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章 官宣

打完两局游戏,顾妍希没有再开,斟酌了一下,“要不要朋友圈官宣一下?”

她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是不妨碍她看过别人谈恋爱,在一起之后不都是要秀一秀恩爱的嘛?

“好,我这边有一些照片,可以用来发,游戏先退了。”

顾妍希也跟着退出游戏,点开微信,很快,就看到男人发过来的照片。

是他们在游乐园里的照片。

有近照也有远照。

背后是摩天轮,旁边的广场上也被布置了很多粉色的蔷薇花。

顾妍希眼睛一眯,那时候她怎么没看见呢。

照片里,女生穿的米白色宽袖配着墨绿色短裤,男人穿的休闲服,配上怀里的粉色蔷薇,画面唯美的像是一幅画。

顾妍希默默抱走图片,打开朋友圈。

思索了好一会儿,配字。

“我家的投喂员已上线~”

刚刚发出去没多久,就看到男人也发了一条。

“投喂员已上线~”

下面是一样的图片。

顾妍希怀揣着激动的心给人点了赞,退出朋友圈,找到人头像,改了个备注。

刚刚改好,就看到男人发来的消息,“明天想吃什么?投喂员已经上线了哦~”

顾妍希嘴角的笑就没有停下来过,想了一下,“明天吃香锅~”

那边,人很快就回了消息,不过不是文字,是520和1314的转账。

随后,“好的,女朋友。”

顾妍希眉头微皱,不知道该不该收,不过仪式感却是满满的。

心里欢喜的不行。

两人一直聊了很久才结束。

另一边。

季辰司面色阴沉的坐在位置上,盯着手机屏幕。

旁边的室友都不敢轻易和他说话,生怕撞枪口上了!

有室友从外面回来,打球出了一声的汗,一进寝室,突然感觉到一阵凉风袭来。

愣愣的问了一句,“怎么了?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其他室友连忙拉着人就往卫生间的方向走,拉上帘子。

小声说话,“辰哥心情不好,你就别问了。”

那人呆头呆脑的,“为什么心情不好?没吃饭?”

话落,就给人拍了下脑袋,正懵逼呢,就听到人开口了,“你傻呀,算了,和你说吧,辰哥喜欢的人今天官宣了,失恋了,你就别说些乱七八糟的了。”

“哦……我今天看到了一个好漂亮的女生,可以介绍给辰哥认识认识。”那人挠了挠头,突然眸子一亮,开口道。

“……这话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别给辰哥听见了,不然别怪兄弟不帮你。”旁边的人无语的看了人一眼,掀开帘子出去了。

他可不想给揍。

季辰司默默看着手机上的图片,放大看。

好不容易喜欢一个女生,没想到那么快就有对象了。

正看着,上面突然挂下来一条消息。

兰觅:季辰司,你是不是喜欢顾妍希?

季辰司看了一眼,本来不想理,但莫名的,还是点了进去。

“和你有什么关系。”

兰觅:我可以帮你,你喜欢顾妍希,我喜欢那个男的,我觉得我们可以合作。

季辰司愣了一秒,随即冷笑了一声,“兰觅你省省吧,我季辰司喜欢一个人不会用那些卑劣的手段,我会等他们分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机器人浮生之死机器人浮生之死作家周二傻|短篇人工智能的极限就是与人一样的智能,可是此后它们的情感和灵魂呢?----小说讲述了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超级美女机器人所面临的:国家使命与个体目标之冲撞,爱与不爱之两难,永生与必死之纠葛,以及她籍于此的进退、取舍和彷徨,让人垂泪,引人深思,拷问着伦理与良知。读者、作者与主人翁一道,同此凉热,通过作品共同拓展了自我,丰富了生命历程。
  • 崔洛的一生崔洛的一生包子洛|短篇崔洛是天资聪慧的音乐天才,可是在现实生活里,他不够有钱,却梦想买一栋比父母的宅子更古老的大宅邸。他必须工作挣钱,却又希望自己可以全心的投入到自己心爱的音乐创作中。他与初恋爱意绵绵,却被控制欲望极强的母亲拆散。另外一个女孩深爱着他,可惜的是他却在她死后才感觉到,原来那是真爱,初恋情人回头希望复合,他却在此时毅然·····这是一部描述一些破坏力强,最激烈的爱。这是一部敏感的故事。
  • 怪物大师,魅夜三门怪物大师,魅夜三门千悠狐|短篇怪物大师闯魅夜三门,期待不期待,白露中毒,究竟是危险还是黑暗?
  • 杀生刀杀生刀吴不知|短篇杀生刀,沾染无数亡魂持刀人,低声诵悼佛经芸芸众生,熙熙攘攘,皆是为了心中孽欲天地无道,万物有灵,谁,又能判得了谁是谁非。
  • 月暮当时月暮当时猫烬忌|短篇成全他人,委屈自己,能有几个人能做的到?爱恨痴狂,抵不过沧海一笑。
  • 张庄文化人老虎历险记张庄文化人老虎历险记文化人闯哥|短篇文化人老虎是地处赣东北农村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作品围绕老虎从青年时代放荡不羁到结婚、生子苍老迟暮的一系列人生波折而展开,个中酸甜苦辣、人生百味,不乏对人性的一种揭露,同时也彰显时代的飞跃与进步。
  • 你的眼泪我看不到你的眼泪我看不到羿淼|短篇曾有人说,逝者已矣,而我最大的幸福便是看着你幸福;曾有人说,你只是太过刚强,你该为自己而活着;曾有人说,我甘愿做你一辈子的陪衬,只求让我一直跟着你,可好……那些曾经的誓言犹在耳畔,可说着誓言的人儿却早已不见踪影。只怪到来的回忆太过温暖,让我连走过的记忆都逐渐辨不清晰。如果再绵延的过往终将曲终人散,那么敢问人生在世,还有谁,是我可以相信的呢?你的眼泪我看不到,不是因为转身得决然,而是因为记忆得深刻。
  • 江湖情怀:帝王初心不变江湖情怀:帝王初心不变美人少校|短篇相见不相识,相恋不相会,一场意外,一份责任。分离是否还能见到你。
  • 外婆的丧事外婆的丧事二族|短篇外婆走了,是上吊死的。她的那些儿女、侄子侄女们,外孙外孙女们,都从全国各地赶回来奔丧了。
  • 九指集九指集久指一青|短篇待指倚苍林,极九而成灾。一月澄若水,木然而得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