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治 全讯体育网

第4771章 只注意落脚稳固就够了

话说王山、刘武抱定了追赶义兄、同闯关东寻人参仙草的念头,大步向东北奔去。路上逢见行人,便打听可否遇见过两位年轻僧人。可惜的是,行人皆摇头,两人很失望。
   这一天,两人行至一座山林,迎面碰见一个樵夫。两人又向樵夫打听,樵夫道:“昨日傍晚,我担柴下山,遇见两个小和尚,行色匆匆,朝北奔去。我没和他们搭话,不知他们去往何处。”
   王山、刘武一听大喜,心想那两个和尚一定是普济、广慈二位义兄,看来不会走得太远!二人便加快脚步追赶而去。暂且不表。
   话分两头,再说普济、广慈两个年轻僧人。他俩何以敢自告奋勇前往人迹罕至、遍布凶禽猛兽的深山密林寻参?一者乃善僧心慈,再者是豪侠气勇。常言道:艺高人胆大。普济、广慈自幼由五莲山方丈收养寺中,诵经习武,每日和师兄们打拳踢腿,舞枪弄棒,练就了一身功夫。他俩在寺中年龄最小,武功却最好,因而最受方丈的赏识。别看这两个年轻僧人平日在寺院温文尔雅,跟师兄们和睦相处,开口就笑,说话谦和,从不跟师兄争吵;可是,在外出化缘时,若遇到有人以强凌弱、胡作非为,便会挺身而出,仗义执言,抱打不平。一次,长老派他俩跟一位年长的师兄到州府办事。三人行走在繁华的街市上,远远瞧见:几位纨绔子弟拦着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嬉皮笑脸,动手动脚,纠缠不休。女子吓得东躲西闪,大声呼救,满街人众,竟无一人上前去管。普济、广慈愤怒道:“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竟有如此无耻之徒。”两人拽着师兄,赶向前去。师兄劝阻道:“师弟,这些纨绔子弟乃本地无人敢惹的恶少,谁见了不躲?咱们何必多管闲事,自寻麻烦!”广慈道:“师兄所言差矣!义士路见不平,该当拔刀相助!眼见恶少胡为,岂可袖手旁观!”言罢,急从人群中闯过去。两位师兄紧随其后。三人冲到恶少们面前,将身护住姑娘,厉声喝道:“大庭广众之中,光天化日之下,尔等竟敢肆意胡为,调戏民女,可知人世间有羞耻二字?”恶少们哪把几个和尚放在眼里,狂妄地骂道:“大爷干什么,与你们几个秃驴何干!赶快滚开,别坏了大爷的好事!”说着挥拳踢脚向三人打来。三人早按捺不住,亮出拳脚迎了上去。普济、广慈喊声:“不劳师兄亲自动手!看我俩收拾他们!”一把将师兄推开,两人同出奇招,各显神勇。几个恶少哪是他俩对手,不到十个回合便被打得丢魂丧胆,瘫倒在地,下跪求饶。两人喝道:“这次暂且饶了尔等!日后再敢为非作歹,若让我等遇上,定要尔等狗命!”恶少们连连嗑头说道:“再也不敢了!”两人骂声:“滚!”恶少们慌忙爬起,挤出人群,狼狈逃去。围观行人见状齐声欢呼,拍手称快!两人又跟师兄商量,救人救到底。三人便将姑娘一直护送回家。三人在州府办完事回到寺院后,师兄将此事禀告了方丈。方丈非但没责怪两人多事,反而夸道:“不畏邪恶,见义勇为,不负吾教也!如若吾寺尔等众僧,皆似他俩,吾心安矣!”长老此言,传到了五莲山众僧耳中,师兄们自然对二位小师弟的侠义之举陡生敬意。有的暗暗思量,自愧不如。自此,众生外出化缘,路遇不平,亦如普济、广慈,愤然挺身出手相助。远近邪恶之徒,闻五莲山僧人之名,无不丧胆!五莲山宝刹侠僧,名震四方,百姓称颂:
   地灵育人杰,五莲出好汉。
   扬善勇解囊,惩恶敢出拳。
   侠肝傲富贵,义胆扶贫贱。
   豪气贯长虹,威名天下传!
   闲言少叙,文归正题。话说普济、广慈,两人那日告别长老和众师兄,下山走了一程,广慈忽然停住了脚。
   普济奇怪地问:“二弟,怎么不走了?”
