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转学

之后的第二天,我就变成了安胜弘嘴里说的那个样子。

什么样子?

可能就是那种寄人篱下,小心谨慎的努力讨好主人的样子?

也就是安胜弘嘴里不太得宠的小猫小狗那样吧。

小心翼翼,

只不过是因为太贪恋当初得到过的美好回忆。

母亲当初给予我的温暖逐渐变成了冷漠和厌恶。

大概也是从那时候起,童年里关于“阿冬”的记忆也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深刻。

因为,

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一如既往的给予我温暖的人。

余光看到了我,母亲缓缓的抬起头,看向我的眼神依旧很冷漠。

母亲放下手中的茶杯,将手移向桌子上的纸袋,拿起,朝我扔来。

纸袋被扔在了地上,母亲微蹙着眉头。

从小就寄人篱下的我养成了观察身边人情绪的习惯。

看到母亲这样,我知道,母亲有些不耐烦了。

我赶忙捡起掉在地上的纸袋,紧张的看着母亲。

一颗心高高的悬挂着,等待着母亲最后的审判。

“阿杰说想让你转到圣夜学院,和他就读的圣夜初中部近一点,司机也好接你们一起上下学。离得近,阿杰也不至于要等你放学,而且圣夜学院的初高中补上下学的时间都一样的。”

母亲冷漠的说完,我悬挂的心终于落下。

我努力抑制住心中的喜悦,朝着安胜杰感激的看了一眼。

因为海超,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转到圣夜学院,但我知道如果是我去和母亲说这件事,母亲必然不会答应。

如果是安胜杰去说,那就不一样了。

所以我只能去求安胜杰帮我这个忙。

安胜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不早了,我该走了。”

母亲笑容满面地看着弟弟,要帮他拿着书包送他上车,却被不耐烦的安胜杰一把抢过书包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门。

小时候那个爱撒娇的弟弟已经到了青春期学会独立的年纪了。

母亲没有生气,只是用着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他。

而那目光扫向我时陡然变得冷漠。

“你也赶紧走吧,手续已经办好了,你今天就去报道吧。”

母亲语气中有些许的不耐烦。

我点了点头,弯腰朝母亲鞠了个躬,然后快步朝安胜杰走去。

母亲的办事效率一如往常的那么高。

我没想到我昨天刚向安胜杰请求他帮我向母亲说我要转学的事,今天就可以直接去圣夜学院报道了。

记忆里我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那么开心了?

我走到车子旁边,看着弟弟瞥了我一眼。

“你可真慢。”

我充满歉意的说道:

“抱歉,让你久等了。”

安胜杰听到我的回答没有说什么,只是傲娇的别过头去,“那你还不上车?”

我笑了。

弟弟不像母亲那般对我很冷漠,我知道他时常会在背地里帮我和母亲说好话。

但是,

下一次母亲会对我更冷漠,甚至会有些厌恶。

母亲对我的态度,佣人都看在眼里。

这也导致了他们会在背地里做一些小动作。

安胜杰都看在眼里,但他并没说什么。

可能在母亲的教导下,安胜杰也有些冷心冷情。

我不知道我要和这个弟弟该怎么相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在爱的边缘行走在爱的边缘行走苏安杨|短篇正享受大学快乐时光的李子木遭受失恋的挫折,可是亲情和友情让他没有失去太多生活色彩。相反,他却依然享受着亲情的温暖、友情的可贵。在淡然的心态下,他观察着身边的社会。挫折让子木癔想般的心态逐渐转变为平和之态。这样的转变让他感到生活的画面更加明亮与真实。爱情的种子就在这种淡然和平和之中不经意地被种了下去,最终花开而香味四溢……
  • 忆翎轩忆翎轩轩逸翎|短篇三月桃花林里流连纤指玉腕扑蝶忘返巧遇皇君微服俊颜心想不知谁家少年明眸皓齿俊美难言温雅如玉君子之谈他说姑娘安等月圆我许佳人似锦流年圣旨一下选入宫苑彼时后宫只她一员普天同庆帝后美满谁料好景不过两年他说皇后大度温婉为延子嗣秀女大选彼时美人三宫六院初心已改流苏纷乱憔悴怎比佳丽三千谁还能道情深不变怕许了另一人缱绻举白绫孤身赴黄泉by慕血【你道情深,怪我当真】
  • 彩民徐建设彩民徐建设叶勐|短篇徐建设是个标准的彩民,但并不盲目,他每周只买两注,周三和周五各一注,每次都是一个相同的号码,从不间断。徐建设没中过奖,这没什么,他觉得就像抽烟喝酒,过过瘾就可以了,不必留下什么。
  • 泪星泪星云卷云叔|短篇莲花是六十年代出生的农村妇女,为维护自己的婚姻家庭,吃尽千辛万苦,最终过上幸福的生活。
  • 晴空之下是乱世晴空之下是乱世胖胖的花花|短篇在这乱世,财势,亦不过镜中花水中月!我想要的不过是这乱世中的一份安宁
  • 心语心说心语心说若愚子|短篇心跳的律动能够奏出一首和悦的音乐,而从心而动,却是个难以达到的境界。肉身走的太远了,是时候该重视内心了。
  • 薄荷生涯薄荷生涯鸳鸯鹭鸶鹰鸣|短篇真心不应怪你,偌大的城市想找一个人确实不容易;琉璃金盏人自忧彩蝶偏偏动情柔泛指轻弹旧音符追逐沧桑巡天路
  • 阿什弗德阿什弗德匿迹阿什弗德|短篇我踏着暮色而来披着星辰的外衣众星的存在是为了衬托你是众多仰望者之一而我只是为你而闪耀
  • 十年了还是你十年了还是你小凉伴|短篇“哥,你离我姐们儿远一点儿,你不是什么好人。” “沛沛,他是你亲哥吧?” “陈浅儿,我是你哥,她是你嫂子,我不会欺负她好吗?” “我不管,你不是好人。”
  • 快穿之为啥牺牲的总是我快穿之为啥牺牲的总是我朱沚君|短篇本来以为只是简简单单的吃瓜看戏流 就知道没这么舒服的事 但是谁来告诉她为啥子牺牲的总是她 喂喂喂,你罪恶的小手手留她远点! 啊!!! 【注意:作者有工作,所以可能不能按时或定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