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8章 枫园

?

尘陌似锦

字数 4134 ·阅读 872020-10-02 00:22

当他置办好女性要穿的衣物和生活必备品的时候,便就很快驱车回到枫园。

因为他怕她醒来后找不到自己而着急,所以一路上他开的很快······

好在此刻路上行人已无几,尽管是开的快些也没什么?

也不知道那个小丫头有没有睡醒?看了看手臂上的时间,都已快将近午夜十二点了呢,传说中的灰姑娘她就是在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的时候离开王子的。

所以他要快点赶回去,倒不是怕她像灰姑娘般的消失在午夜的钟声下,而是他这个王子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他的灰姑娘了。

他要在她第一眼醒来的时候就能够看到他这个王子,就像是传说中古堡里的睡美人,当她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那个人,便就是她一眼所爱的男子。

一眼,既定终生。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自家楼下,匆忙的停好车子,便就急匆匆的往自家楼上奔去·····

当楼上的张妈听到那匆忙的脚步声的时候便就来到门前打开了客厅的大门准备迎接他这位午夜降临的王子了。

张妈················

嘘·····

小姐还正在睡觉呢,可千万别吵醒她·········

哦····也是,

洛洛她还在睡是吗?

那你有没有上去看她是不是睡得安稳,她睡得可还好?

说着便就要上楼查看·······

先生,先生,是你太过紧张了。

小姐她一切都还好,刚才我在下面煮粥,一直都没有听到楼上有什么动静,可见小姐一切都睡得还安稳。

大概是太疲惫了吧,所以她才会睡得这么香··········

先生你也不要太过于担心了,你瞧你,都发汗了,赶紧把衣服脱下来到这边喝碗我刚煮的粥,趁着这个时候小姐还那没有醒来,你先调节一下自己的内心,省的到时候吓着她。

你要知道,女孩子脸皮薄,你这么一惊一乍的会容易吓着人家,到时候再把人吓走了。

这可怎么是好?

听到他的洛洛要走他的心就仿佛像是被针扎似的疼,不,绝对不能让她走,他一定不会让她再次逃离他的身边了······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那你就听我的准没错,毕竟张妈我可是过来人,听我的准没有错。

嗯,那就听张妈的。

别看张妈是一个老太太,但在他的心里张妈就像是她的妈妈一样的照顾着他的生活起居,他早已视张妈为亲人,既然张妈这么说那肯定自然有她的道理。

毕竟张妈是不会害他不是······

随手脱下身上的外套把它递给张妈顺便让张妈帮自己盛碗粥。

这么一说还真是有些饿了。

那也好,你先帮我盛碗粥吧,等待会儿洛洛醒了,你再给她盛一碗我给她端上去。

哎,好好,我这就去盛······

·······························

当他用完自己饭后,瞬间觉得胃里暖暖的,好饱······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还是上楼把洛洛叫起来用些饭再睡吧,不然这么一长夜空着肚子可怎么好。

眼看已经十二点多了,张妈也早已被他打发休息去了。

毕竟也这么晚了,他能熬,

也不能让老人家跟他一起熬着不是。

起身盛了碗粥往二楼走去·····

在他上楼之前,其实雅安就早已经醒了。

也可以说是她根本就没有睡,他们两个在楼下的对话她早已听的清清楚楚。

她没有想到这个言如风竟然这么在乎夏伊洛·····

这一点让她很是嫉妒,甚至是发狂。

凭什么她可以有那么好的男人为她守护着,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这个男人还是对她如此的念念不忘。

凭什么她们有着同样相同的面孔,她却要饱受颠沛流离的摧残。

这不公平,既然她自己不珍惜,那就怪她取而代之。

本来就一样的面容,只要她自己不说,那别人就不会知道,言如风那个白痴,一度沉濅在自我的失而复得的意境中,他更不会发现自己的伪装,只要自己再加以巧妙的运用,那他就更不能发现什么了。

还好那些人之前有给过真正的夏伊洛的资料和喜好,还有她的社会人际关系等等·····

不得不说,那帮人也真是够有本事的,这么详细的资料也能搞到手。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的?

算了,不管了,既然老天把这么好的缘分送到她手上,那就别怪她自私了。

夏伊洛,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不珍惜,放着这么好这么优秀的男人不要非要玩什么失踪?

就连老天都站在她这边帮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可推辞的?

这边当言如风端着一碗粥上楼的时候,当她听到脚步声的时侯她急忙上了床,盖上了被子。

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所以样的继续装睡·····

洛洛,你睡醒了吗?

张妈给你煮了粥。你要不要起来先喝点儿再睡?

洛洛……

洛洛?

