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我看向那位女子,刚想开口,她却面无表情语气冷漠地说:“这位公子,请莫要学我说话。”接着瞟了我一眼,傲慢无比!

“笑话!字字句句乃小爷我独创!何来学你之说!”我扬眉吐气道。

“如此最好。”她依旧一张木头脸。

“心有灵犀,心有灵犀啊!”老者此刻又说话了。

我又想说话,她再次抢先道:“先生,这话您休要再说了。就算您作了那画,也只有一副,难道要拆成两半?我看此画不作也罢。”然后又瞟了我一眼。

终于轮到我开口了,不过我的台词已经经过她口了。只能随着心意,附和道:“此画的确不可作,作罢作罢。”

老者倒还是淡定如初,过了一会儿开口说:“看来只有此法了。”

我诧异道:“先生,何来它法?”

“此法便是:画里你们是相恋之人,画外亦是。”老者笑得真慈祥。

我惊呆了!为何滴酒未沾我竟醉了!

“先生,你这不是说笑吗?”女子也不敢相信。

“老生可从来不打诳语。”老者一本正经地说。

我无力地摇了摇头。若我今日未穿男装,若我今日身为女子与一位文质彬彬的男子作相恋之画,求之不得啊!可如今,面对的是一个高大的女人,一个冷漠的女人!

“先生,我不要画了。”我决定一走了之。

刚走几步,咚的一声!我的玉佩落地了,我弯下腰去捡,它竟一动,离我又远了。

我想我肯定头脑不清醒,看走眼了。于是又伸手去拿,再次落空。

我来气了,一口气弯着腰追了多次,最终把它给捉到手了。

正当我低头仔细研究手中玉佩,怀疑它是否成精时,头顶传来了那原本冷酷的声音,才注意到我都追到她脚边了。

“这玉佩是你的?”她语气中充满不可思议。

我缓缓站起来,趾高气昂地把玉佩在她面前晃了晃,大声说:“好看吧!羡慕吧!想要吧!告诉你,这宝贝就是小爷我的!”

她一把抢过玉佩,反复看着。

“告诉我,这玉佩是哪来的?”她故作平静地说,眼睛里有着不可捉摸的东西。

我觉得她莫名其妙,直接跳起来说:“这是我的东西!我从出生就戴着它了!你想干嘛?还给我!”

“不可能!你明明是个男人!”眨眼间我要死了,她竟单手死死掐着我的脖子!布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瞪着我!

我和老者都吓坏了。

“说!你把夏人给怎么样了!”他紧接着说,语气咄咄逼人。

我艰难地大声说:“什么夏人!我什么都不知道!大姐,我看你才吓人!”

她正要发作,老者急忙上前相劝:“姑娘冷静!冷静!凡事慢慢说!慢慢说!”

“这玉佩真的是我的啊!侠女要相信我!你要冷静啊!深呼吸!深呼吸!”我开始害怕。

我一边说着一边深呼吸,又说:“有什么事我们慢慢说,你要是不小心掐死我了你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想她掐得更紧,我果真要休克了,急着喊:“我不想死啊!我还没遇着我的郎君!还没尝遍天下酸甜苦辣!”

那人却松了一松,说:“哦?何为酸甜苦辣?”

我费力直喘,好一会儿才缓缓说:“人界......人界酸枣,仙界蟠桃,鬼界苦果,魔界红榴。”

我看着那人,只见她瞳孔一缩,眉头皱着。

她又说:“何为郎君?”

我被动老老实实,一字一句地回答:“我食人界酸枣,仙界蟠桃,鬼界苦果,魔界红榴之时,伴我身侧之人。”

接着仿佛天地旋转,日出西方。那人神情不再狠毒,反之含情脉脉。我的手臂被她旋即一拉,竟入了她怀!

冷不防来了这么一个刹那,我微微一愣。

“夏人,你知道吗?这些年我寻遍五湖四海,都寻不到你。苍天有眼,竟让我再次遇见你,从今往后,我要握紧你的手,抱紧我的人。”她突然哽咽道。

“我.....”

