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我来了

“欢迎大家来到华国青年杯总冠军颁奖典礼的现场,我是主持人方得充,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中国强。少年智则国智。今天是化国青年杯播出的最后一期,老实说挺舍不得的,看看那一群恣意飞扬的少年们斗智斗勇,只觉我化国未来有望,时间如白驹过隙,昨天已成过去。现在我宣布法国青年杯总冠军颁奖典礼正式开始,首先我宣布获得化国青年杯季军的人选,他是,是,会是谁呢?”此时台下一片吼声,不约而同的喊道:方雨,方雨,,,,,“恭喜大家,猜对了呢,他就是我们以梦为马,不负昭华的方雨,掌声欢迎方雨上台。”就在此时,一个中年男子拨通了电话:“李书华你在干嘛呢?典礼已经开始了,马上就要轮到你上台了,我都说了让我去接你吧,你还不要,你是想要慌死我们吗?”电话的另一头,身穿校服一头及腰长发胡乱扎起来的女子不慌不忙的说:“不让你接我,我是怕你累着了,爸,你老就淡定吧,我都不急,你慌啥?放心不会迟到的,在来的路上,马上就要到了,拜拜了啊,嗯,就这样,安啦”挂了电话,不仅呼了口气,对司机说:“师傅,麻烦快一点。”这世上总是有着太多的意外,上一秒欢声笑语,下一秒已成过去。一辆货车就好像着了魔一样,冲向李书华乘坐的的士,只听“砰”的一声,货车翻滚,的士坠河。“操,老娘才14岁呀,就这样英年早逝了吗?我这么聪明,为什么不要我活久点?我还没找出时间呢,我爷爷是化国著名物理学家,奶奶是生物学家,老爸是医界外科专家,姥爷是考古专家,姥姥是地质学家,老妈是化大历史教授,典型的书香门第白富美,我还没有把家产败完呢!为什么不让我活久点?”哇呜呜呜呜……李书华的内心是崩溃的,河水冲入口鼻,灌溉大脑。听,那是生命消失等声音,是死亡的声音。永别了,世界。一片树林里,手动了动:“吸,痛,”蓦地睁开双眼,坐起环顾四周,眉头微皱“这?是哪?疼,好像被货车碾压过一般。”这到底是哪?地狱吗?怎么全是树?咽喉咽口水,李书华不禁吐槽:“操,玩我呢?这到底是哪?喂!有没有人啊?有没有鬼啊?管你是个啥,给我出来指条路啊喂!”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李书华不得不哀叹靠啥不如靠自己,现在是中午,太阳在头顶,靠,怎么辨别方向?气死了,对了!树叶!太阳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按理说东边的树叶应该会绿一些。对,应该是这样,那就一路往东走吧,我就不信我就不出这片森林,手不自觉的掐上了自己的手臂“啊,痛,我还活着,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一定要把家败完,不然我就不姓李,哈哈哈哈!!!!”于是上一秒还在喊痛的人,下一秒像个泼妇一样,癫里癫外的。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旧年的血迹旧年的血迹阿来|短篇本书是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阿来的作品集。收录老房子、奔马似的白色群山、环山的雪光、寐、旧年的血迹、生命、远方的地平线等小说。当十年前的文学新星丛书收录阿来的这部小说集时,人们还不能真正体会这些描写阿坝藏族历史和现实生活小说的真谛,可随着他长篇小说《尘埃落定》的获奖,他早期的这些小说便透露出真正的艺术价值:那摇摇欲坠的"老房子"不正是土司制度衰微的缩影吗?那一步一趋的朝拜队伍不正是藏族寻求精神家园的写照吗?阿来正是从这本书开始起走向中国文学圣殿的。
  • 导与演导与演Mimo痕|短篇记录每日真实梦境,尽最大程度还原,以第一或第三视角看梦境世界。
  • 那一年,你好那一年,你好喧河|短篇关于那一年夏天的故事,夏天是恋爱的季节也是离别的时候,在夏天总有许许多多的故事在发生。我们的主人公与她的相遇相知相爱。祝愿世界和平。(作者op:首秀,写的不好请谅解)
  • 寻找他乡寻找他乡伯毅花园|短篇讲述一个孩子面对破碎的家庭所做的斗争以及一个孩子关于家的梦想。
  • 小灰狐狸小灰狐狸蓝莓o|短篇在森林中,有一只毛色灰灰的小狐狸。这天她问妈妈:“妈妈,我怎么和兄弟姐妹长得不一样呀?他们都是那么的雪白,白得发亮!”狐狸妈妈看了一眼小狐狸,小狐狸这辈子都忘不了,那种眼神……………………
  • 希冀影希冀影艾米莱|短篇一群青年人在一场聚会中集体消失,当天露希回到了她的高中,见到了读书时期的自己。后来在得知太爷病危的消息时,她赶回了老家,在太爷去世那晚见到了他最后一面,弥补了十年前的遗憾。当晚她在阁楼发现了一张老照片,照片中出现了聚会中消失的其他六人。他们怎么会出现在露希太爷家中的照片上?他们和露希的家族有什么联系?他们几人究竟去了哪里?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 重生之火影召唤系统重生之火影召唤系统百万联机王|短篇意外穿梭到幻影大陆,携带召唤火影系统,且看赵日天在异界闯下传奇
  • 战少的温柔妻战少的温柔妻口袋里没有糖|短篇人生匆匆,回首过往,忽而今夏,光阴依旧。
  • 随便写写的东西随便写写的东西蓝色的马文|短篇如题,闲着没事随便写写的拿来练笔的练笔文。
  • 画灵与少女画灵与少女昔妖妖|短篇她是这个世界的游戏者,在这片灰暗的天空下寻找着自己的色彩。 他不知自己是谁,从何而来,直到遇见了她,原来他是因她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