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教辅 扬红规律公式

第7485章 自杀少女(1)

花继业伸手刮了一下玄妙儿的小鼻子:“小丫头,心眼又多了,还会给我灌迷药了。”
  “适当的鼓励会让人更有上进心的,这个可不是说着玩的,所以我想出个给我们学堂学生鼓励的好方法,你要不要听?”玄妙儿这两天已经画出了奖状的大概,只是没想好到底画成啥样更符合现在这个朝代。
  花继业对玄妙儿的东西都感兴趣:“当然要听了,妙儿想出来的法子,那可是别人想听听不见的。”
  玄妙儿笑着拿出那个半成品的奖状:“这个叫做奖状,以后每个学期末,在每个班里选出一些比如优秀学生啊,还有什么三好学生,反正就这类的,到时候颁发奖状,这个东西代表对他们的一种认可,你想哪个人不努力,不想过年回家跟着爹娘有个好的交代?”
  “这个想法真不错,你这脑瓜真是不一般,这个东西不值钱,但是意义却更重,这个想法好。”花继业看着那个半成品的奖状道。
  玄妙儿指了指上边:“我不知道这个怎么画更收学生家长欢迎,你懂得,这个多数是拿家去,给爹娘长脸的。”玄妙儿知道这个不管什么时代,拼孩子拼爹都是有的。
  花继业拿起桌上的笔,接着玄妙儿画了一半的继续画起来。
  玄妙儿在边上看着:“花继业,你越来越厉害了,有你在我发现我退化了,都不爱动脑想事情了。”
  “你的脑子那么聪明,这不想动脑想事情,都能想出这好东西了,要是你勤快起来,我们都不活了。”花继业边画边跟玄妙儿打趣着。
  玄妙儿好就体会这样的时光了,从他去北关外,一直到现在,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第二天玄妙儿约了花继业一起回河湾村的,所以早上收拾好了,在画馆等着花继业。
  没一会听见楼下有哭喊声,吵闹声,玄妙儿赶紧带着千落跑下楼去。
  出了门,只见兰夫人满头花白的头发,跪在花继业面前,抱着花继业的腿哭着求救:“大公子,求求你救救继明吧,我是有错,可是他怎么也是你的弟弟。”
  花继业挣脱开兰夫人的手,往前走了一步才转过身:“兰夫人,你欠我娘的是一条命,并且为了要花家的家产,你们曾经也想要我的命,花继明和花继景也都参与其中,我现在凭什么去救他。”
  兰夫人跌坐在地上:“大公子,我错了,我给你当牛做马都行,继明是你的亲弟弟啊,我求求你,就看在你们流着一样的血的份上,你救救他。”
  这时候边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有些听说过花家的事情,只是这传言也是版本颇多。
  这边说的还算是好听,一个人小商人打扮的道:“这个兰夫人太坏了,杀了人家原配的妻子,又想杀人家儿子,现在人家花大少出息了,她又来求,真不要脸。”
  边上一人附和道:“可不是呢,花大少这人还真是深藏不漏,也难怪,在后娘眼皮子底下,没几分隐忍怎么生存下来。”
  一个妇人很同情花继业:“这亲娘和后娘就是不一样,你们记得前几年,那花家的生意哪个铺面花大少能碰着了,不都是那两个弟弟管着的。”
  不过这边也有不太明事理的人,另一种讨论:“咋说那是他名义上的娘,那两个也是他一个爹的弟弟,怎么就这么狠心呢。”
  当然这边也不缺少煽风点火的:“可不是呢,当初花夫人是病逝的,国公府都没查出来,这事谁知道怎么回事呢。”
  “可不是呢,那咋说花老爷是他亲爹吧,现在都落魄成那样了,怎么就不见他管管,这也是不孝。”
  玄妙儿听着周围人议论,她不能让花继业背上不孝的的罪名,所以走到花继业身边,对着兰夫人道:“兰夫人,你做的坏事太多了,现在都是报应,当初为了要谋夺我的家产,让我嫁给你那个侄子,你能给我下药,还有什么你干不出来的,我只是花公子的朋友,去你们家做个客,你们都能这么下手,这些年花继业还活着真不容易。”
  玄妙儿没有直接说花家的事,而是抛砖引玉的先说自己,这样让大家了解兰夫人的为人。
  这周围人听了玄妙儿的话,这直接对兰夫人的印象就是坏人了,玄妙儿在这永安镇那可是善人,并且人家跟千醉公子都是朋友,人家能说假话么?
  兰夫人知道玄妙儿出来了一定是帮着花继业的,但是想现在自己只能服软,因为花继明等着救命呢。
  她对着玄妙儿磕个头:“玄小姐,对不起,那时候是我鬼迷心窍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帮我求求大公子吧。”
  花继业不想让玄妙儿这么替自己出头,毕竟她是个未出阁的女子:“妙儿,你先进去吧,我与她说。”
  玄妙儿没有动,继续对着周围人道:“我和花公子的交情很深,当初我弟弟要被人卖给一个姓金的绸缎庄老板,是花公子帮了我救回了弟弟,当时的事情,我想大家也有所耳闻吧?所以他对我们家有恩,他们家的事我知道的多,我爹娘也把他当成自己家孩子,这事我爹娘在这也会为你出头的。”
  本来有几个夫人开始议论两人的关系有伤风化了,可是被玄妙儿一说,这议论中的人声音就不一样了。
  花继业明白玄妙儿的意思,紧跟着道:“我是救过玄家小儿子,不过要说恩情,玄家对我也有恩,当初我中毒差点丢了命,也是玄家一直照顾我帮我,所以我也欠着他们家的恩情。”
  两人说到这,大家也都明白了,两人的交情深那也是应该的,这也算是过命的恩情了,所以这讨论的又偏向了玄妙儿和花继业这边。
  玄妙儿又对着兰夫人道:“你们上代人的恩怨我是小辈不可乱说,但是当初你们给花继业下毒,他逃过去了,不代表没有发生过。现在花继业去帮你,但是那是情分,是他心善,但不是欠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