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短篇木之泣

第69章 终其一生

“嗯,,,倒也不全是,他给了我玄机录,玄机录分好多种,神之录,人之录和妖之录,它都是神历。不过,这三种里只有神之录不可以打开。”他皱着眉头,眼神飘忽,大概在回味当时的境况。

“你既然知道神之录不可以打开,又为何非要看。”

“所以说这是我办的最蠢的事情,而且神之录已经九百年没有出现了,我也就没在意,以为是别的神历。毕竟,他后来告诉我,这可能与红剑有关。”

“这也太不小心了。”我说。

我心想,秋生难道没有想过万一这金猪不打开玄机录呢,那他后面的计划怎么办。

“欸,,,你这个小孩儿,怎么反倒教训起我来。”

“就这样死了,真的一点也不后悔么?或者说不生气么?”我感觉很奇怪,仿佛不甘心一样问他,似乎在期待着是天搞错了,他不该在这里,他明明是这样的人,随意猜忌,爱财如命,既不美,也不善。

可什么才算善良美丽。

“唉,人不就是为了终有一天发现美好的事情活着么。那一刻,我看到了天机。如此,便可以无悔的死去,毕竟死也是美好的,是时间和空间的统一,是结束,也是开始,你想听么,关于神录,,,”他的声音似乎比他活着的时候听着顺耳,少了些奸滑的感觉。

但我不想,我只想知道真相,我想这样告诉他,但我没有说。因为,我也想改变。

“九百年了,神之录都没有出现过,秋生也不知道在哪里找到的,这里边的东西便是一切的因果了。”

“与我叔叔有关么。”真相在神之录中么,我心里直犯嘀咕。

“说来话长,”他不紧不慢开始讲着,“神历九轮回七千八百二十二年,唯一会死的神全知神命尽,享年九千岁,对我们来说的话,也就是十年前。

那年全知神的神座上出现了两个孩子,这预视着神界的未来出现了两种选择,即便是全知的他也无法阻止。但神界的未来必须只有一个,那便是永恒。

所以,当年众神降下百年施展一次的神罚,希望杀掉另一个孩子,但被魔神的儿子挡下。于是,魔神之子提前化做魔蛹。

但魔神不可以没有继任者,不是因为魔神会死才需要继任者,是因为魔神是神的恶念所凝聚而成,是神的恶念的容器,无所谓生死,当恶念满了以后就化做魔蛹。

于是,他又收养了一个女儿,这个女儿就是红剑的主人。这时,未死掉的全知神以本体的样子降落凡尘,但依旧有着神之力,百年后依旧会得到神罚,,,

命运之神早已预知到了这一切,便,,,”

“等一下,这跟叔叔有什么关系。”他似乎说了很多很多没用的东西,这看起来与我想知道的真相没有任何关系。

他听到我的话,低头一笑,似乎在嘲笑我的心急。

“魔神之子正好在你叔叔身上,降下神罚的那一天,你叔叔正好在场,他救了全知神的另一个孩子,这样的结果就是,畸形的神活了下来,你叔叔活了下来,魔神之子吞噬了神罚,,,”他不紧不慢的把关键的地方说了出来,即便如此我还是很费解。

“秋生想要魔蛹。”

“他想要的是神罚的力量,魔拥有的是吞噬的力量,神拥的是给予的力量。当魔化为魔蛹后,他就又变成了神力之源,万物之律,物质是恒定的,是轮回的。当年魔神之子吸收了神罚的力量,于是成为了神罚的容器。”

“所以才要搞这么一出,,,”我自语般的说道。

“对了,你是怎么死的。”金猪突然问道“你叔叔那么看重你,他死了也不会让你死了呀。”

“就叔叔捅了我一刀,然后就这样,,,”我故作轻松的描述道,眼睛看向了一边,突然看到一边的小花似乎在回味什么。

“奇怪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谁知道呢。”

“你真的不知道,还是,,,不愿意去知道。”此时,他动了动手指,在空中画了个圈,金色的轨道随着手的移动逐渐出现,变成了一个环,“我要走了,等了这么久,看来不会再有人上来了。”

“你想看到秋生死吧,你还是对他有所怨恨,,,什么无悔,你分明在撒谎,,,”我始终偏执的觉得他不该在这里。

“年轻人就是火气旺,”他回头看着我“你其实根本就不想知道为什么秋生要害你叔叔吧,你一直想知道的就是为什么死去,一直在撒谎的是你啊。”

他丢下这句话便离开了,而我还直愣愣的呆在原地。

不,我不想这样说的,我只是想让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太不完美了,我在说什么呀。

如果有心就好了,,,这样我就是完整的人,

“还不走么。”小花的声音传进耳朵。

那时候我并没有听出他声音的颤抖。

我的脑中只有一个关于自己的想法,,,

对啊,离开就好了。

我突然跑起来,希望赶快通过白色门,随着一整白光,我看到了与刚才截然不同的世界,,,

然而,我随后看到的东西似乎更让我绝望。

一团红色的物质渐渐出现在眼前,随着视力的恢复,我看到面前竟然是一个长着鲤鱼头的人,他湿润的嘴唇有规律的吐息着,显的十分滑稽。

那人站在棕色的柜台后面,瞪着呆滞的双眼直直的看着前方。

“工号330,时间管理者20号分身,竭诚为您服务。”

门这边的色彩似乎过于的斑斓,天空如同海洋,飘扬飞舞着花朵与鱼。与我所想的不同这里的空间里似乎只有我一个人。

“请出示您的时间。”他机械性的说道。

我缓缓抬起手,像金猪刚才那样在空中画圈。

从一个虚空的点开始,一点一点向前延伸,我从未画过这般完美圆形,耀目的金色中让人沉沦,我这样想着,直到完成那个圆圈为止,我始终沉浸在完成圆环的成就感之中。

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似乎得到了真正的名为快乐的东西,我并不愿意去想,为什么我在这里明白了快乐是什么。

我忽然想到了姜丝儿,或许她当时就该死去,而不是被我们救回来至少,那样便可以得到真正的快乐。

不过人不就喜欢做自以为对的事情么,就像岳碑说的一样,那样自以为是,无论多么智慧的人,多么美丽的人,,,

所以,我天生有憾没有关系吧,,,

金色的环被完成了,他慢慢的降下来如同没有重量,,,

可是最终他四分五裂,在碰到我手的那一刻,它忽然间四分五裂了,我本以为完美的环,四分五裂,,,

我抬头看了看站在对边的鲤鱼头,他似乎怔了一下,鱼嘴吐息频率稍微紊乱了几秒,随后又恢复如常,,,接着用着一如刚才的语调说道:

“这是正常现象,不要惊慌。”

接着他吐出来了一颗巨大的泡泡,那泡泡缓缓像我靠近,似乎像把我裹在其中。

“你果然是凭空出现的,是神在作祟,,,”

是猫。

就像刚遇到小花时那样,他金色的眼睛看着我,就那么突然出现在柜台之上。

鲤鱼头逐渐变的模糊,似乎是泡泡影响了我的视线。

又过了了一会儿鱼头变成了人脸,是尚上的脸?一会儿又变成了鱼头,接着又变成了尚上,,,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