难道两人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龌蹉?
   “我们暂时还住在一起。”还是同样的话,依旧没解释大家的问题。
   这件事从高一就一直困扰着众人,但季若一向只是沉默,王笑笑又不说,所以三年来一直是一个谜。
   看王笑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钱风荔羡慕的说起王笑笑新买的手包,不经意的提起自己前几天看中了一款背包,可是却没钱买,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的,这种事情王笑笑从来不会让她失望。
   在几人离开教室后,季若看着几人的背影,面无表情。
   季若很少笑,因为没有可以让她开心的事情,至今她还会呆在学校里,不过是无聊罢了。
   ***
   阳城的天向来清爽,蓝色的天有时候深的纯净,有时候又会浅的飘渺,偶尔浮着一两朵厚厚的白云,让人忍不住心情愉悦。蓝天白云总是带着几分干净利落的感觉,即使下雨,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可是现在,快一天的时间了,黑压压的乌云席卷了整个阳城上空,压抑着整座城市,偶尔远方的天空惊现几道亮光,把整个阳城暴露在亮光下,却又引不下雨来,生生让人多了几分急躁不安。
   “阳城多少年没遇到过这种天气啦?还真是奇了怪了,这鬼天气,要下雨你倒是下啊,这么闷着算个什么事!”
   万和小区,一个装修别致的屋子里,几个二三十岁的男人围在一起喝酒打牌,不同于一般的赌徒,几人面前并没有任何的赌资,而那牌的模样也有些许不同。
   其中一个三十几许的男人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皱着眉嘴里嘟囔着,压下心底越来越烦躁的心情,收回目光落在手上的牌中。
   男人剃着小平头,瘦瘦的,脸上的颧骨凸起,多了几分犀利,本来圆润的眼睛因为太瘦的缘故整一个的凹陷了下去,咧着嘴露出两排白牙,给整个人添了一种莫名诡异的气息。
   男人慢慢的将牌露出一个尖,小心翼翼的模样,似乎他的动作越慢,他的牌就会越好一般,看着露出来的数字,男人忍不住怪叫一声将手上的牌一丢。
   “我就说这天气不对,我这辈子运气都没有这么差...反正这局不算!不算!”男子扔了牌,嘴里说着玩笑般赖皮的话,但是眼底却是抹不开的忧虑,是的,他的运气从来没有那么差过,不过自从那次任务回来...
   “侯老三,你说不算就不算啦,我还说你运气不好是因为你本命年你没穿红内裤呢!”一个年轻男子笑道,抬起头看见侯老三眼底的强颜欢笑,笑容渐渐勉强起来,眼底是深深的负责。
   “大家作证啊,侯老三下个任务的酬劳可就归我了。唉,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四方脸,络腮胡,长相普通到融入大街就不见的男人看见整个气氛似乎渐渐僵硬下来,将自己手中的牌也扔了,哈哈大笑道。
   另外一个男人纷纷说起作证的话来,眼神打量了一下侯老三,顺带嘴里还说了几个不荤不素的笑话。打量一番后,男人还凑过身来,伸手想扒开侯老三的裤子,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没穿红内裤。
   “顾麻子!你想死是不是。”
   侯老三凹陷的眼睛一瞪,把男人瞪了回去,然后又咧咧嘴,似乎觉得自己话太重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嘿嘿地笑了两声,那憨厚的姿态和他的模样完全不搭调。
   “老三,我约了一个大师,明天过来,你陪我去看看。”络腮胡不经意的看了侯老三一眼,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句话,然后眼神就放在了刚才的牌局上,似乎那句话再随意不过了。
   侯老三先是愣了一秒,然后扯了扯嘴角:“老毛,你不用再替我找什么大师了,没用,真的。”侯老三扯出一个笑容,却让其余三人看得心酸无比,“估计是我手上沾太多血了,所以这都是报应。”
   “报应?我手上沾的血比你还多,怎么我没报应!人我已经约了,明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老毛沉声训斥道,他最不喜欢侯老三这种认命的心态了!
   认命?
   凭什么?
