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具 ag街机电玩

第9468章 大败胖子

“战帖发下去了吗?”天祈的皇位上,高坐着一名女子,银色的面具,遮盖了大部分的脸庞,让人看不出面容,但是,世人皆知,此人便是江湖有名的银面女娲,第一女皇。黑亮的长发及腰,宝蓝色的绸带,轻轻的扎着所有的头发,一个恬淡的感觉。鲜红的薄唇,洁白的贝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发下去了。”回话的正是君倾城,今日的他,依旧一袭白衣,如今的他,也是天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地位比天祈的丞相还要高。然而他的办事能力,也没人质疑。君倾城的美貌,是天祈所有女子的梦想,同时,他和天祈女皇一路的坚定不移也被天祈的人称颂,天祈百姓却不知道君倾城的真名,只知道,他唤名倾城。这里的人,也都不知道他便是江湖上的使用移魂针的君倾城。三千墨色的发丝,被君倾城轻轻的盘在头上,星目璀璨。但是,他的眼睛只能容得下一个人的身影。这么久,他的心中,只有她。这个高高在上的女皇,她却比谁都脆弱。
   “恩,这样就好。”浅莫言仔细的看着手上的奏折,看着自己打量有效的天祈,她不知道,她离开以后,天祈又要丢给谁来管理,毕竟,她的计划已经开始实行了,她绝对会离开,天下的责任,她背负不起。她没有那种霸气。
   “蕊,我不明白,为何你要帮他?”一旁在暗处的白无殇,一向话少的他,也忍不住心中的疑问,这么多天来,她要做什么,他们已经知道了,只是他们不明白,为何她还有帮助他?
   “小白,叫我浅莫言。”浅莫言投来了一道杀人的眼光,毕竟这样容易暴露身份,虽然现在在这里没什么危险。
   “不要叫我小白。”白无殇同样严肃的看着浅莫言,君倾城看着两人因为这个名字,上演了无数次相同的场面,却完全不厌烦的幼稚模样,顿时不知道是该笑,还是哭,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想当初那个古灵精怪的她,白无殇虽然已经一副冰冷,却可以感觉到他的快乐。君倾城也在这个时候,才感觉,自己对于她的快乐,是那般的无能为力。
   “这样叫有什么不好?”浅莫言嘟起小嘴,怨恨的看着白无殇,却不敢大声,毕竟白无殇手上的针,让浅莫言惧怕三分。针的名字也很可笑,智睿针,真正的意思在谐音里面。智睿等于制蕊,专门针对她的。
   “很像狗。”白无殇一脸黑线。
   “你自己说的,不是我说的啊。”浅莫言看着已经上钩的白无殇,依旧一脸无辜。“倾城,小白欺负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倾城,用移魂针。扎死他,老欺负我。”浅莫言见再和白无殇斗下去,讨不到好处,便一脸狗腿的看着君倾城。
   “额,别孩子气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说。”君倾城看着浅莫言此刻的笑脸,突然想起之前在城门口见到的事情,他不知道,她知道后是否真的笑得出来?
   “何事?”浅莫言看着君倾城瞬间变严肃的脸,便知道事情也许很严重,便急忙摆在了姿态。和君倾城一样深爱着眼前女人的白无殇,自然从君倾城给出的信号知道何事?眉头也皱了起来。
   “轩辕暮,和……轩辕寂投奔我国,大有参军之意。”在君倾城提到轩辕寂的名字的时候,浅莫言的脸上瞬间变了,他……现在落魄的他,还好吗?投奔天祈,是知道了天祈攻打轩辕的事情,来帮助,便可以成功的夺回自己的国家吗?浅莫言失态的表情,全部收在了他们的眼里,他们不是傻子,她对轩辕寂的感情,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她总说只有恨,可是,爱一个人至深,被伤至深也许会怨恨,可是,看着他受伤的时候,脑子里的恨,便是爱了。他们都明白,只是心还是在痛,因为他们也在爱啊。
   “参军?投奔他国?随便他们吧!”浅莫言留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开,因为她怕,她控制不住自己去关心她,她不可以关心他,很早很早的时候,那个有资格关心他的言蕊蕊已经死了,当今世上,只有浅莫言在了。
   清幽谷中,桃花纷飞的地上,有座墓地,浅莫言一袭白衣,跪坐在墓地前。墓前是一枝梅花,以及梅花糕,还有带着淡淡梅花香的酒。这些,都是她亲手做的。
   “师傅,徒儿来看你了,如果,天祈我赠送与轩辕,您是否会怪罪于我?您又何尝舍得把天下如此重大的责任,就丢给了我?我有是否该原谅他,为何得知他那样潦倒,心中会那般疼痛?师傅,这些和梅花有关的担心,您喜欢吗?”浅莫言淡淡说着心中声音我苦楚,纤细的双手拿起酒杯,轻轻的倒在坟前。到完了酒,轻轻的撇开墓碑上的残枝落叶。眼中蓄满了泪水。浅莫言在轻轻的把脸贴靠在墓碑上,慢慢的让眼泪掉落,浅莫言知道白无殇不在,她来看岳阳的时候,不会带任何人来,也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发泄的哭泣……
   她却不知道,暗处一直有双眼睛在仅仅的盯着她,从她从天祈的宫殿出来,就一直跟着……
   “你所说的把天祈赠与轩辕,所为何意?”暗处的人影,看着浅莫言泪眼婆娑的样子,听见她说的话,再也按捺不住,毕竟那是岳家好不容易打下的天下,凭什么她的一句话,就要送给别人,暗处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岳阳的侄儿,岳卿。他依旧是一袭白衣,轻轻摇着手上的扇子,可是,大哥,现在是秋天。浅莫言在心中小小的汗了下,随即,脸上的表情也严肃了,毕竟,她看到了个可以托付的人。她看到了岳卿眼里没有一丝的贪婪,有得只是对于自己家族打下的江山的爱护。也许,他值得她交托。
   “没有,只是之前我一心无称霸天下,如今也一样,只是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人,托付天祈的天下,如今看来,有了。”浅莫言目光如炬的看着岳卿,岳卿也被浅莫言看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