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0章 不知好歹

艾琳娜不再隐瞒,道出实情。

宋南乔瞳孔收缩了下,她不明白,这怎么可能?

唐竞泽明明承认了!

而她也是几次三番找上他!

若是没有可能,怎么会........

现下不管是媒体还是绯闻还有照片都传的沸沸扬扬的,几乎可以确凿孩子就是唐竞泽的,可如今艾琳娜却亲口否认。

艾琳娜瞧出宋南乔的不信,唇边的冷笑渐渐拉开。

“今天我就告诉你真相,孩子是包养我的金主的,当初我接近唐竞泽和他纠缠,只不过是想从中得到点利益,也好有个心灵的寄托,他可真行,从未碰过我不说,竟然只把我当做气你的幌子,真可笑,你们之间的感情就像飘摇在狂风中的风筝,竟需要我一个外人来打辅助。”

宋南乔僵在原地,艾琳娜仿佛未见过她惊诧的模样,自嘲的勾起唇角说个没完。

“我和那个老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爱情,但为了自己的后半生我必须这么做,我承认势力,我喜欢过有钱人的日子,像我这种模特,说的好听是国际名模,说的难听,不过就是个吃青春饭的,没什么大家大业,想要有个好的生活有个好的未来,就得傍大款。转别的行业?那根本就妄想!所以我必须要为以后做打算。”

她苍白的小脸侧向宋南乔,眼里藏不住苦涩。

“你是富贵人家的大小姐,如何能懂我们这些小人物的悲哀!是人都爱钱,我只不过是自私了一点,当然,我也想过从你的手中将唐竞泽抢走,但他对我的态度让我知道,他只不过是在可怜我,用钱打发消遣而已,根本没有半点感情可言。”

一遍遍的在说唐竞泽只是利用她来气她,宋南乔很难想象俩人竟然没有实质性的关系。

她是真的没想到她会告诉她这些。

“所以你编出那些谎言只是为了得到钱?”

“不然呢,现在只有钱才能满足我的需求,我明白像我这种女人唐竞泽根本看不上我,我和他只是逢场作戏,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会当真,可笑。”

艾琳娜调侃的语气,还不忘嘲讽她傻傻的相信这一切。

宋南乔恍然大悟,突然意识到所有人都知道的真相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因为艾琳娜的事不断和唐竞泽争吵,因为孩子的事不断折磨自己。

这一刻,她居然愿意承认艾琳娜的话,她是真的傻,可这又怎么可以怪她?

想来不管换做任何一个女人经历这样的事,都会笃定这个骗局是多么真实,甚至半点可以推翻的痕迹都没有。

关键是,唐竞泽亲口承认了,不是么!

宋南乔深呼吸,“既然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昨晚那通电话...…”

“我知道你们晚上会去唐家老宅吃饭,唐竞泽愿意可怜我,给我钱,那我何不将计就计,再多要一点岂不是更好。”

稳住自己的情绪,宋南乔蓦然感到心乱,眼角轻颤了下,冷漠质问。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艾琳娜眉眼间充斥着一种绝望,“孩子已经没有了,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唐竞泽自然也不会再可怜我,给我钱,我和你之间的斗争我也累了,这些钱也够我养活自己后半辈子,所以我才告诉你真相,你误会唐竞泽了。”

艾琳娜声音微弱,孩子没了对她的打击很大,唐竞泽和孩子无关自然不会留在这里照顾,至于她口中的金主,连孩子都没了那么她的下场定是被遗弃。

宋南乔不知为何,心里觉得难受。

她为自己误会唐竞泽一事愧疚,对眼前的艾琳娜却报以可怜。

如今一无所有的艾琳娜如同行尸走肉,好在她聪明,为自己争取到了最后的生存希望。

以往的种种,让她心揪着疼。

此刻一切真相大白,她心头万般滋味聚集,竟有些有苦难言的沉闷在心头荡漾。

既然爱他,却连半点的信任都没有,她做的对吗?

