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故事的开始

“小澜,这个学校和我们这里的大有不同,那里面都是那些贵家公子,我们只是一些平民百姓,只要坚持这三年...”棕色的木椅上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坐在那里,看起来大概有个15,16的样子,校服上有好几处破洞,看得出来已经穿了很长时间,她的双手插在口袋里,低着头,长长的刘海都快要把她的小脸淹没了,头发有一些散乱,可以从发丝间看见她白皙的皮肤。

“嗯...”这一句嗯的尾音被她拖了很长。

“在里面好好的,不要让我们担心。”哪位中年女子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拿出一个装手机的小盒子。

“我看你们年轻人都喜欢用这种手机,今天咱也给我们这个孤儿院里的才女买一个,别让别人瞧不起咱了。”她把小盒子递过去,安澜慢慢的接了过来。

“我走了。”安澜起身,拉着旁边的行李箱,慢慢的消失在了中年妇女的视野里,孤儿院里的小朋友满是不舍的看着安澜,但是在那些年龄稍大的人他们就不那么认为了,在他们眼里安澜就是一个发泄的对象,自从来到了孤儿院她的性格开始编得孤僻,就算有人做出什么再过分的事,她也不会做出任何反抗。

外面有一辆贵宾车,车内非常的整洁,车内的大多装饰都是以白色为主,安澜穿着校服,手缩在了袖子里面,凌乱的头发加上这有些破的校服让她看起来非常的肮脏,她小心翼翼的坐在车的座位上,生怕会蹭脏这些白色的垫子,司机从后视镜看见了安澜的这幅样子,眼里充满了不屑,司机说话的语气也是十分的不耐,安澜缩着头,自己几斤几两她还是心理明白的。司机把车停在了道路的旁边,安澜刚下去把车门关上那个司机就把车调走了。这是一个靠实力生存的地方,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得到这些机会,道理她都懂。可能对于她们这种平民被免费送进了一所贵族学校,都是老天对他们的眷顾。

她拖着行李箱,一步一步的走着,走一下,停一下,停的那一会还要甩甩脚。周围的都是成群结队的走,唯有安澜孤身一人也难免会有尴尬,加上她的这一身穿着,证明了她只是一个没权没势的普通人,他们可以把她当做一个“欺凌对象”。她周围的人开始往墙边靠,安澜还沉浸在在自己的那个“地球”里,没有任何发觉,她的身后传出来几阵笑声,十分的刺耳,周围的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安澜不耐的转身看了一眼那些非常刺耳的声音来源,他们没有穿校服,一看就是高档产品,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又是有钱没脑子的。”安澜在心里默默骂了一百遍,她愣在了哪里,直到他们走在了安澜面前她都没有回过神。

“这是吓傻了吧?”

“我好像没见过她...”周围点人群开始骚动起来。

“滚开啊,土狗。”左边的一位公子哥开口了,安澜打量着他。

过了一会,她开口了:“用我的话来说,你们这样就是等于那些非主流的精神小伙。”

“你!”那个公子哥被气到语无伦次。

“你什么你?那么多你,你指那个你?”他说一句,安澜怼一句。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公子哥平时习惯了别人碰见他就退避三舍的景象,突然有一个那么刚的人一直怼他,难免有些尴尬。

