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5章 大团圆(完)

这边静安王府混混烈烈的举办了婚礼,那边汝南王府也有了动静。

“放心,姨父大人,我这里一切准备就绪,只等您吩咐了。”程德茂毕恭毕敬。

只见汝南王摸着胡子,“那还等什么,现在就行动。”

程德茂有些犹豫:“那北齐那边?”

汝南王哈哈大笑:“准备好了,放心,成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

深夜,万家灯火,皇宫浩浩荡荡,辉煌有致,突然几队人马纷纷将皇宫围住。

程德茂带领部队杀入皇宫,“不好了,有人杀入皇宫了”。

皇宫大乱,大皇子和二皇子前来救驾,“父皇您带着宫里的女眷先躲在密道,这里就交给儿臣们”。

但是,二皇子人马寡不敌众,败下阵来,他转身向屋里的太子:“兄长,臣弟先去一步了,照顾好父皇。”

二皇子剩着最后一口力气是搏斗,可还是死在乱剑之下。

程德茂带着队伍闯入皇帝的寝居室,心想成败在此一举了。

他秉着气息夺门而入,只在角落发现了太子,程德茂哈哈大笑,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快告诉我皇帝在哪里?”

太子拔刀而出,“休想知道,我是绝不会告诉你的,你这个逆贼。”

太子语音刚落,一只箭正中太子的胸前,他倒下了。

皇帝在密道里老泪纵横,我的两个儿啊。

突然,外面电闪雷鸣,下起了雷霆大雨,仿佛在为两位皇子哀悼。

陆无双带领着红衣铁甲攻来,皇宫外的侍卫被尽数攻下,很快程德茂也被陆无双拿下押走。

陆无双满眼含泪:“快请太医,为两位皇子医治。”

可是,纵然太医医术高明,也回天乏术了,两位皇子再也回不来了,举国上下无不痛心。

第二天,侍卫将程德茂押上朝堂,只见皇帝和文武百官都在。

没多大功夫,汝南王也被侍卫押送到朝堂之上。

汝南王跪在地上:“皇上开恩,跟我没关系啊。”

程德茂惊讶的看着汝南王,恨不当初。

玉麟儿与霓凰郡主来到了朝堂。

玉麟儿一五一十的将汝南王和程德茂的勾当悉数说出。

紧接着,霓凰郡主将他们与北齐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程德茂:“你们居然出卖我。”

玉麟儿:“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我所做之事便是为了我的良心,为了天下的正义。”

汝南王却感叹:“麟儿,你是个好孩子,是爹爹错了,你们是对的。”

经过此事,又牵扯出很多羽翼,就连兵部尚书赵大人都脱不了干系。

皇上看在他们往日的情分,并没有处分汝南王,只是削掉了兵权,从此只是一个名誉上的王爷,而赵府被发配到了边疆,程德茂也被处决,程府剩余人被发配边疆。

事情解决了,皇帝却心痛不已,我的两位皇子不在了,这江山后继无人了吗?

一位大臣站了出来:“皇上你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吗?静安王府的陆无双。”

皇上面露难色:“你们知道了?”

众臣齐语:“我们确实都知道了。”

一旁的陆无双不知所措,这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皇子另有其人。”

只见来的人是北齐皇帝和慕容富贵以及苏暮。

皇帝大为吃惊:“那真正的皇子是谁?”

北齐皇帝慢悠悠的样子:“他就是静安王府的义子王杭之。”

众人一片惊色,皇帝也很疑惑:“有什么根据?”

北齐皇帝请来一位老者,这位老者正是乌衣帮的族长。

老者语重心长:“其实静安王夫人说的并不全对,我们乌衣帮受皇帝恩惠,理应照顾皇帝的小皇子,小皇子是被我们偷换的,我们也是为了小皇子的安全。”

皇上此时非常激动,“快宣王杭之进殿。”

王杭之一路已经听说了这件事,他要当面像老伯问清楚。

王杭之来到堂前,“老伯,这是真的吗?”

