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5章 我自然有我的方法

乔一心的第一反应就是司南玺在骗她。

以谢临渊对乔治的重视,就算乔治已经到了机场,肯定绑也会把他绑回去的。

随即,她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司南玺看到的新闻或许是出于某人之手,目的是为了让司南玺放松警惕。

心思沉浮之间,乔一心很快就确定了第二种可能,面上十分逼真的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司南玺的心情不错,没有再通过机器和她对话,而是命人将她带到了外面。

“你似乎很惊讶?”司南玺饶有兴致的看着她,还十分体贴的将手机递到了她面前,“看看吧,你没有白救乔治。”

“你怎么知道最后乔治没有被谢家的人带回去?”乔一心瞥了一眼,不动声色的问。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司南玺觉得这个问题十分的愚蠢,像看傻子一样看了她一眼,“你觉得以我的能力,这点儿分辨能力都没有?”

不是没有,而是太自大的人往往容易被骗。

乔一心自然是没有将心中的话说出口,只沉默以对。

司南玺很满意她的反应,“昨天你说的话,我觉得有些道理。”

乔一心扬眉,昨天她为了争取时间自救,特意引导司南玺和谢家的矛盾,想以此逼谢临渊出手。

昨天司南玺听了她的话后并未有什么反应,她本以为这计划行不通,却不想司南玺真的听进去了。

“谢家欠司家的不单单是一个乔治能弥补。”

“我要吞并谢家,让谢家为我司家所有……”

接下来的几天司南玺都没有再绑着乔一心,甚至还允许她可以在别墅的周围散散步。

乔一心花三天的时间将别墅周围的环境摸了个清楚,猜测司南玺关她的地方应该不是在B市。

这天,司南玺突然让她换上了一套礼服,别墅也盛大装饰了一番,桌上的食物也格外的丰富。

乔一心扫了一眼对面的人,被绑之后她这是第一次和司南玺一起用餐。

“司先生今天有喜事?”乔一心切着牛排,不着痕迹的问,“您似乎看开心。”

“差不多。”司南玺也不动餐具,只慢悠悠的喝着酒,“这段时间和乔小姐相处十分愉快,如今你快要走了,我还有些舍不得。”

走?

司南玺这是要放她?

乔一心猛的抬头,“乔治来了?”谢临渊同意了?

怎么可能?

难道之前她猜错了?机场的那段视频不是假的。

乔一心放下刀叉,一时之间五味陈杂。

“乔小姐的样子看起来怎么不太开心?”司南玺明知故问,“我以为,能离开,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

“还是说,乔小姐也和我相见如故,不愿走?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很欢迎乔小姐。我在E国的公司有不少合适乔小姐的职位,你可以随意挑选。”

“不用了!”乔一心想也不想的拒绝。

司南玺笑叹了一声可惜,不一会儿花园里就传来一阵引擎声,乔一心心头一紧,目光投向落地玻璃外,

餐厅的位置十分微妙,从侧面的落地玻璃看出去正好能看到花园里的全景。

一个少年从后座上下来,对方带着一顶鸭舌帽遮住了大半张脸,露出下颚线条乔一心看着陌生又熟悉。

司南玺眼睛也一亮,有些激动的起身,“乔治,欢迎你回家。”

乔一心眯了眯眼,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由远处走来的那少年和她影响中的乔治有些不同。

她想了想,没有起身,反而打量起周围的人来。

随着司南玺的离开,不少的保镖也跟着走了出去,餐厅中的人一下子就少了很多。

一种奇妙的预感由心底闪现,乔一心悄悄的握住餐刀不找痕迹的将其藏到身后。

就在这时,司南玺的爆呵从花园里传来。

“你不是乔治!你是谁!”

“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

保镖们问询而动,外面的保镖冲向了那个带着鸭舌帽的少年,而餐厅里的保镖则冲向了乔一心。

乔一心心跳若擂鼓,做好了反抗的准备。

千钧一发之际,两个敏捷的身影横空冲了出来,一左一右解决了两个离她最近的保镖,将她护在了中间。

乔一心呼吸一窒,定睛一看,竟然是乔治和江景辰。

她又惊又喜。

“先出去在说。”江景辰目光飞快的在她身上扫了一圈儿,见她没有受伤,表情微微放松,“司南玺很快就会进来。”

“对。”乔治赞同的点头,“一心姐,你先走,我殿后。”

“不行,司南玺的目标是你。”乔一心冷静了几分,迅速的安排,“你留下来就走不了了,要走我们一起走。”

“报警了吗?”

她不知道江景辰和乔治带了多少人,如果报了警至少能压制一些司南玺。

“报警?”司南玺冷笑的声音传来,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来了,“乔一心,我之前说的话你似乎已经忘了。”

乔一心心中一凝。

她并没有忘,司南玺的国际是E国人。

“乔治,你变狡猾了。”司南玺目光转向乔治,“这些都是跟你那狡猾的父亲学的?”

刚才他一时大意,被外面那位乔治的替身划了一刀。

“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们是聪明还是蠢。”司南玺让手下将乔一心等人围起来,“明明只需要替身出现,就可以趁乱把乔一心带走,你们却要拉着正主一起来。”

“乔治,还是说,你也很想念我?毕竟,我也算是你半个父亲,陪着你渡过了一段美好的童年。”

乔治眉心微皱,在思南玺陪伴的那个童年里充满了血腥味。

“思南玺,你太自大了。”江景辰将乔一心拉到身后,以一副维护的姿态挡在她的深浅,“你觉得没有完全的准备,乔治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你什么意思?”司南玺眯了眯眼,“谢临渊也来了?”