   有一句话说得好,生命线,事业线,婚姻线都在你的掌心,握起拳头,无论是生命,事业,还是婚姻其实都掌握在你自己手里。
   自从半年前,侯老三做完任务回来,事情就有些不一般了。
   起初只是喝水塞牙,走路摔跤,开冰箱被电到,出门就被砸,坐电梯电梯坏,上厕所厕所坏。
   慢慢的,侯老三平均一周被抢匪拦截一次,半个月被认错人闷揍一次,一个月被车撞一次。现在腿上还打着石膏呢,那不是被撞的,自从连续三个月出车祸,虽然基本修养半个月就好,但侯老三还是不出门了。
   后来,倒霉三个月后他也不倒霉了,只是整个人唰的一下就消瘦了下来,他身体营养一直在流失,无论他每天吃多少东西,都抵不住这种消瘦的速度。
   医生说,这是由于精神压力过大,建议去山清水秀的地方休养休养。
   但几人知道,侯老三这是中了邪,也不知是前次任务时被什么人做了手脚,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的。
   “我前次任务也认识了几个这种人,我约的时间是下礼拜一。”最初眼神复杂的年轻男人开口,他是最后才加入这个小组的,和其他几人生里来死里去的交情没法比,但是几人相处也有一年了,所以彼此也算还有些感情。
   “老毛,你们干什么呢!弄得就像生离死别一样,我他妈还没死呢!还有那什么大师,你说说你都给我找了多少个了,光是在组织上就发布多少任务,浪费多少积分了!你看我现在好了没有?有那些积分换点其他的东西不行啊!”
   侯老三一瞪眼,有些干巴巴的说了那么几句,但是从他的眼底还是看得出来,对于几个兄弟的帮忙他还是很感动的。
   “什么叫浪费!老子愿意!你现在给老子该吃吃该喝喝,其他事不用你咸吃萝卜淡操心!”老毛是几人中资历最深的,所以除了他也没人敢这么训斥侯老三了。
   老毛并不姓毛,只是因为他毛发旺盛,所以多了个这般的称呼,至于他真名?
   谁知道?
   谁又在乎?
   反正几人用的都不是真名。
   组织里面没有一个人用的是真名。
   议论阳城这种诡异的天气的人还不少,虽说天气预报员昨儿个说今天是个大晴天,可是那东西又什么时候准过呢?
   大家议论归议论,也没几个人将这件事真放在心上,该干嘛干嘛,除了一些不得不在室外工作的人随时做好被雨淋的打算外,其他也没什么。
   ***
   “哎呀,妈妈,你看这个天气,我的周末都浪费在家里了,我本来都和同学约好出去了。”在装修普通的客厅里,一家三人坐在一起吃饭,王笑笑看着一直不放晴的天空,小鼻子小眼睛全部皱在了一起。
   “等下个周末,天气好一点,宝贝想去哪我们就去哪。”
   对面的女人素颜,和王笑笑有几分相像,但吃饭时举止缓慢,相比起王笑笑的不耐烦的戳着饭的动作,女人显得优雅多了。
   两人中间坐着一个中年男人,长脸,五官挺立,虽然已到中年,但仍旧看得出来年轻时的轮廓,皱着眉和手里的刀叉做着斗争,一面嘟囔着:“这东西有什么好吃的,还不如随便弄几个炒菜,配上小酒,那味道叫一个舒服。”
   王笑笑是三人中姿态最好的了,看见自家爸妈的狼狈样,眼底不着痕迹的划过嫌弃,但下一秒又恢复了笑容,眼底是漫不经心的高傲。
   “季若又不出来吃饭,她好像不太喜欢西餐,一会儿你炒几个菜送她房间去。这孩子也挺可怜的。”
   那个中年男人看着自己对面空荡荡的椅子,冲着季若的房间抬了抬下巴,对着女人说道。
   “好,要不然我现在就去炒几个菜吧,这西餐我也吃不来,正好可以和季若一起吃。”女人说着就要起身,男人满声应和道,“那我就等你的炒菜了,这玩意实在是玩不来。”
   王笑笑本来满是笑容的脸色突然阴沉了一下,眼底也全是厌恶,还没待两人发现,她又扬起了笑容:“妈妈,怎么不见你这么关心我,哼。”
   王笑笑轻哼一声,一脸的娇嗔:“不过季若现在可能在睡觉,我们等菜炒好了再叫她起来吃饭吧,你知道的,她最讨厌别人打扰她了。”
   女人都点了点头,就往厨房走去,王笑笑和男人则依旧坐在餐桌边说着学校里的趣事,说着说着,王笑笑似乎不经意的瞥了瞥季若的房间,放在腿上的拳头不知不觉的紧紧握起。
   为什么?
   为什么爸妈对那个不知道从哪来的死丫头这么好?
   一家三口明明是最合理不过的数量了,为什么硬是要多出一个人!而且还和她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不就是一个不知哪家的私生女吗?至于这般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吗?