老伯点点头:“千真万确。”

皇帝虽然生气:“好你个老头,居然把我和静安王耍的团团转,但是看在他完好无损,就原谅你了。”

紧接着,皇上宣布永久退位,将皇位传给了王杭之。

这次风波过后,众人相聚沈依依的府邸。

沈依依非常开心:“对了,慕容,你是怎么找到苏暮的。”

苏暮摘掉面纱,众人惊愕,那是一张洁白无瑕的脸,没有任何瑕疵。

“我不是苏暮,苏暮是我的妹妹,但是她的心在我身上。”

众人震惊:“那苏暮不在了?”

“我是北齐公主兰裳,我从小心脏不好,那日妹妹突发意外,用北齐秘术将心脏换给了我,从此我既是兰裳也是苏暮,是苏暮的心让我找到了慕容公子,我被程德茂和北齐的叛徒囚禁在山洞,是慕容公子救我出来的。”

众人感叹,慕容富贵终于找到了“苏暮”,而慕容也成了北齐的驸马。

这时,王杭之带着夏嫣然也来了,沈依依不由打趣:“好啊你,你们一个从将军变皇帝,一个从王妃变皇后,真是运气好啊。”

王杭之和夏嫣然默然一笑,“想不到世事沧桑,竟有如此之大变化。”

听着这些话,沈依依望向陆无双,而陆无双也正好看向沈依依。

陆无双便称要带沈依依去一个地方,两人离开了。

路上,沈依依忧心忡忡:“我其实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我会回去的。”

陆无双温和道:“我知道,但我希望你能留下来。”

沈依依摇摇头:“我必须回去。”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沈依依跟着陆无双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

“也许这里能让你回去。”

“你找到了时空隧道,谢谢你无双。”沈依依拥抱了陆无双。

之后,她便进入时空隧道。

她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跟前有一位男同学守着她。

男同学抬起头:“你终于醒了,你已经昏迷三天三夜了。”

沈依依惊讶:“你是陆?”

男同学:“你怎么知道我姓陆的,我叫陆天意,是班级的班长,没想到刚上大一,军训的时候你就出了事儿。”