“夏人,我一直想着你,爱着你。天上人间阻挡我,为了你,我不会退缩,我总想着晚一步不能保护你,现在看你一切安好,没人比我更幸福。”她越抱越紧,身体抽泣着。

“我......”

“我爱你。”他说。

好一会儿,她慢慢松开我,握着我的手,看着我说:“夏人,可你为何变成男人了?”

我还没开口,他又说:“没关系,无论你是什么,我对你的心永不变。只要你是你,便够了。”她一直看着我。

这人!这人太可怕了!险些让我一命呜呼!又大变深情男!这步骤刚好和吴拯相反呐!

“你这个女人,说话怎么这般诱人?”我忍不住说。

她立马看了看自己,又眼神坚定地看着我说:“夏人,我是男子。”

我狐疑地从上往下看着她,觉得除了她的打扮,从哪儿看都更像男子,尤其是声音与身形。

“你为何扮成女子呢?”我好奇道。

“我长相非凡,为防凡间女子被我吸引,为我痴醉,我扮成女子也少些红尘之事。”

我没胆笑。

“你为何不扮丑男呢?非扮女子不可?”

“你曾说你不喜凡间男子,因他们一夫多妻,大多男子不能长久钟情于一人,辜负了女子。所以我就扮成女子,因美貌而爱上我再辜负我的,我好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他娓娓道来。

“这位仙人,您说得都对。此生有幸遇见您啊!我爹娘叫我回家吃饭了,后会有期。”

接着又向老者告辞。

我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快走,然后跑起来,生怕那人再追来。

此人男扮女装,欲夺我命,套近乎,疑点甚大!脑回路不是常人能及!

我碰碰撞撞来到一偏僻之地,树林环绕,无人可见。

此地啊!竟也是偷情快活之地!

一男一女倚着石柱,双唇合一,交织缠绵,意犹未尽。

那主动欢快的女子,像蛇般灵活自如。

那女子,那女子果然是覃芯覃!

我站在角落窥看,暗想她如此饥渴难耐吗?如此喜欢这个不值得的男人吗?

“夏人,没想到你阿姊在凡间还是性子不改。”耳边突然传来这熟悉又可怕的声音。

我一个哆嗦,转头瞪去,紧接拉着他跑到别处。

“你为何跟踪我?”我直言。

“你当真不记得我了?”

“你谁啊?!”

“你终究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他叹了口气接着说:“我叫逢秋。”

我觉得莫名其妙,又说:“你还没说你为何跟踪我?”

“此次入凡间,必要劳神费力一番,不想遇到了你,乐趣也就接踵而来。我必要跟随你。”他十分认真地说。

“你不是人?!”