公子哥尴尬的转头,看向中间的那个男生,可以说是中间的那个男生是他们这个“非主流”里还算正常的一个了。

看上去有一个一米八的样子,一条黑色的西裤配上黑色的外套,满满的禁欲。安澜和他的身高简直就是一个头的差距。

那个人回避了公子哥的眼神,他直勾勾的看着安澜,安澜的衣领有些的大在不断往下滑,从侧面可以看见她冰肌玉骨的皮肤,她注意到了慕光年的视线,慢慢地把头低了下去...人群开始流动起来,脚步声也变得非常的轻,没有人敢大声说话,生怕中间的那位小少爷生气。安澜慢慢的抬起头,她与慕光年四目相对,空气中飘出一股甜甜的香味。少女的长发没有管束的落在身后,近距离可以看见她那一双清澈的眸子,好似有星星落入其中,一张素净的脸呈现在慕光年的眼前,朱唇似糖,面若桃花,这比那些用着高级护肤品保养的贵家小姐好得多。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先生给你糖先生给你糖可乐yu加面|现言顾黎明小时候说好要保护的女孩,再一次和他相见,守护二十年的爱情,在叶颜父亲意外死亡,安静继母的重重陷害下终于对安静坦诚相见。
  • 路琳好汉路琳好汉微也|现言闲着没事,就是想写点啥
  • 大学那点破事大学那点破事汜月央|现言作为当代大学生所必须经历和不必经历的故事——年轻人的热血和激情,女生们的暗斗和张扬。一个小女子的大学奋斗史,是现代大学生的真实成长。80,90纯真现实的大学生活,记忆深处里那最柔弱,美好,伤痛的回忆,怀念青春的稚嫩,慰藉成长后的自己。当时的年少和疯狂,是成长后最美好的留恋。。。。。。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如今识得愁滋味,却道天凉好个秋。
  • 强婚夺爱:总裁的秘妻强婚夺爱:总裁的秘妻安若夏|现言一夜放纵,不小心睡了他。他是商界的王,杀伐果决,高冷薄情,人们都说他脾气古怪,不能人道,却不知他夜夜都如狼似虎,将她各种咚。婚后,他给钱,给权,给势,帮她虐伪白莲踩绿茶婊,却唯独不给心。明明是正妻却只是个暖床的角儿,这样的生活,忍无可忍。OK,离婚走人。可是,他却将她扑倒大吼大叫:“安小仙,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说我不爱你?你有什么资格和我离婚?我告诉你,我爱了你4746天,整整678周!”“呜……老公……你为什么不早说……害我以为你不爱我……”“蠢货,爱不是用说来证明的。”“啊?那用什么?喂,你脱衣服做什么?”“当然是用行动来证明我有多爱你!”
  • 专属深情,墨少的心尖爱妻专属深情,墨少的心尖爱妻两岸鸳鸯|现言钱月说在她遇到流云左的时候她就不再是自己,她有了另一个身份,一个不能公布于众的身份。貂雪,不仅是娱乐圈的宠儿,更是流云左放在心尖上的人。流云左说:“你和雪儿长得一模一样,那么从此你就是雪儿的替身了。”所以,每次貂雪拍片的时候,凡是有一丁点儿危险的时候,钱月就会上场顶替,甚至吻戏,床戏都由她顶替。宗政莲墨,一个既神秘又充满神话的人物,初次相遇,她是被毁容,又被迫整容的女人,而他是嫌弃她长相的过路人。再次相遇,谁又会知他们彼此的命运紧紧的连在了一起。你会爱吗?如果爱的前提是拜托你消失,这样你还会爱吗?钱月说在二十五岁之前她会毫不犹豫的说会,可是二十五岁之后她说她既不会消失,也不会再爱了。宗政莲墨说,那个女人让他的视觉发生错误,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片段一,“请问墨少您最爱什么?”“钱钱”墨少说的是money的钱吗?片段二:“钱钱,帮我减肥。”“帮?减肥?
  • 静等花开:总裁的妻子静等花开:总裁的妻子七锦南|现言从小就不合群的张静姝,习性与常人稍有异同。因为自己家族的责任,邱敏行自小就聪明睿智,守之以愚。因为两大家族的指腹为婚,张静姝与邱敏行在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情况下结为夫妇。本以为生活会平淡如水,但是邱敏行年少时的恋人莫慧娟的到来,北城大亨白鹿对张静姝的觊觎,自家妹妹邱敏珠对两人感情世界的指手画脚,这个被自家妻子温文细雨包裹的冰山男人,这个从未想过改变的秀气女子,逐渐敞开心扉,相濡以沫。新作品《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孟长卿,你既然要去告我,至少也要让我把罪名坐实了再去。”世界都开始变得撕心裂肺。时间仿佛一下子回到一年前。
  • 豪门契约:诱拐小娇妻豪门契约:诱拐小娇妻抓猫的鱼|现言叶伊:“傅云卿,送你一盒大宝。”傅云卿:“为什么?”叶伊:“因为大宝,天天贱!”叶伊一觉醒来睡了自己的大boss,不是说总裁大人都是高冷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吗?为什么她惹上的这只,即闷骚又毒舌呢。迷迷糊糊中签了丧权辱国的卖身契。从此。“叶伊,给我把衣服洗了。”“叶伊,咖啡不加糖。”“叶伊,按摩。”“叶伊,过来亲一个。”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啊呸,傅云卿,老娘不伺候了。”傅云卿嘴角一扬,长臂一勾,将叶伊压倒身下。“那换我来伺候你。”婚后。叶伊:“傅云卿,人家老公都那么浪漫,你怎么不学着点。”傅云卿邪魅一笑:“那我们就来浪漫一次。你浪一点,我慢一点。”叶伊:“唔…”傅云卿,你个禽兽!
  • 叶落纸鸢:爆宠校花叶落纸鸢:爆宠校花梦珞糖|现言她,曾是一代杀手,曾有无数条生命死在她的手里,在执行任务中不小心坠崖身亡,幸运的她来到十年后,并且成为s市一个富商家族的大小姐,进入人人羡慕的贵族学院。(注:由于糖在上学,所以可能不能及时更新,望大家见谅,谢谢,么么哒~)
  • 影后的全能老公影后的全能老公拾年书虫|现言她是新生代影视小天后,他是知名网络小说大神,她和他的碰撞,将激起怎样的火花!
  • 燃烧吧狗日的爱情燃烧吧狗日的爱情一肆柒|现言每次跟苏同吵架,都是他先生得气,我先低得头。我总觉得我那么努力才和他在一起,就因为他一个不高兴我们就吹了,那就太吃亏了。 终于有一次是我先生得气,我想赌一把,就赌苏同有没有像我爱他那么爱我。结果我输了,输的特别惨,等我认输回去找他,他已经结婚了。 苏同说,我们认识的时机不对。 不对你妹啊。 但是我没有说出来,因为我知道,苏同不喜欢我说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