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章 伤之形

一声长啸,叶真冲过了终点线,她的战机在和她一样,在宇宙中上划出一道凯旋的身影。她再次以巨大优势获得了冠军。整个队伍都是对她的欢呼。

战机在空中盘旋一圈,向机舱飞来。

她走下驾驶舱,脱掉头盔,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水和毛巾,大口喝了几口,擦了擦脖子和脸上的汗液,然后她将头绳取下,甩了甩长发,向队伍做了个胜利的标志。

她一直是我们的骄傲,翻越比赛中,她永远能为我们夺得冠军。实战中,也没有人能击坠她。

我们迎了上去,迎接我们小队的女王。

“好样的,这是第四枚金牌了!”队长卢炜走上前想拍拍叶真的肩膀,叶真向后小跳一步躲开了卢炜的手。

“队长,你太壮了,拍着痛!”

疯子大笑,“大姐头真的是一点机会都不给呢!”

“去你的!”队长向疯子那做出个踢脚的动作,疯子赶紧闪到一边偷偷地笑,然后接着是全队人的大笑。

我也笑了,因为叶真也笑了。

“走我们庆祝庆祝去!今天酒钱我付!”卢炜钩过阿出和诗诗。

“队长你拍不到真姐你就来勾搭我!”诗诗胳膊肘肘了下卢炜的胸口。

“这哪能,今天可是我得了冠军,当然是我请!”叶真从卢炜手臂下拉过诗诗,“诗诗我们走!”

叶真走着,回过头抛了个媚眼,“后面的小狗们,晚了可不给你们留酒喝!”

“收到!”卢炜站好军姿!“起步走!”一队人站成一列,我也莫名其妙站在了最后面。

他们跟了过去,大狗回头“木头,你快点!”

“嗯,好,马上”,我回头看了看外面的宙域。

纵使人类面对了更广阔的资源与领域,也还是逃不开纷争。

我们时而以比赛的形式,时而却又以武力交火的形式,诉说着宇宙世纪人类的交流。

回到地面的航班也是非常漫长的,醒过来时,已经是在降落提示音中了。耳边都是从船舱中走出的匆匆脚步声。卢炜将疯子的脑袋锁在臂弯中,在走道中却只引起少许人的侧视。

“先生,请不要在过道中打闹”,最在意这件事的还是乘务人员,一个剪了利落短发的乘务员走到卢炜他们面前,卢炜打了下疯子的脑袋,放开了手。

“快走吧,磨磨唧唧等会吃不上饭了”,叶真已经走进了大厅,将我们甩在身后。

我们走进的KTV里,放着很老很老的情歌。

叶真拿着酒瓶,坐到我旁边,“今天那个银色的家伙其实挺快的。”

沙发很大,但是她坐的离我很近。

“嗯!”她手放到了我头靠的地方后面,我有点慌张,补充说“他第三区域的时候失误了,被你拉开了距离。”

“他,应该和你差不多快吧!”叶真喝了一口酒。

我没有讲话。

“你看木头这个木头,叶大美女这样坐旁边,就这么点反应。要我就——”说着疯子就坐到叶真身边,把手伸过去。

“嗯?”叶真一声哼,疯子一下子缩回手,悻悻地走开了。

“疯子是有色心没色胆啊!”大狗嘲笑道。

“是色心都不够大!”诗诗也在旁边嘲笑。

“哎呦,你上去搂一个大姐头看看,”疯子一推大狗,从桌上拿了一瓶酒放桌上一磕扔了过去“没本事就给我喝酒!”

卢炜开了瓶又丢给我。

“老大我真的不能喝了。”虽然嘴上说着,但是我还是仰头大喝了一口。

“不急着喝啊!疯子不敢木头敢啊!来木头上一个给疯子看看!”我听着卢炜的话,一下子没噎到。

“木头他哪敢啊!”大狗拿过我的酒瓶,“我帮你喝?”

