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章 命数难逃

她收回手,脸上那浅淡的笑意也消散不见,她的眼眸也跟着冷了。

陆晚照在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己要冷静,她抬头,一双凤眸正对上沈屿欢褐色的眼睛,她冷艳的脸又浮起一抹若无其事的笑容来:“三爷莫不是糊涂了,我一个小小婢子,何来复仇一说?”

话音未了,她只听见沈屿欢轻飘飘地一句:“尚书陆治廷之女陆晚照,是你,对吗?”

她缩在衣袖里的双手握成拳头。事情已经到了如今的地步,也只能随机应变了。她紧了紧牙关,扬眉道:“是我又如何?殿下若是觉得我是逃犯,大可以将我捆了送去大理寺。”

沈屿欢从座椅上缓缓的站起来,褐色的眸子自上而下地打量了一遍陆晚照。他沉默了一会儿,伸出手挑起她的下巴,不紧不慢道:“我只问你,想不想复仇?”

陆晚照只觉得他这个问题十分可笑,她一改往日的乖巧和顺从,说道:“想啊,我做梦都想复仇。”

她倒也不掩饰,直接将自己内心的野心袒露出来。

“好,我帮你。”他看着她,那眼神里蠢蠢欲动的想法不言而喻,他渐渐朝她靠近,离她唇瓣只有咫尺距离时,她一把将他推开。

“还请殿下自重!”陆晚照迅速后退几步,与他保持在一个安全的距离之内。

沈屿欢如大梦一场才初醒一般,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事情。

窗外月明星稀,皎白的月光透过纱窗落在书房的地上,点点斑驳。适时晚风卷起,树影摇曳。

一地的月光横亘在二人之间,生生的将两个人的距离拉远了。

沈屿欢扶额,良久才道了一句:“抱歉。”

陆晚照丢下一句:“婢子先告退了”便落荒而逃。

回到住处,她阖上门,背靠在房门上,不知怎的,她现在的心情一言难尽。原以为公子对她除了利用之外,到底还是有一分真心在其中的。

只不过事到如今,凤姝的事情让她自己也分不清他对她的那点好里边,究竟是几分真情,几分又是依托了那位凤姝姑娘的缘故呢?

思及此处,她不禁嗤笑自己原来也会有如此狼狈不堪的境地。

她抬手轻轻抚上自己的脸庞,这张脸,到底是她的福还是她的孽呢?

翌日晨起,陆晚照按照惯例打了洗脸水送入了沈屿欢的房间,江蓠守在房间外,眼底乌青显而易见。陆晚照颔首,对他说道:“江管事回去歇一歇吧,三爷这边有婢子在这里伺候,江管事大可放心。”

江蓠上下打量了一番陆晚照,随即收起狐疑的目光,冲她扯了扯嘴角,“不妨事,姑娘进去服侍就可以了,我在外头守着。”

陆晚照见他执着于此,索性也不再劝他回去休息,而是进了房间给沈屿欢更衣。

房间里只有他和她两个人,谁也没开口说话,倒显得气氛有些冷凝。沈屿欢清了清嗓子,对她小声说道:“晚照,昨天晚上的事……”

“三爷,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及了。”

陆晚照低着头给他扣着衣扣,鬓角的碎发有一下没一下的扫弄着沈屿欢的脖颈,淡淡的梳头用的茉莉花油的气味在他鼻间充盈着,扰得他心头痒痒的。

沈屿欢见她身上的衣衫还是初次来平王府时所穿的那件,他扯了扯陆晚照的衣袖,皱眉道:“你身上穿的这件衣服还是你初次来平王府时穿的,我让人做了那么多裙衫给你,你怎么不穿呢?是样式不喜欢还是颜色不喜欢?”

“回三爷,婢子身份低微,实在是受不得三爷如此对待。”陆晚照垂眸,没再看他。

沈屿欢隐隐有些不悦,“裙衫给你做了便是给你了的。你穿着便是,若是不喜欢,你去跟江蓠说一声,让他请最好的裁缝到府里来为你重新做几件。”

陆晚照眉头蹙起又缓缓松开,她粉唇张了张,细若蚊鸣的声音说道:“殿下,你对我的好,是因为我和凤姝姑娘有着判若一人的脸吗?”

