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4章

“轻度胃溃疡,那可是要忌口的。”刘海终于插上了话。

“是的、冷酸辣的谨忌,对了刘海一会儿吃完饭你也早点回去休息,明天你也跟我一起去长春。”

“哥、我不去,胃溃疡还是轻度的值得你大惊小怪的吗?”

“不要因为病小而轻视,千里长堤溃于蚁穴这个道理还用我说吗?”实在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心里再度陷入了痛苦之中。

刘海这个青年我不怎么理解,可他喜欢萍儿。萍儿的命苦,还没有开花结果就要凋零了。她没有尝到爱情的滋味,更不知道生活的美好。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太自失了?对于刘海是不是太残酷了?我仔细的想着在萍儿有生之日给她最大的幸福。

医院里很静,静的有些让人发毛。萍儿已经睡着了,我不由自主的在病房里点上了一只烟。重度胃溃疡,真不知道这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悲哀,人世间的悲哀莫过于看着自己的至亲骨肉挣扎在痛苦的病魔之中。这是小民意识之中的通病。小病扛着、大病忍忍,到了未了就是这个结果。

街道上的路灯已经息灭了,应该是过了子夜。世界一片的浑沌,各种的喜怒哀乐都孕育在这个茫茫的境界之中。

“哥你怎么还不睡啊?”萍儿从睡梦中醒来,惊奇的说到。

我只有撒了个谎:“刚醒,你要做什么?”

“我想去卫生间。”

“我陪你吧!”

她连忙摇了摇头:“不用不用。

“哥:我怎么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从卫生间回来她没有了睡意。

“还不是因为井口,别人都看到了我风光靓丽的一面,这里的辛苦又有谁能了解。”这时的我只有扯谎。

“不但但全是如此吧?”

“那还能有什么?别瞎猜了。”

“还想七姐吗?”她歪着头,露出了一颗乖乖的虎牙。

“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想什么?”我不知道这个平时少言寡语的妹妹竟然问出了这事,心中不仅一沉:“你嫂子不好吗?”

“很好,可她跟七姐比起来,总有些生分的感觉。真的大哥,我这么说你不介意吧?”

“傻妹子,咱们什么关系,哥还能怪你吗?”

“你爱嫂子吗?”

“当然了,不然怎么会维持这么久时间。”

“别自欺欺人了,她不过是你成功的一块跳板而已。如果她父亲不是公司的经理,如果你没有那么大的欲望,你会娶她吗?七姐死了丈夫之后她就跟我说过要与你破镜重圆。当时你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她,可她还是为了你的理想而选择了离开。其实你们两个人活的都很累也很傻,即然两情相悦,何必为了身外之物而相互的折磨哪?”

“她现在不幸福吗?”

“不知道,但是女人心中要是装着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去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哪?”

“如果我现在要是在坚持向前走一步会怎么样哪?”

“不可能了,一切都不可能了。以你现在的身份与地位只有坚持着现有的状况,更何况嫂子一点儿污点都没有。这就是点型的道德绑架吧?”

“不说我了,你已经到了适婚年龄,今后想找个什么样的男人?是小孟那种成功人士还是刘海那样专心生活的模范丈夫?”

“这两种我都不喜欢。”她的脸一红,又默默的低下了头。

“你千万不要象小玉那样,左挑右挑的白白耽误了青春。”

“我怎么会象她一样,她的心中永远都装着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哥、我现在觉得,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加大,人的思维也是悄无声无息的转变着。就拿小玉来说吧!她明知道你是有妇之夫,却痴痴的消耗着自己的青春,去毫无希望的等待着,她会等到什么哪?”

“不会吧!小玉在我的眼里跟你一样,就是我的亲人,她怎么会往那个方面去想哪?”我听了萍儿的话,心中猛然一震。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送落花。这就是文人笔下那种`精采的人生'吧?哥、从我懂事儿那天起,就只有一种感觉,那便是七姐与你的恋情。可上苍弄人让你俩走到了现在的地步;还有那个吴海霞,你在睡不着的时候可曾想过她哪?”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晚她总是拣我最不想想起的往事唠叨着,我更不知道怎么去解释。

王萍得了癌症,多么可怕的事情。当接听了依依的电话,我一下子象丢了魂一样。小萍儿虽然不是我的同龄人,可她对自己很是依赖。才二十四岁的年纪怎么会得了这个病哪?

连亮子回来了我都没有发现:“

“怎么了,发什么愣?”

“噢!下班了,才几点啊?”

“还几点哪!太阳都快落山了,没做饭哪?”

“哎!我给你煮碗面吧!王萍儿得癌症了,明天要手术。”

“什么?王萍,前几天我还在公司见过她一回哪!得的什么病?”亮子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胃癌。”

“会有生命危险吗?”

“不知道,明天去看看吧!”我终于憋不住,眼泪掉了下来,声音也有些哽噎。

“我跟你一起吧!开车还方便些。”

“行!天妒红颜,这么小的岁数怎么就会得了绝症哪?”

