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章 交易

A市调香协会坐落在郊区。依山傍水,环境十分幽静。

左戈今天过来,主要是为了和孙温书约好来取药。和门卫表明来意后,按照给的地图直接开到西北角深处,米若工作室在此有自己独立的教室与管理部门。

左戈被人带着走到目的地,敲门进去,见到的除了孙温书外,还有一个女人。

女人坐在桌后,孙温书站在一侧弯腰和她说这话。不知道说了什么有趣的,竟让她眉眼都透出笑意来。女人笑得极为娇媚,修长的手指亲昵地转着孙温书手腕上的镯子。见左戈进来了,便客气地让他坐了。

左戈心下明白,想必这就是米若了。和自己想的不一样,据说她比孙温书年长不少岁,如今面对面见了,一点都看不出,米若的年龄,这两人诡异的出奇地相配。

孙温书退到一旁坐下,不打扰二人说事情。

米若拿过一旁早就备好的香料盒过来,说道:“左夫人的病温书和我说过了,这是我改的一味香,回去点段时间试试看。”

左戈打开看过,里面是几十颗塔香,好奇地问道:“米若夫人,这个有什么功效呢?”

“解体内余毒罢了。”米若拨弄下头发,丝毫不在意自己这句话会惹出怎样的结果来。

左戈瞳孔一缩,抬眼看着这个女人。穆念琴怀孕时就惹了毒,这事这么多年除了左戈父子俩,没有人知道。如今这女人没见过穆念琴,她又怎么知晓的呢?

米若见左戈这副表情,也知道他想问什么。不想浪费时间,自己便直接解释道:“左夫人当年那个毒,是从我这儿出去的。”

左戈怎么也没想到,短短几句话,竟然说出了这么多的事。听到这毒是从米若工作室传出去的,顿时有些失去理智,强压下心头的怒气,恭敬道:“米若夫人竟然知道那毒,相比也知道该如何解。这味香,我替左家谢谢您了。但是您可否告知,当年是谁取了这个毒?”

米若摇摇头,听着这个语气倒是有些觉得可笑。他以为自己是什么善良的人吗?那就有些太简单了吧。

“你先别忙着谢我。这位香只能起缓解作用。当年那味药送出去不少,可唯独你母亲却试出了毒性。想根治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只不过......”

“不过什么?”左戈这么多年头一次明明白白地听到自己的母亲的病有根除的方法,感慨多年的坚持如今终于有了结果,便想着米若提出来的任何条件他都可以答应。

米若露出算计的表情。口中的茶咽下,倾身过去,说道:“这里有些药材,是不能给外人用的,这是工作室的规矩。所以,恕我无能为力了。”

耳边女人的气息突然远去,像极了这次的希望,来的快,去的也快。

米若挑眉看向胆敢把她扯回来的人,孙温书一脸的严肃与不满,她享受这样的反应,对于这种心理上的小折磨,也乐在其中。刚想伸手去拉他,便被左戈打断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好让您破了规矩。只希望,您能尽力医治母亲。”

左戈如今的反应正中米若的下怀,“你放心,谁能和钱过不去呢。”

笑意满满地目送左戈急匆匆地出了门,脸上熟练地多了一丝算计。

孙温书看着这人盯着左戈离去的背影出神,心里不满,走到背后环住她的脖子,脸就埋在了那人的颈窝处,深吸一口气。从相识起,这女人身上淡淡的药味就从未散去过,久而久之,自己也闻得习惯了,到现在,也离不开了。

“假如他真的按我们想的去做了,你就别再出去了,好好陪陪我嘛。”孙温书之所以当时那么快就答应了左家的问诊,也不过是因为心里的小九九。

米若笑着偏过头,撩开他白色的发丝,单手摘掉他碍事的眼镜,抬头吻了上去。

“好。”

左戈出门时,心里也有了自己的打算,看看刚好是午饭时间,便直接约了聂云雪出来。

聂云雪这两天心情不好,和安子源算是冷战状态,平时也许能找他说说话的,现在也没这个心情了。而现在,对于左戈直接来把自己抓出去吃饭这一件事,更是火大了。

澜雅舒阁的位子当天是约不上的,左戈便把她带到自己经常去的一家餐厅。虽然没有澜雅舒阁的精致,但是味道还是上等的。

然而左戈没想到的是,聂云雪对事物的挑剔可不是一星半点的。菜上齐了这位大小姐还是一口没动,筷子倒是把米饭插出了不少窟窿。

聂云雪没什么食欲,她也知道左戈不会无缘无故找她,开口就问:“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还为了上次那个姓墨的?”

