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艺术 鼎尖平台注册

第4829章 时光.少年28

院长的房中,朱文熙扶在案上,已经将笔点在纸上,却又陷入了思索,一张精致的帖子摆在一边,书桌前,白子明还是躺在那副躺椅上,一脸的悠闲之色。屋中一片寂静……
  半响,朱文熙用力的把笔拍着桌上,猛地靠在椅子上。
  “小孩子的游戏摆了,用得着这样思量斡旋吗……”看到朱文熙满脸的疲惫,白子明缓缓的说道。
  “这虽然是挑战赛,却最容易将三方的实力摸个清楚,我不得不小心对待啊。”朱文熙沉重的说道。
  脸上闪过一丝满不在乎的假笑,白子明猛地站起身来,走了出去,刚要迈出去,脚步却一滞,沉默稍许,只留下一句话:李默要提高自己的实力……他就不必去了!”
  微微一愣,朱文熙的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又坐回桌前,斟酌片刻后,写下一个个的名字,而李默却因为白子明的一句话错过一次有趣的交流赛。
  两日后,
  龙城城门之前,十二个身穿绣有白鹿图腾衣衫的少年少女整齐划一站在那里,一脸的神气,这些都是要代表白鹿书院参加青洲三大书院共同的盛典。可谓精英中的精英……
  周伏虎扯住李默的衣袖,不断的抱怨着:“书院真是瞎了眼了,竟然不让你去,真是……”。
  李默满脸笑意,听着伏虎的抱怨,拍拍起肩膀道“好了,你我现在都是真气境的修士了,以后并肩作战的机会多的是,倒是你,身为队长可要好好表现。”
  听了李默的话,伏虎的脸上闪过一丝神气,意气奋发道“那当然,我肯定得打出我大龙城的士气来,那句戏文是怎么说来着……你等下……我想想”。
  看着伏虎一脸思索的表情,李默一愣,不知她要出什么花样……
  思索半响,只见伏虎的眼睛一亮,用力一瞪,摔出一声戏腔来,起了一角儿范儿,咿咿呀呀的唱道“看前面,黑洞洞,定时那贼巢穴,俺不免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看着伏虎的样子,李默哑然失笑,周围的人也是热俊不禁……对于参加年轻一辈的切磋大赛,所有人的兴致都显得颇高。
  看到马车走远,李默的视线才收了回去,一众人结伴回城……
  这次交流大赛会持续一个月的时间,三大书院的学生从真气的属性,个人的实力,团体的较量三个方面展开角逐。
  不免的,李默想到了石鼓书院的那两个兄妹,那个偏执的有些疯狂的冰魄少女,这次大赛在石鼓举办,他们可是主场作战,想着,李默对龙城的一众人产生了担忧……
  可李默很快就将这些担忧抛之脑后,这是切磋而已,无数的前辈名宿都会去观战,出现重伤死亡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
  让三大书院天才们头皮紧绷的切磋大赛月却成为了李默最幸福的时光,这一个月中,每天除了修炼什么都不用想,苏瑾竟然将自己照顾的无微不至,一种有家的感觉让李默恍若隔世,无比的舒泰……偶尔去李府和梦涵切磋切磋武学之道,也没有想象中的隔阂,总是被笑脸相迎,隔三差五去向义父请教真气的运转,却被夸赞胆大心细……
  用李默自己的话来说,这样的生活就连做梦都会被笑醒……
  可上天注定不会让李默这样的修士安稳度日,他也没有想到,突然刮起来的一道飓风会将他的生活彻底绞碎……
  夜深了,苏瑾静静的伏在李默的胸膛之上。
  望着天外的繁星,李默突然道“等伏虎他们回来后,咱们出去散散心吧,春天了,咱们去青洲的名山大川中洗涤一下心灵,省得你闷……”。
  苏瑾没有睁眼,一幅安逸休憩的模样,慵懒道“干嘛要和别人结伴出行,就你我不好吗?”
  李默笑了笑“人多不是热闹嘛……如果你喜欢清静就算了。”
  苏瑾微微一笑,将李默抱得更紧,低声说道“我听你的!”
  月光洒在李默的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暖意……
  绸缪束薪,
  三星在天,
  今夕何夕,
  见此良人,
  子兮子兮,
  如此良人何?
  与此同时,七百里外的一座山口当中,五道孤零零的身影定定的立在这个,仿佛五块雕塑一般,一动不动,夜风吹过让人心中徒然升起无限惊悚……
  两天后,
  一条官道上,一匹看上去已经疲惫不堪的黑马喘着剧烈的粗气,费力的奔跑着……抄着缰绳的是一个少女,脸上的血污已经让其面目模糊,只是一双眼睛仍然犀利……背后的一个少年垂着头靠在少女的背上,已然陷入昏迷,两人用一个长布条紧紧系住。
  翻过一道山丘,一座雄伟的巨城出现在少女的眼前……
  一缕如释重负的坦然将少女眼中的犀利尽数消去,随之而来的却是疲惫和一丝惊魂未定的恐慌。
  骏马发出一声嘶鸣,口中流出白沫,疲惫的倒在了地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少女来不及做出反应,心中一急,口中鲜血蹦出,坠落马下,一声蒙响,两人陷入的昏迷……
  …………
  书院的一块空地之上,嗤嗤的剑气在这片不大的地方急速纵横着,李默手持一柄铁剑,对着一个白衣汉子猛攻,而白衣汉子的手中却只是一根木棍……
  “呃……啊”久攻不下的局面让李默心中一怒,体内的真气急速的旋转一圈,一道半丈长的剑芒骤然迸发而出,带着雄浑的杀气力劈而下。
  “好小子,这还有些意思!”对面的白衣汉子一声暴喝,一道奇异的真气波动聚集在木棍之上。
  “啪~~”一声清脆的金属碎裂之声,李默的铁剑炸成一堆废铁屑。
  下一刻,一个木棍便抵在李默的喉咙之上。
  脸上露出一丝不甘,李默的真气波动趋于平静,淡淡道“义父,我输了!”
  白衣汉子发出一声爽朗的笑声“你小子,还想战胜我?还嫩了点,要不是你的真气太过于爆裂,你的铁剑根本碎不了。”
  收起木棍,白子明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要灰心,这是所有真气境的修士都会面对的问题,想要将真气变得如指臂使,你需要无数战斗的磨练,不要急于求成,这不是修士该有的态度。”
  “白爷,白爷……”一声急促的呼唤之声将白子明的话语打断,一个青年修士快步跑了过来,脸上写满的焦急。
  “怎么了,慌里慌张的!天还没塌嗯!!”白子明蹙起眉头,不满的低吼。
  青年看了一眼李默,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白子明双眼一噔,怒喝道“有话说,有屁放!!”
  青年身体一震,吞了口口水,急切道“白爷,你快去看看吧,参加大赛的只有周伏虎和慕容琳回来来,其他人……其他人……”。
  刹那间,李默的心头出现一阵强烈的不安,不由的握紧拳头,白子明的脸上也闪过急色,怒道“其他人怎么了!”
  青年的脸上闪过一丝哀伤,喉中带着哭腔,不敢直视白子明的眼睛,吞吐道“都……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