   王笑笑知道的,每个月都会有人固定给季若打一笔款项,她问过爸妈,但却没有问出什么所以然,这不是私生女是什么?
   吃家里的,用家里的,明明每个月都会得到大笔的生活费但却从来不拿出来大家一起用,还每天死气沉沉的模样实在是让人看了恶心!
   季若的房间是距离客厅最远的一个房间,这是她自己选的,房间装修得很用心,无论是选材还是颜色都比外面高出了好几个档次,虽然略显狭小,但是感觉很有味道。
   季若躺在床上,被子下的面容紧紧的皱着眉,嘴微微张开,粗重的呼吸在整个寂静房间里显得格外突兀,季若微微动了动唇,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偏偏有没有声音发出。
   就像...
   就像是鬼压床一般,你明明感觉自己很清醒,但是却怎么也醒不过来,犹如一个被困在小黑屋的人,明明知道门在哪里,但却永远找不到方向。
   窗外的天愈发阴沉,季若的脸色也愈发难看,青紫交加,偏又透着一种死寂的惨白,豆大的汗珠从她脸上流下,但这一切都被她用被子遮挡住了,不知情的人只以为她在睡觉,可那脸色被不知道的人看见,当真会以为她现在鬼上身了。知道的人则会说,又犯病了?难怪是厄运之体。
   季若双手放在身侧,她想要握拳,可是她根本动不了,她逼迫自己醒过来,她知道,如果她现在无法醒过来的话,那么她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即使醒过来,她也不是她了。
   季若不知道耗了多长时间,用尽各种方法都没作用,这次的灵魂体似乎异常的强大,要不,就这么走了吧,这么强大的灵魂比我好多了,说不定还能借我的身体活出更大的精彩呢。
   这个念头才冒出来,就被季若压下去了,她被压制至此,什么都没有!活下去才是她的目标,季若突然强势起来的灵魂让那灵魂有了些许退缩。
   这时,隔壁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笑声,带着丝丝悲呛,带着几丝愤怒不平,那声音似乎透过了墙壁,就在她耳边响彻,狠狠的把季若惊醒。
   季若猛地睁开眼睛,她——醒过来了。季若睁开眼,脑海中那莫名的气势就消散了。
   这一瞬间,阳城的天就像是被劈开了一道口子,似乎天宫里的水池从这口子里面漏出来一般,一下子,整座城市低洼的地上已经积起不少水,这时候阳城的人才真正见识了什么叫倾盆大雨。
   季若已经醒了,她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外面诡异的天气,她的直觉告诉她,这诡异的天气是因为那个要夺舍她的灵魂体。季若体质特殊,极易招惹这些灵魂体,这不是她第一次被夺舍,但却是第一次引起了这种异象。
   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已经是七岁生日那年,久得她都快淡忘了。
   刚才季若躺在床上发呆,没有丝毫准备就被一个强大的灵魂入侵了,还好她很快就反应过来,然后就一直努力保持自己的清醒,按照以前学习到的方式和那个灵魂体斗争。
   最后,还是要感谢隔壁那些人,那个灵魂体本就已经很是脆弱,季若一下清醒过来,灵魂体就被挤出了季若的意识,季若整理记忆的时候心里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可是还没等她完全放松,她的脑海中突然涌进很多记忆,那种头要被撑开的痛楚让季若忍不住惊呼出声!
   该死的!
   又来一个?!
   不同于被夺舍的痛苦,季若现在只有被记忆碾压的感觉。
   一幕幕破碎的画面不停的闪现,季若根本无法将其连接成完整的图画,出现最多的是一闪而过的白色,似乎那是一个白色组成的世界。
   季若感觉自己似乎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但是墙上的指针明明白白的告诉她,这才过了几分钟,明明之前很清晰的场面现在已经几乎回想不起来了,就像做了一个梦一样,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一片白色的世界,但是她心底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似乎遗忘了那个梦,就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
   “叮,逆袭升级完毕,开启逆袭游戏页面。”
   “叮,信息分析完毕,符合开启要求。”
   “叮,是否进入游戏?”
   一阵滴滴滴的声音过来,季若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懵的,游戏?什么游戏?她最近好像没有下载什么新游戏吧?
