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食 1688极速官网

第289章 谁稀罕呐!

又是数日,自从上一回月初不自量力的想自己下床走走却扯动伤口后,她再也不敢在没人搀扶之下乱下床了,想想当时的疼痛还是心有余悸,比起当初受了白曜一掌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打从上回白曜将九凰留在了这里陪她后便再没见过他,若非今日他来看她,她会以为白曜已经将这个受伤的她抛诸九霄云外了。
   这一次的白曜亲自带着两套衣裳过来,说是特意为她准备的。月初看着衣裳的料子便知比起自己身上穿的粗衣麻布要不知好多少,她瞬间有些感激涕零,白曜真是有心,不仅为她准备了衣裳,还亲自送了过来,看来被他打伤还是有这么一点点好处的。
   “自愈术修炼的如何了?”白曜一边询问,一边坐在床榻边拉过她的手。
   躺在床上的月初感觉到他手中的温度,瞬间有些说不出话,心中怦怦直跳,他……拉她的手做什么?
   正当她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白曜的手搭上她的手腕,便开始为其诊脉,感觉到她的脉象平和,便点点头:“恢复的不错。”
   原来是看她的伤……月初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喉咙,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为刚才自己的胡思乱想感到汗颜。还好她没有矫情的甩开他的手,不然那得多丢脸。
   “以你恢复的速度来看,在西曜仙宫还需要住一段时间,所以给你带了两套新做的衣裳。”白曜仿若没瞧见她的尴尬,将手收回。
   “其实不牢神君您费心,我可以回南月仙宫养伤的。”月初想化解自己的尴尬,便傻傻的笑了笑。
   “是我失手将你重伤至此,唯有将你的伤养好,才不至于欠了南月神君。”白曜说的理所应当,嘴角时不时勾起的淡笑愈显他容色俊然。
   月初看着他,瞬间有些头晕目眩,这是怎么回事。
   说起容貌,白曜比不过月秀,说起温柔,白曜更比不过哥哥,说起狠辣,他当属第一,可是为何她见到白曜的笑容就好像着了迷似的。
   更奇怪的是,明明这些日子都未曾与他照面,可是偏偏他这一来,就让她有些心绪不宁,难不成他在每日给她喝的药中下了蛊?
   瞧着月初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盯着自己瞧,白曜也倒是镇定自如,继续道:“依你现在的情形来看,应该可以下床行走了,自己试一试。”
   月初闪了闪神,又想起数日前疼的在床上打滚的场面,即刻摇头道:“不行不行,我这样躺着挺好。”
   白曜看她面色如此紧张,不免有些疑惑,倒是一旁的九凰发出了几声低吟,似乎在嘲笑。
   月初瞪了眼当日目睹她惨状的九凰,幸好它只是只鸟儿,不会说话,不然她定会被白曜取笑的。
   “没事,我扶你。”白曜伸出手来。
   月初皱了皱眉,实在不想起来,还没来得及拒绝,白曜便一把拉着她的手便将她从床上扯了起来。
   月初惊呼一声,立刻用手捂住胸口大喊:“好痛好痛,痛死我了……”
   白曜立在床榻边,匪夷所思地盯着面上扭曲的月初,一时竟无言以对。
   月初叫唤了几声,忽然发觉胸口竟然没有那么锥心的痛,只是微微有些不适,她瞬间止住了叫唤声,笑着看白曜:“我没事了,我没事了!”她开心的下了床,尝试着自己朝门外走去。
   白曜看着月初那一小步一小步地朝外走的身影,眸光中一片幽色。
   九凰飞至白曜的身边,轻鸣一声。
   “九凰,她和五百年前不一样了,对不对?”白曜的声音很低,目光却一直追随着那个缓缓前行的身影,清明的目光渐渐幽暗。
   屋外的阳光明媚,微风伴着花香浮动,月初深深地吸了口气,只觉心神俱舒,才站一会儿她就累了,于是找了片长满了青葱嫩草的草地坐下。刚坐下,便觉身上瞬间有了变化,身上原本的粗衣麻布瞬间换成了光洁丝滑的鹅黄裙裳,她满脸惊愕地朝白曜望了去。
   白曜缓步朝这边走来,看出了她眼底的疑惑,便道:“这是幻化术。”
   月初听着幻化两个字就觉得很新奇,不自禁地问:“我可以学吗?”
   “这次就不怕背叛师门了?”白曜眯着眼睛俯视着坐在草地上的人,她褪去了原本泛着旧色的衣裳,换上了这套新衣,竟衬得她的皮肤白皙如雪,阳光映照在她的全身,烁烁其华,眉眼间净是俏皮之色。如今这俏皮之色还隐约透着几分夺目的美丽。
   月初歪头想了想:“反正我都背叛过一次了,也不介意第二次了。”
   “教你幻化术可以,但你必须先学会自愈术。”
   “自愈术我三天前就全部学会了,只不过还不太明白怎么用。”
   白曜似乎有些不信,自愈术虽然不是什么高深的仙术,但即便再有天赋的人真正学会自愈术也需要一个月,如今才半个月,她就已经全部学会了?
   月初想了想,又问:“我还是先不学幻化术了,我想学长生术。”
   白曜有些无奈:“胃口还真不小,还没学会走就想学跑了。”
   月初有些失落:“我必须在自己变老之前学会长生术呀,若是我五十岁才学会,都变成老太婆了,哥哥该认不出来我了。”
   白曜在月初的身边坐下,与其一同沐浴着暖暖的阳光,又问:“你有哥哥?”
   月初点点头:“可是就在几个月前,哥哥失踪了,我想要找到他。”
   白曜没有再接话,只是那么安静的沉默着。
   时光一点一点流逝,月初也享受着这份宁静,微风拂过脸颊,她有些昏昏欲睡,情不自禁地闭上了双眼。忽然,脑海中似乎闪现了一个画面,也是这样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女与一个蓝色薄衫的少年坐在草地上,少女巧笑嫣然,少年面色冷峻……
   月初倏然睁开双眼,惊诧地侧首望着白曜,着急地想要开口说话,却听见白曜那沉沉地声音传来:“这些年,你是怎么过的?”
   月初甩了甩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场景,顿时觉得有些头晕目眩,却还是很认真地回答了他的问题:“我从小就出生在麓山,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反正自打有记忆以来我就寄住在柳大娘家,她待我如同亲生女儿,教我读书写字。在离开麓山之前我都过得很快活,虽然有些时候也嫌弃麓山太小太无聊,但是只要与大娘与哥哥在一起,我也无所谓。但是数月前,你们一帮神仙闯入了麓山,毁了我的家。”
   “看来你恨神仙。”白曜的目光淡淡的,总藏着一些不知明的光芒。
   “起初恨,但是师傅让我明白,并非所有神仙的很冷血。比如师傅就很有人情味,还有……”月初顿了顿,笑道:“神君你也是个好人。”
   月初的话未落音,便奇怪地看着白曜忽而起身,身上的温和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那份浓烈的冷傲,隐约中蕴含着一股子疏离。他前后差距太大,月初不禁有些奇怪:“怎么了?”
   “好好修炼仙术吧,希望你能尽早位列仙班。”白曜的嘴角扯出一抹冷笑,随即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而月初则是看着他愈发远去的背影,喃喃地说:“神仙都这样奇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