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42章 大结局

经历那么多,她从前一直以为自己对傅沉只是欣赏而已,可是如果只是欣赏,没有男女之情的话。

她怎么可能会嫁给他呢?

其实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就已经有了心动吧。

两个人的视线相交,江暖主动的伸出手来握住了傅沉的手,傲娇都说道:“亏你还是总裁呢,就现在这个样子让你的那些下属看见还不得两眼发直。”

“哪怕老婆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傅沉说的理直气壮,得寸进尺的反手握住江暖的手,把她拉到了床边,看得更加的仔细。

门外,吴晨面容有些苦涩的看着贺雨柔,得到的却是对方的挑眉。

其实他们两个人也不是有意的想要听屋内人的谈话,但谁知道里面的小两口实在是不讲究,也不知道关好门呢。

被硬生生的塞了一口狗粮,现在还要来安慰另外一个伤心人,贺雨柔感觉之前跟林雨晴的交锋都没有这么累。

她长叹了一口气,表情有些肃穆:“节哀顺变,你会遇到一个更合适你的。”

“大概吧。”

从嘴角蔓延开一抹苦笑,吴晨也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晚到了一步,结果连献殷勤的机会都没有,傅沉就已经直接绝杀。

他低着头,眼尾有些微微泛红。

看出他的失落,贺雨柔没有再多说什么。

有的人天生不需要安慰,如果一再的同情只会让对方觉得是种负担。

她只是无言的看着他,然后默默的转身离开。

而吴晨停留在原地,许久过后,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自嘲的笑了笑,然后不再回头,朝着往外走去。

……

时间如白驹过隙。

医院里的栀子花在枝头淡淡的开着,花香顺着风飘进了医院的走廊里,冲淡了消毒液的味道。

医生摘下了自己的口罩,看着满脸严肃的傅沉吓了一大跳。

但是在妇产科待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状况没见过,

他很快就平息下来,对着傅沉说道:“是个男孩,母子平安。”

接下来他就没有在说下去,把机会留给了其他的小护士。

而还来不及反应的小护士在一瞬间就被一群人团团围住,当然这里面并不包括傅沉,他的一颗心早就已经飞到了江暖那里。

倒不是说他不关心孩子,只不过相比较孩子而言,江暖对他来讲更为重要。

在病房里,看着傅沉焦急的样子,江暖强撑着难受笑了笑,撒娇的说道:“我没事儿,你是不是又吓人家医生了?”

“没有,我什么都没说。”

双手举过头顶,傅沉一改之前冷漠阴沉的脸色,对着江暖开口说道:“等你出院之后我去结扎,我们再也不生宝宝了好不好。”

“为什么啊?你难道不希望宝宝以后还有个妹妹吗?”

抬起手来摸了摸傅沉胡子拉碴的脸,纵使是这副狼狈的样子也依旧帅得让人心神动荡。

傅沉任由着他的手在自己的脸上抚摸,还抓着蹭了两下,目光缠绵而又悱恻的落在江暖的身上:“太疼了,我不想让你再受苦。”

如果可以让疼痛转移的话, 他宁愿遭受到这些的人是自己。

听到他幼稚的话,江暖心头一暖,浑身上下像是拥有了无穷的力量。

她微微的晃了晃脑袋,轻轻的说道:“虽然的确是有一点点的疼,但是一想到那是我们两个人的孩子,我就很高兴。你别难过了,你一难过我就该难过了。”

门口,没有像长辈们一样去看孩子,江苒和贺雨柔蹲在门口听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谈话,面面相觑。

“我是不是不应该来这呀?”

“大概吧。”

看着捂着自己牙的江苒,贺雨柔笑得甜美而又温柔,正想要开口安慰江苒,身后就有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

程九暮看了看他们两个人,然后看看询问道:“你们两个人都在这里偷听了半天,听到什么了没有。”

“什么叫偷听呀,我们两个人是来看江暖的,这只是意外。”

贺雨柔没有打开这只手,反而向后退了一步倒在对方的身上,抬起头来对着他甜甜笑了笑。

身为单身狗的江苒一天之内接受到了两对情侣的暴击,感觉自己身心俱疲。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决定赶紧溜走去看看那个生出来皱皱巴巴的“丑”小孩。

本来以为到了这个地方能够清静了,但是还不等她安生几秒钟,就听到老太太慈祥的声音响起:“苒苒有男朋友了吗,打算什么时候生孩子呀。”

……

感受着两道齐刷刷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江苒从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对着老太太说道:“奶奶,我现在比较注重学习方面的事,以后还要接管爸爸的公司,感情的事情不着急的。”

老太太也是有感而发,听到她这么说也记起来江苒年纪跟江暖差不多,也没有再多想。

只不过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江振庭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觉得自己有必要现在就给江苒好好的挑选挑选。

孩子的姓名暂时还没有起好,只有一个小名叫乖乖。

虽然对于一个男孩子叫乖乖这件事情有些疑惑,但是江暖并没有在这方面和老太太唱反调。

此时的她刚刚把孩子哄睡着回到卧室,就看到满脸委屈的傅沉放下了电脑。

她在梳妆台前做着脸部护理,刚刚上手傅沉就伸手抱住了她:“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江暖:……

最近早就已经习惯了傅沉这么一惊一乍。

江暖轻车熟路的抓起他的手,蹭了蹭他的脸,极为有耐心的说道:“没有啦,在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就是你。”

“可是你每天都在关注宝宝,都不关注我。”

声音有些委屈,傅沉在江暖的肩窝处蹭了蹭,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奶香,突然释怀一笑:“没事了,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的。”

你知道什么你就知道了?

