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4章 太狠了

他的身子摇摇欲坠,她急忙扶住小手刚刚触碰上的时候,感觉到惊人的热度。

天!

他的身体怎么这么烫?

“凌铭,你是怎么了?”

“言睿,尽快找个地方给我!”男人沙哑着声音,有些痛苦的说道。

忍到了现在,他感觉自己的神经都要崩溃了。

要知道叶沁怕不成事,特地下了双倍。原本的剂量就能让男人血脉膨胀,无所适从,更不要说加了一倍。要不是凌铭自控过人,强力忍着,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呢。

简佳根本听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只能担忧无比的看着凌铭。

“你……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我啊,你要不要叫一声啊?”

她不明白,凌铭现在不应该好好在杨家的吗?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凌铭看着她满含担忧的小脸,不禁觉得自己残忍,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却不得不要了她。

而且这次恐怕更为汹涌,但愿不要伤了她才好。

他反手抓住她冰凉的手,那舒适的触感差点让他狼狈的粗喘出声。

他强忍着欲望,艰难的说道:“简佳,这件事只有你能救我。”

“我?”

简佳疑惑的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明所以。

“你愿不愿意救我?”男人低沉沙哑的说道,声音有些恳切。

简佳的心微微一颤。

她当然是愿意的,看他这副生不如死的样子,她很担心,内心也很焦灼,恨不得所有的痛苦都是她来承受的。

她连连点头:“你告诉我该怎么做?”

就在这时,车子猛然下滑,然后甩了一个漂亮的弧度,稳稳地停在了最里面的车库里。

“先生,已经到酒店了。”

“酒店?”简佳愣住。

而凌铭苦笑:“来不及了,我控制不住了。”

话音刚刚落下,男人的吻便如暴雨一般落下,言睿立刻遮住了眼睛,手忙脚乱的下了车。

简佳震惊不已,还没有回过神来。这个吻……她很熟悉,就像是那天晚上自己被木羽下了药,迫切渴望的吻着凌铭。

此时此刻,一模一样。

她现在才明白,他之所以那么狼狈,完全是因为被人下药。

他之前在杨家,是杨心瞳!

她这才知晓叶沁叫自己回来的真实目的,是想让杨心瞳和凌铭发生关系!

凌铭也十分佩服自己的定力,都到这个节骨眼了,竟然还能理智占据上风。

简佳的小脑袋瓜里起先还能思考很多,最后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

傍晚时分,傅柏易匆匆赶来,还带了个女医生,专门看妇科的。

傅柏易闻言不禁染上了戏谑的笑意,看着自家好友那淡然的面色,说道:“兄弟,女人可是怜香惜玉的,不是你这么折腾的。”

凌铭听到这风凉话,淡淡的扫了一眼,说道:“言睿,找一找还有没有像林小姐的女孩,送到傅医生那儿,让他关爱关爱。”

这话,戳中了傅柏易的软肋。

他急忙叫停:“只能你埋汰我,还不能我埋汰你了是不是?我可是要为我未婚妻守节的,你可别害我破功。不过男人吃了那些催情药也是伤身的,正好她不方便,你也好好养养。对了,这杨家你打算怎么处理,好歹也算是你太太的娘家吧?”

“听闻木羽那个废人想要娶杨心瞳,我已经派人送了贺礼。”凌铭寒眸微深,本来还想放过他们一家,但是现在没有这个必要了。

傅柏易知道凌铭生气了,让杨心瞳嫁给一个废人,也算是咎由自取。

“那其余人呢?”

“木羽的爹似乎也丧偶多年未娶,父子两一起办喜事,倒是挺不错的。”

“老子娶娘,儿子娶女儿?凌铭,你未免也太狠了吧?”傅柏易咽了咽口水,惊讶的说道。

“更狠的你又不是没见过?”凌铭淡淡一笑,这笑容……仿佛是春风拂面一般,但是落在傅柏易的眼中,却感到了浑身胆寒。

这个男人,要是计较起来,背后的阴毒手段多着呢。

惹不得,惹不得!

“那杨成业呢?”

“有奖有罚,他的公司我会提携,这些都是看在简佳的面子上。”男人声音虽然平淡,但是提到简佳的时候,嘴角分明是扬起来的。

傅柏易看着自己好友从当年的阴影中走出来,内心也感到开心,衷心祝愿的说道:“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就放心了,我还怕你一直陷在当初的死胡同里面呢!”

“以前的事就不要提了,现在我的妻子只有简佳一人。”

“嗯,那就好。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那个女人没那么简单,你还是小心提防,千万不要让她成为你们之间的隔阂。还有这次我从Y国回来,发现黑狼还有动静,恐怕是要追过来了,你要小心。”

“嗯,知道了,辛苦你了。”

凌铭感激的看了一眼,问向好友:“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

“我答应过阿音,我要找到她的妹妹,我欠下人家的,总要还是不是?”