“欸,你别急着喝。”叶真按住要喝大狗,从大狗手里拿过酒瓶。

“谁说林莯不敢!”叶真抓住我手臂往她肩上拉。

我有些惊吓,但是还是顺着她的力道,搂住了她的肩膀。

“我没看错吧!”疯子喷出一口酒,“大姐头让别人搂她!”

所有人包括我都非常惊讶。

叶真的肩膀不像冰冷的战机,非常柔软,传来温度。

“不行不算,那是叶真拉的!”阿出重新拿了瓶酒要给我。

我不知道哪来勇气,手臂用力把叶真搂了过来。叶真也没想到,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被我直接搂在了怀里。

我没看清大家的表情,他们一定是目瞪口呆的。我只看到,叶真有些惊讶的盯着我。

“木头!让你赚大发了!”疯子气到蹬脚。

我从叶真手里拿过酒,一口气将一瓶都喝完。叶真都靠在我怀里,没有动。

“让你赚这么大,一瓶怎么够!”卢炜又开了两瓶递给我。

叶真从我怀里挣脱,“我去趟厕所。”

“叶真害羞跑了!”疯子说话没有遮拦!叶真的脚已经踢在了他的小腿上,像是在星空中轰炸敌机一般,疯子惨叫一声,倒了下去。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叶真走出了门。

“木头,叶真不会真的对你有意思吧?”大狗愣愣地说。

“我也是第一次看见真姐这个样子。”诗诗也有点呆。

“不行,我要揍他!”疯子早已经忘了疼痛,扑了上来。

“我也是!”,他们都扑了上来,一伙人将我压在底下。

“你们在干嘛?”叶真回来站在门口看着一群人将我压在下面。

众人起身,“我们就小小奖励他一下。”卢炜用力拍了我肩膀一下。

我的头发和衣服全是乱的,衬衫的纽扣也被扯掉了,

“起开!”众人马上散开,叶真从桌上拿了瓶酒,向我这走过来,又坐到了我旁边。“愣住干嘛?今晚我请客,你们不喝醉就想回去吗?”

“叶大美女都发话了!喝!”,卢炜拿起一瓶就开始大口大口喝着。

“走,诗诗我们一边喝去。”阿出拉过诗诗。

“怎么,不敢搂第二次?”叶真的声音混着音乐,她的眼睛并没有看我,而是盯着屏幕上放映的MV。我看着她的侧颜,因为酒精,有些红。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终究没有再把手伸出去。

叶真喝了一口,“下次再和我比一次!”我能感受到她的语气很认真。

“嗯,好”,我小声回答,几乎要淹没在音乐里。

屏幕上方是非常西方的装饰,下面混搭着各种风格,算是比较简陋的装饰吧。但是离基地还算近,但是就算是近,也是要两个小时的路程,连我手中的酒也是非常廉价的普通啤酒。

一如往常,我从来不唱歌,他们也不会拉我去唱歌,话筒基本都握在疯子和阿出的手里,偶尔会绅士地让给诗诗。大狗和卢炜,基本都要靠暴力抢夺了。叶真也会唱,而且唱的很好听,但是都是被诗诗拉着一起唱。但此时诗诗正被阿出拉着,偶尔偷瞄一下坐在沙发上喝酒的我们。

“你说真姐不会真的......”诗诗小声和阿出讲,但是我还是听见了,混在大狗粗狂的歌声中,却听得十分清楚,我不知道叶真听见了没,我偷偷瞄了她一眼,没有看出什么。

我们喝了好多,但是大狗和卢炜的酒量,这些酒仿佛入了鲸肚。疯子已经趴了,诗诗也迷迷糊糊地靠在叶真身上打盹。我一小口,一口,一大口的,多多少少也喝了许多酒,感觉有些醉。叶真坐在我旁边,仍然小口喝着酒,脸很红,和房间红色的灯光混在一起。

