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7章 一个新故事

“说好了,以后别再来烦我,惹急了我真的干掉你啊。”

“你真的不会娶我妹?”

“不会。”

“我妹想嫁你。”

“我不会娶她。”

“那我走。”戚墨言点点头,李科真的很给他面子了,继续咄咄逼人可就不知好歹了。他一向很讲道理,除了涉及到妹妹。

李科也很满意,不是万不得已,他并不想干掉这位儿时的玩伴。嗯,其实不算玩伴,他们年纪差了五岁,当年一起玩的时间并不多,算是旧识。

“豆子哥,你以后是不是用不到我了。”小九走过来。他看到了李科新的力量,和李老一样完美无缺,他这个分灵者好像一下变得多余了。

“谁说的,别多想。”李科拍拍小九的肩,后者露出了笑容。

所以老头子才不需要分灵者,门的力量超乎常人的想象,那不是属于人间的力量。

接下来几天李科就在疗养院虚度时光。不是,不是虚度,完全融合门的力量需要一些时间,他是在融合休门。

帮忙除除草,和其他聊聊天,看着艳阳高照的天空,李科发现世界真的很美。

“小九,喜欢这种生活吗?”

“还行,悠闲点也没什么不好。”

“休闲生活可是一种幸福啊。”

这样过了十几天,李科接到了两条短信。

一条是:杜粒粒出院了。

另一条:谢谢你。

休门已经完全融合,李科也可以去做想做的事情了。

“小九,你有自己的打算吗?”

“豆子哥?”

“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李科看着小九说道。

“我只想跟着豆子哥。”

李科摇了摇头:“那是不对的,小九,去上学,去工作,去找女朋友,你不应该一辈子跟在我身边。”

小九不说话。

“咱们有电话,有什么事随叫随到,小九,又不是见不了面。豆子哥希望你能有自己的生活,你懂吗?”

小九点点头:“我知道,豆子哥肯定是为我好。”

“相信豆子哥,你会找到自己的生活的。”

当年老头子明明不喜欢小九,却还是坚持把他留了下了,不仅仅因为小九是分灵者,老头子其实没安好心,他是想把小九当成李科的炮灰!

小九,就算你暂时适应不了自己生活,豆子哥也是为了你好。

这一天,李科把身上的钱分了一半给小九,十几年一起生活的兄弟从此各行其路。人,总是要前进的。

一年后。

李科挤在人满为患的公车上,手里拿着手机大声叫喊:“在车上,我在车上了!马上到,在等一等,急什么!”

到站下车,李科先买了瓶水,此时正是伏天,李科虽然不会出汗,但还是会口渴。

半瓶冰水下肚,登时神清气爽。

半年前,他在网上注册了一个小网站,目的是为人消灾镇邪。

虽然名气不大,但也解决了几个事件,在圈子里倒是获得了一些人的信赖。

这次是一位老主顾拜托他帮忙,随便一提,李科的服务是免费的,属于兴趣使然的除灵者。

大概率又是自己吓自己的桥段,李科并不在意,真的灵异事件,没有灵力的人是很难察觉的。

绿光俱乐部,有钱人的聚集地,李科现在的家当都不够办一张会员卡的。

李科觉得这俱乐部的名字起的特别好,成为这家俱乐部会员的人也都是人才。

一进门就有一人迎了上来,“大师!”

迎接李科的是一位年轻小伙,剪着时下主流寸头,脸颊消瘦,鼻子还有些歪,但整张脸一起看却意外的有点帅,让李科感叹造物的神奇。

年轻人叫程明,李科曾经帮他解决过一次灵异事件,真正的灵异事件,也是这半年来李科唯一一次遇到的灵异事件。

从此程明就奉李科为上宾。程明父母的公司是开超市的,连锁店据说遍布20个省,能成为这家俱乐部的会员也就不奇怪了。

这次也是他请李科来的。

“你朋友呢?”李科问道。

“里面,咱们去包间说。”程明带路。

包间里只有两个人,一男一女。

都是二十多岁。女的一头大波浪,带着个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看到李科进来,站起身打了个招呼。

男的一脸无法掩饰的倦色,像是三天没睡觉的样子,头发胡子乱糟糟一片,让李科想起曾经打游戏五天五夜没睡的自己。

“马志超,他女朋友黄琳。”程明介绍着说道。

李科点点头,坐下来说道:“不用客套了,直接说事吧。”

“我杀了人。”马志超第一句话就有镇压全场的效果。

李科点点头:“杀人,去找警察啊,和我说有什么用?以为我会起死回生?”

