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业 ss盛世集团入口

第2090章  爱与被爱都要负责

咳嗽了几声,随即将余观中的身子放下,低声道:“走吧,我不来难为你,不要再来找黑风寨的麻烦了。”
  余观中身子一得自由,立刻向着己方人众走去。几名弟子见宗主被人放了回来,赶忙迎上前去问长问短。
  余观中冷冷地说道:“走吧!”说着,袖袍一甩,头也不回的率先大步向着山下走去。
  身后的数百名弟子大眼瞪小眼的互相望着彼此,忽然,另一名年长的老者说道:“既然宗主有令,那我们还是赶紧撤吧。”话音刚落,门派中的几名大弟子纷纷赞同道:“是啊,是啊,我们走吧。”看来,整个清泉派没有人愿意为了宗主的一己私欲打仗。
  黑风寨的众人诧异的望着败退的清泉派,也没有趁势追赶。一则是因为对方败中不乱,进退有序,二则是他们自身也伤亡惨重,特别是岳鹤受伤极重。
  岳珊珊见父亲受伤不能理事,便指挥众弟子收拾残局,然后将纪天宇请到了大厅上。 纪天宇被众人拉到了大厅上,立刻安排黑风寨的几名身份地位仅次于岳鹤的长老前来作陪。
  纪天宇见对方异常的热情,心中颇为犹豫,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金缕鞍这东西,听上去就像是件宝贝。如果自己干巴巴的这要,对方或许碍于情面会将此物赠给自己,但如此一来,自己就会欠对方一个人情。这也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
  众位长老正陪着纪天宇说话时,岳珊珊忽然走了进来,她轻移莲步,慢慢的来到大厅上,向着纪天宇行了一礼,娓娓说道:“多谢公子今日出手相救之恩。”
  纪天宇急忙起身道:“哪里哪里,我早就看那老小子,哦不,我早就看那家伙不顺眼了。”说着,他急忙问道:“不知道令尊的伤势如何了?”
  岳珊珊脸上笑容不减的说道:“父亲的伤势已经得到了控制,想来应该会很快好起来的。”
  纪天宇“哦”了一声,正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忽然听到旁边一个长老劝道:“两位,别光站着了,坐下说,坐下说。”
  岳珊珊非常自然的坐在了纪天宇的身旁,举手投足间,均是大家闺秀的风范。
  这时,纪天宇这才看清楚了岳珊珊的模样。她面如满月,虽然极为漂亮,但眉宇间却有一股英气,绝非普通的弱女子能比。
  纪天宇心中暗赞,不怪余观中看了起歪心思,就连自己也得努力压制欲望,才能够把持得住。
  等到酒足饭饱之后,大厅外面的众位弟子也将残局残局收拾的差不多了。纪天宇起身准备告辞,却被一名长老拦住,热情的说道:“天色已完,纪少侠还是在山寨上留宿一晚再走吧。”
  纪天宇心中暗想,金缕鞍的事情还未解决,自己也并非真心想走,既然对方留自己过夜,那便正合心意。他双手抱拳,微微躬身说道:“如此便有劳各位了。”
  到了晚上,纪天宇正在房中休息,忽然听到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纪天宇走到门口,打开房门,正瞧见岳鹤背负双手,站在门前。他见纪天宇出来,满脸笑容的说道:“小兄弟,睡了吗?”
  纪天宇急忙说道:“尚未休息,不知前辈到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岳鹤笑道:“好了,你我也就不整这些虚的了。咱们出去走走?”
  纪天宇问道:“不知前辈的身体如何了?”
  岳鹤笑道:“早已无碍了。就凭这点伤,想要了老夫的命,那也将老夫瞧的太小了。”
  纪天宇恭声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一老一少,便在月光的照耀下,开始在黑风寨漫步。走了一段路之后,纪天宇边走边问道:“不知前辈深夜招晚辈前来,所为何事?”