有敲门声,但是被喧闹声吵得一下子没听见,敲了好一会,卢炜才听到,开了门,站在门口的是一个挺拔壮实的男人,一身漆黑的看上去就非常昂贵的西装。

他朝我们微微点了下头,看可是疯子还醉在那,我踢了一脚疯子,可是并没有什么反应。叶真也还是坐在沙发上,没有反应。

“我只是来接真真的”,男人走了进来,虽然大家都是第一次听“真真”这个叫法,但谁都知道他嘴里的真真是叶真。

“我不是说今晚我不回去吗?”叶真站起来,把酒放到了桌上。

“你喝的挺多,我接你回去”,男人走过来,伸手搂叶真的腰,叶真退了半步,还是没有退开,让他搂在了怀里。叶真低着头没讲别的。

“我先接她回去了,外面的账我已经结了,看大家也喝的差不多了。早点回去吧”,非常体贴温柔的话语,然后他搂着叶真向门口走去。

“我们先走一步了。”他再次向我们点头示意,带着叶真走出了房间。

直至大家都散了,我都没有再搂过叶真的肩膀。但是在那个男人喊真真的时候,我的确非常想一把搂过叶真。但是没有,就是没有。可能我怕叶真躲开,可能也怕那男的上来揍我一顿,可能都很怕。

他们把诗诗丢给我,我扶着诗诗回到了她的宿舍,将她放到床上,盖上被子。醉眼中,看着诗诗短发下的小脸,也才感觉到这个丫头作为女人的可爱。能看出来阿出还是有些喜欢诗诗的,但却是我送诗诗回来,像是......

我走出了诗诗的房间,回到自己房间门口,我没有进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醉了,我坐在了房门口,看着外面的星空,好久好久没见的星空。自从进队,常常是大半年回一趟地面,空间站里面只能看到无穷的黑。每次回来都会盯着天空看。

“很威武呢”,困意袭来。

早上醒来,身上盖了一条毯子,看样式应该是诗诗的。我拿起手机看了下,没有任何信息,已经是早上九点了。我伸了个懒腰,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一个熟悉的女声传入耳中,“儿子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大概晚上七八点到家,恩......你们不用等我吃饭。”,我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抱着毯子走到诗诗的宿舍门口,想要敲门,但是还是没有抬起手,将毛毯挂在了门把上。开门声从隔壁传来,一个纤长的身影走门里走了出来。是叶真。

她不是被接走了么,“你——”我突然想起昨晚的事,到嘴的话一下子卡住了。

“我怎么?倒是你,昨晚怎么就睡在了门口。”她从诗诗的门把上拿下了毛毯,是她给我盖的毛毯。暗蓝色的,正好也是她喜欢的呢。

“太困了”,我没有看她,也不敢看她,没有谢谢她给我的毛毯,也没有问她怎么回来了,也没问那个男人是谁,我转身就想走。

“你就不谢谢我的毯子?”叶真的声音很怪。

我转过身,看着她,“谢谢你毯子”,然后转身从容地离开了基地。

城际航班上,我看着网络上一条条弹出来的新闻,这次竞速比赛,得到了f星整整一个10万平方公里的资源开采权。叶真可真是立了大功呢。这次赢了,下次呢?下下次呢?还有更多次呢?我们能一直在天上飞翔吗,只是竞速还好,要是武力交火,或许下次我就会被击坠呢。

等我醒来,航班已经在杭州落地了。与航天飞船不一样,地内航班现在降落非常安静,我常常是被下机广播或者是乘务员叫醒的。在太空中可没有这么安稳的时间让自己睡觉。却又不能睡在战机上,反而是这些航班让自己既能在空中又能安心入眠。

天已经黑了,我站在家门口,忘了自己的钥匙在哪,但又不想像个陌生人一样敲门。我靠在门口看着天上的星星,现在刚好能看到天坛座、矩尺座、蛇夫座,还有那用长长的尾巴勾住我的天蝎座。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我仍然尽力从心宿看到房宿,又数着尾宿。

......