你还在睡吗?

他记得自己走的时候房间的门是没有上锁的。

于是他试着打开看了下果然是没有锁……

在他推开门走进屋内的那一刻,床上的雅安才装作朦胧似的睁开眼睛。

悠悠的开口道,我睡着了啊······

现在几点了?

嗯,你睡着了,我想你一定是因为白天吓坏了的原因才会这么累的。

张妈给你煮了粥要不要起来喝点儿待会儿再睡?

原来我已经睡了这么久了········

之前我一个人呆在这屋子里非常害怕,找你又找不到,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

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呢?

你要知道在这天底下我就是不要谁我也不会不要我的洛洛的。

可是我一个人呆在这里真的很不安······

看着她那惶恐不安的眼神,他的心再次抽痛着。

他的洛洛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他的洛洛以前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以前的洛洛眼里充满了光,纯洁,透澈,就像个小天使,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向往。

放下手中的粥,过去拥住她的肩膀把她抱进自己的怀中亲吻着她的额头,放心,我绝对不会再次丢下你,我发誓。

乖,来,先把粥喝了······

被抱在怀里的雅安,享受着此刻原本不属于她的温柔和痴情,这让她越发的沉濅在这温暖的怀抱中无法自拔。

她在心里发誓她一定要让这个男人完完全全属于她,永远的只属于她一人。

此刻正在拥抱着她的言如风并没有看到雅安此时的眼神中流露出来的那种势在必得的心计。

如果他能够看得到,那他就会知道此刻她怀里拥抱着的,并不是那个他期待已久的真正的洛洛。

看着他亲自端着手上的粥,用羹勺一勺一勺的吹凉再次的送到她的嘴边,她承认她的心是再次真的嫉妒了,发了疯的羡慕,羡慕那个真正的夏伊洛。

就这样他一勺一勺的喂她喝完,还不忘用纸巾帮她擦了擦嘴边的饭渍。

她想,任是任何一个女人也都会被如此温柔的男人感动的吧。

就在他放下碗的那一瞬间,他还在体贴的问吃饱了吗,要不要躺下再睡一会儿,时候已经不早了,你再休息会儿,明天我没什么事,我带你出去散散心,顺便看看你有什么需要的一块儿帮你置办了,今天时间太仓促,你先睡我的房间,明天我让张妈把隔壁的房间收拾一下你再住进去,看看顺便再添些你喜欢的家具什么的,到时候都由你自己亲自挑选,好吗?

看着他的唇在自己眼前一张一合,近在咫尺,莫名的她就忍不住吻了上去·······

风········

你先····

到嘴边的话他还没说出完,便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吻给打断了·····

看着她这突如起来的惊人的举动,他的心瞬间像炸开了的烟花,剧烈的跳动着。

他不知道他的洛洛何时变的这样大胆了,但是他好像很喜欢她的大胆,比如就像是这样。

还有她刚才好像唤他‘;“风”他觉得很是动听。

他觉得这是有史以来他听到最好听的字眼了吧?

他从未觉得有一天它的名字竟然会是这么的好听。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原来也可以这么的好听·······

‘风’多么好听的名字…

他从未听到有人这样的听到有人这样唤过他,而且这个任还是他最为心爱的女孩儿。

他记得以前她都是叫他如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主动的如此这般亲昵的叫着他的名字。

这让他感觉他们二人之间的感情又再次接近亲密了起来·····

在这一刻他的心瞬间被填满,眼睛里仿佛盛下了那千万颗的星辰,闪耀着无比的光芒。

看着她亲吻过来的唇,他感觉他已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幸福偏爱者,就像是那童话里的小男孩,得到了梦寐已久的公主的亲吻。

就像是路边那早已垂涎已久的小乞丐,得到了那小女孩手中的一颗糖。

嗯····

但是他又怕吓着眼前的小公主,毕竟他们已经多年未见,如果当真这样使欲望发展下去,她一定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吧,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好色之徒的瘾君子。

