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6章 给我个逃得理由(一)

墨白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不说一句话的躺了三天,任由护士给自己打着营养针续着命,除了每天定时定点准时来的护士,偶尔还会有一个自称是主任的男子来到墨白身边不时的嘘寒问暖着,墨白除了看着天花板就是闭上眼睛假寐着,偶尔也会侧着头看着外面的晴朗的天空。

刚去墨白那里习惯碰了一鼻子灰的精神科主任回到办公室,办公室里坐着站着满满的人一脸期待的看着主任,主任无奈的冲着众人摇了摇头:“还是一句话不说,一直闭着眼睛,她现在这样不配合真的没办法确诊,现在真的是很艰难的。”

白李差点晕倒扶着脑袋靠在墨林的身上,墨林一手搂住白李急切的问道:“那怎么办?我们现在到底要怎么做。我们两个现在是没有办法了,你们可一定要帮帮我们啊。”

主任拿着茶杯不断的吹动着上面漂浮的茶叶,又轻轻抿了一口,对着林岳询问着:“你之前说过她一直幻想了一个男生对吗?”

林岳点点头回答道:“是,几个月前我们打电话的时候她说过,她有个租客叫魏末,后来她说她们相爱了,我回来以后去她那里看过根本就没有这个人,房间里厚厚的灰沉就像根本没有人住过的样子。”

“对,墨白也跟我们两个说了,但是她没有详细的说,说时机成熟才会告诉我们的。”白李不住的点头接着林岳的茬道。

主任扣上了杯盖把杯子放到了桌子上思量了一会,点了点头:“只能从这个幻想出来的人身上入手了。”

次日

主任敲开了墨白病房的门,进门后就自来熟般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今天感觉身体怎么样啊?昨天晚上睡得好不好?”看着床上看向窗外的景色没有回答的墨白继续开口道:“我听说你想要回家是因为你要等魏末回来?”墨白听闻疑惑的转头看向主任,主任见墨白这么多天来第一次有反应心想着有戏继续说道:“我听林岳和你父母说的,他是你的租客也是男朋友对吧,你一定很爱他对吗?”

墨白抑制不住的轻微的颤抖着,转回了头看向天花板研究着上面的裂痕,尽量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不去看也不去想眼前这个男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窗外的风沙沙的吹动着地上的雪,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不难发现那漩涡正对着的上方就是墨白病房的窗户。

主任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墨白,手上的表指针滴答滴答的走动着在安静地房间里异常有节奏,终是墨白沉不住气悠悠的开口道:“你想要知道什么?”主任惊喜的表情出卖了他刚才表面淡定的心。他清了清嗓子:“嗯,我想帮助你,我其实是林岳学长的朋友,我们两个按理说也算是半个朋友,所以我想说,我不相信你疯了,真的,我觉得应该是你之前没有跟他们沟通清楚,然后你又突然消失几个小时又满身是伤的回来,情绪还不稳定。他们肯定是吓坏了,所以就造成了判断有误。你才会被送来了这里。我说的对吗?”

墨白噙着泪水看向主任:“那你现在为什么不放我离开?”

主任撇了撇嘴又耸了耸肩继续道:“我没办法,因为你不配合我,我没办法对你做出诊断,你知道的按照规定进来以后的病人如果没有我们给开的诊断是无法离开的。”

墨白因注射肿起的手不断的揉着太阳穴的位置,:“你是觉得我傻到什么都信,没有脑子吗?”