门突然被打开了,“儿子啊,你干嘛坐在门口啊?没钥匙也不会敲门的吗?”久违的真实的声音。

“我看今天天气挺好,星星都看得见。”我站起来,被母亲拉着走进了屋里。

“还看星星,你在天上看的还不够吗。”母亲唠叨。

天上看不到星星呢,但是我没有那样子告诉母亲。她知道我很喜欢看星星,要是知道我在那看不到星星,肯定又是要抱怨我选了这份工作。我也不知道爱看星星的自己,为什么选择进入太空工作。可能更靠近我所喜欢的星星,但是其实还是那么那么的遥远,那么那么的遥不可及。

家里的床没有在空中,这一夜并没有睡好,醒醒睡睡,眼角发现,床头柜上闪烁着微弱的提示灯,我拿过手机。

叶真的消息!

“我来杭州看演唱会。”一如叶真的语气,简短,不愿说别的。消息是近12点发的,那时我已经睡着了,并没有来得及回她。她怎么知道我家在杭州呢?她是一个人来的呢还是和诗诗,还是和那个绅士。

我看了下讯息,今天晚上七点在体育馆的确有一场演唱会。体育馆离我家不远。

“嗯,要我去接你吗?”我犹豫着还是给她发了消息。

不一会

“不用”,虽然是凌晨五点,但是她还是很快回了消息。

看来是和那位绅士一起来的,我吸了一口气。

“这么早?”

“醒的早,你不也是很早。”

“家里睡不舒服”,要按发送键的时候,猛然想起或许此时就睡在她边上的男人,终究是将字全删掉。

我下床,走到阳台上。她也会来看演唱会呢,我看着她的消息。很想给她发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讲些什么。就像向外太空发送一段文字,会有人收到吗?收到后他们会怎么想呢?有时候给女人发信息也并不比这些简单。

天边已经已经出现一抹鱼肚,但是月亮还悬在天上不肯走。看着月亮,我也曾去过那呢?有着一股太阳没有的真实感,却又失去了从古至今吟月的朦胧感。

中午和父母吃完午饭,下午就想出去找很久很久不见的朋友们鬼混一下,但是大多数都在忙着工作,赚钱。一整个白天,我看了无数次手机,想要看到那微弱的指示灯,但是不争气地都没有亮,叶真没有问我为什么没有回她信息,我也没有再给叶真发信息,我们之间的联系仿佛就断在了这里,再没有未来。

我坐在体育馆不远处的快餐店里,已经能听到体育馆内渲染气氛的音乐,叶真是还在吃晚饭吗?还是说她已经在里面了?我使劲咬了一口汉堡,他们的晚饭一定比我丰盛吧!或许是在米其林吃的大餐。我在快餐店的窗边坐了很久,演出已经开始了,五颜六色的灯光在体育馆里闪烁。我的手机亮起了期待已久的指示灯。

叶真的消息!“你没有来吗?”

我看着消息,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惭愧,“没有”,我回了她。

聊天窗口上弹出了她最新分享的照片,诗诗靠在她肩膀上,做出嘟嘴的表情,而她只是淡淡地微笑,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她十分难得穿了一身粉色的衣服,在炫彩的灯光下,很美。

她没有再回我。音乐的鼓动带动着附近每个人心里的节拍,却为我牵引出巨大的落寞感。我还是没有走,就这么看着体育馆炫彩的灯光,听着躁动的寂寞。

很庆幸,店员并没有赶我,我看着那炫彩的灯光逐渐消逝,人稀稀疏疏走了出来,我不知道她会不会从这个门走出来,但是我仍然盯着出口看,像是在看星星,寻找着最想要看到的那一颗。直到会场陷入寂静,我都没有看到她。我深吸了一口气,想要让胸口不要那么闷。我站起来,走到柜台。

“一杯摩卡不加糖,谢谢。”说完又回头看着窗外。

......