“不是的,大师,志超他不是故意杀人的。志超,你快和大师说说情况啊!”黄琳先是和李科解释了一句,然后推了推马志超。

“我不是什么大师,你们别跟着程明乱叫,有啥事就说吧,大家一起想想办法还是可以的。”李科拿杯子到了杯饮料笑道。

“大师是尊敬啊,就叫大师,别纠结这个问题了,志超别急,慢慢说。”程明说道。

马志超倒了杯酒喝下去,脸上有了点血色,这才慢慢开口:“事情发生在大概半个月前。我的房间外不远就是马路,每天早上都能听到环卫工人打扫路面的声音。”

“有一天早上,我听到‘咔嗖咔嗖的’声音。当时我没在意,因为有时候也会听到这个声音。”

李科打断他问道:“咔嗖咔嗖是什么声音?”

“马路边上有种着小树的土道,环卫工人有时候会用铲子整理里面的土,铲子插进土里就会发出咔嗖咔嗖的声音。”程明帮马志超解释道。

李科点点头,示意马志超继续讲。

“后来连续几天早上都是这种声音,有时候声音大的会吵醒我。我在路边的房间生活好几年了,早就适应了这些声音,按理说是不会吵到我的,然而我还是被吵醒了。”

马志超说道这,脸色白了几分,身体也有些抖,黄琳扶住他的胳膊安慰他。

马志超又喝了口酒这才接下去说:“有一天,我又被那种声音吵醒了,所以我就起床拉开窗帘想看看是谁弄出这么大的声音。”

说到这马志超又说不下去了,他紧紧闭住嘴,抓紧了黄琳的手,把她的手捏的挤成一团,失去了血色。黄琳脸上微有痛色,默默咬着牙忍耐。

“大师,志超和我说过这个事,还是我来转述吧。”程明提议道。

李科说道:“不,我可以等,让他放松一会。”

李科的“界”是展开状态,他需要知道,马志超是否有在说谎,还有他说自己杀人了是什么情况。

缓了一会,马志超的情绪稳定了一些,接着说道:“然后我看到一个人在用铁锹挖坑,他没在种植道挖,而是距离我的窗户不远处的泥土地上挖,因为他背对我,我看不见他的脸。”

“我不知道他在挖什么,但应该挖了好几天了。我当时没在意,拉上窗帘继续去睡觉了。后来又过了两天,那个挖土的声音越来越大,环卫工人总是很早就出来工作,结果那个声音搅的我也休息不好。”

“有一天我实在受不了,就打开窗户冲他叫了一声,要求他小声一些。结果他转过来看着我,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穿着环卫工人的制服,非常消瘦。他停下手里的活,拿着铁锹向我走来。”

说道这马志超又停了下来。到此为止,李科都能感觉到他说的是实话。

“志超被那个声音搅的好几天休息不好,那段时间他天天都无精打采的。”程明趁着这会功夫和李科搭了一句话。

马志超继续说:“他的脸色很白,我以为他是休息不好。而他走近我时一句话也没说,脸上还在笑,配合他苍白的脸看起来很瘆人。他走到我窗户下面,抡起铁锹就拍了过来!”

“我家的窗户外面都有防护栏,铁锹拍到防护栏上发出很响亮的撞击声。我当时吓了一跳,赶紧拉上了窗帘。我担心声音会吵醒我父母,因为声音真的很大,清晨又那么安静,想听不到可太难了。”

“我从窗帘缝隙往外看,那个男人就站在我的窗户下面往上看,好像能看到我一样,一脸的冷笑。我打开窗户想和他理论,然而他什么话都不说,抡起铁锹就砍我,就是用铁锹从护栏缝隙里劈进来。”

“我拿了根棍子跑出去想教训他,然而出去后就没人了。我问我父母早上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他们也说没听到。”

“然后第二天那个男人又是一大早就来我窗前挖土,因为我又听到了那个声音。我从窗帘缝隙往外看,他好像知道我在看他,直接走到我的窗前用铁锹打窗外的护栏,一下一下不停地打,声音非常大。”

“我当时非生气。我觉得他太嚣张了,我只不过头一天对着他吼了一句,他就敢做这种事。我打电话报警,然而警察来了后那个男人已经不在了。”

“我们检查了外面,坑是用来种树的,我窗户的护栏上也没有痕迹,警察只说了句他们回去查查看就走了,我觉得他们不相信我的话。”

马志超抱住了头,看上去又悲伤又苦恼。

“然后呢?”李科问道,他感觉这事有点意思了。

“第二天还是一样的情况,我又报了警,这次警察查看的结果也一样,他们说这是工人在挖坑绿化,要我坚持几天就好了。我说他用铁锹打我家的护栏,警察说没看到痕迹,又问我的父母有没有听到声音,他们也没听到。”

马志超呵呵笑,有些神经质,“谁都不信我的话,我的父母也说让我换个房间好好休息几天就好了。”

“然后。”马志超眼睛通红的看着李科,“第二天我早早就等在外面,我想教训他一顿,他这么嚣张一定是平时跋扈惯了,但我不怕他,我拿着棍子等在一个角落。”

“然后他来了,但是这次他推了个小车,小车上有一个人软绵绵的躺着。他把那个人丢进他挖的坑里,因为坑不够大,他用铁锹把那个人的手脚打折了然后塞进坑里。”