别墅外面突然响起了动静,无数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围拢而来。

司南玺的那些保镖都变了脸色,迅速收拢包围圈,将司南玺围在中央。

同类热门
  • 形与意合形与意合谷雨川|现言腹黑老干部x逗比母单花 包甜!副cp也甜! 新人新书,大家慎重入坑_(:з」∠)_ —————— 莫小湾:“我来相亲!” 某人:“我不喜欢女人。” 莫小湾:“!!!” …… 莫小湾:“假结婚不用领证!” 某人:“还是领一个,真实。” 莫小湾:“???” …… 莫小湾:“我们不要住在一起!” 某人:“房子被占了,求收留……” 莫小湾:“……” …… 莫小湾:“我只是个普通人!” 某人:“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异能?” 莫小湾:“Σ(?д?;)” …… 莫小湾:“这个,彩虹上的两个小人画的是……?” 某人从后面一把抱住:“是我和你啊……” (?°з°)-? 她以为生活不会再有什么改变,不过事情似乎从来不会朝想像的方向发展,一切仿佛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注定…… 多年前有人跟她说,“翻译讲究形与意合……” 多年后有人跟她说,“这副画翻译过来的意思是,在世间所有形状里,你最合我意。” “人类知识中最有用却最不为人类了解的一点,就是对人类自己的认识。” ——卢梭《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与基础》
  • 别走,丫头,我喜欢你别走,丫头,我喜欢你流星雨的夜晚|现言我做梦都没有想过,会收到xx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从明天开始我就是xx学院的一员了!
  • 妻心荡漾:爷,别撩了妻心荡漾:爷,别撩了时倾城|现言陆小池千辛万苦地来到时倾城的身边,就是为了让他兑现儿时的诺言,两人把该做的都做了之后,陆小池却发现自已居然早就被别人冒名顶替,那小婊砸还处处以他的未婚妻自居!我去!抢了我陆小池的身份还要抢我男人?那可怎么行?!姐不把你身上那层皮扒下来姐就跟你姓!可是时倾城眼神这么不好,又是怀疑她又是打击她的,她要不要跟他绝交?“绝交?”时倾城翻身将她压在底下。
  • 只是偏偏爱着你只是偏偏爱着你青城北|现言读者都说,沈妤若心里住着一个人,所以她写的每一本书里都有那个人的存在。 她心里,确实住着一个人,是她一辈子都执着的人,那是像是永远都长不大的小孩的男人,
  • 妖言惑我妖言惑我钥铭洐浠|现言灵魂附体,虽然每天只有几小时,可是,还是请猫妖大人赶快离开吧,生活已经脱轨,工作也已经丢失,要怎么办?等我恢复了,自会离开,你一个懦弱的小白,我不稀罕。稍等,离开前,闲着也是闲着,我看看能做什么。
  • 鬼魅丫头玩转豪门鬼魅丫头玩转豪门夜阑狮女|现言她,大难不死。在得知自己的身世之后,就发誓,要将那些伤害自己和伤害自己的家人的人,踩在脚底下,永世不得翻身。让他们生不如死!!!他,不苟言笑,只愿在她一人面前,卸下自己的伪装。倾其所有,只为助她一臂之力,护她一世周全!!!当复仇的她与冷冷的他相遇,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 甜心霸宠:腹黑总裁咬一口甜心霸宠:腹黑总裁咬一口东霆浅浅|现言“对你的惩罚,才刚刚开始……”“够了!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白天,他是冷面腹黑的总裁大人。晚上,他却变成了魅惑浪荡的痞子。掠夺、破坏——这是一个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的男人,他将她捧在手心,又在一夜之间,让她坠入痛苦深渊。为了她的那句我不曾喜欢过你,两人在缘份里兜兜转转,他设计了种种的局只为报复她,将她玩弄在掌心,让她陷入情感旋涡,饱受折磨。当一切真相揭开……他轻喊着她的耳垂,温柔的说,我想用遍所有的姿势对你说一世的情话。
  • 把手给我傅先生把手给我傅先生凉韶韶|现言1V1甜宠,重生文,傲娇文,爽文,虐渣文,女强男甜 重生前的温浅作天作地眼瞎心盲,非把狼心狗肺伪闺蜜当做贴心小甜甜。 非把最好看最痴情老公天天往外推 非把宠女狂魔老爹气到住进医院 非把善良心慈继母赶出家门 非把护她黏她继妹折磨心凉 非把自己搞的满身狼狈惨死收场。 重生归来,看透绿茶心机婊,虐惨白莲伪闺蜜,护家人,护老公 还好甜甜老公仍痴情,赶紧痛改前非,抓紧洗白,虐渣一时爽,一直虐渣一直爽 宠夫一时甜,一直宠夫一直甜
  • exo之我的世界exo之我的世界伊墨言|现言123weareone大家好,我们是exo光鲜亮丽下的他们,与女主会发生什么呢,话不多说,进来看看
  • 时光带走了我的回忆时光带走了我的回忆零孤|现言“你又一次为了她,而选择牺牲我。哈哈哈。下辈子我们只做陌生人。我恨你”“对不起。可惜你听不见我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