主任摇了摇头:“我没有这么想,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我知道你最近经历了很多,其实你一直是需要跟别人交流这些的,这些一点点的事情在无形之中扰乱着你。我知道咱们才见过几次面这又是第一次的交谈,可能会让你不信任我,但这样我不更是一个好的交流者吗?你也可以把我当成一个陌生人,而且我专业的素养是不会把你跟我说的事情告诉任何人的,包括你的父母,林月以及我的朋友。”看着墨白还在犹豫有戏的样子开口道:“要不你先想想我说的话,不着急,明天我再来。你先好好休息吧。”说罢转身出去了,关上门以后还在门口站了一会擦了擦汗。

屋子里的墨白起身走向窗户看着外面不断变化的天空喃喃道:“魏末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快要崩溃了,你在哪里?”远处森林里突然悸动了起来,埋着猫的位置被风轻轻吹动了一下。

第二天主任如期而至,明明没有多长的一条路让主任走出了一个世纪的感觉,本来对于每一个病人都有着不同的治疗方式,不配合的也有独特的方式解决问题。像墨白这样的不少,她不是独一份,只是墨白特殊就特殊在她是朋友送来的,那个在自己没有一切的时候全力帮助自己的朋友送来的,这就要十分认真的对待了。至于今天的墨白能不能对自己敞开心扉是个未知数,如果她执意不配合自己要怎么做才好。艰难复杂的推开门,一个消瘦的背影映在眼前,墨白坐起来了这是一个突破,她在知道有人会来的情况下也愿意坐起来见人真的是一个不小的惊喜。主任抑制住了自己狂跳的心来到椅子位置上坐下来说着和每天一样的开场白:“今天感觉怎么样啊?昨晚睡得好不好?”

墨白却依旧背对着“这话挺烦的。”

“嗯,确实是,你想的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我很纠结,昨天上午你刚走我想着不能跟你说,你不值得信任,昨天下午我想不跟你说还能跟谁说呢?昨天晚上我又想为了出去我跟你说也只能跟你说。”

“所以你决定了对吗?”

墨白没理会问题自顾自的说着:“那时我还在外地写着没用的东西,生活的很累也很烦,有一天我刚熬完夜本想躺下睡觉谁知道刚躺下来闭上眼睛突然动不了了,只有意识还在,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变凉,我惊恐的想要破开束缚,却真的无能为力,渐渐的我接受了现实,当死亡真的临近时一点办法也是没有的,只能认命了,却还是有着不甘。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医院,在我还没有对自己的劫后余生感到幸运时,我在医院总能看到一个黑影站在我的身边,不是在看着我就是在房间里飘动着。我虽然害怕,但想着医院里有点什么非自然的事物也是可以理解的回去就好了。可是回到了出租屋里还是有不同的影子在房间走动,我吓坏了,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渐渐的像是行尸走肉那般,后来我碰到了林岳,她把我接去她家细心照顾我,还给我开了药,让我那一段时间都没有在看到过什么,我是真的很感谢她,从小就一起长大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有她在我身边我真的很幸福也很有安全感。可是好景不长她要去国外工作了,我当然不能成为她事业路上的绊脚石,我跟她商量后决定搬回家来住,后来就是我招租遇见了魏末。”说道魏末的时候墨白不自知的露出了幸福憧憬的微笑,脑海里回想着那初次见面的场景:“跟魏末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很幸福,他很帅气,又那么忧郁,我很想保护他,但他又给着我安全感,在一起的日子我真的很幸运又很幸福。”继续回想着遇见的点点滴滴没有继续说下去。

主任看着突然停住的墨白,小心翼翼的提问着:“那你这段时间里你有没有什么难忘又让你感觉不舒服,又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吗?”

墨白转过身子严肃认真的看着主任“如果我说了实话你能相信我吗?”

主任推了推眼镜:“现在你没有说这些事我不知道我相不相信,但是我想说我信任的是你这个人。”

“你倒是个诚实的人,我只是希望在你听完我的事情后不会认为我是疯的就好。”

“我尽量。”

墨白点了点头继续道“那会儿是深秋,我接到电话要回到我父母那里吃饭,走到林荫路的时候有一只猫突然出现吓了我一跳。本来我没有太当回事,后来下雪以后有一天我傍晚去公园里时又见到了那只猫,恐怖的事情发生了,我看到了一个影子,”墨白激动的站起身来惊恐的看着主任。

主任心脏砰了一下:“你说影子?”