江暖一头雾水,但还是用自己的行动向傅沉证明她说的话的可信度。

把傅沉接下来晓说的所有话都堵在唇中。

在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只有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白雾天堂白雾天堂Anchor|现言你挥手一别的各个角落,我流连许多时光。(首次推出长篇自白文。)
  • 恰巧娜阳年华恰巧娜阳年华青涩废材|现言“如果一切重新开始……”林琳搅拌着咖啡,答非所问的随意说道。如果一切重新开始,我和花娜之间的结局也会是这样的吧……因为我们恰巧在那样的年华里相识相知相爱!在那样的年华里,她有她的期盼,而我有我的梦想!她固执己见,而我犹豫不决!没有人来提醒我们应该妥协,如何妥协……本小说讲叙的是一个屌丝程序员逆袭为富一代的过程中的爱情与事业,所以会有些关于程序方面的专业术语,大家不要太在意,只要当它是个名词就行。PS:本文第一人称,是透过男主视角看女主的。
  • 霸道总裁的调皮少女霸道总裁的调皮少女吃了甜婷|现言他是A市最大公司的继承人她是A市不起眼的小丫头 “什么?总裁夫人要去国外进修了?完蛋了,咱们完蛋了,肯定会被总裁冷死了” “哎呀老公你就让宝宝去嘛你最乖了对不对?” 这时,上官嘉辰的心一下就软了…… 你以为这就是简单的言情吗? nonono 猜错了想知道为什么的就接着往下看吧
  • 花开时节愿逢君花开时节愿逢君云华|现言短篇已完结——民国乱世,顾清婉做了师座夫人。 后来终日守着小院,日渐憔悴,终于盼来了心上人。 她问他,心里可是藏了一个女子,曾经苏城的名角儿,陆晚笙。 他却说,等来年花开,再告诉你。 可是,啊琛,那蔷薇枯死,不会再开了。 可是,啊琛,我也等不到花开了。
  • 正如清风挂明月正如清风挂明月梦萌朦檬|现言“楚星时你把我家厨房怎么了!” “没怎么了呀,就是帮你检验了一下你家厨房的质量”楚星时拿下嘴里的棒棒糖撇了一眼“啧,也不是很好嘛,和旧的一样不耐用。” “......”看着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厨房和黑不溜秋的墙壁,许慕源觉得自己一定是上辈子造了不可饶恕的孽这辈子才会落入楚星时这种可怕女人的网中。 “真的是孽缘啊!” “呵呵哒!大男人有点出息,别整天老娘们似的,洗厨房去。”楚星时躺在沙发上用脚指着厨房。 “老婆咱们就不能直接请阿姨吗?” 楚星时微微一笑“你说呢?” “......”
  • 恶魔来袭:丫头,你好甜(全本)恶魔来袭:丫头,你好甜(全本)黛颦儿|现言新婚当日,丈夫意外失踪,洛筱沫一下子从少奶奶沦为扫把星;洞房花烛,她含羞带怯,婉转承欢,却发现一夜缠绵的对象另有其人;初为人妇,她的日子水深火热,公公调戏她,婆婆刁难她,大姑欺负她……最恐怖的是,每当夜幕降临就有恶魔来袭,对她肆意轻薄:“小沫沫,独守空闺很寂寞吧?乖,让我来疼你……”豪门深宅,人人处心积虑,个个勾心斗角。她提防家贼,对抗恶魔,明明步步为营,步步惊心,却不料还是步步沦陷,步步倾心……是谁,曾执她之手,答应与她共一世风霜?是谁,曾吻她之眸,许诺赠予她一世深情?是谁,曾揽她入怀,痴心低喃:“跟我走,闭上眼睛你也不会迷路!”于是,她宁愿众叛亲离,不惜自断后路,只为追随他的脚步。原以为无论天涯海角,从此他们都会相伴一路行,直到被他亲手推入地狱,她才忍不住泪眼婆娑,悔将真心交付。恍然自知,原来所谓的地老天荒,只不过是她的误会一场!————————————重要提示:喜欢本文的亲别忘了点击下方的“加入书架”呀!!!
  • 罗汉降世罗汉降世姚总总|现言这是罗汉之一的降龙罗汉的故事,因七世尘缘为了无法追求更高境界,无奈之下只得下凡重生普渡众生,了结尘缘。这,就是他在凡间留下的故事!【罗汉书友群:285984875】
  • 重生之华丽人生重生之华丽人生紫青悠|现言前世的她本来拥有一手好牌,却成为输得最惨的那个人。被继母夺走家产,被异母姐姐当做她走上人生巅峰的垫脚石。纵观她的一生,只能用一句话概括——很傻很天真。重生回到十九岁,当一切都还在手中,伪善的后母和白莲花姐姐的阴谋才刚刚开始,她要逆转人生还来得及!至于前世那个分明不喜欢她却利用她的腹黑渣男突然凑上来,程佳瑶只送他一个字——滚!
  • 她不是我的天使她不是我的天使魏威|现言他(钟辰)和她(林可欣)、她(筱柔)相遇在打工的路上…演绎了一段浪漫而又凄凉的爱恋。爱情让他走向迷茫…“我是被上天遗弃的孤儿?”是否有情人终成眷属…?
  • 离婚合约:前妻的秘密离婚合约:前妻的秘密桃花朵朵香|现言婚宴,她披着婚纱等他,他却跟她的妹妹高调秀恩爱,还用全市的广告屏宣告,他绝对不会娶她为妻,让她成为全市的笑话,她淡定,秀恩爱死的快!除非她不要,他苏炎的太太只能是她白雪!她以为再冷的心也有捂热的时候,但她错了,他的心是石头做的,任她怎么捂都没用。她可以接受他的花心风流,他的恨,他的报复,但唯独不能接受他为了那个女人伤害她们的孩子!他,她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