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籍 星际网站官方

第7185章 儿童饮食原则

吃完饭喝了点小酒我们一起回到了房间,路上顺便补办了一张电话卡。回到房间后我把卡放上,然后靠在沙发上嘴里哼哼起《天路》来。
  高盛文轻轻的踢了我一下说道:“我说虎子,你能不能唱点轻快的歌。年纪轻轻的,怎么唱这种歌曲,给人的压力很大的,我建议你唱轻快的。”
  “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嘿!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嘿!”我一边唱着,一边站起来做了个夸张的动作。高盛文和崔二爷正好在喝水,噗的一声全部吐了出来。刘胖子靠着四眼坐在沙发的扶手上,哎呦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高盛文擦了擦嘴上的水,看着我说道:“虎子,虎爷,你能不能稍稍正常一点。我怎么觉得你从邙山回来后,整个人都变得不正常了。”
  我白了一眼高盛文细声细气的唱道;“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沉默年代或许不该太遥远的相爱。”然后看着高盛文眨了下眼睛。
  高盛文站起来蹭的跳过茶几,搓着两个胳膊说道:“妈呀,冷死我了,听别人唱歌是享受,听你唱歌简直就是要命。我走了,等你正常点的时候我再来吧!”
  说着头也不回的跑了,我回头看着崔二爷。他立刻站起来,贴着墙慢慢的走着说道:“说不好听,我是不怕你唱歌的。但是你的眼睛太大了,眨那么几下我的心脏受不了。这也就罢了,可是这么好的眼睛配了这么一张满是肥肉的脸,再眨那么几下我真的受不了了我走了!”说完逃似的跑了出去。
  我回头又看刘胖子和四眼,就听刘胖子说道:“你别看着我,咱俩唱歌一个水平。你随便唱,对我来说无所谓的。要是愿意的话,我陪着你一起唱。”
  我无奈的看向四眼,就听他对我说道:“小张爷,我过几天准备去邙山。你看看还有什么要交代我办的么?同时我想问问刘爷还活着么?要是死了的话,我顺便给他烧点纸。”
  我走过去拍了拍四眼的肩膀说道:“我师兄没有死,这次他找到了自己爱的女人,听说都有孩子了,所以我没有动他。但是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不过你有这个心我很开心。对了,你去邙山准备干什么?”
  四眼笑着指了指刘胖子说道:“刘哥想要我带他去收几件东西,正好我答应迟哥见到你后就去找他。他们正在组织新的巡山队伍,要我去给讲一些防盗墓的技术。”
  我点了点头,对他说道:“这样也好,你去了看要是不忙的时候就让迟超来这里玩。等我有时间了,再去看看这小子。说不好听的,我觉得你们两个可以称得上我的左右手了。下次还有这样的事情,我一定叫你们俩陪着我。”
  “真的,小张爷?”四眼喜出望外地看着我说道:“小张爷,有你的这个评价,比给我什么宝贝都好。那天我还和迟哥说,跟你在一起就没有觉得有危险过。”
  我笑着拍了一下四眼的肩膀说道:“危险肯定是有的,只是你们没有察觉。就象这次在古墓中,我们进去了多少人?活着出来才几个。有些危险可以防范,有些危险防不胜防。对了你这次去那边后,见到其余的人都替我带个好。还有留心一下我师兄的信息,他的老婆就是肖爷的闺女。我想应该不会住的太远,肯定就在邙山一带。”
  四眼重重的点了下头说道:“小张爷你放心吧,这个我一定会留心的。毕竟我是刘爷带出来的,这份恩情我还是会记得的。”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对了家里怎么样?经常在外面跑来跑去的。你母亲肯定会很担心的,还有她的身体不好以后你要多留意。别给自己留下遗憾,将来后悔都来不及。”
  四眼抓着我的手点了点头,过了一会抬起头说道:“小张爷,你的话我记住了,估计你也累了休息一会吧。我们先走了,等我们回来再来看你。”
  我点了点头,看着要出门的刘胖子喊道:“二胖,四眼兄弟叫你刘哥,叫我可是小张爷。你以后也给我改嘴,叫我小张爷听到了么?”
  “一边去!”刘胖子直接说道:“死大胖你少占我便宜,我就叫你大胖了你能怎么着?我气死你,大胖!大胖!大胖!”开心的笑着走了。
  我没有出去送他们,只是关上门给祖师上了三柱香。就崔二爷和刘胖子来说,我更喜欢刘胖子这样的人。心里没有多少城府,想到什么就是什么,但是对朋友又很忠心,有事肯定会第一个出现。崔二爷就不一样了,考虑的多想的也多。这可能和年龄有关系,特别是跟着高盛文后贪欲也很重了。
  给祖师上完香后,我本来想去睡觉的。但是一想熊晨雪的电话,还是拿起了手机给她拨了过去。可是居然没有人接,看来这丫头在上课。
  我躺在床上正准备睡一会,手机突然响了。我拿过来一看是条短信,打开一看是熊晨雪发来的,问我是谁?现在的人很有意思,打电话不接就喜欢发短信。
  我给她回短信说是终南山吃鱼的人,发完后自己看着这条短信都想笑。没过多久熊晨雪的短信就回过来了,有些兴奋的问这是不是我的电话,等会下课了给我回电话。我回复了一个好,就把电话扔一边睡觉去了。
  我迷迷糊糊的刚刚睡着,电话铃声又响了。我拿起手机一看,是熊晨雪给我打过来的。我强打了十二分的精神,接起了这个电话。
  “大师!”熊晨雪有些激动的在电话里喊道:“你能给我回电话我太激动了,前几天打你给我的那个号码,是另外一个男人接的。还说不认识你,我以为自己记错了,准备抽时间去山上找你呢。”
  我笑了笑对着电话说道:“前段时间出去办事把电话摔坏了,我师父又要我去山上静修。所以没有买电话,给你的号码是我朋友的。估计他不知道你找谁,所以就说不认识了。我姓张,你以后叫我张哥就是了。别大师大师的叫,怪别扭的!”
  “好的!”女孩开心的说道:“不过我觉得张哥这个称呼,没有终南山烤鱼人好听。我手机上就存这个名字了,对了张哥,最近有没有时间我有好多问题请教你!”
  我无奈的在电话里说道:“你的很多问题,都是和佛教有关系的,我也不一定能回答你。这样吧,明天中午三点左右在太白花园那里有家上岛咖啡,我们在那里见。不过你可能要失望,有些问题我不一定能回答清楚的。”
  但是女孩还是开心的答应了。挂了电话,我看了看时间,把手机扔到一边继续睡觉。等我醒来后,差不多都是下午五点多的时候了。
  出去吃了个晚饭,然后回来打开台灯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白天睡的太多了,晚上睡眠质量不好的。加上我没有晚上出去玩的习惯,所以除了看电视、上网,就是看书了。在这三样中,我又比较偏重于看书。
  等我把书看完,伸个懒腰准备去倒水的时候,才发现阳光透过窗帘已经射进了房间。我晕呀,居然坐在这里看了一晚上的书。这下完了,生物钟被颠倒了。看来我又得痛苦一段时间了,算了,慢慢想办法吧。这会先运动一下,顺便稍稍休息下,下午还要见那个小丫头。只是我没有想到,一段让我久久不能忘记的事情正在等待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