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彩客网电脑版本

第1998章 后面竟是李自成

第219章 碧蓝之焰
   “呵呵,原来是古老弟,小老弟心里一定有些困惑吧,实际上,若是在平时遇到小老弟,那此刻你定已是变成一具尸体!”柳无神摸了摸下巴,似笑非笑的说道:“小兄弟既然在江边偷听了我与海冥子的对话,应该知道柳某心中所想吧?”
   “你做了神玉宫的二宫主还不满意,难道非要做大宫主不可么……”说到这里,辰逸风心里先是一寒,接着强笑问道:“你应该不会是想利用小子去对付神玉宫的大宫主吧?”
   “你虽然只有炼气化神的境界,但敛气之术却是神妙无比!”柳无神眼中寒光一闪,缓缓的说道:“只要事情安排得当,你大可以潜入大宫主的寝宫,趁着大宫主松懈之际出手!”
   “你真要我去对付大宫主?”辰逸风一怔,随既失声道:“这与送死有啥区别!”
   “不是要你去杀大宫主,只要你能将大宫主击伤就行了,到时候我会隐藏在外面接应你的,只要你一击得手,重伤之下的大宫主定然不是我的对手,只要咱们能联手杀了大宫主,柳某定少不了小兄弟你的好处。”
   看到辰逸风沉默不语,柳无神露出古怪之色道:“难道你是怕柳某事成之后,会将你杀了灭口!”说到这里,他轻轻拍了一下辰逸风的肩膀道:“你放心,只要大宫主一死,神玉宫中就是我柳无神的天下了,鸟尽弓藏的事,柳某是绝定不会干的!”
   辰逸风自然不会轻易得答应此事,柳无神之所以会要自己去行刺大宫主,主要是有两个原因;一当然是看中了自己的修为,炼气化神境界修仙者虽然少,但也不难找到。
   但在炼气化神境界,就能将身上气息收敛至炼神还虚修仙者也不能查觉的人,除了自己,绝对是再难找出一人了,二则是完全因为自己是新来者,还没有加入到神玉宫的任何一方势力中。
   就算自己行刺失败,到时候大宫主发起难来,他也可以将所有的事情完全推到自己身上,再加上今日自己盗取灵矿图纸的事,面对那样的况情,可真是百口莫辩了,一时不知如何回答,默然了下来。
   柳无神见辰逸风露出这般表情,身子微微向后一仰,轻笑道:“小兄弟不必担心,神玉宫的大宫主性情冷傲无双,在大宫主的寝宫中,向来就只有大宫主一人,就算有些服侍的丫鬟,也服侍完后,也会让大宫主唤出去。
   所以你潜入大宫主的寝宫,真正要对付的也就只有一人而已,这些我并没有非要向小兄弟解释,柳某未对小兄弟出手的原因,就是希望你去行刺大宫主,否则,小兄弟也不能活着坐在这里了“柳无神眼见辰逸不为所动,突然语带警告之意道。
   看来自己现在要是不答应他,只怕就真的不能活着离开这里了,辰逸风心中将柳列神的祖宗都问候了一片后,才咬着牙点了点头,形式没人强,由不得他不低头。
   柳无神看着辰逸风点头后,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两手一翻,白光一闪后,一只手掌上出现一个古朴的玉盒,随后他打开玉盒,一股香醇浓厚的香气,瞬间弥漫了整个大厅。
   看到辰逸风诧异的神情,柳无神微微一笑,手指轻轻一弹,一枚绿色药平稳之极的飘到了辰逸风面前。
   “柳某作事,向来不喜欢没有保证,这是碧蓝之焰,虽说是种毒药,但当对修为上也有一点点的增益,说不定,小兄弟可以借机突破目前的瓶颈呢!”柳无神盯着辰逸风,大有深意的说道:“小兄弟应该不会不对柳某这个面子吧!”
   辰逸风一听此话,先是一惊,接着招头看了看飘在空中的那枚药丸,心中一阵骇然,他本想用神识探测一下这种药丸的构造成份,可神识才刚刚接触到药丸的表面,就让其反弹了回来。
   但凡毒药,想要解毒,就得先了解其构造的成份,再深而了解它的毒性,现在竟然连成份都不能确定,还谈什么解法,自己要是真服下了这种毒药,只怕真可能要让柳无神控制一身了。
   至于柳无神说凭此碧蓝之焰可以让他突破瓶颈,辰逸风却不太相信,精进修为的丹药,借助药力突破修为的丹药是有不少,但能突然瓶颈的灵药,他却是听都没听说过,由此可见,这只是柳无神哄骗自己的鬼话。
   况且,在不知对方是何用心之前,他又怎敢随意吃下此药,随着这些念头流转,辰逸风脸上露出了迟疑之色。
   柳无神眼中寒光一闪,仿佛看出了辰逸风的心思,神色蓦然一沉道:“怎么!害怕柳某在你事成之后,不给你解药?不要忘了,我真想取你性命,只是弹指之间的工夫!”柳无神面色冷淡,眼中杀机一闪而过。
   “你说的不错,在小子动手之前,也得要份保障才行……否则,左右是个死,在下宁愿现在舍命一博。”辰逸风脸色苍白的瞅了瞅跟前地药丸,硬着头皮道。
   对方想让他饮下此药的用意,越发的明显,辰逸风怀疑之心大起。
   柳无神似乎有点意外,脸色随即冰寒起来,身上隐隐散发出了阴森之气。
   辰逸风心里“咯噔”一下,体内灵力瞬间启动,谨慎的盯着对方。
   半晌之后,柳无神眉头皱了一皱,神色又缓和了下来道:“嘿嘿!看来小兄弟真是犟的很,你不吃这药丸,那就对柳某没有什么用处了,而柳某的秘密你又知道不少,现在就只好取你性命了!”
   柳无神冷笑一声,全身气势一放,已要动手,辰逸风虽然已经猜到后果,但听了这话后,脸皮还是抽蓄了一下,咬了咬牙,断然道:“好,我吃!”
   只思量了一小会儿,辰逸风阴晴不定的神色一收,深吸一口气,单手往空中一引,白光一闪后,那枚药丸体自动化为一道白光,飞进了他张开的大口中。
   柳无神见此,顿时露出喜色,开口笑道:“好,我就知道小兄弟会做出明智的选择!”言语之中,已没有了一丝敌意与杀气,辰逸风与柳无神安坐厅心,品尝灵液,一时间亦感到很难把这风神俊朗,貌似正人君子的柳无神当作敌人。
   柳无神这家伙也恁地厉害,先兵后礼,先礼后兵的法子轮着上,一旦让辰逸风服了软,他就以以亲如家人兄弟的手法,对他这浪荡无依的“亡命之徒”展开攻心之术,自己当然不能让他“失望”了。
   辰逸风故意不提毒药之事,装作感激要说话时……
   柳无神却轻拍手掌,发出一声脆响道:“小兄弟先用点时间想一下地势,再考虑行刺之事,唉!柳某之所以会以毒相制,实在是怕与小兄弟交言太浅,让你卖了,所以才基于常理如此做了,只要小兄弟能功成退身,柳某一定双手为你奉上解药。”
   随着他的掌声,四名身材曼妙,身穿楚服,高髻纱帽的美女由侧门踏着舞步走了出来,到了两人座前下跪行礼,并屈膝以优美的姿态坐在两人伸手可触的近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