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英文图书 人人体育app官方首页

第4713章 FBI教你解读他人的兴趣爱好 (2)

对于天空发生的异变,行游、天松子、文子俊都有感应。空中云层聚化而成的乌龟几乎将天空完全遮住,似要随时压下,景象诡异万分,三个人被震得大脑一片空白。天地之威,人只有在此时才能感受到渺小,即便是行游金丹已成、号称悟到千机万变的文子俊。而天松子更是盘膝而坐,手捏法诀,才能抵抗住这样恐惧的感觉。
   新开铺巷由高至底,飞奔着的陈枫、卫飞顺势直下。将近常家老院时,卫飞收势不住,滚倒在地上。陈枫无暇顾及他,一脚踹开大门,“他妈的,没想到最后还是要回到这里来。”
   卫飞已经由刚才的失魂落魄中恢复,因为通灵过后,灵性会自动调节他的诸般心理反应,更主要的是他本身的性格使然。小时候他和陈枫在一个院子里长大,陈枫一家搬走后不久,他父母先后去世,高中、大学卫飞基本过得都很平淡,但无形之中也形成了从容淡定的潜在性格。更主要的是,他从小就喜欢古典民族音乐,收藏的磁带、CD无一例外全是二胡、古筝、琵琶之类的。也许就是因为如此,卫飞的心性其实很是自然随性,对于世事大多呈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他一个人独处,也没有什么压力,陈枫回来的时候,他刚好辞去工作,无所事事的样子,看看书听听音乐。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未来从来没去多想,似乎冥冥中就是在等着陈枫的归来,所以发生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他反而觉得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当然,他包括陈枫根本就不知道,这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上次由九龙九凤十八盘墓穴中逃离出来的时候,他们没有心情细看,只是粗略的记得,常家的老院秉承着传统大户人家的建筑风格,天井后是客厅,穿过客厅便是花园,假山走廊以后才是主院,主院后是后花园,最后才是仆佣所居以及厨房所在,共计四层院落。再次站在那应该是主院的两层小楼前,陈枫小心地打量着,这才发现其设计之精巧,不禁赞叹一声,“居然将穴设在这里,这布局之人是个天才也是个疯子。”
   风水格局无论如何多变,都是龙穴砂水为主,但落实到具体的阴阳宅布局上,却有着严格的划分。阳宅有阳宅的标准,阴宅有阴宅的要求,绝不可混为一谈。在同样符合龙穴砂水的局势下,如果将阴宅地当作阳宅来建,那么一块足以福荫后辈子孙的宝地,就会变成命案不断的凶煞之地,反过来也是如此,阳宅局上立了阴宅,本该护佑宅主的龙气也会倒戈。所以阴宅、阳宅在结穴上各有不同的模式,但常家这个院子的布局却是将用以庇护后代的阴宅穴口设在阳宅之中,这样的布局除了异端的高明,更多的还是疯狂。
   此时,陈枫站在院子里,感觉惊天动地的雷声弱了不少。卫飞也进到了院中,站在他的身旁。
   陈枫推门进去,里面的摆设还是和他们从十八盘墓穴中出来时一样,正对着的是一张八仙桌,两把太师椅摆在两侧,右边是道木质量屏风,上面的木雕花纹依稀可见。只是西墙上开了一个不方不圆似窗非窗的洞,雨丝飘进,浸得周边墙皮翻起,地上堆着碎砖土,显见是刚开不久。
   陈枫摇摇头,“还真够狠的啊!”
   卫飞不懂,“什么意思?”
   陈枫说道:“梦魇与奈何桥黄泉路已经将常立整的半死不活了,而这是宅主所居,西墙开窗,是为西游无阻,驾鹤在即,看来常大富也熬不了多久了。”
   转过屏风,便是那张大床,床板裂开处,洞口犹在,两个人对望一眼,同时苦笑出声,没想到最终还是要回到九龙九凤十八盘的墓葬群中来。可以肯定,九龙九凤十八盘剩下的那最后一盏龙灯,便是在这一个墓穴之中了。
   “胖子,你可要先想好了应招。”卫飞在担心如何应付那龙灯里的灵体,“别再弄得咱们像上次那样差点出不来。”
   陈枫摇了摇头,“不用了,九龙九凤十八盘借的便是这后山的玄武垂头局,此刻玄武即将遁去,哪里还有足够的灵气来使九龙灯的灯灵幻化成形。那间墓穴之中,最多只能是盏灯形了。”
   后山顶上,行游最先清醒过来,“竟然天现玄武,这是为何?”
   文子俊刚才在刹那间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但在大雨中又什么都看不见。千机术是以炼心为主,一般说来,修心即修性,是将神通前列,但千机术的修法却是重术法而轻神通,虽然千机术布局势之力并不弱于念力、法力之威,但却不算是正规的道术,所以,文子俊在有些方面反而不如打坐时观想《金瓶梅》的陈枫。陈枫虽然是半瓶子醋,但至少有点酸味。
   勉力收回心神,文子俊前后左右仔细看过,千机术的诸般口诀闪电般地掠过脑海,忽然脸色一变,“是玄武遁!”
   “玄武遁?”行游隐约有悟。玄武应该就是这条山脉的龙形,遁,则为玄武龙气将泻而散。
   “不错!”文子俊沉声说道:“这种局又叫做灵遁,四灵为玄武、朱雀、青龙、白虎,我隐约记得千机术中似有记载,灵遁局是一种牵引龙气惊遁的局势,但这个玄武遁里却好像包含了传闻里神通五诀的方法。不过,千机门专修千机,佛法神通非我所长。”
   “神通五诀!”行游心中闪过陈枫、卫飞的影子,不由得稍稍松了口气,这么大的动静,想必旗门传人无论如何都不会置身事外吧,但是眼看着一道闪雷声中,山顶又有一处巨石裂开,再次焦急起来,“怎么阻住它?”
   文子俊刚要说话,忽然一声怪笑响了起来,“哈哈,阻不住了吧。千机门又当如何,这局布了六十年之久,即便是满天神佛也难阻我。”
   笑声中,陈枫、卫飞曾在常家老宅见到的那个老头现身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