……

金陵城里,王杭之、夏嫣然,慕容富贵、兰裳,陌笙、李香香,玉衡儿、陆海棠,玉麟儿、霓凰,大家都过着幸福的生活。

陆无双呢?一日徘徊到沈府时,却真的有一个沈依依存在。

她说她是属于古代的沈依依,而那个沈依依已经回现代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医妃锦绣医妃锦绣陆璐Su|古言周盼只是去治病救人,却没想到给自己找了个麻烦。 看着堵在跟前的萧君宜,再也忍不住冷着脸:“王爷,你这是恩将仇报。” 萧君宜嘴角微扬:“若能娶你为妃,随你怎么说。”
  • 深宫风云之轩月传深宫风云之轩月传L白水Q|古言【一朝梦回,一朝梦醒】一抹江山如画,往事如烟。红豆,淡酒,四五流年够否?直言相思无益,弯眉间,心素如简。多少年,岁月斑驳容颜,恍若隔世。
  • 惑国情殇惑国情殇茳紫|古言位高权重却保不住心爱之人,出身平凡却爱上宁国的战神,不知谁是谁的劫。
  • 邪王太腹黑:爱妃,求抱抱邪王太腹黑:爱妃,求抱抱坭小夭|古言【正文番外全部完结,包月文,绝对宠文,男女主身心干净】他,六道之外,魔界至尊,却为了她甘愿进入轮回。她,特殊部门顶级特工,睁开眼居然到了完全陌生世界,却还是她的身体……为寻穿越之谜,她战恶鬼、斗僵尸,戏妖魔,嚣张异世。只是…….她究竟都招惹了些什么?天朝太子爷?神医狐狸精?僵尸王将军?鬼界三王爷?各个权倾一界,唱霸一方。凤柒玩笑:“本小姐要是都收了,六界不就是我的了?”某魔尊紧扣她腰身,邪肆霸道:“六界算什么,跟了我,这天地都是你的。”小剧场:他亲昵的将她抱在怀中,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让她感觉到他身下的火热……“女人,要吗?”啪……回应他的是一巴掌!
  • 栀南相望栀南相望嘉树大大|古言陆知南,一个二十世纪的外科护士,因一场意外手术,一朝穿越到青枭国,原本以为自己不会拥有爱情,却在另一个世界里遇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一眼万年…… 他是当代的摄政王,权倾天下,世人皆知,他冷酷,无情,帅气的外表下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可在她看来,他的温柔,只有她知道…… 他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他被奸人冤枉,只有她相信他…… “既然选择了喜欢你,那我便不会后悔……”
  • 墨负洛墨负洛安黎九|古言她,因简单的一小事,被禁锢在墨宅深处,直至及笄放出来,且被赶出墨宅,有些人为她可怜的身世感到不公,有些人厌恶,讨厌她。却有一个男子在雨中为她撑伞,在她挫折时帮助她。一个男子痴情为她倾尽所有,她却没有接受。
  • 重生后皇叔成功上位了重生后皇叔成功上位了花花撞南墙|古言南朝小皇帝自诩生平一生: 苛谨小心,励精图治,举朝上下从未有血案发生。 然死后史记中记载:皇上目无法纪,与贼臣勾结,久不立妃,生活混乱,罪过多等。 重生后的闵月坏事做尽,勾结臣子,游戏男色…… 前世没做的,这辈子通通都做了! 楚翊上奏:“陛下,您遗漏了一人。” “谁?” “臣下。” (重生+权谋+前世,前期很多谜题慢慢都会解开)
  • 我将夫人当棋子我将夫人当棋子府棠|古言一个落魄公子,一名乞丐千金,一位高贵公主。 自江南相识,往后相爱相杀。 这是一场一个男人两个女人的戏。 * 一场意外的相逢,为他们的人生描绘上了更多的色彩。 他,堂堂江南大少,被奸人所害,家族落魄。 她,一名乞丐,却优雅高贵有气质,不似乞丐。 一次接踵而过,成为了他们多年后的美好记忆之一。 一位公主微服出访偶遇刺杀,他救下了公主,公主被他的英勇吸引,向他表面心仪。 此时的他已明白自己的心意,拒绝了公主,向她表明。 她同意了。 可公主又抛出了一个诱人的条件——帮他除奸人,助他复兴家族。 在衡量之下,他选择了娶公主…… 她问:“你真的要娶公主吗?” 他回:“我要复兴家族,利益大过一切。” 她彻底的沉默了。
  • 倾世美人:皇上,王爷要抢亲倾世美人:皇上,王爷要抢亲离慯|古言她是绝色天下的稀世美人,他是玩世不恭,柔美威武的王爷,他是霸道冷峻的皇上。“小姐,小姐,皇上骑着骏马来提亲了。”绝色女子一愣,茶杯落地。“不好啦,不好啦,王爷带着人马来抢婚了,正和皇上打起来了。”绝色女子一惊,茶盖子落地。喂!我到底应该选谁?已完结作品:《莹本惊华》个人新浪微博:阿离bob
  • 淳安郡主淳安郡主阿木木|古言她本是金枝玉叶,皇室明珠,却错投侯府。母亲嫌弃,兄长厌恶,未婚夫也对白月光念念不忘。一朝水落石出,生母是流落在外的小公主,亲哥成了皇帝钦点的状元郎。欺她辱她,她必百倍还之。荣华富贵,不好意思,她挥挥手就能收回。只是那个权倾朝野,俊朗无双的男人,白天衣冠楚楚,梦里却总和她咬耳朵,非说自己负了他怎么办?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