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4章 桃之夭夭四

嫣儿来找我时,我还很惊讶。

这时,桃花已经开了。又是一年了,我身居这小院中,不知还有几人记得我。

“姐姐常年深居宫中,害的妹妹如今才晓得有姐姐这等绝世女子。今日嫣儿特来拜会。”她对我笑,我也便笑对她。只是我的笑容有些牵强,想必她也看得出来。她眸中的清澈也已被某种情愫所代替,妆容也愈发夸张。少了几分纯真,却多了几分妩媚。

这人啊,就是要坚守本心才好。

一入宫墙深似海啊,如若当初我没有惹恼阿政,眼前的她会不会就是……

“妹妹不必多礼,是姐姐不愿意出这院子,碍不着你们便罢了。”我知道,她是聪明人,知道我话中的意思。

“哪里会有什么爱找碍不着呢?”她笑问道,脸上的笑容,十分的温和,却又十分的奇怪。“我已有了身孕……”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听闻陛下一直将你安置在这里,也一直没有给你什么名分……”她欲言又止,抬眸看了看我。昔日,我时常记起这双盈盈秋水般的眸子。可现如今,我却再也不想看下去了……

“扑哧——”我回过神来,低头轻嗤一声,着实不想与她的眸子对视。“这院子的桃花落了。”

我仔细把玩着我腰间的玉佩,状似漫不经心道:“我这身子也大不如从前了……无暇去顾及什么儿女情长了……”

这句话并不假,我身子的确大不如从前,不宜再折腾下去,理当静心……

“姐姐这是说的什么话啊,姐姐身体一定会好起来的。”她皮笑肉不笑道。而我听了这句话竟也笑了。“罢了,姐姐既然喜静,那便好生休养吧……我见这院中物什还挺齐全的,妹妹也没的中用的东西可送。若以后缺什么了,想要什么了,尽管来找我。”“那边有劳妹妹了。”“姐姐生疏了……妹妹小字嫣儿,以后就叫可以叫我嫣儿妹妹。不知姐姐叫什么,宫女们总是叫你姑娘,这叫的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叫你了。”

我愣了愣,是啊,还有既然记得我的名字呢?”

“就叫姐姐吧,这一来二去,我也不记得了……”

“姐姐当真有趣得很。”因着陛下中午要与她一同用膳,她便匆匆离去了。

用膳……是啊,该当用膳了……

同类热门
  • 蹩脚诗人流浪记蹩脚诗人流浪记流风云|短篇一个人流浪,一个人远走他乡! 一个人写诗,一个人挣扎彷徨! 一个人爱恨,一个人跌撞人间。 我不知道对错,因为有不同的喜好; 我不知道方向,因为有不同的渴望; 所以,只撒一片文字,只丢一抹情绪,只在沧海桑田的人途里,采撷一瞬! 所以,只剥一粒种子,只画一颗心灵,只在深不见底的情海里,打捞一念。 或许,诗歌之于我就像阳光般无色,眼睛是捕捉不到的,只有映照在流水般的情绪时,方会折射出内在的色彩。而诗歌之下的我却什么也不是,不是心思细腻的比喻,不是暗涌孤独的夸张,不是壮丽豪迈的铺陈,更不是左右难舍的修辞,至始至终,我只是一个不像样的名字罢了,一个蹩脚流浪的凡夫俗子罢了,一个被时代的风暴所扬起的尘埃罢了!
  • 如果每个事情都有可能回到从前如果每个事情都有可能回到从前王尔王尔|短篇如果真有穿越,我希望,穿越到我三,四岁的时候,告诉那时的我,但是事情能再回转吗? 如果你爱我,请深爱!
  • 相思难相思难林殊归|短篇人生不过是一首又一首诗而已。一首接一首。
  • 斯文之旅斯文之旅文不响|短篇他,是内向文静书生,她,是热情活泼的乖女孩,因为某些缘故,两者交织在了一起
  • 风火人间风火人间小杰杰队长|短篇作品以大学(学堂)环境为背景进行创作,又带有古代江湖色彩。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大学里的社团是作品中派别的原型。王仁、余姬和他们的同学、战友们对整个学堂环境、社会环境,社会生活中存在的种种矛盾、不公平、不合理的现象进行揭露和反抗,他们不是要推翻什么,也不是要否定什么,只是想让更多的人提高自身的道德素养,互相尊重,人人平等。在王仁的心里一直追求着一个和谐平等的世界,对于社会、生活中存在的矛盾、不公平的现象。王仁一直在努力寻找,寻找一个能改变,改变这样社会环境的方法,历经种种的磨难,看透了生活在各个阶层的人嘴脸,历经风云变化,在茫茫人海中,漠然回首,却不见埃尘落定。
  • 我的大学写作我的大学写作陈橙橙橙|短篇这是我的大学生活的一部分,我将会将我的生活、我的学习展现于此,我希望明天的我将会比今天的我多一些文章发布,更多一些进步,加油(???_??)?。 初次相见,请多多关照!(*?︶?*).?.:*?
  • 情深不及余生太长情深不及余生太长抒于情|短篇林西阳不知所措的看着她,酝酿许久才说出一句:“辰莉清,好久……不见。”
  • 承蒙出现欢喜多年承蒙出现欢喜多年一树琼花|短篇【正文已完结】本书又名《他的小汤圆》 【钢铁女主VS苏撩温柔腹黑男主,双洁he、甜宠无下限】★文艺版:不知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有没有过这样一种感觉,见到他的时候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温暖的。★正经版:梁同学终于等到那一刻梦中的场景,他的女孩手拿捧花,笑着对他说:“因为有你,余生多年皆欢喜。”
  • 欲分手之际欲分手之际常亚鹏|短篇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任烟雾埋了自己,心里已经有预感将要分手,便写了这个随笔。
  • 间或空虚间或空虚竹下西风|短篇虚拟世界本不应该是逢场作戏,却终究改变不了这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