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杂志 正规的3d森林舞会

第5717章 在鲜血中绽放的一朵花

哑巴把犁田和施肥的活都包圆了,林天每天也没闲着,四下活动联系买果树和蔬菜种子的卖家。为了打消乡里乡亲以后的疑惑,林天放出消息,他打算买一些国外进口的高价货。
   林天很清楚,一旦果蔬种植下去,成长速度将会是惊人的。要是不提前给大家放放风,到时候就很难解释了。
   不过林天也就是看起来忙忙碌碌的,其实悠闲得很,每天早晨依旧早早起来跑步,早饭后就带着燕子出去转悠,美名其曰建设渠道。要是不想出去,就让燕子坐在老牛背上,去河边放放牧。
   早晨,林天依然是雷打不动的跑步,不过最近他发现,一个自称老王头的邻村老头子,每天在他跑步路过的树林里打拳。
   刚开始林天还以为他打太极呢,这是老人健身的不二人选。但是看了几次,林天就发觉不对。老王头的动作也的确像一般的太极那么舒缓,但是动作似乎更小巧,而不像太极那样施展的幅度比较大。
   而且老王头脚下动作极少,主要是手部和胳膊在动。
   林天没练过武,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倒是老头子见林天每天雷打不动,在小伙子当中属于非常少见的勤快人了,反而觉得比较好奇。有一天老王头叫住了林天,和他拉呱了一会儿,两个人算是认识了。
   有一次,老王头无意间拍了一下林天的肩膀,脸上突然露出惊讶之色,他叫住林天,在他身上的关节和几处肌肉块上捏了捏,眼中满是若有所思的神色。
   不过老王头也没说什么,莫名其妙的林天就继续去跑步了。
   林天对自己身体其实挺不满意的,经过空间的淬炼,他身上的皮肤明显比普通人致密,看起来也很光洁。尤其是身体内部,好像蕴蓄着一股股能量,让林天看起来充满活力。按照村里老人的说法,林天很有精气神。
   林天活得滋润,各项业务也有条不紊地平稳推进。王庄比以前热闹了点。小学的钱到位后,就启动了修缮工程。不少青壮年劳力被请去做小工,打下手。
   就在这时候,两年一届的村委会选举又要开始了。上一届选举的时候,候选人只有熊大成和王蕾两个人,熊大成连续做了十几年村长,一时大意,让王蕾抢了风头。不过凭借多年积累下来的威势,他还是通过运作阻止了王蕾上位。
   这一次,王蕾更加成熟,熊大成不敢掉以轻心,很早就开始挨家挨户地做工作。
   林天以前也受村民尊重,但那种尊重针对的是知识而不是个人。这次,林天个人捐了上万元修缮小学,村民们都挺感激他的。要是小学真撤了,村里的孩子很多就得失学了。倒不是因为学杂费的问题,主要是因为其他学校离王庄太远,以王庄的经济条件,没办法解决孩子的生活问题。
   村里的女人们私下都说林天这孩子讲情义,而男人们都说他够爷们的。
   这次选举,林天虽然没参与,但是很多人来找他聊天,让他谈谈看法。
   林天不像其他村民,怕熊大成抱负,他直截了当地表明了态度,支持王蕾。
   林天很清楚,家乡要想真正摆脱贫穷落后的面貌,必须打破现在这种耕植方式,要不然就不会脱胎换骨。以熊大成的胸襟见识,能不假公济私就不错了,指望他高瞻远瞩地为大家谋福利,那是不可能的。
   王蕾就不同了,她虽然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但是非常关注时事,平时也喜欢看看新闻,对现代种植和现代化农村建设都有所了解。有了她做带路人,村里很快就会呈现出一番新气象。
   在这个敏感的时刻,王蕾和林天见面的机会少多了。前段时间就因为王蕾父母反对,林天很久没去过王蕾家。
   王蕾虽然主动,但毕竟是女孩子,再加上几次来都碰到熊彩玲在,有时候林天还去熊彩玲家上网了。次数多了,两人的关系就陷入了僵局。
   经过一周多的筹备,王庄村委会选举大会终于开始了。其实,村委会选举就是村长选举,按照惯例,村委会其他成员都是由村长直接任命的。
   晚饭后,全村男女老少都集中到村里的小广场上。这个广场还是当年吃大锅饭的时候建的,分田到户后就破了。广场旁边只留下一间破草房,村里一些普通的物资存放在里面。
   大家都带了凳子,妇女们坐到一起,一边做一些针线活,一边扯家长里短。男人们一个个显得很庄重的样子,明显比女人更关心政治。
   村委会也的确下了功夫,拉了横幅,虽然字是写好贴上去的,但很像那么回事。上一届村委会的人都坐在主席台上,旁边还放着一溜边长凳,村里五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作为监票和计票人坐在那里。
   随后,熊大成代表村委会进行动员,还顺便总结了村委会两年来的工作业绩。当然,主要是谈他个人的业绩。最后,他表示村委会和监票人一定会坚持公平公正公开,希望大家心里要敞亮,眼睛要亮堂,为村里选好当家人。
   投票开始。村里超过十八岁的男女都拿到一张小纸条,大家把自己想选的人名字写下来。
   现场气氛很热烈,有不会写字的,还要请别人代笔。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将票全收上来。
   一帮老人在昏暗的光线下开始统计。结果出乎意料,五百二十四人参加了投票,有两张废票。熊大成得到二百五十九票,王蕾得到二百五十三票,剩下的票居然都投了林天,总共十票。
   听到几票结果,人群里顿时响起一阵嗡嗡声。按照规定,得票超过半数才能当选。这意味着要重新进行一轮选举。
   人群里议论纷纷,还有的人四下打听,小天不是不想参加选举的吗,怎么还有人选他?旁边就有人驳斥他,谁和你说不参加的。问话的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熊大成见一轮没通过,也没放在心上,他毕竟领先王蕾十六票呢,只要林天的票再分流几张过来,自己就稳稳当选了。
   熊大成再次讲话,他表示,林天的票很少,没什么意义,希望大家第二轮集中投票,早点出结果,好回去休息。
   有了第一轮的经验,第二轮投票快了很多。
   计票结果也很快出来了,村里的会计王德水负责唱票,不过他一张嘴就唬得大家一愣。
   “王蕾五十一票。”
   人群里顿时一阵嗡嗡声。
   主席台上熊大成得意洋洋,他很大气地举起右手摆了摆,然后左手两根手指抵在右手手心,示意大家安静。
   王德水继续唱票。
   “熊大成二十五票。”
   静,彻底的静,人群诡异的安静下来,连小孩子都被压抑的气氛感染了,不再跑动。
   主席台上,王德水面色阴沉,嘴唇哆嗦了半天,想说话却没说出来。
   王德水毕竟是见过点世面的,继续唱票。
   “林天四百四十八票。”
   这下轮到林天愣住了,怎么搞来搞去搞自己头上来了啊。
   主席台上熊大成终于缓过神来,他试图像上一届那样拿林天的年龄说事。不过他刚想掰呼,王蕾就站起来表示支持林天,人群从三三两两的相应,到最后集体呼应,大家一致同意林天做村长。
   林天想推托都没机会开口,就这样华夏第一任大学生村长诞生了。
   林村长在无奈中走马上任。
   不过林天早就打好主意,回老家就是想过悠闲的乡村生活的,费精劳神的事还是让别人去做吧。
   远处人群中,王蕾突然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奇怪道:什么人这时候惦记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