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居 英豪国际官方网站

第2410章 网道一角

蓝染暂且以“媚术”制住王胖子,暂且控制了王胖子之举动。“媚术”乃是以眼神相视之际,勾起其人内心欲念贪妄,扰乱其内力心神,迷惑其神智常念,进而以内力控制其人。心地越是不够纯粹洁净之人越是容易被控。当然,实际也得以两人内力修为悬殊为分,施术者与被施术者两人内力悬殊越大越难以控制,越易摆脱。
  逍遥知晓蓝染能够以“媚术”制住王胖子,实乃攻其不备侥幸得手。若是方才王胖子早有防备,以蓝染与王胖子两人内力修为之悬殊,蓝染实难一击得手。此刻间,王胖子虽被蓝染“媚术”所制,不过以王胖子之修为,不知蓝染可以控制其多久,说不定很快便可化解摆脱控制。
  逍遥心中明白,蓝染难以压制王胖子多久,需得尽快决断,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那当如何处置王胖子呢?逍遥心下一时竟不知该当如何?
  华如嫣知晓逍遥平素心地善良不忍伤害他人,当下右手作拳五指间夹住三枚银针,作拳飞射出银针。三枚银针正中王胖子前胸三处穴道。华如嫣以三枚银针封住王胖子内力及行动。此刻间,王胖子仍旧一动不动,状若木头人一般。
  蓝染深深出了口气,随机闭上双眼,去除了施展的“媚术”。蓝染双眼睁开之时,略显疲惫神色。蓝染心下自知王胖子此人内力深厚,要压住控制王胖子内力反击当真费力不少。幸有华如嫣以银针封住王胖子三处大穴制住其人,才得使蓝染解脱。
  王胖子登时双眼蹬圆,盯看着逍遥、华如嫣、蓝染三人,却发觉自己动弹不得,无法运息内力,不能说话,就似木头人一般,仅有一双眼睛可以转动。当下,王胖子极为气恼,心下暗思,“今日竟然栽在你们这三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女流之辈的手上,真是折煞人也,这仇一定要报,定要你们三个不得好死,方解心头之恨!”
  华如嫣微笑道:“逍遥哥哥,暂时不用管这个阴险小人了。”
  逍遥点点头,开口道:“多亏你们两个帮忙……现在形势危急,你们两个暂且去和华前辈、花生在一起,相互照应。”
  华如嫣、蓝染点点头,华如嫣开口道:“逍遥哥哥万事小心。不必担心我们,我们会相互照应的。”说罢,华如嫣、蓝染看了王胖子一眼,继而,转身离开,去到花生、华羽和卓青莲一处。
  逍遥目送二人离开,对华羽、华如嫣、蓝染、花生报以歉意一笑,逍遥心下自语道,“都是我,害得他们一同身处险境……”
  逍遥转眼,目之所及,心下一沉。抬望眼,那幽冥神教破天、摄毒鬼王、啖血鬼王、黑无常、白无常、“魑魅魍魉”四公子九大高手围攻武当掌门无为道长和武当七大弟子。两柄招魂幡已被夺回,黑无常、白无常手中已然握着各自的招魂幡。
  招魂幡在手,幽冥神教诸人神色傲然,当下几招应对武当便都全身而退,顿时间围作一圈,将无为道长和七大弟子围在圈中,不再攻击,全然戒备防范,静观武当诸人,俨然围猎猎物的猎人一般。
  无为道长与七大弟子方才奋力抵抗幽冥神教诸位高手的合围,费尽气力,终是难免一败。此刻,为道长与七大弟子都喘着粗气,稍作停歇恢复,紧握长剑在手,不忘全神戒备。七大弟子眼神之中满是不甘不服之神色。那武当卓青云亦是喘着粗气 ,但满脸更是执拗不甘,心下只想力拼幽冥神教诸人。
  逍遥瞧见了心下暗暗叫道:“这下可糟了!我该怎么做?”
