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言 1198.ceo

第3577章 地府鬼差1

徐弈比较急,选择的只是一间最普通的郊区医院。便连血都没有验,只是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后,急诊医生给孙晴好挂了一个吊瓶。
  这里的确太普通了,便连沙发都没有。点滴室只有最普通的木制沙发形长椅,上面的皮革都破了,露出了里面的海绵。
  为了让孙晴好能舒服点,徐弈干脆把她放躺在了椅子上,自己坐到了椅子的一头,把她的头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四十多分钟之后,在一瓶点滴将要打完之后,孙晴好的眼睛无神的睁开,甚至还扭动了一下自己的头。
  “姐,你醒了!”感到了自己腿上的异动,徐弈惊喜的叫了一句。
  孙晴好并没有回答,只是看了一眼,接下来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又过了三四个小时,到半夜一点的时候,她才终于又醒了过来。
  “姐,你醒了呀?”
  “嗯!”孙晴好应了一声,身体向下翻了一下,想要起来。
  看到她的动作,徐弈很是自然的把手扶在了她的肩膀上,把她扶了起来。
  “谢谢!”孙晴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客气啥?”徐弈站了起来,活动着自己的身体。刚才坐的时间太长了,他的腰都有些酸了。
  “你送我来的医院?”孙晴好打量了一下周围,问道。
  “是呀,我刚才去金龙食府,正好看到你和一个男人出来。发现你的状态不太对劲,便把你送到医院来了。姐,你是喝多了吗?”
  “应当不是!”孙晴好摇了摇头,她自己的酒量自己清楚。半斤五浪液根本就放不倒她,就算是喝多了,也不会喝到人事不知的情况。
  “这个王八蛋,竟然给你下药了。早知道,刚才我就很捶丫一顿,让丫以后都做不成男人!”听到了孙晴好肯定的回答,徐弈怒气冲天。男人给女人下药能为啥,总不能劫钱吧!他真恨自己,刚才因为猜不透孙晴好与他的关系,放过了这个王八蛋。
  “徐弈!”听着徐弈怒气冲天的话,孙晴好的心里很是温暖,但是又怕他性格冲动,会惹出麻烦,伸手抓住了徐弈的手,“先别冲动,这件事情很麻烦!暴力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什么麻烦?”徐弈只感觉孙晴好的手很凉,反手握了过去,同时坐到了他的身边。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齐永远下的应当是****。这是一种医用麻醉剂,半衰期很短。刚才这家医院给我打的点滴应当是纳络酮和葡萄糖,可以迅速缓解人体麻醉的状况。就算我们现在去验血,也不可能查出来证据的!”
  孙晴好说的有点专业,徐弈并没有听太懂。他只是听明白了孙晴好的意思,就是齐永远给她虽然下了药,但是现在已经没有证据了。
  “姐,揍人还需要证据吗?”徐弈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拳头。
  “徐弈,暴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你真的想进监狱吗?”孙晴好的态度有些严厉了,“你如果真想进去的话,我现在就告诉他的身份,甚至把他的家庭住址都告诉你。正好,你姐我也想报这一箭之仇呢。你最好把他打死,然后亡命天涯,千万别被警察给抓到。如果抓到了,姐还得给你去送饭去!”
  孙晴好的话的确是徐弈所专虑的,他到现在也没有认为自己有了善人系统便天下无敌了。否则的话,面对马妍儿那个小警妞的态度早就不一样了。还至于被他乖乖的抓进警察局,又铐在暖气管子上吗?
  “做什么事情,光有道理不行,还得有证据。而且还得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事,只有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办什么事情,别太冲动。多考虑一下自己,还有自己的家人,好吗?”孙晴好苦口婆心的说道。
  “好吧!我听你的!”徐弈只能点了点头。
  “时候不早了,我的身体还有些发软。徐弈,我们去取车,然后你送我回家,行吗?”看到徐弈听进了自己的话,孙晴好这才想要站起。此时,她才注意自己的手竟然被徐弈握着,连忙抽了一把。
  “那个……”徐弈有些赧然的想解释一句。
  “没事,我知道你关心姐!”孙晴好拢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当徐弈敲开孙晴好的办公室的时候,方良吉正好坐在里面。
  “徐弈,等我一下!”
  孙晴好叫了一句,立刻在一张用资申请单上签好了字,这才又递还给了方良吉,“方经理,签好了,你去就可以了!”
  “放心吧,孙总,这张单子我一定拿下来!”方良吉站了起来,满眼的自信。
  等方良吉走出去之后,徐弈这才又坐到了孙晴好的对面,“姐,怎么样了!”
  “没事,好多了!”孙晴好笑着摇了摇头,经过了一晚上的体息,她的精神和体力都恢复如常。
  “我和省医院的张明华约好了,一会要过去谈合同的事情,姐,我需要申请十万块钱!”徐弈一边说着,一边把张明华的名片和已经写好的用资申请单放到了桌子上,塞给了孙晴好。
  “你认识张明华?”孙晴好拿起名片,看了一眼,很是惊喜。
  “是呀,昨天无意中见了一面,他就把这张名片给我了,让我十点去找他!”徐弈回答道,他并没有把张明学的事情告诉孙晴好,那五万块钱还没有到手,等到手还给孙晴好的时候,再说也来得及。
  “方经理也去省医院了,不过他找的是王向江!”孙晴好的手指在桌上轻敲了几下。
  “王向江是谁?”
  “省医院主管进药的副院长!”
  “副院长不顶事,这事就得大院长!”徐弈回答道。别看副院长和院长的头衔只差了一个字,但是权利可是差得太多了。
  孙晴好当然也知道这个情况,但是她考虑的事情更多,方良吉去找的也是省医院的关系,两人撞到一起,会不会起冲突。到时候别再不但没签成合同,反而彻底的把省医院的关系给堵死了。
  “徐弈,方便说一下,你是怎么认识张院长了吗?”想了一下,孙晴好终于决定还是把事情问明白再说。
  “没啥,昨天在HN街救了个人,给送到医院去了。正好是张明华的老爸,他听说我是搞药的,便把这张名片给我了。对了,还有这张名片!”徐弈很是简单的解释了几句,又把谢语慧的名片给掏了出来。
  怎么说呢?孙晴好有一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随便救了个人,正好是张院长和谢局长的父亲。不过,这种馅饼还真的只有可能掉在徐弈的头上。换个人谁敢没事在大道上救人,还是一个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