可她是真的不明白为何唐竞泽不告诉她真相,为何要配合艾琳娜在自己面前上演这样一场戏码,还故意说出那样的话。

“谢谢你今天告诉我这一切,你好好休息吧。”

对艾琳娜的恨一时让她难以释怀,冷漠的扔下句话,转身离开。

开车,宋南乔赶回公司,直奔总裁办公室。

连门都不敲,推门而入,作风犹如一贯的他。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连喘息时间都不留,张口就问。

唐竞泽一脑袋问号,这个女人一夜未归是受了什么刺激?

周身聚起了阴冷,他抬眸冷冷开口。

“说清楚。”

宋南乔盯着他,紧绷的面容有微微好转。

“我从医院过来,艾琳娜把实情都告诉我了,你为什么要瞒着我?”

唐竞泽这才明白宋南乔口中所说何事,视线重新回到自己手上的文件,对她视若无睹。

宋南乔有些急,走过去拿走他手上的文件,接连质问。

“你说话,你明明可以告诉我真相的,为什么要对我隐瞒,还要配合她在我面前演戏。”

她真的不明白,唐竞泽到底要做什么,既然艾琳娜事情是假的,那么其他女人呢?

这让她不得不怀疑他身边的其他女人也是故意在自己面前逢场作戏。

故意气她?

如果是这样,他成功了。

可事情已然败露,为何还不告知?

唐竞泽沉默不语,脸上半点表情痕迹都抓不到。

“为什么不说话,既然我都已经知道真相了,我也有权知道当初你为什么要和她一起来骗我,到底什么原因?为什么不早就告诉我。”

宋南乔丝毫看不到他眼底的波澜,心里更是百感交集。

如此迫切的追问,唐竞泽缓缓放下手中的笔。

“没有原因。”

他豁然起身,高大挺拔的身影正好遮住窗边投在她脸上的光亮。

只觉乌云笼罩,刚晴朗一点的心,突然又雷电交加。

唐竞泽云淡风轻的几个字,一时间她竟哑口无言。

宋南乔知晓自己误会了他,特意前来道歉,可谁知他冷漠的态度让她不知从何说起。

对不起三个字哽咽在喉,半天都没有说出来。

她紧盯眼前置若罔闻的他,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可是,依然什么都没有,她顿觉又气又内疚。

先不管唐竞泽出于何种目的,现如今揭开了谜底,她甘愿承认自己以往的过错,不该被眼前的景象蒙蔽,不该意气用事。

可如今,他的态度明显就是不给自己道歉的机会,反而一脸的不在乎。

宋南乔站在原地,顿时两人被沉默掩盖。

唐竞泽没有撵她走,却也不理,这算什么?

当自己是空气?还是不屑听到自己的道歉?

相比办公室的安静,公司楼下大堂却显热闹非凡。

夏安安打扮成公主模样,气急败坏的冲着前台扯着嗓子,一顿乱吼。

“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上去,我要见你们总裁,我要见唐竞泽。知道我是谁嘛就敢拦我,你们这些有眼无珠的人,我来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凭什么今天不让我进去,你们给我让开。”

脖子一伸,夏安安傲慢的像只天鹅,不顾形象地抬起脚就要往里硬闯,无赖的本事到是让在场的人涨了见识。

大堂本就人多口杂,被她这么一闹,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低头窃窃私语。

“你们有什么好看的,少在背后嚼舌根,信不信我叫人把你们的舌头都拔下来,还有你给我让开,我要见唐竞泽。”

前台小姐无奈,只好叫来保安。

“小姐这里是公共场合,也是唐氏集团,不容您再这里大喊大叫,您若是想见唐总,麻烦您给唐总打个电话,我们确定之后定会让您上去,否则还请您离开这里。”