  破天对着黑无常白无常微微侧目点头。黑无常、白无常当即会意,黑无常、白无常两兄弟嘴角露出邪恶笑意。随即,黑无常、白无常舞起各自手中招魂幡来。
  月色如血,秋夜已深,秋风瑟瑟,吹拂武当山间秋叶飘落。两柄招魂幡迎风猎猎而舞,阴曹招魂使者黑无常、白无常手中招魂幡舞动不息,此情此景让人不知身处人世间还是在阴曹地府。
  招魂幡间小铃铛发出清脆铃音,响彻武当净乐宫大殿。声声如同冥外之音,音音都似地狱之声。
  “叮铃铃……叮铛铛……叮铃铃……叮铛铛……”
  伴随着铃音,那数百被幽冥神教诸人杀害的武当弟子,当真“复活重生”一般,竟自行动来了。这数百武当弟子各个浑身浴血,更有残肢断肘,面容狰狞,行动扭曲,身体内骨骼相错发出刺耳的“格格”之音,听来令人毛骨悚然;这数百武当弟子收铃音催动,初时动作扭曲缓慢,随之愈发激烈强悍,在铃音催动之下,各个面容狰狞,张牙舞爪,一往直前,径直冲向活着的武当弟子。
  一众武当弟子何曾见的这般景象,早已不知所措,更何况冲击而来的还是“死而复生”的平日里朝夕相处的同门师兄弟们。一众武当弟子心下尽是骇然,执剑的手臂竟似是万般沉重,怎知提减动手反击?
  一时间,众多武当弟子束手无措,眼睁睁瞧看着已变成行尸走肉的死去同门步步逼近,自然而然的不住后退,一群人顿时拥挤慌乱,发愣发痴发呆。
  黑无常、白无常舞动手中招魂幡,起舞弄秋雾,幡过不沾露,其舞古朴笨拙,不似中原。两柄招魂幡间铃铛变换声调,急急切切,叮叮当当,操控着数百已变作行尸走肉的死去武当弟子,发疯一般横冲直撞,杀入武当弟子之中。顷刻间,无数武当弟子已被击倒在地,无数武当弟子一倒在血泊之中,血流如河。
  黑无常、白无常阴森的脸上显出得意神色,手中招魂幡兀自舞动不停,已变作行尸走肉的武当弟子,好似只知杀戮的野兽,毫不停手,杀完一个猎物,再去杀戮另一个猎物……无数武当弟子双眼圆睁,满脸皆是不敢相信的神情,却已然倒毙在地,死不瞑目,状极惨烈。
  幽冥神教诸人面对这人间炼狱一般的杀戮,却是满脸漠视,袖手旁观。武当掌门无为道长和七大弟子眼见武当弟子被屠戮,顿时心急如焚,几人心下知晓,若无应对之法,依着眼下形势,不消多久,武当弟子便会被屠戮殆尽,尽皆命丧于此。
  无为道长与七大弟子几次奋力想要冲出去,却被幽冥神教破天、摄毒鬼王、啖血鬼王、“魑魅魍魉”四公子联手挡住纠缠,一时难以走脱。
  眼见形势危矣,逍遥心下亦是十分着急。逍遥早就踏着“逍遥游”步法,身法闪动,眨眼间逍遥已闪至华羽、华如嫣、蓝染、卓青莲和花生所在之处,护着几人不住后退,躲避行尸走肉的杀戮。逍遥、华羽、华如嫣、蓝染、花生、卓青莲眼见武当弟子被这般屠杀,心中着实痛苦不堪,不忍直视。卓青莲不自觉间双目噙满泪水,紧咬嘴唇。
  武当七位耆老终于出手。只见得七老身法极为迅疾,眨眼未及,身法已闪过,根本不似他们这般年纪之人之行动。七老不住挥掌击出,救下武当弟子,将身前之行尸走肉震飞远处。一时间,数十具行尸走肉被震飞远处,怦然一声,摔落在地。然而,不消片刻,摔落在地的行尸走肉挣扎着扭曲身躯,不管不顾摔断折损的身躯,竟自起行,再度冲入杀戮人群之中。
  武当七老见状,白眉略皱,虽心中万般不忍,也只得随即出手愈发沉重,一具具行尸走肉被震飞震裂,若干行尸走肉在撞击之下身首异处,手腿断折,血肉模糊……瞧见此般骇人场景,令无数年轻的武当弟子呕吐不已。
  眼见此等惨状,逍遥心下暗道:“这群人当真可恶!生而为人,人人不同,有的人心肠善良,而有的人心肠怎会这般歹毒呢?”