   季若算得上是一个游戏迷,因为现实无聊得让人烦躁,可是最近她没下载过什么新游戏,怎么莫名就开启了。
   季若正想着,“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光影,光影上缓缓的滑动着一些字符,是对整款游戏的介绍。
   没过多久,季若就接受这个信息,这是一款来自于一个名为凯奇亚星球的游戏,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雷劈下来的,季若不知道凯奇亚是哪里,至少科技比地球高多了就是,因为地球上是不可能出现这么高科技的游戏的。
   游戏名为逆袭,还没进入游戏的季若自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从小就经历夺舍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的季若,对这么离奇出现的游戏也没有太过诧异。
   待蓝光将游戏介绍完毕后,大大的开始两字闪现出来,季若没多做思索就伸手点击了一下,可是那光影毫无反应,她顿了顿才突然想起,这是思想控制的,这是思想控制的,这是思想控制的,重要的事说三遍。
   可是季若一点也不习惯这种用思想控制的流程,就在季若在心底吐槽时,游戏弹出了一个对话框:游戏是否寻找装载物?鬼使神差的季若点击了是。
   “搜索到装载物,是否装载?”那光影停在了手机上,季若向来不喜欢用手机玩游戏,屏幕太小了,她把眼神停在了不远处的平板电脑上,那光影似乎能看懂她的心思一般,一眨眼又停在了平板上面,季若直接点击了是。
   本来关机中的平板电脑突然自动开机了,一串串季若看不懂的符号不停的涌动的,最后等屏幕完全干净下来,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蓝色的图标,普通不已。
   季若点击了一下这个图标,眼前和平板上同时出现了开始的符号,季若试着点击了平板上的开始,不出她所料,游戏进入了。
   让季若高兴的是,现在她依旧可以在脑海中控制整个游戏页面,甚至经过一番设置的季若发现光影真的可以浮现在眼前,并且用手操控。
   “叮,新建人物成功。”
   姓名:季若
   完成任务:0
   好评率:0
   级别:0
   名次:1798765
   季若被那一百多万的名次吓到了,她还以为她就是上帝的宠儿,所以有了这么一个高科技的游戏,没想到人家里面都有一百多万的玩家了,这种排名的东西最能燃起季若的好斗心了,只是她前面那1798764个人在哪里?
   她完全找不到其信息,难道这是一个只有名次的单机游戏?
   “季若,吃饭了。”
   王笑笑的叫声突然在门外响起,本就对新游戏感兴趣的季若跳下床打开了房门,看着双手抱胸的王笑笑满脸的不耐,本来因为得了新游戏的好心情蹭的一下就灰暗下来,脱口而出道:“我不饿。”
   王笑笑冷哼一声,踩着拖鞋啪踏啪踏的走开两步,大声的对着坐在餐厅里的王雄道:“她不吃。”
   王雄有些尴尬的走过来,看着站在门前的季若,试图开口劝说她,却被季若抢先开了口:“我今天在外面吃过了,真不饿。”
   王雄愣了一会儿,继而笑道:“那你什么时候饿了就和你阿姨说,我们再帮你做。”
   季若笑着应下了。
   王笑笑则又是满脸的不爽。
   好?
   又是那么理所当然的口气,凭什么!
   该吃饭的时候不吃,凭什么事后还要给她准备!
   季若看了王笑笑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又进入了房间,用房门将王笑笑那气得发白的脸隔在了外面。
   季若知道王笑笑看她不惯,因为觉得她在这里白吃白喝还要自己爸妈好声好气的伺候着,可是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所有的一切都是有代价的。
   王家收了季家的钱,和季家签订了合同,拿着比一般白领还要高出几十倍的工资,获取了那么多,付出的代价就是他们必须照顾好季若的饮食起居,至于态度问题,面对自己的金主,所有人的态度都不可能还是那么高高在上的吧?
   季若不相信王笑笑猜不到这一切给的,只不过是不愿意相信罢了,不愿意相信一个从来没有亲朋好友的人会有一个让众人仰视的身份。
   季若盯着平板电脑上的图标看了一会儿,拿起手机翻出里面存着的唯一一个号码,输入了一条短信,轻轻松松的点击了发送。
   短信内容只有一句话:我要一套装修好的别墅,一个人住。
   王笑笑不喜欢她,她也不见得喜欢王笑笑,之前还愿意忍耐,是因为她一个人都不知道做什么好,现在有了这个外星高科技游戏,应该足以让她打发无聊的时光了吧。
   “叮,玩家级别太低,无人颁布任务,是否开启新手任务?”
   新手任务,在最初的介绍里面也提到过,一般情况因为才进入游戏的玩家级别为0,所以没有相应级别的任务交给玩家,故而就出现了这个新手任务。
   季若自然是点了是,难道还有人能不做新手任务的吗?这明显就是一句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