  岳鹤叹了口气,说道:“老夫年近六旬,膝下无子,仅有一女。这些年来,为了小女的婚事,老夫也是操碎了心。”
  纪天宇听着岳鹤说的话,心中渐渐有些心惊,这老头不会想把这件事推到自己身上吧?他立刻接口道:“实不相瞒,晚辈倒认识不少青年才俊,若有机会,定当为姗妹介绍几位。”
  岳鹤听了纪天宇的话,不由得一愣,他咳嗽一声,说道:“小兄弟,我实话跟你说,今日一见你身手气度,老夫已然颇为心喜,若是你不嫌弃,不如委屈贤弟,与小女皆为夫妻,你看如何?”
  纪天宇不禁满头的冷汗,若论样貌、人品,岳珊珊绝对是一等一的,但哪有刚一见面,便要硬塞给对方一门婚事的?而且,纪天宇堵了半天,依旧没有堵住岳鹤的嘴,心中不禁有些沮丧。
  他有些犹豫的说道:“前辈,晚辈我……”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岳珊珊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爹,纪公子,你们干嘛呢?”
  岳珊珊的出现令两人一愣,岳鹤适时地打断纪天宇,急忙说道:“既然小兄弟不反对,那老夫即可着手安排婚事。”
  纪天宇着急的说道:“这,这……前辈……”他情知此事如不在岳珊珊面前说清楚,只怕以后会被赖上。
  岳鹤忽然伏在纪天宇耳边说道:“若是你答应这门婚事,我便将金缕鞍相赠。”
  “金缕鞍”三个字像是极具魔力一般,立刻使纪天宇闭上了嘴巴。他惊疑不定的望着岳鹤,说道:“前……前辈……您是怎么知道……”
  岳鹤立刻打断他的话,大声说道:“贤婿对小女一见钟情,老夫怎会看不出来?哈哈,此事就这样说定了,老夫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谈情说爱了,哈哈哈。”大笑声中,岳鹤身形一晃,已然不见了踪影。
  岳珊珊不由得满脸通红,跺了跺脚说道:“爹还是这么老不正经!”说着,她慢慢的向着纪天宇走了过来。
  纪天宇心中发虚,额头上冒汗,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他心中暗暗琢磨,不知道这岳姑娘跟岳老头是否是商量好了,然后过来演戏的。不过,看岳珊珊的模样,像是对父亲的举动极为不满,所以,多半是岳老儿自行做主的。
  岳珊珊来到纪天宇身边,柔声问道:“我爹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吧?”
  纪天宇对着岳珊珊看了半天,忽然叹了口气,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岳珊珊疑惑的问道:“真的没什么?”
  纪天宇依旧答道:“确实没说什么,天色晚了,我看姑娘还是回屋休息去吧。”说着,他便要起身离开。
  岳珊珊却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袖,低声道:“为什么我一来,你便要走?”
  纪天宇急忙解释道:“没有这回事,我只是觉得天色晚了,我改回去睡觉了。”
  岳珊珊幽幽的说道:“是吗?不会是怕我吃了你吧?”
  纪天宇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怎么会呢?跟岳小姐单独相处,高兴还来不及呢。”
  岳珊珊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她柔声道:“今日多谢你救了我爹。”
  纪天宇苦笑道:“承蒙款待,此事不提也罢。”确实,他的真实目的是金缕鞍。 纪天宇无可奈何,只得耐着性子,坐在岳珊珊的身旁,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对方聊着。不得不说,岳珊珊实在是个极其漂亮的女孩,她不但有着靓丽的外形,而且无论是思维还是谈吐都让人刮目相看。
  只不过,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让纪天宇有些措手不及。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岳珊珊,更不知道该如何拿到金缕鞍。墨麒麟曾明确的告诉他,只有得到金缕鞍,才能驾着墨麒麟战斗。
  纪天宇正在发呆呢,忽然觉得自己怀中多了一个软玉温香的身子。他急忙低头时,正瞧见岳珊珊趴在自己的怀中。
  纪天宇赶忙叫道:“岳……岳姑娘,您这是做什么呢?”
  岳珊珊发出梦呓般的语声:“公子,你……你若是不嫌弃的话……”
  纪天宇再也忍耐不住,他猛地站起身来,叫道:“岳姑娘,请你自重!”
