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3章 出手

姜云鹤缩着脖子的环顾周围,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人,努力塑造的高手风范,早已荡然无存。

最后,他与一双冷峻的面孔四目相对。

这是一名青年,正站在角落里看着他。

青年的眼神冷峻如刀,让他背脊发凉。

“是他!”

姜云鹤瞳孔一缩,吓得双腿都不听使唤的颤抖起来。

因为刚来的时候,姜云鹤的注意力都在丁力身上,周围之人并不值得他看上一眼。

此时他才刚注意到鹰刀的存在,这让他有种魂飞天外的感觉。

他本是来上古遗迹碰运气的江湖散修,遗迹关闭后,众强者纷纷离去。

正所谓老虎不在山,猴子称霸王,刚想找个僻静的地方作威作福一番,没想到竟然碰到了这尊杀神。

血神教众弟子中领队的两人,一个是古灵,另一个便是鹰刀。

可是他前段时间得到的消息不是说血神教所有人已经离开沛洲了吗?

为什么鹰刀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血神教还有下一步动作?

姜云鹤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吞了下口水,脸上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

“鹰……鹰兄,您怎么会在这里,真……真是巧了啊。”

“你认得我?”

鹰刀目露杀意,对方竟然认识他,这不由让他升起警惕,难道是血神教在搜寻他?

“是,是,在下有幸在上古遗迹中见过鹰刀兄。”

感受到鹰刀的杀意,姜云鹤惶恐无比,他可是见过遗迹中鹰刀杀人时的果决。

鹰刀闻言,稍微缓和了一些,原来是去过遗迹的修士。

鹰刀沉声询道:“血神教的人如今身在何处?”

“血神教……”姜云鹤愣了一愣,心道,你宗门的行踪为何要问我这个外人。

不过姜云鹤可不敢如此回答,老老实实说道:

“贵教之人不是已经离开了沛洲吗?鹰兄您留在此地,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吧?”

“都走了?”

鹰刀皱眉,血神子竟然没有留下来追取妖魔本源,这就有些奇怪了。

“除了鹰兄外,并未听闻贵教有人留下。”

姜云鹤弯着腰说道。

“你可确定?”鹰刀目光凌厉的逼问一句。

姜云鹤吓了一跳,忙道:

“贵教教主在寒江郡南郊负伤后,血神教的大部队便一路西行出了沛洲,沿途一直备受沛洲修士关注着,我们这些散修别的能耐没有,消息还是蛮灵通的,若是有贵宗弟子在附近的郡城中出没,在下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听到对方这样说,鹰刀松了一口气,看来血神教众人是真的回去了。

只是这妖魔本源他们突然就不要了,别人不知,但鹰刀却是知道,妖魔本源对血神子来说有多重要。

这时,孟迁也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开口询道:

“除了血神教之外的其他宗门弟子呢?”

这时候有人插话,姜云鹤转头看了过去,见是一位气质出尘的俊朗青年,仔细回想过后,他确定自己没见过此人。

但他注意到此人开口时,鹰刀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这又让姜云鹤不敢怠慢。

“回这位公子,其他宗门弟子大多也都返回,只有一些如在下这般的散修在附近郡城中逗留。”

孟迁点头,寒江郡终于可以安静一些了。

“你刚才说血神子受伤了?是何人所为?”

血神子乃是凝神境强者,作为一品宗门的宗主,实力可想而知。

能够将血神子打伤,那这出手之人的实力又将多么恐怖。

姜云鹤偷偷瞄了一眼鹰刀,鹰刀也好奇的等他回答。

姜云鹤见鹰刀似乎对血神教的事情一无所知,虽然感到奇怪,但也不敢多问,只能将自己知道的消息知无不言的说了出来。

“江湖上都说血神教此行是为了一件重要的东西,那样东西就在传承塔顶楼,但最终血神教却没有拿到,反而被浩气宗的冯药师所得。”

鹰刀点头,示意他继续,当时传承塔三层的见证者并不少,消息传出去很正常。

姜云鹤继续道:

“遗迹消失后,血神教众人便倾巢而动去追捕那位浩气宗的冯药师,浩气宗此行来了两名长老,加上阳烈宗主,那便是三名聚元境高手,据说双方在密林中起了冲突。”

“浩气宗三名长老虽然厉害,但也只是聚元境修为,如何是血神子教主的对手,结果自然是落败了。”

“可就在血神教准备继续追捕冯药师时,浩气宗一方却赶来了一名绝世强者,反将血神子重伤。”

“血神教这才匆忙离开。”

“后来……”

孟迁耐心听完姜云鹤的讲述,沉思不语。

首先阳烈和胖瘦长老不可能为了他而去以卵击石,阻挡血神教,其中必然还有其他原因,或许和宇文昊有关。

其次,看来血神教的的确确是离开了,霍州魔宗在沛洲修行界太过醒目,不可能瞒过沛洲众多势力,最多也就留下几个眼线暗中潜伏。

最后,打伤血神子的神秘强者也许是浩气宗那位隐世不出的宗主,也许是沛洲其他大宗的宗主或长老,这倒是与他无关。

若果姜云鹤说的都是真的,那他和鹰刀暂时是安全的,只需要提防血神教暗子即可。

既然如此,那他可以放心返回秦府了。

“鹰刀,废去修为,留他一命吧。”

孟迁不喜欢杀人的感觉,但姜云鹤的行径太过恶毒,必须惩戒。

“不要啊……”