“您的摩卡。”我接过咖啡。走进了黑夜。

等我再次见到叶真已经是在太空站了,她又换回了那一身青蓝色。

“后天的f星争夺战你还是不参加?”她走到我面前,微微仰头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疯子和叶真都经常参加争夺战,叶真当然战绩卓越,但是队里争夺战战绩最好却不是她,而是我。但是自从叶真来到队里,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参加争夺战了。卢炜还曾经因为这个和我吵过一架,就当他那粗壮的手臂要挥到我面前时,他又撤了回去,扭头离开了。或许我在他眼里就是个懦夫而已,贪生怕死的懦夫,一个变得只敢竞速赛徘徊的懦夫。

叶真眼里流露出失望,从我身侧走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紧紧的,我不知道我在一片漆黑中翻转击落别人的时候,心里是不是这样子紧紧的。我转身,想要说些挽留的话。但是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要挽留什么。喉咙间颤抖的东西终究没有化成有形之物,如枯死的花骨朵。

在这次的比赛名单里,我看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战机编号,那是一个在我参与争夺战初期看到过的编号,那时候我还是个新人,才初露头角,并没有参与太多高端的争夺战,但是已经听说了z集团有个很厉害的驾驶员,不少集团的精英成员都死在他手上。但是由于保密政策,我们也无从得知这样一位死神到底是谁。但是自从一年后我已经有一定经验而被安排进高端争夺战时,我就再也没见到那个编号,那时候我就想,应该是被击毁了吧。这样变幻莫测的斗争,谁又敢说自己一直能够赢下去。

“准备完毕。”叶真和疯子做了个ok的手势。

“真姐!加油!”诗诗给叶真打气

“诗诗,还有我呢!”疯子打趣,诗诗朝疯子做了一个鬼脸。

“叶真,小心......”我还没说完。

“知道了!”叶真朝我竖起了大拇指。

刹那间,他们已经弹射了出去。冲进了那无边的黑色。

画面切到战场投影,叶真保持高速在战场间穿梭,将疯子甩在了后面。我们一开始也为她这样子莽撞的方式担心,但是几次后就放心了,叶真总能用她自己的方式,取得优秀的战绩。叶真真的很喜欢飞翔,喜欢与人角逐的感觉。

叶真绕着障碍物飞行,骤然翻转,一架尾随她的战机从她一旁飞过。这时候疯子已经赶上来了,两人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夹住了那一架战机,那架战机选择优先攻击叶真。叶真贴着障碍物,加快了速度,让敌机措不及防,疯子也在后面发起了攻击。敌机选择了向右退避。但是叶真一个爬升,击穿了他。

我心头一紧,在短短的时间里,叶真在疯子的配合下再次取得了佳绩。

就是在这样庆幸的刹那里,红光击穿了疯子的机尾,疯子的失去控制,一头栽进了太空废墟里。

“疯子!”卢炜猛地拍了台子,诗诗捂着嘴巴,大家都不敢相信。在太空战场里,被击中基本就意味着丧生。

我听不见叶真的声音,但是相信她现在更是无法接受,但是战斗仍要继续,叶真加速想要离开,红光射来,叶真翻转着躲避。这下我看清了敌人,是一架银色的战机,就是那个熟悉的编号。叶真不断躲避攻击,寻找着掩体。但是银色紧追不舍,非常快,叶真无法摆脱他的追击。几个动作都没有争取到有利位置,一直在躲避攻击,狼狈至极。

我非常恐慌,那人是谁?叶真能摆脱吗?叶真会被击坠吗?

我最后一次参加争夺战的时候,已经是两年前了,那时候叶真才刚刚来,还没有开始参加争夺赛,队伍里负责争夺赛的是队长、我还有老贺,老贺是比我要长好几年的老驾驶员,当年也是他带我入伍。他也算是身经百,但是老贺在那一战里输了,输了自己的命。我当时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老贺的家人,我似乎能感受到她们眼里的哀伤,扼住我的喉咙,喘不过气来。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参加争夺赛,争夺赛的任务主要就落在了队长、疯子和叶真身上。

......

