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0章 暗自探索

在这里住店至少不需要担心是黑店的可能。

不过也是到这个时候,颜玖筱才有时间真正的看一看这里。

本来方才她的想法就是赶快找一家店,好去看看手腕上到底什么情况。

只是不知为何,那种感觉竟然只持续了一瞬而已,便消失不见。

只留下隐约的灼烧感。

那种感觉她说不出来,只是想到之前自己所遇到过的丑凤凰的事情。

说起来,至今,她还未曾遇到过什么特别危险的事情。

包括这一次来这里,她也是抱着其他的目的,只知道要找妙音笔。

虽然她没有见过那妙音笔究竟长什么样,但是妙韵笔却在她的手中。

单从她目前所知道的东西来看,妙韵笔笔身很好看,并且是用珍贵的东西制成。

既然如此,这样的东西在寻常百姓家的可能性应该不大。

更多的应该是在达官贵人手中,只是这里的宫内关系她还不怎么了解。

这件事情又不能整得动静太大,她只能自己悄悄的去探索。

“几位久等,菜已经上齐了,慢用。”不出片刻,三人面前就摆上了几盘看起来色香味俱全的菜肴。

刚才颜玖筱没感觉到饿,只是现在这菜一上来,闻着这个香味,情不自禁的嗅了嗅鼻子,瞬间就感觉肚子空空的。

“看起来也不像是几天没吃饭的样子啊。”

宫煜承慢条斯理的将竹筷在茶水里浸了下,同时嘴上说着。

颜玖筱啧啧啧了几声,拿起竹筷,对着慕蓁蓁说到:“别管某些人,我们自己吃。”

“快快快,你快一点,磨磨唧唧的。”

“我这一次一定要见到二殿下。”

“呵,看谁跑得快了呗。”

外面原本正常的街道突然变得嘈杂起来,同时还能看到有人在飞快的奔跑,他们的方向都是一致的。

人看起来越来越多,而且大多数都是女子。

看着眼前的这一副场景,颜玖筱脑海中倒是情不自禁的浮现出自己第一次见宫煜承的样子,貌似也是和这个差不多的场景。

甚至于比这的人都还多。

她摇了摇头,适才听到那些女子口中说了二殿下,再看这些人这么疯狂的样子,不用看,想来也是被那所谓的二殿下给迷惑了。

她悠哉悠哉的吃着自己面前的吃食,别提有多惬意了。

说起来,之前和师父在云络岭的时候,那里没有这么好的食材,但是师父每次也会给她做各种各样的美食。

相比起来,还是师父做的好吃一些。

是以现在,能够吸引她的就只有面前的美食了。

外面的声音越显嘈杂。

“来了来了,二殿下来了。”