  卓青莲终于按捺不住,噙满泪水的双眼之中闪亮着坚毅。卓青莲伸手拭去眼角之泪,当即冲了出去,双掌已是太极,击退一具行尸走肉,拉回一名发愣的武当弟子。那名武当弟子看着卓青莲,还未回过神来。
  卓青莲开口大声道:“众位师兄弟们,眼前之人已不是我们往日的同门师兄弟了!他们惨死敌手,死后不得安宁,遭奸人利用……我们要振作起来,携手抗敌,让诸位师兄弟们早日安息,为诸位师兄弟们报仇!”
  卓青莲一语点醒失神的武当弟子,片刻间,众武当弟子终究醒悟,当即奋力与行尸走肉为战。一时间,一片混战,血肉横飞,血流如何,极是惨烈。
  “罢了,罢了……”无为道长含泪道:“停手吧!你们想怎么样,直说便是!”
  摄毒鬼王神秘的面具显露着默然,啖血鬼王双目露着精光,皆是好战冷血,破天仇恨的双眼皆是冰冷,“魑魅魍魉”四公子的美目中皆是冷漠……幽冥神教诸人无人作答,只是冷冷的盯着武当诸人。黑无常、白无常手中招魂幡舞动不歇,依旧迎风烈烈。破天冷眼看着武当无为道长,开口道:“有人,想让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也经历一番他们曾经的经历。”
  无为道长心下思索破天所言之意,开口道:“你与武当的恩怨,不至于此。那人是谁?是你们的幽冥神教教主吗?”
  破天侧目,不再说话。
  眨眼间,卓青莲被六七具行尸走肉围困,形势危急。逍遥转眼看了华如嫣几人一眼,华如嫣和花生、华羽、蓝染都对蓝染点点头,逍遥当下踏着“逍遥游”步法,已然闪至卓青莲身旁,震飞那六七具行尸走肉,救下了卓青莲。
  卓青莲武当不过尔尔,全凭着一股气在支撑,此刻间已是疲惫之色,逍遥见她双目含泪却是那般坚强,心下甚是佩服。卓青莲谢过逍遥,又要冲出与行尸走肉奋战,却把逍遥一把拉住,卓青莲瞪大眼睛看着逍遥,逍遥摇摇头,一手拉着卓青莲,将卓青莲拉到了和华羽、华如嫣几人一处,开口道:“你们几人不要逞强,相互照应。”说罢,逍遥脚下踏出“逍遥游”步法,身法犹如游龙,毅然跃入行尸走肉群中,救助武当弟子,击退行尸走肉。
  须臾之间,武当弟子与行尸走肉已成相持之势。武当七位耆老相视一望,讯疾如风,身法如雾,眨眼之间,七老竟然已经跃至黑无常、白无常身前,将黑无常、白无常围在了中间。
  黑无常、白无常甚至吃惊,连舞动的招魂幡都停了下来,二人心中惊叹道:“世上竟有如此出神入化的轻功!”幽冥神教破天、摄毒鬼王、啖血鬼王、“魑魅魍魉”四公子亦是大为震惊。
  七老并无多言,面色如秋木,七人将黑无常、白无常围在中间,离着黑白无常还有十步之距,凭空击出一掌,七道掌风波澜不惊,静如此刻间武当山间夜雾秋露,了然无痕。
  黑无常、白无常眼见七老出掌,心下骇然,心想七老武功修为举世罕见,七老合计他们兄弟二人,他们兄弟二人还不被击得粉碎?黑无常白无常两兄弟已然以为自己一定命丧当场,却见七老一掌合击之后,自己竟无大碍,当真奇怪的很!
  突然,只听得怦然一声,黑无常白无常手中招魂幡被震得粉碎,已成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