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童书 ea视讯育儿网

第116章 晚亭叙旧

看到那个凤牌,叶竹猛然皱起了眉头,在夜皇还未开口说话之时,他便抢先说道:“我送给她用来防身,还有何疑问?”
  这最后一句话,叶竹猛然上前一步,那气势竟是骇的大厅内的众人顿时后退了一步!
  待稳住身形,众人顿时惊诧万分,尽管他们知道阁主叶竹的武功高不可攀,但是他们能够进入妙杀阁的大厅,那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他们对自己也是信心十足,但此时,在叶竹将内力展现出冰山一角的时候,他们才察觉出,他们与叶竹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苏无艳脸上的神情不断闪现,随后她却是冷静了下来,将手中的鞭子收回,她回头看着夜皇,冷笑道:“让他知道也好,现在也正是时候。”
  终于又回到了南宫泉这个话题上,等待了半饷的雨轩脸上露出一丝喜色,那皇上可是在外面等候着,他也不过是个传话的。
  苏无艳侧头看着叶竹,冷然问道:“阁主,让他进庄如何?”
  见苏无艳收起了鞭子,叶竹也是气势一收,看都不看苏无艳一眼,只是看着前方,缓缓开口说道:“进庄。”
  只是一瞬间,叶竹好似又回到了以前的模样,淡漠的好似什么都不在乎。
  闻言,苏无艳扯动唇角,露出一丝笑意,抬步离去。
  见大厅里已经平静了下来,敏儿连忙向前跑了两步,来到凤吟的身侧,焦急的看着凤吟背后的伤口,开口说道:“小姐!我们快回去包扎你的伤口!”
  小姐?
  大厅内的刺客们纷纷惊讶的看了过去,这个小姐二字将众人惊了再惊!若说这女子是叶竹的的小姐,他们也是半信半疑,只觉得这中间肯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变故,而被叶竹带来的这位敏儿,竟然也唤这个女子为小姐?!
  随着敏儿的声音,凤吟只觉得背后的疼痛越加浓烈,她却丝毫没有吭声,只是转头看向身侧的夜皇,“你怎么样?”
  见苏无艳已经离开,夜皇紧绷的心顿时松了下来,他真的有点害怕那个女人会对凤吟做些什么事情,他内伤未愈,幸好有叶竹在。
  夜皇轻轻动了动胳膊,淡淡一笑,“还好。”
  将夜皇上下打量了一番,凤吟忽然问道:“那是什么药丸?”
  闻言,夜皇一怔,他知道凤吟极其聪明,观察也很敏锐,但仍旧没有想到,她对这些药都有所研究,这样敏感的察觉出来,只是,这样也好,省得日后被下毒,“血药。”
  “血药?”凤吟凝眉,她还从未听说过这种药丸,但是紧紧拿在手中看的时候,她就已经察觉出药丸中含着的血液的成分,难不成……
  凤吟猛然睁大了双眼,看着夜皇,惊讶的说道:“那是用精血炼化而成的药丸?”
  夜皇轻轻点头,侧头看向大厅门口,淡淡的说道:“本王从小就经常吃这种药丸。”
  从小……
  凤吟的手猛然颤动了一分,若是在现代,她一定认为夜皇得了白血病,但是在古代,夜皇的身体极好,为什么总是要吃这些用精血炼化的药丸来补血?难不成他还经常失血不成?
  而且,在古代,这些血丸一定是用亲人的血液炼化的,那么也就是说苏无艳是用自己的精血来炼化药丸!这对她的身体要有多伤害!
  来不及多想,凤吟伸手扶着夜皇向方才来的那个屋内走去,敏儿跟在身侧,扶着凤吟。
  三人又是如此的组合,在众位瞩目的视线中,缓缓从妙杀阁大厅内向外走去。
  来到屋内,凤吟顿时愁了,她需要给背上的伤口敷药,但若是夜皇在……
  单看夜皇那有气无力的模样,凤吟咬咬牙,让夜皇躺在床上,将床帘缓缓落了下来,并且严词警告,不许他拉开床帘向外看!
  夜皇则是脸上带着邪魅笑容的看着凤吟将床帘落了下来,走向屋子中央的桌旁。
  敏儿扶着凤吟,偷偷向床榻那里看了过去,有些不放心的小声说道:“小姐,这样不好吧?”
  失去了夜皇的视线,凤吟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背后的疼痛让她再也忍受不住,她匆忙的挥了挥手,将敏儿招了过来,坐在椅子上,背对着床榻,深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疼痛说道:“他不会的。”
  闻言,敏儿还想说些什么,但见凤吟那痛苦的神色,她连忙闭上了嘴,麻利的将凤吟上面的衣服褪了下来,从凤吟怀中拿过凤吟好似用了许久都没有用完的金疮药,回头仔细看着凤吟光滑白皙背上那道极深的鞭痕!敏儿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察觉到敏儿神情的变化,凤吟皱眉说道:“快点!”