保安上前毕恭毕敬的出言劝告。

满公司谁不知道她夏安安是个头脑简单,性格火爆却又没什么能力的三线明星,但碍于她的身份,也不好来硬的,毕竟她多少和唐竞泽有点关系。

可公司规定是死,员工可不敢在唐竞泽的眼皮子底下造次。

“你们...…你们太欺负人了,你给唐竞泽打电话让他下来接我,我就不信了,你们这些有眼无珠的家伙。”

夏安安自知自己打不通唐竞泽的手机,指着前台小姐让她打。

这一闹剧正巧被下来的大伟看见,将保安叫到一边,得知情况后,折过身走进电梯。

办公室的大门被人敲响,大伟随后出现。

“唐总,夏安安小姐此时在楼下大堂吵着要见您,让前台给拦下了,此刻在楼下大闹,您看......”

下面的话大伟不敢说。

唐竞泽眉头微微皱了下,一脸的烦躁。

“不见!”

两个字冷冷扔给大伟。

大伟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不见的话,以夏安安的性格定会闹翻了天,顿时有些为难。

站在一旁的宋南乔听后,想起上次自己差点把夏安安讽刺哭的场景,自知她闹起来没完没了,这么下去唐氏集团岂不是被她坏了名声。

领会到唐竞泽的不愿意,宋南乔敛下神色,随后向大伟开口。

“我跟你去!”

得!夫人出马一个顶俩,大伟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有了着落,连眼神都跟着放光,犹如危难关头她救了自己一命。

看着自家总裁没说不同意,那就是默认了!

心头更喜。

宋南乔深深的睨了他一眼,转身跟大伟离开办公室。

待人走后,唐竞泽抬头,手指微微握成拳,眸光深沉如墨。

.........

跟着大伟来到大堂,老远就听到夏安安泼妇般的骂街,宋南乔眉心拧起,这哪里是一个明星该有的素养,分明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

前台小姐和保安见来人是宋南乔,都暗自吐出一口气。

“行了,这里交给我,你们去忙吧。”

众人一溜烟的纷纷散去,心里都清楚接下来可是一场血战。

“你歇会吧,喊这么长时间,嗓子不疼吗?”

夏安安没想到下来的人居然是宋南乔,经过前两次的教训,她对她始终怀恨在心。

“你来干什么,我要见的是唐竞泽,你算哪根葱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你给我让开。”

“我是唐竞泽的妻子,这个身份夏小姐可还满意?”

一句话噎的夏安安哑然失声。

“你在我们唐氏大堂这么闹,难不成把这里当成你们家后院了?这里可是唐家的地盘,我想你如果要闹是不是也应该看一看场合?明星我也见多了,不过像你这么半点涵养素质都没有的明星我还是头一次见,虽说这里管控森严,但也难免会有狗仔潜藏在附近,夏小姐就不怕自己丑陋的模样被拍下,然后公之于众,再上个头条热搜什么的?”

一针见血,怼的她一句话也说不出。

夏安安不死心的继续坚持,语气却不知不觉弱了下来,“我的事你少管,识相的话别拦着,我要上去见唐竞泽。”

“我刚从他那里出来,他已经知道你在这里,我现在出现在你面前,难道你还不明白?”

宋南乔暗示,如若她还不明白,恐怕她要去的不是唐竞泽办公室,而是医院。

“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唐竞泽不见我?”

“我想我说的已经很明白了,你最好识趣一点,否则再这么闹下去,大家都不好看,毕竟你也是公众人物,劝你别断了自己的后路。”

“宋南乔!”