   广慈道:“大哥,我猛然想起,咱俩该去找三弟、四弟,跟他俩道个别。”
   普济道:“不错。二弟,我早想过了。若去找他俩告别,他俩定要与咱们同往关东寻参。可是,二弟,你想过没有,此去关东寻参,途远路遥,山重水复,险阻无数,不知要吃多少辛苦,遭多少磨难!我怎忍心让二位结义兄弟陪着咱俩去吃苦受难?因此,觉得还是不去找他们告别为好!”
   广慈道:“还是大哥想得周全,咱就不去向他俩告别了!”
   哥俩继续前行,走过一座桥,前面出现两个路口。
   左边路上,三个牧童,各执一根柳条,赶着一群黄牛从对面走来。这群牛肥瘦大小不一,有十几头之多,慢慢悠悠地走着,把个道路塞得严严实实。
   两人只得朝右边的路口走去。哥俩自幼在宝刹习武,练就飞檐走壁的轻功,虽然长得身材魁伟,虎背熊腰,但行走起来,身轻似燕,健步如飞。日行几百里亦不觉疲倦。这样,晓行夜宿:日出赶路,天黑投店。路上,顶烈日,冒暑热,饥食野果,渴饮山泉。风雨无阻,急行数日,穿越千村,途经百乡,几千里路抛在了身后。
   这日,哥俩走进一座茂密的山林。走了半日,已近午时,烈日当空,暑热难耐,哥俩便在山溪流泉旁坐下歇脚乘凉。二人一边擦汗,一边说话,合计着下一步行程。
   “救命啊!”
   一声女人的哀叫从山下传来。两人陡然一惊,急忙手提长棍飞奔下山。行不多时,只见一群手执兵器如狼似虎的壮汉,挟持两个如花似玉的弱女子,迎面走上山来。
   女子拼命挣扎,大喊:“救命———”
   普济、广慈抢上前去,将棍一横,大吼一声:“山贼站住,快把她俩放了!”
   “哈哈!说得轻快!放了她们,本大王再上哪去寻这样的美人儿做压寨夫人!”
   随着话音,一个膀大腰圆、袒胸露背、猪嘴獠牙的黑脸大汉手执两把大斧跳到普济、广慈的面前。他口出狂言:“哪里冒出两个秃驴!少管闲事,赶紧闪开,让本大王过去!不然,叫你们做斧下之鬼!”
   普济、广慈大怒,也不答话,各抡手中长棍,劈头砸了过去。
   黑汉急挥双斧相迎。战了五六个回合,黑汉觉得两臂酸痛,招架不住,急呼:“小的们!快上!”
   喽啰们放开两个女人,舞刀弄枪,蜂拥而上。
   普济、广慈毫不惊慌,抡动长棍,上下飞舞,狠打猛扫,棍到之处,沾着皮开,碰着肉绽,扫着筋伤,打着骨断。
   众喽啰手中的兵器被纷纷打落,一个个吓得胆破肝裂,抱头鼠窜。
   那山大王早已魂飞魄散,刚要掉头逃走,被广慈飞向前,一把抓住,揪翻在地,举起长棍要结果他的性命。
   普济举手挡住劝道:“我等僧人,不可轻意杀生!切饶他一命,废了他的武功,叫他日后作恶不能也就罢了!”
   广慈放下木棍,说道:“大哥说的是!”随即伸出两指,对准山大王的穴位,点了两下,废了他的武功,随后将手一挥,喝道:“滚吧!”
   那黑汉慌忙返身,窜入林中去了。
   此时,两个柔弱女子从树丛中走了出来,俯身拜倒在普济、广慈面前,感谢二人的搭救之恩。
   二人赶忙躬身合掌还礼,请二女子快起。二女子站起身来。
   二人问二女子:“因何被这山贼劫上山来?”二女子泪如雨下,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普济、广慈劝慰道:“莫要悲伤,歇会儿,慢慢说。”两女子擦干眼泪,稍停片刻,这才你一言我一语诉说起来———
   她俩家住在山下附近的山王庄,二人是姑嫂。小姑年方二八,嫂子刚满十九。姑嫂相处如同亲姐妹。一天,姑嫂二人到村前河边洗衣服。一个猪嘴獠牙的黑汉,不怀好意地悄悄凑到她们近前。两人在水中看见了黑汉的恶相,吓得喊叫一声,扔下衣服就跑。
   听见黑汉在后面大喊:“小娘子休跑,我不追赶!改日再会!”
   姑嫂二人更加快了脚步,奔回家中,关上大门。———这是个世代祖传的行医人家,传到现今的郎中已历十几代。每日老郎中给人看病,儿子上山采药。这日老郎中给人看完病后,与老妇人在屋里正说话,见女儿、儿媳面带惊慌走了进来,忙问:“出了何事?”女儿、儿媳便把方才遇到歹人的事告诉了二老。
   老郎中闻言惊疑道:“咱庄里怎会有这样存心不良的歹人!”