李科听的聚精会神,这个故事,还挺有趣的。

“我当时很害怕,是真的怕了,因为有血迹从断肢处溢出,我不认为那是假人。我绕着墙跑到房子另一侧,我肯定他没发现我,然而,当我回到家门口时,他居然在门口等着我。”

马志超说到这里,脸色白的可怕,李科没被他的故事吓到,倒是对这张白脸心有余悸。

“然后呢?”李科问道。

“然后他对着我笑,还是不说话,他挥起铁锹砸我,我用手里的棍子招架,但是他的力气太大了,棍子被砸断了,我倒在地上,他还在砸我,我滚动了一下避开,然后把手里的半截棍子插进了他的眼睛。”

“死了?”李科问。

“没有,他的一只眼睛受伤了,在地上打滚,同时还在会动铁锹,我用棍子又插了他几下,有一下插进了他的肚子里,我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大力气,之后他就不动了。”

“然后呢?”

“我就跑了,没敢回家,跑到小琳家躲了几天。”

李科看了眼黄琳,“你们没报警?”

“这就是我们找大师你来的原因,我们去志超家里看了,告诉他的父母他和我们在一起,让他们不要担心。然而我们没发现志超说的尸体,一个都没有。”程明说道。

李科转头和他对视,程明说的也是实话。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在武当山当道士的那些年在武当山当道士的那些年逆行之鱼|都市道士是什么?江湖术士?招摇撞骗?没有人可能去相信老祖宗遗留下来的传承,因为世道变了。就连少林武当这样的大派,只能靠旅游观光维持生计。人们活在了自以为理想而又科学的世界里。 但,科学真能解释一切吗?·你还认为这能用科学解释吗。所以,道士下山,为你揭开现实中不为人知的另一个异人的世界,为你展示奇门遁甲,五雷正法······带你领略祖宗传承之神奇,异人世界之奇妙!
  • 外星垃圾桶外星垃圾桶申克白|都市垃圾桶在手,世界我有!刚刚傻!生意失败又惨遭婚姻失败的“鸟叔”,从逆境中崛起!手持外星垃圾桶,坏人、恶人、奸人、贱人!通通一扫!收进外星垃圾桶!“鸟叔”不嚣张,不扮猪吃虎,凭着成熟男人的睿智,谱写一首冲出地球、奔向宇宙的神曲。
  • 无敌教师无敌教师逗号不会用|都市浪子林凡,都市之龙,曾在极短时间内创立庞大的商业帝国。却突然隐没,成了清纯小丫头眼中的邻家哥哥。作为曾经的商业教父,林凡摇身一变,化身火爆的大学老师,誓将清纯美丽的校花保护到底!
  • 暗影——雇佣兵暗影——雇佣兵暗影灬雷霆|都市在这个战场上,你可能随时被任何人置于死地,也有可能在任何地方被人救起,甚至还会有一群不知道名字的陌生人为你出生入死,为你舍去自己的生命,这就是雇佣兵……
  • 我叫张伟我叫张伟恋着你过冬|都市一个落魄的电影院的售票员,孤身一个的他居住在电影院提供的小小的房间里,在上海这座巨大的城市机器里,他只是万千浮萍中的一片而已。直到有一天,他被一群黑衣人带走,从此走向人生的不同道路。
  • 黑蝎青年黑蝎青年星C羽|都市从黑暗中来,于黑暗而生,于黑暗而死,在黑暗中强大己身!
  • 问倒上帝问倒上帝醉龙先生|都市懂我的人,不需要我解释;不懂我的人,我也不屑于解释。一个四书五经,琴棋书画,吃喝玩乐,打架骂人,三教九流,无所不精的混蛋,他时而柔情似水,时而火爆发狂,时而多愁善感,时而绝情千里,时而调皮可爱,时而天真浪漫,有人说他是慈善家,有人说他是杀人恶魔,有人说他是寂寞诗人,也有人说他是黑道教父,他却更喜欢别人说他是个混蛋,他又该向我们怎样阐述自己的故事......
  • 都市侠警都市侠警金玉公子|都市金玉公子作品:《我是警察》系列之《都市侠警》。一名怀揣梦想的懵懂少年;一场场缠绵悱恻的感情纠葛;一桩桩惊奇迷离的烧脑案件;一个个激情奋斗的热血故事;一段正邪交锋的侠警传奇;一本真实的刑侦小说。我是萧伟这是我的警察故事风一样的传奇,用睿智的双眼揭开最终的迷局。书友群:622.393.818开心交流。
  • 赘婿的咸鱼人生赘婿的咸鱼人生仓哲|都市他是窝囊赘婿,他也是神医。咸鱼翻身,昔日的仇敌,遭受的白眼,那些人终于开始瑟瑟发抖!
  • 野罪恶的TBD|都市流浪的野在红枫镇上遇到了无家可归的赵悦,在命运之神的牵手下,两个孩子开始了一段奇幻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