“话我也说尽了,听不听的进去在于你,我给你足够的面子和台阶,下不下看你,今天的事我完全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

为了维护唐氏集团的名声,宋南乔不好当着众人说什么,只能威胁夏安安注意自己的言行。

夏安安虽蛮横无理,但也不傻,扫了一眼四周,他人的议论声很是刺耳,自知自己处境的尴尬。

“好,宋南乔!今天算你厉害,下一次我还会再来的。”

就算不甘心,也绝不能自己毁了自己,见不到唐竞泽可以下一次来,若是真被狗仔拍到的话,恐怕自己会惹上麻烦。

不屑冷哼了一声,随即大摇大摆的离开。

宋南乔这才松口气,这个女人虽说难缠,但也算是识大体。

回头准备上楼,就看到李维站在自己身后,想来已经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她浅笑的挽起唇角。

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带入公司,可明显似乎所有的不想都会预料之外。

这几天发生这么多事,李维看着宋南乔日益见瘦的脸很是心疼,他舍不得她如此不开心,更不愿她因为他的事情而为难。

“乔姐,一会儿还有事情要忙么?”

他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暖,如同炙热的太阳暖人心田。

宋南乔微微一怔,随即有些无力的摇了摇头。

“乔姐,这几天看你消瘦了很多,不如我请你吃甜点吧?吃点甜的对心情好,这可是有科学根据的。”

李维此刻只想让宋南乔开心一点,也好减少一点自己心中对她的愧疚。

看着他犯了错祈求宽恕的模样,她不忍拒绝,只好点头答应。

“好,乔姐,那您上去等我,我这就去给你买。”

李维说完,转身一溜烟不见了身影。

宋南乔无奈的摇摇头。

坐电梯后上楼,宋南乔看着唐竞泽的办公室,想进去在说俩句什么,终还是咽进肚子里,刚刚他的冷漠让她止步不前,索性只好回自己的办公室。

很快李维风风火火的回来,手里大包小包的拎满了东西。

将蛋糕一一放在她面前。

宋南乔觉得李维并不是去买蛋糕,而是将整个蛋糕店给搬过来了,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蛋糕让她吃惊。

“你这是干什么?要请客吗?”

这么多的甜品,莫不是要请办公楼的人吃?

“不是啊,都是给你买的,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所以每个口味都买回来了,一定有你喜欢的。”

这——

讨好的成分也太过于明显了吧。

宋南乔一时有点哭笑不得,李维就是这样,做什么事都带着激情热切,就连买蛋糕也是一样。

“是没有你喜欢的吗?”

见宋南乔不动,李维委屈巴巴的小声问。

“没有没有,我不挑食,都挺喜欢的,下次不用买这么多,这个......这个就好。”

宋南乔赶忙拿起一块,不然天知道李维会不会把另一家蛋糕店也搬来。

“买了这么多我也吃不了,你去给公司的人分一分吧,不然坏了就可惜了。”

她眼眸含笑,目光温润,用手顺了顺垂在耳际的长发。

见宋南乔终于动手,李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开心的跟个什么似的。

而这一幕恰巧被路过的唐竞泽撞见。

满桌子的蛋糕不说,李维那充满阳光般的笑容和宋南乔满足的模样,让他觉得刺眼,心中的怒火莫名燃起。

看来合并办公室一事要抓紧落实!

“乔姐,晚上来我家吃饭吧,奶奶这几天一直和我念叨你,说是好久都没有你的消息,很想你,给个面子吧。”

李维恳求着,似有孩子般撒娇。

“不好吧....”

宋南乔本想要拒绝,话没说完,李伟先一步抢占话锋。

“乔姐你就赏光去吧,不然奶奶又要磨叽我了,我都说了你每天都非常忙没有时间,可奶奶就是不依不饶的,还问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乔姐,你就可怜可怜我,去吧,吃顿饭而已。”

实在忍受不了李维的祈求,宋南乔迫于无奈只好答应,正好也挺想念奶奶的。

“行吧。”

“太好了,一言为定,下班我来找你,乔姐你慢慢吃,我去把蛋糕分给大家。”

李维喜上眉梢,拎着一堆蛋糕走出办公室。

将蛋糕一一分给其他员工,自然受到了大家的拇指表扬。

.........