   忽然,他想了起来,说道:“长得猪嘴獠牙———定是早年那个杀人逃走的凶犯!”
   家人忙问端详,老郎中道:“几年前,离咱庄八里的桃花乡,出了个奇丑无比的恶棍。他从小练了一身武功,专干偷盗、抢劫的勾当,为害乡里。一次,他溜入一家行窃,被这家主人发觉,大喊‘捉贼’。他拔出刀,将主人杀死,越墙潜逃。从此,不见踪影。想不到,今天这个恶棍又露面了!他可是个早就闻名全乡的邪恶之徒,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你们日后不要出门,免得被这恶棍遇见,招来祸患!”
   姑嫂二人点头称是,从这天起,不敢迈出大门。转眼,过了半个多月。这天,老郎中被人请去到外村看病,儿子又去山上采药,家中只有老妇人和女儿、儿媳三人。老妇人突然中风,四肢麻木,口不能语。姑嫂二人不知所措,吓得只是啼哭。
   邻居大娘闻声跑了过来,吩咐姑嫂:“我在这里守着,你俩快去找小郎中,让他赶紧回来给你娘治病。”
   姑嫂二人答应一声,急忙跑出家门,不想,刚到山下,就遇上了强盗,为首的,便是那个猪嘴獠牙的黑汉。二人躲避不及,被强盗劫上山来……
   姑嫂倾诉到这里,泪如泉涌,哽咽道:“也不知病重的娘亲现在怎么样了!”
   二僧听了,大为所动,忙道:“夫人、小姐莫急!我俩这就陪二位寻找亲人,回去为娘亲治病。”说罢,四人立即动身,满山寻去。
   他们一路呼喊着,攀越一座陡峰,又翻过一道山梁,猛听见一声回音。过了一会儿,就见一个眉清目秀、肩背药篓的青年郎中出现在他们面前。
   青年郎中一见姑嫂二人,急问家中发生了何事。姑嫂哭着向小郎中诉说了刚才发生的一切,指着普济、广慈言道:“幸遇这两位恩僧相救,才得脱难。”
   郎中闻言连忙跪倒在地,拜谢恩人。普济、广慈伸手将他扶起,说了句谦词,便向姑嫂、郎中告别。
   郎中哪肯放行!推辞不过,普济、广慈只好从命。
   五人结伴同行,一路飞奔,赶回村庄。
   走进家门,小郎中把二位恩人让进屋里安歇;吩咐妻子、妹妹快去换掉撕破的衣裙;自己先来到母亲榻前。他仔细诊查了母亲的病状,然后,拿出祖传医治中风的妙方,立即配药煎熬。妻子、妹妹更衣梳洗后过来给老人喂药,小郎中去陪二位恩人。老妇人喝下草药,很快见效,手脚能活动,嘴也会说话了。家人见状,无不欢喜。
   傍晚,老郎中出诊归来,听姑嫂二人讲叙了这一天来家中发生的事情,悲喜交加,当晚大摆酒宴,邀来四邻亲朋作陪,盛情款待两位仗义行侠的大恩人。席间,主宾交谈中,老郎中得知二位僧人是为病弱的乡亲去关东寻人参仙草,愈加敬佩。亲手连连为二位满杯,四邻亲朋也频频向二位敬酒。二僧为人真诚豪爽,不会推让,满杯就端,敬酒就干,开怀畅饮,大醉方罢。
   宴罢安歇,当夜无话。第二天,吃罢早饭,二僧向郎中一家告辞。一家人哪能舍得让大恩人马上走,再三挽留他们小住几日。二人不想延误时日,谢绝了郎中一家的好意。
   郎中一家见客人执意要走,只得放行。
   临行前,老郎中对两人言道:“说来也巧,我有个当郎中的堂房侄子就在关东,当地人称小神医。不久前,他托回来探亲的老乡带给我一封书信:说他住的大山屯水源遭受污染,全屯人深受其害,患病卧倒;幸亏人参仙子赶去,清除污水,赐人参于源泉水潭之中,使全屯人饮用参水,一举消除了病灾祸患。恩人到关东寻找人参,何不去大山屯找他?我这里给堂侄修书一封,请恩人带上,或许有些用处。”
   说着,将早写好的书信递上。
   普济、广慈闻言大喜,连忙道谢,接过书信。
   老郎中又让小郎中拿出一包银两,奉送两人路上之用,被普济、广慈谢绝。
   郎中父子送两位恩人出来,一开大门,吓了一跳:但见门前站满了黑压压的人群。一问,才晓得众乡亲是特意来看两位除恶英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