提及凤姝,沈屿欢脸上的笑意渐渐褪去,他轻轻拂去陆晚照给他扣衣扣的手,声音也变得冷冰冰的:“昨天晚上你在书房外,都听到了我跟江蓠说的话了吧。”

“是。”陆晚照也不否认。

“的确。”沈屿欢抬手轻抚陆晚照那精致的脸庞,低沉的嗓音一字一字的说道:“你的脸,确实很像凤姝,甚至有时候我都分不清你跟凤姝站在一起,究竟谁是凤姝,谁是陆晚照。”

陆晚照冷笑,“殿下您是把对凤姝的愧疚都弥补在了婢子身上,但是您忘了,凤姝是凤姝,我是陆晚照,您忘了,凤姝她早就死了。”

沈屿欢忽然就泄了气,他垂下手,嘴角扬起无力的笑容来:“我知道她死了,她死在我的面前,是沈燕池害死了她!都是沈燕池,这一切都是沈燕池的错!如若不是他,凤姝怎么可能会挥刀自刎?”

“殿下,”陆晚照试图安慰他,伸出去的手停留在半空中,横亘在两人之间,“您忘了吗?凤姝与婢子一样,都是罪臣之女。一个罪臣之女,走到哪里,都逃不过一个字,命。”

不论是当初的凤姝,亦或是现在仍旧背负着“罪臣之女”一名的陆晚照,都活在一层无形的枷锁之下,被束缚着,被牵制着。

“时辰不早了,吩咐下去备早膳吧。”

沉默了良久,沈屿欢岔开了话题,他对着铜镜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冠。透过铜镜他见陆晚照似是不高兴,他转过身来,看着她,说道:“怎么了?”