左戈推了一盘牛腩煲过去,换回了聂云雪面前的蔬菜。看着聂云雪动筷,心里也就暗暗舒了口气。

“那个人叫墨晨,已经明确了顶了安家的位置。不过我倒是打听到,他和聂洪雅有订婚的意思。”

“这事我知道,”聂云雪挑出了香菜,皱皱眉放到一边去:“这事我也管不了啊,你和我说没什么用。”

左戈点头,他当然不是为了这事才来找她的。

“我找你不是为了这个,是为了我们两个婚约的事。”

“噗——”聂云雪心里不解,聂家人马上就要有一个从政的女婿了,这人怎么还盯着婚约不放呢。

左戈伸手制止了聂云雪,继续说道:“你别急,我的意思是,假如你需要,我们可以假订婚,你要取消随时都可以。”

左戈这话聂云雪要是做梦梦到都会笑醒,如今真的听到了,怎么能让她不兴奋。

当青姬告诉她那个姓墨的是聂云雪未婚夫的时候,她就有些担心,担心聂萤会着急给她订婚改变局面。这两天自己想了太多的借口,甚至连提前揭露身份的想法都有了。如今左戈这个意思,倒是来的刚刚好。

“所以,这是个交易?你想我做什么?”一时的开心并没有让聂云雪失去理智,左家人无利不起早,想必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左戈点点头:“其实不难,我想拜托你,进香协,修药香。”

药香?聂云雪已经决定了去修药香,现在还能顺便解决婚约问题?这是什么天大的好事?

“我能知道原因吗?”

“米若办公室,可能有我需要的药材。”左戈如实相告,既然打算合作,还是有些诚意的好。

聂云雪明白其中关联后,看在穆念琴的份上,自然是选择信任这位合作伙伴了。

“合作愉快。”

左戈握住伸过来的手,看着对方的笑脸,心里还是庆幸的。至少,自己还是让她开心了一次。

一顿饭下来,二人关系好了不少。聂云雪顾及着自己晚上还要去聂家的家宴,索性就多吃了几口,防止晚上气氛不好,影响自己的食欲。

出来等左戈时,聂云雪还在用手机查着香协的资料。考核就在下周了,她现在真的是抓紧了每一分每一秒复习。

“呦,雪小姐还真是悠闲啊。”

聂云雪不喜说话人的腔调,抬头看去,一群的公子哥。领头的就是那个说话的人,她认出这是孙家的继承人,其他大多数她还是叫的出名的。让她惊讶的是,聂家那个聂云枫竟然也在他们之间。

孙家那位见人半天不回应,胆子也大了起来,高声说道:“都说聂家女人比男人强,现在看来聂总一个人霸占公司倒还真是有实力。只不过这能得意多久,谁知道呢?你说是不是啊?嗯?”抬手推了推聂云枫,使劲使眼色,想让他出来说几句话。

聂云枫打量着自己这个没见过几面的表姐,不知道为什么,也没说什么。

孙家人就是这次给聂家下绊子的对头公司,聂萤支撑到现在,倒也没有让他们占去几分便宜。

“孙公子有这个闲心,倒不如关心关心自家公司。”左戈神出鬼没,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聂云雪身后。拉着聂云雪上车,懒得搭理这些人。孙家的情况他知道,聂云雪因为这事耽误香协考核,不值得。

聂云雪上车前,想起了什么似的,止不住的笑出声回头:“孙公子要是还有闲心啊,倒不如也关心关心自己的婚事。”在咯咯的笑声中,孙家那位的脸色明显臭了起来。

二人离开后,孙家那位公子哥啐了一口:“呸!踩男人上位的东西,得意什么。你刚才怎么不说话啊,不是说你爸快上位了吗?你还怕她做什么。”

聂云枫看着二人的离开的方向,冷冷地说:“她是我姐姐。事情没定论之前,你给我客气一点。”

“行了行了,别因为这事伤了和气。”周边的人看二人气氛不对,纷纷出言劝阻。孙家公子哼了一声,转身进去不再纠缠了。

-------------------------------------

左戈送人到楼下,聂云雪下车却趴在车窗上问道:“左戈,今天这个交易,你怎么不去找安子希呀?”