下班时间,李维准时的敲响了宋南乔办公室的门。

一切整理好后,宋南乔跟着李维走出公司。

她看了看公司大门,总感觉有双眼睛一直盯着她。

下意识抬头朝顶层办公室望去,见合上的百叶窗,眼皮动了动,只停留了一秒,一辆白色奥迪停在她身侧。

宋南乔侧身,弯腰坐进去。

“乔姐,坐稳了。”

李维开朗的笑笑,一脚踩油门,车子开出去。

一抹高大的身影逆光伫立在窗前,漠然的看着这一切,性感的薄唇噙起凉意的冷笑。

………

李维开车,七拐八拐的来到一栋洋房门前停下。

“乔姐,我们到了!”

他先下车,兴高采烈要为她开车门。

“这是你家?”

宋南乔环顾四周,这里是有名的高级别墅区,有钱都未能买得起的地方。

当初她记得,李维和奶奶两个人相依为命,听上去很是辛苦,可这里却和自己当初的想法背道而驰。

“对啊,这里就是我家。”

李维笑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乔姐请进。”

宋南乔点头,想来是她误会了。

推开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古色古香的装修风格,紫檀木的家具,大气古朴。

奶奶听到开门声,立刻从楼上下来,看见宋南乔脸上堆满笑。

“好孩子,你来了。”

“嗯,奶奶,您身体如何?还好么?”

奶奶十分热情,过来握住她的手,眼睛里泛着光。

“特别好,你那朋友医术真好,现在奶奶这身体倍儿好!”

宋南乔眸光一扫。

注意到有一整面墙做的架子,上面摆放着各种古董古玩。

奶奶饶有兴致顺她眸光看过去。

“懂这些玩意儿?”

“略懂一点皮毛而已。”爷爷喜好这些,她从小耳濡目染罢了。

一眼看过去,上面摆着的无一不是价值连城的珍品。

“乔姐,奶奶你们聊着,我去给你们做晚饭。”

“你还会做饭?”

宋南乔有些意外,这么一个大小伙子居然还会进厨房。

“当然,乔姐可别小看我的厨艺,等着瞧好吧。”

李维骄傲的勾了勾额前的碎发,笑嘻嘻的走进厨房。

宋南乔见他利索的模样,不禁扬起浅浅的笑。

“他可真能干,上得厅堂,下的厨房的,奶奶教的真好。”

对于李维,她不只是极尽赞美,是真的认为他很优秀。

奶奶笑的也开心,遂而转头看着她。

“不理他,既然你懂古董,过来看看我最近入手的几块翡翠和水晶杯。”

奶奶像个孩子,把自己心爱的东西拿出来跟人显摆。

宋南乔也饶有兴趣的接过奶奶递过来的小盒子。

“这翡翠,种水真好,色泽明艳,翠绿翠绿的,是一整块呢!”

实在难见。

现如今这种东西最具有收藏价值。

尤其在珠宝方面,多少大家都是斥巨资收,放在家中,当传家宝。

市面上基本上是有价无市。

一连三个盒子,装的都是不同颜色,质地上乘的翡翠。

另外还有一颗蓝宝石,具体她说不出来,却能看出,不逊色于翡翠的价值。

“你喜欢么?”

奶奶看着她,慈爱的笑。

“还好,我对于这些东西,只是纯欣赏,并没有达到多痴迷的境地,奶奶真是一个伟大的收藏家。”

这程度已经不是爱好了,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不愧是大家小姐,南乔的见识就是不凡。”

她话音刚落,厨房李维乒乒乓乓的已经将所有东西都准备好,大声喊了一嗓子。

“好了,别聊了,饭菜都已经好了,赶快来吃饭,乔姐来尝尝我手艺,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宋南乔笑笑,觉得这一趟真的没有白来,眼见开阔的同时涨了许多的见识。