陆晚照顺手拿起架子上放着的帕子,放进盆里浸湿,随后拧干了帕子里的水,将帕子递给了沈屿欢。

沈屿欢接过她递来的帕子,擦了擦脸后,又还给她,她将那帕子在水里洗了洗,拧干了水,搭在架子上。

“问你话呢,”他道。

“没事,不过是在想,等下用过了早膳,三爷又要去哪里。”她随便找了个由头搪塞过去。

“你这么在意我的行程?”沈屿欢竟有些欣喜。

陆晚照道:“随口一问而已。”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余音杳杳错倚闲余音杳杳错倚闲赵常安|古言那时,梦里的所有人,都素不相识,两不相知。 饶是此时春光正好,满目锦绣,不知纱帐之后,是怎样的爱恨深重,欲盖弥彰。 当时谁都不知道,谁和谁的未来,会以一种怎样意想不到的方式,重合到一起,蔓延生长,枝叶纠缠。 那个时候,皇帝还没有猜忌江家; 那个时候,余漪娴正天真烂漫; 那个时候,温徐来刚从柴房里被放出来,跌跌撞撞地向外跑; 那个时候,后来的嘉靖郡主崔妏还没有出生; 那个时候,崔嬆刚满一岁; …….. 一切都还是刚刚好的样子。 所有人都还不知道,命运对他们满怀爱意的祝福,和恶毒绝望的诅咒。 他们还不知道,未来的某一天,他们这些看似平淡安宁的人生,会变成长满毒刺的牢笼,把他们每一个人都变成笼里的困兽,或者,永生不得超脱的疯子。
  • 穿越的还珠格格穿越的还珠格格柠萌作者|古言我不想介绍我太赖了,你们自己看吧…………………………
  • 回到古代当自强回到古代当自强独自美丽327402|古言外科第一刀变身豪门庶女。薄凉的奶奶,狠毒的嫡母,无耻的哥哥姐姐,毫无心机的娘亲,外加一个柔弱的小包子弟弟,怎一个复杂可言?是安心在这豪门里斗得个天翻地覆,还是冲出豪宅自由自在?答案不言而喻。好不容易冲出牢笼奔向自由,李丽萍傻眼了!偶买噶地!没有铁锅,我认了!没有酱油没有醋,俺也认了!可没有.......偶买累地嘎嘎!这没有的也太多了吧?虽然有个微型空间作为补贴,但俺还是无法认了啊!哎!李丽萍长叹一口气,一手拿起锄头,一手拿起手术刀,无奈的开始了自己彪悍的古代生活。———————————————————————————————————————
  • 为你倾城,一世繁华为你倾城,一世繁华周巧巧|古言她,冷心冷情的杀手!谁来温暖?他,尊贵的皇子!高出不胜寒,谁来陪他笑傲巅峰!!!!
  • 美人江山:妖后舜虞美人江山:妖后舜虞君少子|古言"帝君有令,请太岁娘娘移步未央宫,需身着龙袍金冠与帝君身穿夫妻款!"世人皆知,这商疆王朝第一妖后便是帝君子辛最宠爱的小女人!不仅上得了战场,穿的了铁甲,治得了朝纲,还迷惑得了三朝帝君……曾经她一心只给一人,只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他却终是为了帝位负了她!一身着帝袍的男子端了一碗汤药灌女子喝下,女子肚子高高隆起,似是非常痛苦,在地上翻滚,而男子则是搂着身旁美人,冷眼看着……直到女子肚子变的平坦,满地鲜血……她心绝誓要报仇,流离到商疆,遇见了一生能携手之人,统一了天下,站在权利的顶端,回首已是君臣之分,他成了阶下囚,可真相却是为了她?
  • 公子如颜之王者红妆公子如颜之王者红妆陈氏银月|古言他,是垠华史上最年轻的大将军,最潇洒的士大夫,年少得志,风华无限,甚至官至丞相。谁又知道,这样一个该是传奇的身躯下,是一个她。遭遇感情背叛从而改变了人生道路的莫红妆,在最终以为必死之际竟然重生,在这个满身伤痕貌似被追杀的小小身体里,重生。 带着21世纪的记忆在这个陌生的垠华大陆淡漠了红尘,她只想要一个安静的世外桃源,可谁让她,遇到了他。 他说:“不要怕,我带你回家。”他说:“若你是女孩子,我就娶你为妻。”他说:“红妆,离不开了,即使你爱的不是我,我仍然放不下,离不开,再遇上你之前,修从未明白动心是为何物,在遇上你之后,刻骨铭心,深到心痛。” 还遇上了他,邪魅的君王,他从不把她放在眼里,觉得,这女人是自己的,不会跑掉,知道她又爱上别人,他再也坐不住,不就是放下身段么,女人,等了你七生七世,你就想这样算了?不可能。 争个你死我活又如何,与我何干?我,早已无心矣。 一个七生不离,一个七世不放,只有在最后,才能想起初见,她说:”我,叫红妆。“只此一句,注定一世伤,一世殇。
  • 妃谋异世:邪妃斗霸主妃谋异世:邪妃斗霸主沈长朝|古言【妖孽×男强女强】二十一世纪金牌杀手鸢尾意外穿越重生成废柴小姐叶南惜!可是为什么鬼狱主上也穿越?!叶南惜睥睨,凤眼轻佻:“没想到主上你也有跟风的癖好。”某男不以为意,握住叶南惜的柔夷,邪肆的笑着:“我感觉本尊再不出现,你就要被勾走了!“”……”叶南惜默了,“我有说我喜欢你吗?”“你现在不就说了吗。”某男无耻的缠着叶南惜,“我不管,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不答应我就一直缠着你!”叶南惜又默,以前如此高大上霸气侧漏的主上滚到哪里去了!可不可以还给我!
  • 重生极品毒妃重生极品毒妃填歌|古言第一次,自己‘死’在最好看的十六岁,一身红衣,一场大火,落个护国公主之称。而后一生碌碌无为,嫁给了一卫国士兵,恨他入骨。害人,救人,当个旷世神医。晃儿一变,却成为敌国皇妃。冷宫,地牢,诬陷之名。新欢,旧爱,一箭穿心。我本已爱你入骨,你却害我亡命…
  • 言容言容长安落雪扶桑|古言故事开始在一个仲夏的深夜,故事里的女子,名叫花想容。 她生来孤煞,曾有人对她说过,她这一生所求,皆不可得…… 本文慢热,甜虐兼备,注重剧情,江湖恩怨与权谋斗争并存,情节环环相扣,预计文章长达百万字。 寻找志同道合之读者,建立其淡如水之交情,可与我一起探讨天下大势、江湖风云。
  • 忘灼忆忘灼忆礼鬼|古言我也曾有过天真的时候,是你们逼我成了现在这幅恶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