  岳珊珊愣住了,她未曾想到对方居然会瞬间变脸,羞愧之下,眼泪顺着面颊流了下来。
  纪天宇见岳珊珊哭得如同泪人一样,心又软了下来,急忙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们孤男寡女,如果被人看见的话,只怕到时难以解释清楚。我也就罢了,只怕姑娘你……”
  岳珊珊止住眼泪,哽咽道:“若是你真心喜欢我,又怕别人作甚?”
  纪天宇无奈,只得说道:“小弟初来乍到,实在是没有做好与姑娘交往的准备,能否给我一些时间,让我适应一下。”
  岳珊珊幽幽的叹息一声,过了半晌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你,等你想好了再来找我吧。只不过,你记住我一句话,我永远在这里等你。”
  回到屋中之后的纪天宇,不禁用双手死死的抱住脑袋,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处境,只得决定走一步算一步,最终目标便是拿到金缕鞍。
  第二天,纪天宇尚未醒来,便听到屋外锣鼓喧天。他揉了揉眼睛,还以为清泉派不死心,再次攻了上来,急忙穿好衣服,向外窜去。
  纪天宇刚打开门,顿时被两个老妈子拦住。他惊讶的看着对方,等看清楚是黑风寨的人之后,随即问道:“是清泉派的人攻来了么?”
  两个披红挂绿的老妈子红光满面的说道:“哎,新郎官净爱说笑。请新郎官快点打扮好,等会儿该去迎新娘了!”说完,两人不由分说,立刻将纪天宇推进了房中。
  纪天宇目瞪口呆的望着两人,尚未来及反抗,已然被两人推倒在床上,七手八脚的给他套上了一套新人穿的服侍。
  纪天宇又惊又怒,大声道:“你们要干什么?”
  两个老妈子笑道:“请新郎官迎新娘子咯!”说着,两人一左一右的架起纪天宇,硬生生的将他架出了房间。
  纪天宇情急之下,体内真气流转,想要将两个老妈子震开。但真力流转到对方身上时,却如同石沉大海,变得无影无踪了。
  纪天宇惊怒交集,口中大叫道:“岳鹤!岳老儿,你出来!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他还要待乱叫,却被身旁的老妈子从口袋中扯出一块花布,硬生生的塞进了嘴里。
  这下子,纪天宇可真是气急了。他四肢真气急速流转,忽然发力,试图将两个抓着自己四肢的老妈子震开。
  两个老妈子对望一眼,四只脚交叉在一起,两股真力互相配合,竟将纪天宇的真力压了下去。
  两人手脚极快,架着纪天宇来到了大厅中。纪天宇见大厅中坐着前几天一起吃酒的几位长老,急忙“呜呜”的质问对方。
  几位长老见了这幅光景,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其中一位长老站起身来,装作不懂纪天宇的处境,他装模作样的上下打量了一眼纪天宇,赞叹道:“好,好,真是英雄出少年!好,人靠衣裳马靠鞍,真好!”
  这番话简直要把纪天宇鼻子气歪了,他被人强行架住身子,哪里有半分好的样子?可是,他现在不光四肢被人控制住,就连嘴巴也被塞进了布片,无论如何挣扎,始终无法挣脱。
  几位长老仿佛商量好了一般,轮流走上前来夸赞了纪天宇一番。他们目光不住的望着门口那边,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过了一会儿,只听几名女弟子叫道:“恭迎新娘子!”几位长老同时站了起来,为了防止纪天宇挣脱,其中一位长老还故意站在了他的背后,以真力布控他的全身。
  纪天宇挣扎了许久,见始终无法得脱,只得无奈的望着门口处走进来的新娘子。虽然对方盖着红头盖,但他还是一眼认出了来者正是岳珊珊。
  纪天宇已经有些后悔了,他暗怪自己托大,竟然独自一人前来寻找这金缕鞍,这才被对方算计了。
  正在这时,纪天宇忽然听到了岳鹤的声音。他满脸笑意的说道:“来来来,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怎么大家都站着呢?快快快,快坐下!”
  众长老急忙起身,互相礼让一番,这才慢悠悠的坐到了座位上。
  纪天宇只气的要喷出血来,他心中暗恨岳老儿,就算是要招自己为婿,也不至于直接绑上吧?岳珊珊该是有多饥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