姜云鹤惊恐想要跪地求饶,但鹰刀丝毫不给他废话的机会,一掌拍在了他的丹田。

丹田破裂,灵气溃散,姜云鹤痛呼一声,嘴角溢血,昏死了过去。

只剩下瑟瑟发抖的张老四众人,额头冒着冷汗。

丁力也在这时反应过来,眼神热切的盯着孟迁和鹰刀。

没等张老四跪地求饶,丁力率先跪倒在地,高声呼喊道:

“恳请二位前辈收丁力为徒!丁力必定感恩戴德,终生不忘!”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孟迁和鹰刀都有点懵。

不过转念一想,青木镇这种小地方,没有正规的修炼体系,难得遇见修行之人。

再加上刚才丁力表现出的好战性格,做出这样的举动也能理解。

鹰刀退到孟迁身后,将决定权交给了孟迁。

孟迁先是苦笑,又上下打量了一番丁力,他对丁力印象不错,且又天生神力,修炼资质极佳。

但他却没有想过要收徒。

本来带上鹰刀就已经够麻烦了,再收个徒弟,他今后又怎能孑然一身呢?

“起来吧,以你的资质,在这青木镇的确是有些埋没了。”

孟迁笑道。

“这样吧,藏剑门考核即将开始,我送你进藏剑门,在那里你能得到最好的引导,你看如何?”

“藏剑门?”

丁力倒是听说过藏剑门,但青木镇消息闭塞,并不知道藏剑门考核。

“谢师父!”

丁力开心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嘿嘿一笑。

“嗯?”孟迁不解,“我何时说过收你为徒了?”

丁力站起来比孟迁整整高出半个头,他摸了摸头后脑勺,厚着脸皮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您能将我引入藏剑门,今后就是我丁力的师父!谁敢欺负你,我丁力就算拼了这条性命也要护您老人家的周全。”

孟迁无语,闹不明白这丁力是真傻还是装傻,不过怎么说,以丁力的资质,想收他为徒的人绝对不会少。

孟迁没有答应,也没有明确的否认,等丁力进入更广阔的修行世界后,如果还执意认他做师父,倒也可以考虑将之收入门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化骨成灰墨染白化骨成灰墨染白暮雨苏桐|仙侠如流水般的墨色长发,清秀的眉骨,嫣红的薄唇,温润中带着丝丝妖气,这便是艳绝天下的狐族圣仙。“小徒儿,你怎么总是想着逃呢?”“你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是我错看你了。”“哦,是吗?徒儿这么说可真是伤了为师的心。”“师尊你......”
  • 婴龙决婴龙决松湖|仙侠为报家仇,而一步步走向修真道路
  • 凰魂之雷凰魂之雷木樱殇|仙侠双男主的剧情你想看吗?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只不过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还会陪伴着你不离不弃罢了,但那个人,你知道吗?那个人你愿意和他一起等待着未来吗?
  • 天幻月天幻月萧筱儿|仙侠这是一部穿越剧......赵月儿与江天宇一起长大,一次玩耍中,江天宇不慎落入万丈深渊,赵月儿很是伤心,不相信自己的天宇哥哥就这么没了。踏上了寻亲之路......(服装、场景可以想象成像《活色生香》那样的。)
  • 洛神之鬼仙主洛神之鬼仙主蛋喵君|仙侠五岁时,妈妈离奇死亡 长大后,却得到一个机会,知道妈妈死去的真正原因 她从懵懂小女,经历很多,变成能独当一面的角色 可是,事情往往不能全尽人意 当她知道事情的真相时......
  • 溶溶月下灵有溪溶溶月下灵有溪妮叔|仙侠一万年前神魔大战,胜负难分,是以人界,冥界,生灵界,妖界,神界讨伐魔界之局面正式形成。 生灵界一株极不起眼的灵花在生死日月潭边孕育而生,吸收天地之精华,品日月之璀璨余光,与灵藤大伯日日做伴,与灵草姐妹玩耍嬉笑。 神君与饕餮一战,咬伤右臂,随即下日月潭沐浴,却不料被一株不开花的灵花所吸引。 大病初愈之魔君,差最后一步便修得大成,寻来生灵界君主,议论万年前立下之盟约,万年前以龙血为引种下生灵界最后一株七彩灵芝,以保生灵界万物生生不息,万年后灵芝若能修得人形便与魔君双修,助其一臂之力。 却不料… 灵芝,竟不翼而飞…
  • 玄沐词预想的玄沐词预想的时琦栎玉溪|仙侠每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头,都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 仙道与魔道,只在我一念之间。 我若成佛,天下无魔;我若成魔,佛奈我何? 其实,这世间的繁华万千,皆与我无关,你都不在了,要这些又有何用呢?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我踏过千山万水,涉足仙界与魔界,见过万千人,却唯独找不到了你。 看傲娇腹黑魔界大佬如何套路修仙门派掌上明珠! 你生,我便陪你生生世世;你死,我便要着天下为你陪葬。 “婉碗,我不舒服。” “生病了?” “嗯,我得了心病。” “怎么治?” “你来治。你就是我的药。”
  • 剑仙无相剑仙无相莔洛颜|仙侠全修真界顶级宗门——珞霄宗内的老祖,方陌白竟只是金丹期……但他却以一剑杖走天涯,生平最爱两件事,饮美酒、舞仙剑。 本书为作者第一本书,我尽量写好不鸽不弃不烂尾,尽量每章都写好,不水保证质量,提前感谢读者们地支持,比心。
  • 来自神界的你来自神界的你大个的蚂蚁|仙侠开新书啦~~缭乱红尘,做都市《大君王》
  • 玄武真君玄武真君小泥鳅游吧|仙侠泥鳅开了一本新书《血魔老祖》。刚开新书,急需大家的支持。你们可以先去看看,若是觉得可以,请帮忙收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