叶真似乎已经逃掉了,在障碍物中隐蔽地飞行着。

一道艳红的光芒划过屏幕,也瞬间划过了我的心,在我的心头上狠狠留下一片焦黑!

我听不清他们在讲什么,我模糊中看到诗诗在哭,阿出跌坐在地上。我脑中只有呲呲呲的声音。等我缓过心神,战斗已经结束了。

叶真!

死了。

像烟花一样绽放后,消失在黑夜里。

我走出家门,似乎前几天阿出他们都来找过我。

我也没有喝醉,因为根本没有喝几瓶酒,甚至连酒气都已经散掉了。

我一边走路一边看着前几天叶真发来的消息,然后默默地把手机关掉。

我站在体育馆附近的咖啡店门口。回头望了望体育馆,然后走进了咖啡店。

“一杯摩卡,不加糖,嗯......要微糖吧!”

我坐在咖啡厅里,望着体育馆门口。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对于叶真的爱慕,也只是残烛,颤颤巍巍地燃烧着,蜡烛油像血一样流下来。怕痛苦,不敢更旺,怕黑暗,也不敢熄灭。

直到叶真已经死去了。才发现这悲伤如同凝固的蜡油一样,有着狰狞的外表,却一掰就断,只不过是徒有外形而已。

上一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永生之你会记得我吗永生之你会记得我吗羚湘|短篇姬悠华 如果你愿,我愿守护你一辈子,直到你忘记我,拼尽所有。
  • 梦与镜中人梦与镜中人宇之牵绊|短篇一面古镜,它所述说的故事涵盖了前世,评述了今生,预见了未来。我是梦钥,我是破碎的镜中人。
  • 影子戏影子戏一十洛羽|短篇我们不过是人性的影子,是光从不同的方向照过来的映射,我们都是被某一面所利用的猎物,在某一瞬间没有了本身,失掉了自我。
  • 瀚海行瀚海行隔壁有酒|短篇地泽万物,造就山河之势。诸般正道,仙路谁与争锋?_______
  • 疾风剑皇疾风剑皇黑黑感冒啦|短篇一个游戏宅的异世界强者之路,风之剑客的艰难旅程,一步一个脚印的复仇之路,哈撒给,我的剑融入风,消逝于风。
  • 时光与你皆匆匆时光与你皆匆匆祖宗吖|短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青春,有笑、有泪、有苦、有甜……虽不同,但却是人生中最珍贵的回忆。 你可知那匆匆一瞥,就悄然住进我心…… ps.短篇,基本一章结束,佛系更新,不喜勿进,在此蟹过。 本书纯属虚构外加扯蛋
  • 捉鬼记之人鬼殊途捉鬼记之人鬼殊途宝木三皮|短篇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情无法用常识来解释,比如说看到鬼。也许,你看到的不是鬼,是自己的内心。一桩桩悬疑的事件摆在面前,会有人解开谜底吗?看一个刑侦博士,是如何拨开迷雾,解读这些谜团的。
  • 凰绕凤梧凰绕凤梧疏行|短篇凤凰乃神鸟也,非晨露不饮,非嫩竹不食,非千年梧桐不栖。那是谁啊,那是?(女主帅炸天,小心食用)
  • 女子人女子人蓝玉meiy|短篇人聚成圈,畜聚成圈;变得是时间,不是人。
  • 醉华觞醉华觞中华师者|短篇《醉华觞》,那是你我的爱情故事,那里有我们彼此相约的承诺,有些数不清的美景流丽。我们在自己的诗中,饱含情义与忠诚;我们在彼此的诗中,读出爱情的韵味和真谛。把诗集放飞,绽放在大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在每一个有爱、真爱的人的心里再生光辉与灿烂。让世界的每一个女人,都洋溢幸福的气息;让世界的每一个男人,都蘸有不渝的情意。从而世界变得和谐、静谧和美好,你我的故事,便在有情人的吟诵中得到延续,进而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