所谓不要以貌取人,她今天算是彻底的明白,谁会想到一个花甲的奶奶带着一个大男孩,两人相依为命,可背后的实力和家世却大的惊人,必然出自名门望族。

如今,她推翻了之前对李维的一切想法,今天算是真正重新认识了他。

餐厅内的气氛其乐融融,三人有说有笑。

很快时间过去,宋南乔看了一眼时间,准备起身离开。

“南乔,你等等。”

奶奶叫住宋南乔。

随后她走进书房好一会。

待出来后,她手中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南乔,这个送给你。”

她将手上的盒子递过去。

宋南乔诧异,打开小盒子,里面是一个发着紫色蓝光的精美小物件。

她知道但凡是奶奶的收藏都是价值不菲,虽然手上的这个小物件不大,但工艺却十分剔透,细致。

“奶奶,这个我真的不能要,太贵重了。”

宋南乔推辞,无功不受禄,何况这么珍贵的礼物,她不敢收。

“你就收下吧,想来李维在公司肯定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让你费心了,再者说,当初若不是你,我这老太太早就扔在马路上无人问津了。”

“你人好,心善,奶奶喜欢你,这个小物件也是表达我对你的报答和歉意,这么长时间你忙里忙外的照顾李维和我,我很感动,没什么报答的,思来想去,这个东西对我来说挺有意义的,所以就把她送给你。”

奶奶一番肺腑之言,宋南乔无法反驳。

“可是......”

“乔姐,你就收下吧,这也是我和奶奶的一番心意,奶奶说的对,我也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你若是不收下的话,我和奶奶的心里也过不去的。”

李维在一旁附和。

一来二去,宋南乔只好收下这贵重的礼物。

“奶奶谢谢你,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李维他很聪明也很能干,况且我和您之间有缘,兴趣也相同,所以真的不用这么客气的。”

她一脸为难,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放进包包里。

李维和奶奶目送宋南乔离开。

此时外面天色已晚。

宋南乔开车回家,远远就看到别墅的灯还亮着。

推开家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压抑寒冷的气息。

唐竞泽正襟危坐的在沙发上,眸子犀利的锁定在宋南乔身上,浑身散发着一种红色警告。

“你还知道回来?”

此时,午夜时钟正好敲响。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我回来的时间相比你来说已经早了很多。”

宋南乔淡蔑的瞟了他一眼,冷冷回应。

唐竞泽每天回来不是后半夜要不就是夜不归宿,现在还有脸说自己。

还真是个大男子主义到骨子里的男人。

“别忘了你的身份,作为唐家夫人一点规矩都不懂,深夜回家满身酒气,你觉得你很有理?”

唐竞泽起身,眼神阴戾的可怕。

“我的身份?”她冷哼,有意思么,时不时拿唐夫人身份压她。

“我的身份不是随着你的心情而定吗?现在是唐家夫人了,那明天呢?”

心中的火苗逐渐燃烧。

总是这种态度来讽刺,真的当她没有自尊心么?

她做什么都要请示一下。

那他呢?

就可以为所欲为?

何尝想过一点点她的心情?

惦记过一点她的脸面?

现在知道管起来了,之前的漠不关心呢?

“不守妇道,大言不惭,若是传出去岂不是给我们唐家丢了脸面。”

“你们唐家,你的心中只有你们唐家,但是唐竞泽你别忘了,唐家的脸面早就让你给丢光了,现在却又赖在我头上,大言不惭的到底是谁?”

两人剑拔弩张,争执不下。

“你是在说我吗?不知道谁的绯闻在公司里传的沸沸扬扬,现在又半夜回家,难道不是和你所谓的助理在厮混?”

他自从下班后回家等到现在,压抑的怒火终于得到释放。

宋南乔厉声纠正,一想起唐竞泽整天花团锦簇的模样,心中来了气。

“话不要说的那么难听,他只是我助理,你和其他女人那才叫厮混,请你分分清楚,不要在我的头上乱扣帽子。”

唐竞泽听出端倪,眉峰微挑。

“哦?这么说你是在吃醋?吃醋我身边的那些女人?”