聂云雪大概了解左戈心中所想,问这句也无非是打趣。

左戈嫌弃地瞥了她一眼。

“我怕把自己搭进去,行了吧。”

聂云雪笑得更大声了。她终于体会到了,这次重生的快乐了。

同类热门
  • 空梦物语之无言空梦物语之无言八水先生|现言这是由真实故事改编,它就生活在我们的身边。他是已婚男人却爱上了比自己小7岁的女大学生,这段柏拉图式的爱恋最终却是无言的结局......
  • 携子于手,我跟你走携子于手,我跟你走青殇01|现言落云和路羽的恋情,从小开始发芽。多年以后,他们第一次见面在认不出对方就又一见钟情了...
  • 老婆大人我在上老婆大人我在上神喵大人|现言李阔我好后悔认识你。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没脸见白凯。--------安以轩
  • 对你的人,你的时间,我一往情深对你的人,你的时间,我一往情深尃九|现言她叫殷离,狄篁家族唯一的传承者,因家族内乱被敌人有机可乘,狄篁一族尽数覆灭,而她在经历过痛苦之后选择与敌人同归于尽。却不曾想,这一切乃是缘份注定。他叫凤无衣,拥有四世模糊的记忆,四世不曾求娶一名女子,他的脑海里,始终有一个俏丽的身影在等着他……殷离狂妄、冷冽、无情,凤无衣残忍、嗜血、霸气,两人皆不是池中之物,相互的碰撞,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火花呢?小剧场。凤无衣:“女人!你认为你有什么资格代替她在我心中的位置!”殷离:“我有资格!因为我就是那个你在佛前跪求了一百年,人间找寻了三世的,殷离!”凤无衣:“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不记得自己老婆的样子!”殷离摘下面具:“凤无衣,你个情商智障!”
  • 王俊凯,别来无恙王俊凯,别来无恙顾千落|现言直到最后,我才直到薰衣草的花语:等待爱情。
  • 和巨星离婚前他成了猫和巨星离婚前他成了猫苏靖容|现言简介:三年包办婚姻,一纸离婚协议,还未签。 她的巨星天王老公出了车祸,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 与此同时,自家养了六年的小猫咪开始进入了叛逆期。 不吃猫粮要吃火锅,不睡猫窝要睡床铺,还趁着小主人不在的时候,偷偷玩王者荣耀…… 叛逆的猫瞬间成了走红网络的大主播,坐拥粉丝千万。 苏末期:小面条,你可别膨胀。 墨郁柏:老子就算成了猫,也是最迷人的那个,喵喵喵。 —— 墨郁柏从来都看不起那个被分配的婚约对象,她贫穷,刻薄,爱财如命,直到他成为了她的猫之后,才发现她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顺便问一下,她的那个儿子,怎么越看越像他?到底什么时候生的? 【温馨甜文,日常向萌系,喜欢的就点个收藏吧】
  • 双生之塑造男神双生之塑造男神妄想境界|现言作为一个表面高冷学霸,实则宅腐双修的妹子。纪纸纱在网上混地风生水起。直到有一天,她发现自己变成了男人?不……不对!这是一个男人的身体?脑洞甚大,慎入。
  • 命运之千金小姐复仇记命运之千金小姐复仇记虹之晓|现言她从一个天真的有点傻的千金小姐脱变成一个事业型的女强人,不是她天生的喜好争强好斗而是命运之手一步步将她推入一场关于三代人三个家族的爱恨情仇的战争中。她在一场场阴谋中逐渐成长,她在最美好的青春岁月里经历命运的洗礼,面对自己不能释怀的初恋,父亲病重,家族企业被人窥觊,还有众多关于家族上一代恩恩怨怨的秘密,一个十九岁的少女经历了懵懂的爱情,经历了生死的考验,一点点的被命运磨练成一个女强者,当以为一切拨开云雾见月明时却发现另一场多年的阴谋,就像一个被诅咒的怪圈子她和她的家族一直不断重复着,极近崩溃的她又会和命运做着怎么样的斗争,最后她的家庭,爱情,友情,事业,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 日久情生:腹黑总裁宠妻无度日久情生:腹黑总裁宠妻无度玲小小|现言迷糊之间进错了房,从此夜夜笙箫,这日子……罄竹难书!惹不起,她不会溜吗?可溜的代价太大,为了自己的小腰,顾倾歌觉得还是不溜为妙。只是,顾倾歌推着男人,怒吼,“唐默沉,我都乖乖留下了……”溜不溜,都要短距离讲话,男人果然都是不可信!
  • tfboys如果能重来tfboys如果能重来爱上羊的柠檬|现言额……这个……我有些不会概括,不管了,反正大家来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