“你也别难过了,吉人自有天相。”亮子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了下来:“胃病多因饮食,看她那文质彬彬的样子,为什么会得了那种病哪?”

鬼才知道为什么?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人已经憔悴的不成样子,就象成子说的那样,人到了省肿瘤医院就基本断定了是癌症。王萍并不是傻子,她在被推进手术室前强打着精神微笑了一下。

“胃切除四分之三意味着什么?”我悄悄的问身边的成子。

他摇了摇头:“本来医生建议全部切除的,那就是直接宣布了死亡,只是时间问题。为了有点希望我强行让留下了一点儿,还不知道成不成了。”

我看着强势的成子眼角流下了泪,心中也是一酸:“命中注定她有此一劫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一会儿爸妈就过来,我怎么跟二老交待哪!”他低头看鞋尖。

“人各有命富贵在天,这也许只是萍儿命中的一劫。上苍有好生之德,不会那么绝情的吧!”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这个成功的大男孩,他现在的样子让我在一次回到了青春那个羞涩的年代。

“老天何时开过眼,朱门酒肉臭,那个年代才过去了多少个春秋?也就是现在好了,丰衣足食。偏偏这个时候我至亲的人却发生了这种变故,七姐你说这是老天在惩罚我吗?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上苍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哪?”

他情感的闸门一下子倾泻而出,即便是满屋子的人,当然还有依依与亮子在跟前。他象失去了礼智一样双手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肩头,泪水流在了我的脸上。

等待,慢长的等待。六楼手术室休息大厅里死一般的寂静,大钟的钟针在咯噔咯噔有节奏的响动着。我身边的刘海哭抽着脸,一会儿坐下一会儿站起。依依在一旁跟小玉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看着成子,心中默默的祈祷着,愿我所爱的人都能够快乐!~

一个小时后,主刀医师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谁是王萍旳家属?”他脸上带了个大口罩,说话嗡声嗡气的。

所有的人一下子围拢了过去,成子迫不及待的问到,声音也有些颤抖:“我是她哥,大夫有什么问题吗?”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陌上花开卿可在陌上花开卿可在月七夜|短篇月澄净,花满庭,玉宇无尘。云遮月,花弄影,萧瑟秋风。梅依旧,灯如昼,月满西楼。风北起,叶枯黄,冷月寒霜。花飞谢,人空瘦,残月如钩。鸿飞东西,无处寻觅。
  • 你是世界赠予我的温柔你是世界赠予我的温柔一沐锦渊|短篇或许,在某个地方正在上演她和他平平无奇的故事
  • 藤荫闲笔藤荫闲笔藤荫周郎|短篇闲暇时间愿意写写小说和随笔,愿大家在闲暇之余可以读到不一样的东西。
  • 仙缘之诛心劫仙缘之诛心劫一粒团子糖|短篇世间万物皆有情,劫难应劫而生,应劫而灭,谁也逃不掉,也没法逃…… 推荐一下自己正在更的另一本《我的挡箭牌男友》,现代小甜甜哦,大家走过的路过的可以去看一哈呦(?>ω<*?)
  • 我和月老做交易我和月老做交易一条宅|短篇我,今年53,在H号城市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号称“第一人”。现在以是半截入土的人了。我决定.....“喂?月老?我们来做个交易”
  • 天地悯人天地悯人老鹞|短篇出生于一个偏僻落后的小山村,他幼时遭到父母的遗弃,幸得姑母收留。少年时又承受了父亲回归的家庭裂变、突然而来的失眼之痛,他经受了各种生活的折磨、亲情的考验。他真诚善良,却在人情冷暖中一再绝望;他怪僻冷酷,却原是严酷生活下的无奈之举;他聪明过人,求学之路却历经坎坷。他是如何在困境中饱受煎熬,厚积薄发中改变命运,如何在驳杂的亲情夹缝中辗转流连,最终他是否能够走出童年的阴影,而特殊的成长经历又给了他怎样的感悟,作者带您一起走近那个忧郁苍白的少年,在情感的起伏中体味生活,感悟生命...........
  • 诡案录之灵鬼手札诡案录之灵鬼手札殇梦黎|短篇一个怪事多发的年间,有许多奇案悬案的出现,但一件件事情看起来并没有关联,但却由一根看不见的丝线串联着一个惊天阴谋……
  • 村里那些人村里那些人大大奔|短篇这是一篇农村题材的短篇小说,也是大大奔的首次试笔,不管反响如何,会陆续出几篇姊妹篇,都是农村题材的。老黑早年父母双亡,辛辛苦苦把弟弟拉扯大,找个女人又背叛了他,儿子虽然有出息了,但与他没有关系,转了一圏,老黑又回到了原点………
  • 时光荏苒:我等你时光荏苒:我等你Su谨诺|短篇六年前我欠你的,六年后我用一生来偿还,爱你直到地老天荒。
  • 游必有方游必有方吾无点墨|短篇生活随笔,工作感悟,游历心得,均用散文记录之,只求心中一念闪,十年可追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