“是就是一个影子没有身体,那个影子逐渐像我靠近本来是下着雪的,可是雪花却都停在了半空中,真的很吓人,那个影子好像要吃掉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很害怕,对了那只猫是跟影子是一伙的,我用尽全力的想逃离那里可是就是离开不了。我不知道我最后是怎么逃走的。”

“你不知道,嗯自己是怎么逃走的吗?怎么会?”

“真的,因为后来我昏倒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在家里了,魏末说当时发现我倒在雪地里,他就抱我回去了。我当时也真的以为我是出现幻觉了,因为很多细节记不太清了,魏末对我说让我找林岳帮助我,他不会嫌弃我,也不会抛弃我,等着我好。后来我发现这根本就不是幻觉是真实存在的。前几天我要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去咖啡馆吃了点东西,我又看到了那只猫,当时我不记得它,我只是觉得这个猫很眼熟,真的,我想要去发现什么,我....”轻轻的敲玻璃的声音吓了墨白一跳,转身盯着窗户,慢慢的靠近,站在窗前愣着神一动不动。

同类热门
  • 血仍未冷血仍未冷於全军|短篇这本故事集由著名悬念故事家於全军先生亲自挑选,从近作中挑出最精彩最满意的故事以飨读者。篇幅中篇短篇都有,情节曲折离奇,悬念紧张刺激,时代跨度大,地域涵盖广,能让读者享用到一顿丰盛的精神大餐。
  • 明月光光照明月光光照远方的小草|短篇人生不缺机遇,只是缺少努力!梦想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看罗成如何成长……
  • 她所谓的爱她所谓的爱悦长|短篇我不知道这是怎样的爱,或者说我,我并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她眼中的爱‥‥‥
  • 当烟云散去当烟云散去朱圣勤|短篇哲理故事,生活随笔,深入浅出,阳光向上,重塑心灵。
  • 律师小萌的疫情生活日记律师小萌的疫情生活日记绿竹雅居|短篇律师靳小萌在抗疫期间接手两个案子,从而经历啼笑皆非的故事。
  • 为人要谦虚为人要谦虚丁振宇|短篇做人切不可有自满之心,而应虚怀若谷,因为只有谦虚才能吸收真正的学问和真理;做人也要持有择善坚实的态度,因为只有坚强的意志才能抵御外物的诱惑。
  • 青春你好流年再见青春你好流年再见大西瓜爱吃肉|短篇当童真褪去,迎面而来的青春以其前所未有的美丽和幻想诱惑着我们深入其中,而流年却以迅雷之势夺去我们最珍惜最美好的时光。当年轻的嬉笑怒骂叛逆张扬随风散落的时候,我们只能静静的安慰自己:青春你好,流年再见。文中描述的杨希成等人从刚入大学的激情澎湃到毕业进入残酷的社会挣扎。经历的不只是有向来憧憬的自由和爱情,更有更珍贵的友情和成长。四年最美的时光我们一生勿忘。谨以此献给我的大学时光里遇到的你们,这是我们的故事,也是所有经历过青春的人的故事。勿忘心安。
  • 热血青年的青春热血青年的青春看到假的结局|短篇这高中三年生涯的热血经历和懵懂的青春以及那曾经深爱的女孩
  • 他是永恒,不是时间他是永恒,不是时间木深凉|短篇“嘿~慕安南,我想泡你。”庄盈说。 慕安南勾唇一笑,对着安橙说,“她说要泡你,你受吗?” “我受..”安橙拖走庄盈。 庄盈跺脚,(生气)“我说我要泡你~” 安橙拖走庄盈,回头朝慕安南暧味一笑。 - “喂,大哥,今天又帮你档一道桃花。赏什么?”安橙讨价。 慕安橙清冷一笑,宠腻望着她,“送我给你行吗?” (男+女1+1哈甜宠不斗不虐细水长流哈哈)
  • 时间记得时间记得Rhymer|短篇青春既然不能够被挽留,也不能够被拒绝,那就用自己的方式去挥霍或者,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