“你太高估你自己了,你自己不觉得恶心我都替你恶心,我不像你来者不拒。”

宋南乔见他眼底藏不住的得意,心里顿觉窝火。

而他,每每看到她和李维在一起的画面就觉得格外的扎眼,心里说不出的堵。

“你当然会恶心,因为你吃醋我身边的女人不是你,所以找来李维,老牛吃嫩草?”

宋南乔怒瞪眼前的唐竞泽,自己和李维清清白白,怎么到了唐竞泽的口中竟是这样的龌龊。

“你的嘴巴最好给我放干净一点,我和李维之间什么都没有。”

“没有?你当我是瞎的吗?下班后不见人影,半夜才回来,怎么?春宵一度去了?”

“啪!”

宋南乔气急败坏,他可以讽刺自己,但绝对不能侮辱自己的人格。

狠狠的将手上的包摔在地上。

“叮叮叮....”

伴随着清脆的声响,从宋南乔的包中滚落出一颗散发着耀眼蓝色光芒的小物件。

“矢车菊色蓝宝石?”

两人的视线纷纷落在滚落地上的蓝宝石身上。

矢车菊色蓝宝石,唐竞泽再熟悉不过,那是曾经他母亲非常珍爱的一款蓝宝石,但却始终都没有得到,心心念念了很多年,如今出现在宋南乔的包里,这让他匪夷所思。

名贵的矢车菊蓝宝石,很多人听闻却很少有人见到,周身散发着微带紫色的靛蓝色,犹如天鹅绒状柔软的质感,这种浓烈深邃的丝绒质感,深沉如日暮时分的夜空,被誉为蓝宝石中的极品,任何人见到都会在心底产生无法释怀的感动。

蓝宝石名贵,不是有钱就能得到的珍品,可为何会出现在宋南乔那里。

唐竞泽眉头紧皱,嘴角冷冷的一撇。

“想不到你居然拥有矢车蓝宝石,看来刚刚我的确是误会了你和李维的关系......”

话说一半,唐竞泽沉默半晌。

“想来李维那种人物是不可能送你这么名贵的蓝宝石,那么金主是谁?”

金主?

宋南乔被问的一愣一愣的。

这是在诽谤自己找了个金主?

