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五五世纪计划

第9712章 无耻之爹【2】

花二郎沉寂了片刻,他猛地拍了一下床栏,吼道:“拿酒来!”
   我很顺从地到隔壁取了一瓶白酒与酒盅,斟了满满的一盅,递给了他。我知道,酒,对于现在的花二郎来说,是最好的朋友。
   花二郎一饮而尽,瞪着红眼,将空酒盅重重地伸到我的面前:“嗯?”
   我不知花二郎的酒量,但还是很快地斟满第二盅酒。也许,一场大醉后,花二郎的心里会舒服一些。
   花二郎端着酒盅,却没有往嘴里倒去。他两眼直直地看着我,突然,将酒盅举到我的唇边:“给我喝下去!”
   喝就喝,又不是毒酒!再说我的酒量好着呢,在现代的时候喝下一瓶XO还能开车回学校。
   我一口喝尽,望着花二郎笑道:“好酒!本小姐再来一杯?”
   花二郎不作声,可他的目光始终没离开过我,“你说话的口气像她,连善酒的脾性也像她,都是畅快的女子……”
   刚还暴跳如狂豹的花二郎,眨眼之间变成了柔绵羊。
   我知道他口中的那个“她”是谁,心里隐约地明白了些什么。也许我的某些言谈举止有些像那位去世三年多的二少奶奶,我的出现,更勾起花二郎对她的思念。所以,他让我住在女人们不能涉足的这间书房。在不同的程度上,他将我当成那个“她”了。
   我又被感动了!
   我斟满了第三盅酒,有些感伤地说道:“二少爷多饮几杯吧?酒能解千愁……其实雨俏也不想将那件事告诉你的。可,这事假如永远隐瞒下去,对大少爷是一件多么不公平的事啊。还有那个奶妈,她被关了八年后自杀在地牢里,留下一个女儿,孤零零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你说,她们又多么的可怜啊。”
   花二郎接过酒,又是一口猛吞。然后痛心疾首地说:“我方才是气糊涂了,才会对你发急。你不是不该说出实情,而是我一时接受不了。我的母亲大夫人,为了一个爵位,竟然做出这么凶残的事情来。受惠的是我,而遭难的竟是我素来很敬重的大哥。你说,我该怎么办啊?一头是亲生母亲,一头是兄长……都说你是个什么都会的小妖女,你帮我想想,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一剑砍死你的娘亲,再将隐情不报任由着血腥蔓延的四夫人关终身监禁……可二少爷会同意吗?再怎么说母子连心啊,这世上有几个将自已亲生的母亲杀掉的?
   我不便将心内的主意说出来,只是摇了摇头。
   花二郎一把夺过酒瓶,“咕噜咕噜”地往喉咙里猛倒,两股酒泉,从他两边的嘴角直流而下,淌在了他的前衣襟上,湿了身前的被褥。
   喝进大半,他又突然停了下来,笑了起来,笑容很恐怖,“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我心里犯起了嘀咕,难道花二郎真能大义灭亲?
   “我无法将母亲送上不归路,但我可以自行代母了断。再说母亲是为了我才犯下这等大罪,理应我替母亲赎罪。”花二郎说完,又猛地喝了一大口。
   我听懂了,花二郎的意思是不能杀他的母亲,他去代母死。“不行,不行的。你又不知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这事就这样说定了。我会请父王饶了母亲而赐我一死,这样我才能面对大哥及各位兄弟。”
   “王爷不会这么是非不分的,他不会要你死。王爷知道真相后,他会赐你母亲大夫人死还差不多。”我分析着。主要是不想亲眼看到花二郎走向死亡。他这个人,还是一个很优秀的男子汉!
   “再不然,我领着母亲远远的离开王府,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穷乡僻壤奉养母亲过一辈子,而把我名下的财产和爵位交还给大哥。这样做,我也能心安些。”
   这条道,比第一条道稍好一些,能留住花二郎的生命,可依然不是最好的办法。
   我抓耳挠腮地想着主意,我甚至怀疑自已将一切说出是否是正确的。
   门,轻轻地被叩响。一直守候在门外的魏嬷嬷,轻声地往里喊道:“二少爷、姑娘,大少爷来了。”
   花大郎不戴面具地闪了进来,对随后想跟进来倒茶的魏嬷嬷沉着脸吩咐道:“你在门外守着,任何人不得靠前。若有人执意进来,不管何人,撵出去就是!”
   自从我给大少爷做了面具后,他似乎没摘下过。而且,他对下人从来是和颜悦色的。今天的这付样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魏嬷嬷肯定吓得不轻,她唯唯诺诺地退了出去。关严了房门,放下了两重帘子。
   大少爷走过去将半开的窗门也关上了。
   他要做什么啊?虽说是初秋的天气,可大中午的还是热得有些受不了,秋老虎嘛。
   花二郎低着头,好像眼前的人与他没有一点关系,或者说,他根本没看见!
   大少爷一把抢过酒瓶,也学花二郎那样猛灌。可花大郎是没有酒量的啊,几口才下肚,已呛得眼泪鼻涕乱流了。
   我伸手便去夺他手中的瓶子,“不会喝酒的人充什么好汉?不怕呛死啊?”
   “要能呛死醉死,我……我……”花大郎竟像个娘们似地抽泣了起来,却紧紧地拽住酒瓶不放。
   “你怎么了,到这儿撒酒疯哭鼻子?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文质彬彬的花大郎吗?”我弯下身子去逗大少爷。
   花二郎似乎明白些什么,他拿起我给花三郎擦身退烧剩下的那大半瓶酒,狠狠地撞了一下花大郎手中的酒瓶,“喝,大哥!咱们兄弟今儿一醉方休……”
   花大郎的一只眼里泪流不断,却笑着说:“喝……咱们喝!今儿我要开戒!”
   泪和着辣味的酒,像一颗催泪弹,将花大郎弄得面目全非,他边喝边哭,嘴里不知在念叨着什么。
   花二郎没哭,但他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儿,哭丧着脸,不时地举瓶猛灌,嘴里清晰地说道:“哥,二弟对不起你,真的没脸见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