“你看我像人吗?”摆了摆身子。

我竟又想笑了,淡淡道:“丝毫不像。”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魔化王妃魔化王妃宋毓子|古言作为一个王牌杀手的她,一朝穿越到古代,还是那种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王朝中,发现她所处的环境竟是她无法预料的危险,她本以为可以平平淡淡的度过这一生,可是,天不从人愿……
  • 落难丑妻落难丑妻灰兔大家族|古言钟雪的原身原本是富家千金,却被父亲的外室偷梁换柱,还长期对她用毒,造成她面容丑陋,遭人唾弃。一次意外后,原身死了,钟雪附身,慢慢找出了真相……
  • 我家皇妃就是那么菜我家皇妃就是那么菜白衣青巷|古言我是一条咸鱼,突然之间翻身,翻进了宫。什么?什么婚约,什么帝王...... 她到底是谁,她的身份又是什么?一方人心险恶,一方自在逍遥;一方名分尊贵,一方颠沛流离。呜呜呜呜让我出去!我不要待在这里!!某女欲哭无泪,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天天欺负她一个,带她上战场打仗,下河沟玩泥巴,去山上抓鸡,去山下吃豆腐脑...你可是帝王啊!千万不要跟我纠缠不清,不就是政治联姻吗?我嫁!我嫁!...嫁了之后呢? 他倒是像换了个人一般,对她百般讨好,乖的不像话,活像只小猫。你要吃鸡我帮你抓,你要豆腐脑我给你做,但前提是你要给我做桂花羹...... 傻子!为了吃她的桂花羹,把人都卖给了自己“这也不错啊,我把我从给你,好方便我天天陪在你身边。” 这是一段情投意合的政治联姻...
  • 一木二林三唯心一木二林三唯心乖怪呆|古言你是一棵大树,为我遮风挡雨,让我依靠;你是一朵花蕊,种植于我心田,让我滋润……这是女主先穿越古代,男主后重生于现代的故事。
  • 长生诀之音后难追长生诀之音后难追王小昇|古言相传,上古音家的治愈术可治百病解百毒,上古音家的机关术无人可解乃帝王建墓的必备人选,上古音家的攻御术以一敌万乃开疆扩土的最好武器。 一个国家如何快速的发展,首先要有人,重点是要有钱,男主很认真的保持了这两个特点以至于树大招风患了奇毒九死一生,只有找到传说中的音家嫡子才能挽回一命。说到底,是运气好,巧了,音家嫡子下届寻音,到底是邂逅呢,还是邂逅呢
  • 天才少女她在古代追相公天才少女她在古代追相公花是花雾非霾|古言(呆萌天才少女vs高冷闷骚自恋男)成遇安,学术界的奇迹,堪比动物界大熊猫,不到二十岁便达到了人生巅峰,专治各种不服,专利?随便玩!挣钱?soeasy!专利分分钟好几百万。然而,这朵高岭之花她懒!!得!!动!!而且能吃,人生宗旨:睡觉第一,美食第二,科研第三!!!在吃完第n份寿司后,她光荣的噎死了: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对那份寿司sayno。 林翊,资深打猎小能手一枚,号称城阳山最靓的崽,能打猎,擅美食,整个成家村没有一个女娃子能配得上自己 PS:小剧场 成遇安:听说有人说没人能配得上他,嗯,真的吗 林翊:不,我不是,才没有,乖宝,你听我解释,我娘子天下最美,厨艺最棒,相公最喜欢乖宝啦。 某男一脸幸福(含泪)吃下亲亲娘子的爱心(把糖当盐)面
  • 诡门悍妃,专治各种不服诡门悍妃,专治各种不服亦墨亦砚|古言当身怀诡门异术的超新星,穿越成怀城第一伪心机女,她誓要真心机给他们看。呵呵,说她是心机女就对了,打人技术哪家强?需要,她开个学堂,传授一些招式么?她可是,最擅长把反派收拾得服服贴贴的把戏了!她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先礼让三分,人再犯我,斩草除根!某王爷:厉害了,我的王妃,明明本王犯了那么多次,也没见你犯回来!她:厉害了,我的王爷!说好的一次一夜不过三次,你特么一夜七次郎!众反派赶紧跪过去:王爷威武,快把那妖孽收了吧!某王阴森一笑:在此之前,本王先替她铲平你们这些杂碎好了!众反派:心机女救命哇,王爷狂魔化了~~~~
  • 月落夜语月落夜语Contain|古言她是来自异世的一缕幽魂,一步步走向强大,只为了守护的人。他是百姓眼中不受皇室器重的冷漠皇子,铁血之下,柔情只是尚未遇到她。兜兜转转,第一眼,便齐齐心动。他说,你不敢赌。她说,我可以用自己的所有来和你赌,除了感情。因为一旦沦陷,便不可自拔。【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爷的悍妻:种田致富乐逍遥爷的悍妻:种田致富乐逍遥一瓶花露水|古言妈的智障!谁敢话说她相公是智障?有种站出来!她种田他耕地,她睡觉他烧炕。“喂,你上床干什么?”“娘子,我脱衣耕地啊,你准备好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