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章 番外

方芜昨天和宋琦告别律所也找好了新的合伙人,她终于可以放下一切陪着易森。

疼痛逐渐频繁有时候一天会疼两三次,易森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每每看着方芜心疼的眼神他还可以扯出一抹微笑,有你在,再疼都不怕。

上个月易森检查的报告单被她无意间发现这个谎言就此告破,方芜一开始是不愿意相信甚至是不敢去承认这个事实,这可是易森啊,是铁人易森他怎么会生病!

原来他再强终归到底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逃不过生老病死。

方芜慢慢的还是不得已的接受了现实,即使它残忍的要带走自己的爱人。

易森在床上躺着的时间慢慢的变长,一天中大多时间都是昏睡的,方芜也不做什么就躺在他的身旁也不睡,只是睁着眼睛看着他好像要深深地印在自己脑海中。

还有最后一个月的时间,两个人决定去旅行。

恰巧易森的三十岁生日就在一星期后,方芜打算给他过一个有意义的生日。

平常他生日的时候,方芜总会定一家餐厅的餐到家里两个人都盛装出席坐在自家的餐桌上来一个浪漫的烛光晚餐。

今年她并不打算这样,要给他所有最美好的回忆。

方芜开着车看着副驾驶的易森又开始昏睡过去,他太虚弱了没有半点精神。

转过身将后座的毯子拿过来搭在他身上,专注的开着车,这次两人打算自驾游开到哪玩到哪。

静静地车厢里方芜好像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就像这车里只有一个人一样。她有些害怕的转过头看着易森脸上还有痛过后流的汗珠。

方芜拿出纸巾小心的擦拭,将手指轻轻地伸到他鼻子底下,还好是有呼吸的。

每次看着他昏睡都会试探一下,她害怕无意间就失去了。

看着前面一望无垠的大海,方芜临时决定去海边坐坐,打开车门大步的绕到后座取出大衣,易森已经不能再着凉了,他的身体并不能承受即使是小小的流感。

“阿森,醒醒,我们去海边坐坐好不好”。

易森从睡梦中醒来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陷入无边的黑暗他用力的挣脱着睁开了双眼,后背已经满是汗水。

“海边?好我们去海边”易森看清眼前的女人那时他的挚爱,他撑着座位努力的拖着自己沉重的身体下了车。

方芜仔细的把他用大衣裹严实,不露一丝缝隙确认不让他有生病的可能,牵起他慢慢的走在沙滩上。

走了几步易森就开始喘了起来,呼吸声逐渐变粗,方芜半扶着他坐在一块平滑的石头上。

“先歇歇,我有点累了”方芜调皮的笑笑,假装自己很累的样子靠在他的怀里,她多想就这样一直在他的怀里。

易森努力的抬起手摸摸她被风吹得有些红的小脸,看着她眼神里隐藏着满满的不舍,他怎么会舍得让她自己留在这个世界上无依无靠,但他真的是无能为力,生平中第一次发生了他怎么努力都无法改变的事情。

“阿芜,你看”易森指着两只海鸥。

“它多像我们”易森看着看着感觉眼角有些湿润,他羡慕两只海鸥可以一起尽情的遨游,他羡慕它们自由不受约束。

方芜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努力压下心中的酸楚,“哪里像,我们又不会飞”,方芜打着岔想要调节一下有点悲伤的氛围,结果语调一出都带着哽咽。

易森将她的脸转过来看着她有些微红的眼睛疼惜的吻了上去。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还是会选择在孤儿院和你相遇,在过去平凡的岁月和你相爱,即使知道我们终将会分开,但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奔向你,因为有你我短暂的人生才会完整,因为有你我知道幸福的滋味,因为有你我生而无憾。

即使我不能一直陪你,但是我会一直爱你。

肉体会消失,灵魂的爱将永生

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魔尊要休假魔尊要休假子忄|现言作为不知活了多少年的的魔尊大人,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穿越者,无聊时翻了他的记忆…… 然后,她找到了天道——本尊要度假!!! 外表高冷霸气实则绒毛控的魔尊大人vs看似清心寡欲实则套路深的男主大人 阎姒:听孤的,孤不会错! 岚渊:好,都听你的。
  • 霸道总裁爱兔子霸道总裁爱兔子鹿面桃花|现言看那只肥兔子,一定是有钱人家的兔子。“哦,no,我没有钱,只是窝边草吃的太多”
  • 一路走来,最疼不过我一路走来,最疼不过我猜不透121|现言虽然多年后,我过得不是自己原本憧憬的生活,但我也感谢上苍,将你带到我身旁。
  • 余生多指教:中校大人易扑倒余生多指教:中校大人易扑倒李李子|现言这世上最难堪的事不是他不爱你,而是他说很爱很爱你,最后却轻易地放弃了你。这世上最幸福的事不是他爱你,而是他明知道在爱你的这条道路上有重重的阻碍,他仍然不顾一切的选择和你在一起。我爱你,并不是说说而已。承受不了爱情和亲情的双重打击下的严肖雨毅然的选择了逃避,四年后重新返回故乡,再次遇到了那个曾给自己的童年带来众多阴影的乔致远,也遇到了曾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冯钰轩,一个骄傲自大,一个幽默诙谐,究竟最后,谁能获得芳心,抱得美人归?
  • 雨萌时刻雨萌时刻龄.|现言(甜宠)我是叶家的大小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父母就我一个女儿,非常宠我,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也非常非常的宠爱我,我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长大的,可还是免不了被人绑架了,只能... 幸好又... , , , , , , , 后来.....................
  • 谁人入春风谁人入春风李左|现言这个故事里,每个人都有伤痛,但每个人仍然热切的活着;这个故事里,每个人都不完美,但每个人都愿意直面真实;这个故事里,每个人都曾热切地爱过,只不过有人还在爱着,有人却在恨着……这个故事,好像每一个平凡的自己,热情的生活,自私而真切,点燃自己或灼烧自己。
  • 只有冬天才知道只有冬天才知道樱南巷|现言当初如果知道现在的我会这么爱你,那么我绝对不会对你步步紧逼,直到再也找不到你。叶棠薇,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想你。 ——韩沐瑾
  • 爱影婆娑爱影婆娑麋弄风清|现言16岁常常做着不切实际却美轮美奂的梦境。有的人,成为了梦中的自己。有的人,成为梦的奴隶。
  • 我是你永远的迷案我是你永远的迷案这坨红烧肉|现言她是窥探人心的顶级心理学家,一场大火,却成为霸总神探的头号迷妹。 韩微表示:我男人真帅,我男人手里逃不走一个罪犯! 而那狗男人却……高傲,孤僻,无情商,没有一点让人喜欢的地方。 头号迷妹却表示,“你们不知道我男人面对犯人的时候总是情话连篇!” 比如,“我的钱可以起诉追债你一万年,你别怕,我一直等着你!” 有钱有霸气,真棒!
  • 不是所有人都叫林小夕不是所有人都叫林小夕黑猫猫No|现言“小冰子,快来服侍本猫猫入寝”西西穿着一身蕾丝睡衣,雪白的肌肤若影若现,手从胸前滑下来到那片山丘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