“这不是你的错,这只是一个意外,你还想不开吗?”凌铭蹙眉说道。

傅柏易闻言嘴角扬起苦笑。

感情的事只有两条路。

一条是死胡同,一条是康庄道。他放不下就入了死胡同,不撞破南墙是不会回头的。

他笑道:“这也是我坚持活下去的意义,你……就不要拦我。我就住在这附近,有什么事叫我。我先走了。”

他转身离去,那背影有些落寞。

凌铭垂眸深思,最终还是放心不下,让言睿派人跟着。

傅柏易出了门,看了眼黑夜,陷入了惆怅。

阿音……

我们就真的这样了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他的小鸢尾他的小鸢尾辞有|现言她隐瞒了自己的身份来到M国,他是倾权天下的凤氏掌权人爷凤君炎,人称凤四爷本因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对彼此倾心。 身份被曝光前 所有人:这谁啊,根本配不上我们四爷好不好。 身份被曝光后 所有人:小姐姐跟四爷真配,天生一对。
  • 先生今天有点酸先生今天有点酸所谓佳人.|现言被母亲逼迫嫁人,被族中长辈接连陷害,她的前半生岂止一个“衰”字可以概括。都说霉运到头好运来,宋希颜的故事可以说是从遇见尘爵开始转运。 某女日常被表白后, 宋希颜仰着脑袋吸了吸鼻子,“尘先生,我闻到一股浓郁的醋味啊。” 三千世界那么繁华,我却只想和你共赴光泽。
  • 恰逢花开恰巧你来恰逢花开恰巧你来沐落小七|现言(推荐我的新书,月下繁花醉,是短篇哦!!许唯一:迟墨同学,你缺女朋友吗? 迟墨,不缺! 许唯一,真不缺? 迟墨,…… 许唯一,那好吧,再见! 迟墨盯着许唯一离开的背影恨不得盯出一个洞来,嘴皮子动了动,可终究他什么也没有说 他跟好友抱怨,你说许唯一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某人:大哥,人家都说得那么明显了,你自己把天聊死了,怪得了谁? 迟墨:可是她没有表白,也没有说喜欢我啊? 某人:兄弟,你是凭实力单身! 后来 许唯一又问,迟墨,我缺一个男朋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迟墨刚刚准备开口,就被不远处的蓝同学瞪了一眼,到了嘴边的话只好收了回去,有些郁闷的开口:我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许唯一:差了什么? 迟墨:你自己不会想吗? 许唯一:麻烦大神指点! 迟墨:你还没有跟我表白,也没有说你喜欢我
  • 羊毛袜里的断指甲羊毛袜里的断指甲周世矜|现言这是讲述一段严蘩和徐经勇两人间的平凡而不简单的爱情,爱你,却不得不离开你,爱情本身就会令人心痛,心痛的人还在爱你,一生不忘。但也许你我会再次相逢,依然破镜重圆,这不是你我轻易食言,而是你我都还深深爱着对方。
  • 闪婚厚爱:首席宠妻超给力闪婚厚爱:首席宠妻超给力冰辣椒|现言一夜之间,池晚晚从一个一穷二白的贫苦大学生摇身一变豪门阔太少奶奶! 可望着眼前家徒四壁空空如也的大别墅,她发现,别人家的老公存款八位数,自己家这位,债款八位数! 这都不重要,虽然这个男人长得人神共愤,但她,誓要离婚! 池晚晚:“这日子过不下去了,你太穷了,我要离婚!” 薄席幕:“我穷?” 分分钟甩出一张卡丢在她面前,她随意一扫余额,人傻了。 池晚晚:“和你在一起我不幸福,我要离婚!” 薄席幕:“你不幸福?看来是为夫疏忽了。” 话音刚落,池晚晚被一把打横抱起朝着内卧走去……这个混蛋!
  • 独家占爱:总裁别欺人独家占爱:总裁别欺人墨白千九|现言身为宋家的养女,计锦与深爱的宋均言成为夫妻。却没想到,她希冀的婚姻生活还未曾展开,便已经落幕。他带着另一个女人登堂入室,却对她说,他娶她,只是因为他需要。喝醉酒的计锦徘徊在街头,误把刚刚回国的沈嘉从当做自己的丈夫。她踢他的车泄愤,她当街亲吻他,问他,为什么不能爱她,不爱她,却又为什么要娶她。她的一个举动引来了媒体围观,当日,他们街头亲吻的照片便被登上财经头条。计锦才知道,她缠上的这个人,是商界巨鳄——沈嘉从。他们缘起于一场误会,她将自己的包扔到了他的车上。他以赔偿踢损的车为由,让她做他的保姆。一次次的擦肩而过,令他对她无法忘记。可计锦从来就不敢忘记,她不是沈嘉从的妻子,她是宋均言的妻子。
  • 错嫁豪门新媳妇错嫁豪门新媳妇陈欣研|现言本以为可以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幸福生活,但却被现实牵绊,愤怒嫁给一个恶魔,长达一年的相处,每天对话不到百句。他的回归,给了她一丝希望却没想到自己已经不再爱他。一个恶魔丈夫,一个温柔骑士。还有一个穷小子,到底她会和谁在一起.......
  • 馨之缘馨之缘LAZY猫|现言“你是我的!”他冷冷地宣称。从此撒旦介入她的生活,掌控她的一切……“你很可爱!”他暖暖地微笑。从此天使陪伴在她身边,温暖她的一切……“我要你!”他似是不正经地笑称。却缠绕在她的身边,追随着她……命运轮转,她与他们究竟将有怎样的故事上演?作品一开始看起来似是普通,但会越来越精彩,敬请期待!
  • 这次一定好好爱你这次一定好好爱你RTYmm|现言“阿淮,你可知道,你是我的,一直是我的……”人间四月天啊!当记忆被抹去,你可还会再次爱上我吗?
  • 余光浅浅余生有你余光浅浅余生有你浅若余缘|现言又是一片很蓝很蓝的天,很暖很暖的阳光照在人身上却是一片疼痛。我努力睁开眼却又希望那年眼睛要是睁不开该有多好,这样就记录不了这悲伤的一幕,永久性驻扎在心里剥夺往后所有的欢乐,以至于忘了笑也忘了哭泣。直到十七岁遇到了一群哥哥,黑暗无光的心里才逐渐被点亮,拥有了想要追逐的梦想…相识中收获一份爱情让我重新学会了笑,收获一份友情让我体会到了泪光中的感动…往后余光浅浅的时光里,我把我们的一同走过的时光当作幸福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