似是有人大声的通报了一声。

“见过二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人的声音足够响彻整个客栈。

颜玖筱不禁朝着门外看了看,只见原本只有女子的队伍,多了许多男子。

再听到他们所喊的话,她才忍不住有些好奇。

现在看起来倒不像是那些女子犯花痴,倒是这个二殿下得民心。

竟然有如此大的阵仗。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缚君红颜缚君红颜梦若晨曦|古言世间仅有的青云龙蛟玉佩,却偏偏有一枚一模一样的玉佩横空出世,惊异,离奇,福兮?祸兮?白云素被迫代替妹妹困于皇宫,一心报复这位从小到大一直要好的妹妹,却意外发现深爱之人原来爱着妹妹,灾祸已成,削发为尼,常伴青灯古佛。姐姐,我欠你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还给你。白青络因愧疚心重,灵魂久留深水之中,予以寄托,罪孽终偿,却不忍心爱之人受伤,在转世之时,选择重回本身。青络,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你要伤害他,绝不容许。等了一天,一月,一年终等不到她任何消息,本已绝望,三年之后再度重逢,她却早已忘记自己,没关系,我,黎墨可以一直等,没什么能比再也见不到你更令我伤痛。黎墨,我不是她,我不爱你,今生今世我只爱百里。百里沂旪自异林一别,好不容易相遇只因她携玉佩而来,便心生猜忌,一次次地试探,伤害,她却至始至终,待他如初。因玉佩逐出师门却也因玉佩再度与你相遇、相知,玉在人存,玉毁人灭。白青洛落水而醒,记忆全无,拜师学医,却被逐出师门,一心想要查明被逐的原因,又遇见初遇的那个他,他还是他吗?他依旧是他,那个少年。你是你,她是她,别害怕,我分得清。
  • 奇情妙缘之天下无双奇情妙缘之天下无双乖乖睿|古言叶小艾穿越成无双郡主西南王之女,当今圣上的表妹。皇上让我无双郡主嫁给睿王?太好了!睿王可是名副其实的高富帅啊!睿王对我好想有所怀疑,可是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企图,只是有个小小的心愿:吃一次满汉全席,这都不可以吗?(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我和王爷不得不说的故事我和王爷不得不说的故事我是依然|古言一封书信,颜倾入京 从此以后开始了漫漫调戏良家妇男之路 直到遇到了他 便开始了没羞没臊的日子
  • 穿越荒古:女神不好当穿越荒古:女神不好当蘋果|古言盈语正欣喜穿越成高颜值美女,不想却进了不看脸的世界。荒古这个强食弱肉的地方,长成天仙不重要,能力才让人敬仰。这个不看颜的世界,她只有颜值怎么办?且看一个低武值的美女如何在异世空间步步为赢…
  • 歌丰年歌丰年奚晗|古言崔三小姐终于摆脱寄人篱下的日子,回到阔别已久的凌华城崔府。只可惜祖母正病重,父亲远赴任,继母姨娘心思各异,异母姐妹心生妒忌。既然有人不顾亲情在先,就别怪咱不留情面在后,咱可不是软柿子,撕下你高贵温婉的画皮,浇灭她嚣张跋扈的气焰,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好在还有个“护妹狂魔”哥哥,和他的公子哥儿朋友们。等等,你们这争相做人家妹夫的节奏是要闹哪样?
  • 爆宠萌妃:王爷请自重爆宠萌妃:王爷请自重叶梦怡|古言“你知道,1+1=?”他看了她一眼,不经意道:“2。”“错!”她笑道:“我发现,你好笨啊!”说完,便用手指去戳他的头……他很无奈……“那你说,等于多少?”“这个就得看你想要多少咯!”只见他的额上有无数黑线落下:“这还得要我说啊!无聊!”“嘿嘿!一加一等于田啊!”“额!”他又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你知道一减一等于多少吗?”说完,嘴角就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多少啊?”“等于……你妈!”说完,赶紧逃了!…………
  • 倾辰雪夜倾辰雪夜堕落辰瘾|古言他们是武林里的一正一邪,看似水火不容,可早就暗度陈仓 小番外 “夫人,你要去哪” “呵,我要去重新找个夫君” “为夫还不够好吗” “嗯” “哪里” “你有一个爱我的心,所以我不要你” 某男黑人问号脸
  • 咫尺天颜咫尺天颜御狐|古言颜瞳、沈瑾两人因出任务阴差阳错的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女尊时代;一个冷静沉着,一个急躁率性,两种性格演绎着两种不同的人生。一个,凭借着一身本领,创建了一座属于自己的千城抱,从而独裁了正邪两道的所有权利;一个,成了四国最大的商人,掌控着四国的经济脉络。这其中的曲折坎坷,且看她们如何应对。(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毒妃若粟毒妃若粟璀璨如烈夏|古言她卿若粟是东朝丞相的庶女,天下人皆看不起的废材,可又谁知道她软弱无能,装疯卖傻只是为了寻一隅之地得以安放自己的心,她一双巧手却能辨识与解这世间万般毒,本清心避世,奈何长姐一朝逃婚,她代姐成亲,嫁给这天下人皆惧怕的宸王褚子御。都说皇宫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那王府又能比它干净多少,她步步忍让,终是受尽万般苦痛,一心为善却还是被他们冠上毒妇的恶名,既是如此,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凡是曾欺过她的人,她就十倍百倍地让他们偿还她昔日所受之痛。卿若粟:都笑我负天下人,可又是谁负了我
  • 昀华未逝引歌非晚昀华未逝引歌非晚褚渊|古言昀桑生来便合该是搅弄风云,纵横捭阖的人物,这一生早已做好了彳亍独行,孑然一身的准备,然而却终究败在了长孙引修的温柔里,化为绕指千柔的太息。罢,执子之手,而于愿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