“唐竞泽你把话说清楚,什么金主,你以为我是艾琳娜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拒霜图拒霜图朗无邪|现言第一次创作描写人性阴暗面的小说,本来是打算写成中篇或者长篇的,随着情节的进行,人性、痛心、失望、爱情、喜悦与希望等交织的感觉的确不好受,这样的压力让我觉得还是暂时先砍掉早前的想法,先做为短篇完结了。
  • 想做顾爷的萌妻想做顾爷的萌妻小妖依人|现言自恋起来爱拍照,心情坏了要抱抱的沈姝与借助田小楼寄存的记忆,与洛城呼风唤雨的顾爷相遇。 沈姝与:为什么喜欢摸我头? 顾爷:因为你长得像她! …… “那你喜欢她多一点,还是喜欢我多一点?” “别闹!” “呜,呜……!” 顾千域摸着沈姝与的头,眼里宠溺:“我喜欢蠢的!” 沈姝与抹着眼泪:“我天资聪颖,倾国倾城!你的意思是不喜欢我???” “哇……!”哭惨。 “蠢女人!”
  • 虚拟情缘虚拟情缘九命野猫a|现言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生活是真实的,有时人情却很假。网络是虚假的,但感觉那才是我的天下。
  • 被他捧在手心宠被他捧在手心宠九夏忧|现言前世,安倾婳为了逃离沈南偏执得可怕的爱,惨死在表妹司淑自导自演的绑架下,家破人亡,而沈南为了她,也落得双臂残断,身死异地的下场。 再次重生而来,安倾婳的第一反应是找到沈南,告诉他,她这次很乖,会对他好。 片段一: 在安可爱和沈南在一起后,不良少年沈少从良了 “沈南,你不许去打架了。” “老子不。。。。” “。。。。。” “我不去不去。”挖槽心肝宝贝别哭了,命都给你,哭起来更美了 片段二: “南哥,别追了,乖学生不适合你。” “老子不怕!”压上一切,为她疯,为她死 【校霸不良少年x娇软校花学霸】
  • 软萌娇妻,休要逃软萌娇妻,休要逃陈陈no沉沉|现言(超甜宠文)“兮兮,我们刚刚去买饭的时候见到教官了,你知道吗?我们教官简直帅到惨绝人寰!” 木兮微微一笑,没做评论。 几个室友倒是津津有味的讨论了很久。 直到正式军训时,她看到那个穿着军装的意气少年,她愣在了原地。 舍友悄悄地在她耳边道:“怎么样?我说帅吧,别班的女生都可羡慕咱们班了呢!” 木兮胡乱的点了点头。 她咬牙切齿,怎么能不帅呢!曾经向阳一中帅到炸裂的校霸秦淮能不帅吗? …… 听到队伍里此起彼伏的吸气声还有对某人的讨论声,木兮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噘着嘴按下几个字点击发送。 秦淮晚上回到宿舍,摸出手机一看咧嘴笑了。 “淮哥,搓衣板已经准备好了。” 来自备注:小仙女。
  • 触手可及的星辰触手可及的星辰遥清|现言【超甜!】苏沐做梦也没想到,她会以这种方式进入娱乐圈,更没想到的,是第一天就遇见了自己的男神。 什么?男神和她公开恋情? 什么?男神要和她同居? 这种没羞没臊的生活,还真是……有意思!
  • 巴黎之约:时尚世界有点难巴黎之约:时尚世界有点难郁小玊|现言与你初见,似乎是种缘分,与你相遇,似乎是无意中的巧合,但与你相恋,似乎从未料到过……
  • 先生今天也在作死先生今天也在作死爷好烦e啊啊|现言凌鸾快穿,带着她的随从小系统回来啦。 她用了一年,穿完了二百五十个小世界。 别问,问就是不想告诉你。 系统:有一句讲一句,它太难了。 谁来告诉它这个宿主是什么人?天噜啦,她去过的世界全崩坏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届宿主好难带。 回到现代。 凌鸾又看见了那个狗男人。 你行。 不给我面子是吧? 她就真不信了,哼。 后来。 “你不是瞧也不瞧我一眼的吗?滚。” “……”男人揉揉眉心,大手扣住她的头,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嘴。
  • 柠檬成精了柠檬成精了愚蠢的盾|现言莫名其妙成了陆莫白的妻子,当然要反抗一下啦!一作就作大了,被渣男渣女骗得团团转。还被害死了。 重生之后,顾某人终于智商在线了。虽然有点蠢,但是至少能够明辨是非了吧!
  • 大佬终于有人追了大佬终于有人追了知知不懂事|现言当了24年的狗,终于有人追了。 以结婚为目的追,哈哈哈 “权小姐,请签一下合同”对面男人一本正经 “魏长泽,你当我瞎啊还是你瞎。签合同签结婚的?”权以初翻了个白眼。 “姐姐,我带你去一个很浪漫的地方吧”秦之安带着她往民政局的方向去。 “我没哥哥好吗?”“都差不多”“我没有哥哥好看?”“都好看”“那你和我在一起吧”哥哥想和她结婚连弟弟魏长森也想!?! “我想带去一个地方”叶书礼宠溺(实在不知道写啥)的望着她“嗯?”权以初一脸懵逼?!!叶书礼:“带你去我家户口本上” 靠靠靠 为什么一个个都想和她结婚呐?! 我只想浪啊!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