  看着凤吟背上的鞭痕,敏儿拿着白色瓷瓶的手不禁有些颤抖,而在凤吟的催促之下,她努力压下心头的惊骇和担心,轻轻将药粉洒在了伤口之上。
  外面两个女子的对话早已落在夜皇的耳中,在听到凤吟对他极其放心的话语,她对他的这种信任,他无来由的心中一阵喜悦,不禁侧头看去,随即愕然。
  他这毫无任何目的的转头,竟是看到这床帘确实颜色浓重,但是也只能让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但是里面的人隐隐约约的能够看到外面的人影!
  而夜皇所看到的,则是凤吟那若隐若现白皙细腻的背部,还有那殷红的鞭痕!
  听到凤吟那催促的声音,他甚至能够想象的到敏儿在看到伤口时的震撼,他的心也跟着越加疼痛……
  一阵细碎的声音传来,夜皇连忙扭过头去,他看到的也不过是个外部轮廓,但是那个鞭痕深深的刻在他的心中,那个女人竟然如此狠心!他绝不容许再有下一次!
  上了药,一瞬间的剧烈疼痛,随后便是好多了,凤吟的额头上不禁布满了细密的香汗,她缓缓吐出一口气,伸出袖子将额头上的汗水擦拭干净,却发现袖子上仅有的那一块白布竟是擦下一些血水来!
  她这才猛然发现,她脸额上一定布满了血水,只是现在哪里有时间去整理这一切。
  敏儿早已发现了这个问题,她连忙扶着凤吟站起来,开口问道:“小姐!要不要先清洗一番?”
  凤吟快速向床边走去,认真严肃的开口说道:“没时间了。”
  说罢,她一把将床帘拉开,看到安静躺在床上的夜皇,凤吟浅浅一笑,伸手将夜皇扶了起来,“皇上点名要见你,又在庄内等着,我们现在过去吧。”
  夜皇静静的看着凤吟,她额头上还有一丝汗水没有擦拭干净,他缓缓伸手,轻轻替她擦去,“你不担心他会对本王不利?”
  闻言,凤吟抬头仔细的看他,随即低头想了想,轻声说道:“你应该也能猜得到,你与皇室,恐怕……有点关系。”
  半饷,屋子内没有丝毫声音,敏儿顿时感到无尽的压抑。
  知道不能再等了,夜皇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走吧。”
  此时,凤吟这才抬头看他,想了片刻,这才说道:“好。”
  随即便扶着夜皇向大厅内走去。
  雨轩安静的站在叶竹身侧,抬头看着台上的皇上南宫泉,心下不禁开心万分,刚才他去妙杀阁大堂传消息,阁主和妙杀阁唯一的女人说了好多话,耽搁了好久时间,他还害怕这皇帝会不开心,对妙杀阁不利,却没想到,这皇上虽然明智,但是对上妙杀阁,也是一个无能之辈,仍旧是面不改色的向庄内走来,没有丝毫生气的模样。
  而此时,他想要见广陵王,广陵王在妙杀阁内,也是让他等了这么久。
  这可是北夏国的一国之君!那在他原来的心里,是至高无上的人,虽然现在阁主在他心底的位置已经比这南宫泉要高太多,但是他从小到大对皇帝的恐慌是谁都不能抹去的,但是现在看着台上高坐着的南宫泉,还有南宫泉脸上时不时的笑容,他才发现,他对这个人的崇敬已经渐渐消失。
  “已经许久不见了,没想到你在这里。”
  南宫泉手中端着茶杯,看着坐在下面,不远处的苏无艳,缓缓开口说道。
  闻言,苏无艳冷冷一笑,抬头看着南宫泉,嘲讽的说道:“皇上这句话说的好像之前不知道我在哪里一样。”
  这句明显反驳的话语,听在南宫卓的耳中,南宫卓心底不禁一阵烦闷,只是想到此番来的目的,他又是笑了起来,“你现在的气色比以前好多了。”
  苏无艳眼眸一瞥,忽然叹了口气,好似南宫泉的这句话触动了她心底的某个部分,她的口气终于软了下来,“是啊!才知道他身亡,那时候的我就是一个疯子,总觉得天都塌了,现在,不是还有儿子吗?”
  见苏无艳的话语变软,南宫泉终于落下心来,他这次是来询问夜皇的身份的,而苏无艳是出了名的唇下不留人,若是不能将她拿下,又如何能够套出她的话?
  想到此,南宫泉看了看四周,好似随意的问道:“夜皇在北夏国的战绩卓越,朕正打算将兵权交到他的手中,谁知他竟是重伤,此番前来,先是看看你,其次则是这个国家的良将。”
  听到此话,苏无艳心中冷笑,十几年不见,南宫泉说话越来越好听了,人果然是势力的!
  心中虽然这般想着,苏无艳仍旧是一脸忧虑,“夜皇身受重伤,恐怕难以接受如此重任。”
  南宫泉顺势开口说道:“在皇宫,夜皇受伤的时候,朕看到夜皇肩膀上……不知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