我·······

洛洛····真的,可以吗······

他承认,他已经沦陷了,沦陷在这个他早已爱惨了的小女人手中。

如若生命可以换回她的回眸,那他甘愿付出他的生命。

如若忠诚可以换取她的停留,那他甘愿付出他的忠诚,如果贞操可以换回她的爱囚,那他甘愿为之付出他的所有·········

誓言之唯美,便就在于它是如此的催人动情之处,身体之纯净,便就在于他仍然至今都在只为一人而坚守。

现在,他所要等待守候的女人回来了,回到了他的身边,那他还有什么好有所保留。

倾尽一生,所然也不过是只为你一人所有,倾其一生,也只不过是在等待着你的回眸。

----------言如风

当下的撩拨早已让他沦陷在她的眼眸,所有的一切身心他都将为此甘心付之所有。

此刻的他已由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而蜕变成了一个铁骨铮铮的男人。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笙歌微凉笙歌微凉小冉孩ran|现言她从小父母离婚,来到了他的故乡,她被欺负的第一天,他就出手帮她,从那以后便成了好朋友,但是一次意外,使他们从此成为陌路,他忘了她…
  • 但我们还是普通人但我们还是普通人goximi|现言这是一个在当练习生的女生,怀着梦想,一直很努力的近入公司,成功后,在公司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最终收获爱情...
  • 提拉米苏之火花提拉米苏之火花九魅狐妖|现言火花只有那么一刹那的光和热你说你喜欢烟花……而我却不喜欢,因为它只是只有那么一刹那,我不喜欢烟花,因为它给不了我温暖!
  • 繁星点点遇见你繁星点点遇见你韩拾柒吖|现言那年再遇见,我不曾后悔即使现在为你遍体鳞伤
  • 女巫骑扫帚路过人间女巫骑扫帚路过人间利小巫|现言一条带着感情和遗憾的短信,到底是一个故事的终点,还是一场内心审判的起点?!有的人,一个举动就能改变一生的命运。有的人,一旦放弃,就永远失去了机会。有的人,注定站在一个人的身边,为了那个人乘风破浪向前。有的人,为了心爱的人可以放弃所有,包括生命。有的人,众人追捧,却依然孤独。生命的开始不过是一场早已写好的结束。
  • 我还缺你这味药我还缺你这味药七里酒香|现言某网网络小说扑街作者温莞,只是想以水墨为原型写一本火遍全网的小说,没想到一不小心成了女主角…… 水墨一开始只是想把温莞当做挡箭牌避开外面那些桃花,最后挡着挡着却心动了! 走在石子路上—— 水墨看着右手边一直摆动的小手问她:“我牵着你走,好不好?” 温莞头也不抬便拒绝道:“不要,我可以自己走。” 走了几步后,他却突然停了下来。 她疑惑地回头问:“水医生,怎么了?” 水墨目视着前方,淡定地说:“没事,就是前面有条小蛇。” 她顿时浑身一僵,然后飞快跑过来扑进他怀里。 水墨紧紧地抱住她,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嘴角忍不住上扬。 他再次问道:“我牵着你走,好不好?” 温莞连忙点点头,并主动送上小手。
  • 重生千金:聂少的千亿狂妻重生千金:聂少的千亿狂妻徐双兔|现言传闻:聂家三少不近女色。楚灼唯:那粘着她不放的狗皮膏药是谁?传闻:聂家三少对碰一下女人住三天院!楚灼唯:那这个眼睛盯着不动的人是谁?传闻:聂家三少洁身自好。楚灼唯:聂终南你要再靠近我就带着你儿子离家出走!聂果冻:我果然不是亲生的!
  • 青梅竹马:男神,不许逃青梅竹马:男神,不许逃林笙|现言黎忆和林清是闺蜜关系很好,林清结婚后就生下了男主,两年后,黎忆生下了女主。林清很喜欢女主,黎忆也很喜欢男主。慕染记事后就一直粘着冷景深,于是两家家长打算让女主和男主订娃娃亲...女主16岁后,男主18岁,男主成了四大校草之一,女主和男主的关系基本上没几个人知道,女主在学校受欺负男主都会为女主出气,随后女主成了学校里的公敌……
  • 五姐五姐边城小镇|现言爱情不是简单的两个字的组合,它出现平凡的生活里,在缘分的土里相遇、在风雨的人生中经历,每一段相遇都有缘分,是我们人生土地上所需要的美好。善良且善感的小波,在这片人生的土地上,如何对待他所遇到的缘分。。。
  • 从此海底月是心上人从此海底月是心上人林家的小安|现言南乔是江扬的海底月是那个宁愿自己在黑暗里也要保护她在光明里好好的心上人,而江扬是南乔一见钟情却浑然不知默默喜欢的人。 17岁的江扬被父母的死击倒,是16岁的南乔默默陪伴在他身边,陪他走了他生命中最无助的一段时间。 19岁的江扬被18岁的南乔表白,却怕她只是一时兴起,拒绝了自己心上人的表白,后悔的在操场跑了一晚上。 20岁的江扬终于知道爱是什么了,那就是看着南乔幸福就行,哪怕身边不是自己。 27岁的江杨终于和自己17岁喜欢的人结婚了。 只要是你晚一点没关系。 口是心非女老师遇到了温柔的小警察,这是一场关于明恋的故事,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只有你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