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果不其然,刘彻目光触及赵氏温婉柔美的脸庞时,含着满意,若不出意外,从现在开始就进入了这汉宫中持续颇久的“钩戈夫人的时代”,可偏偏出现了她这个意外。

“赵才人深明大意,虽身份较低,但心系天下,百姓必会感谢你的,”阿娇柔和的一番话将刘彻震醒,眼中所有柔情褪去,只剩凌厉的冰冷。陈阿娇很了解刘彻,他这辈子最恨的便是女子涉政。(汉朝皇后贵为国母,算半君,只讨论几句政事不算涉政)当今太皇太后窦氏算是刘彻又恨又敬的女人,恨她把持三代朝政不肯放权于君王,却又不得不敬她在处理政事上的敏锐和周全。但这不代表,赵氏一个小小的才人就可以一副圣母样妄议朝政,好像天下苍生没了她就不行了一样,赵氏把君王放在了哪里?又把她这个国母放在了哪里?想来刘彻也是想清了这点才态度大变,可这些,赵氏她不明白呀!这就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女子的弊端,她们注定无法跟上刘彻的思路。

前世没有她点明这一切,所以被美色糊了脑子的刘彻也没有想到这点,盛宠了赵氏近十年,那时,她可是能与卫子夫平分秋色的女人。而这一世,不会有她们的时代了,这若大汉宫,注定将只有她陈阿娇的时代……

“赵氏,你好大的胆子,出身卑贱竟敢干涉前朝政事,野心勃勃,你想取代谁?”刘彻疾言厉色道,赵氏吓得“扑通”一声跪下,娇颜一片惨白,“陛下恕罪,妾身从未有此等野心,陛下恕罪……”

“恕罪?”刘彻冷哼一声,道“传朕旨意,才人赵氏妇行有亏,圣前无德,不敬中宫,堪为妃嫔,但念其出身卑微,无知无畏,今贬为五品良使。”

“不,陛下,不要,”赵才人,不,现在是赵良使了,她瘫倒在地上,痛苦流涕,早不复刚刚温柔小意的模样,苦苦哀求,但这样的她只会让刘彻更厌恶。

陈阿娇怜悯的看着赵氏,她早就该明白,最是无情帝王家,永远不要对这帝王家的男人抱有任何期待。

“陛下龙体为重,也不要太生气,想必赵妹妹也不是有心的,”阿娇轻声细语的安抚刘彻,不得不说刘彻还真是吃这一套,前世的卫子夫就是这样对刘彻的,永远温柔贤惠,不仅能得刘彻的喜欢,就连前朝那些迂腐的大臣们也认为她卫子夫贤德,对刘彻独宠卫子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百姓们只知后宫中第一贤夫人卫子夫,而不知陈阿娇。那这一次,她就先一步给所有人留下贤德的印象,让所有人都知道,她陈阿娇是一个贤后。

不是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吗?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她现在就是这样走卫子夫的路,让卫子夫无路可走。

“还是阿娇最得朕心,总能为朕排忧解困,”刘彻欣慰的说。他觉得现在的阿娇好像有些不一样,让他更加喜欢了,果然阿娇和她母亲不一样,阿娇明明很温柔贤良的。

“陛下说得哪里的话,臣妾是陛下的妻子,陛下是臣妾的夫君,是臣妾的天,臣妾自然要为夫君分忧的,”阿娇这番‘夫君为天’之说取悦了刘彻,满足了他的大男子主义。

同时,刘彻也为曾经因为馆陶长公主冷落阿娇感到内疚,毕竟夫妻一体,后宫那些女人只是为权为利,只有妻子能不论荣辱陪他一生。

“阿娇放心,你这般好,朕以后会待你更好的,”刘彻承诺道。阿娇知道,不论这个承诺能持续多久,至少目前为止,她成功了一小步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拾遗补阙集拾遗补阙集沐淡|短篇只是爱好诗词,不求功名利禄。也不想再愤世嫉俗。这诗集会有一些以前的诗词,经过整理,就发这里了。本诗词集以近体诗为主。
  • 再写一次再写一次非主流璐|短篇原创短篇小说,同人真实现实生活中的事跟情节被随笔记录
  • 连医生总喜欢投喂我连医生总喜欢投喂我北方安何|短篇【软萌吃货实习生x腹黑专情连医生】超甜爱情,结局自选! 【安利快穿新文:快穿之我真没想当反派】 第一天实习的温温,死也没想到她的实习导师是连柏——那个曾经跟她表白然后被拒绝的男人。 “我说温温,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把你给忘了吧?”连医生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亏温温还以为自己逃过一劫,万万没想到,合着这位大神是在和自己演戏?! 温温表示:人生不易,温温叹气。 然而没想到,这位大神却开启了情话模式。 “温温,我对你,一直很爱。” “温温不想开开心心的陪在我身边吗?” “想谢我,不如以身相许?” 后来,某连姓男子对温温的投喂就没停过。 奶茶火锅糖葫芦,虾仁串串牛肉干!只要温温喜欢,一切美食都会被他双手奉上。 温温再度表示:如果长胖了,那么锅一定是连柏的!
  • 樱雨甜恋鸣奏曲樱雨甜恋鸣奏曲樱荶|短篇徐氏集团千金,徐苏苏,被父母逼到樱雨音乐学院,还好死党乔梦陪着。在这里,她将与恶魔校草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 你与人间都值得你与人间都值得吃鸡腿吗|短篇一场车祸,带走了盛白的一切,疼爱她的父母,还有她的双眼。 她如坠入万丈深渊,她面对的,是无尽的黑暗与绝望。直到他的出现,带给她一丝光芒。 盛白说:“他是我唯一的光明,也是我唯一的救赎。” 盛白从未想过,在她最软弱的时候给予她温暖的那个人,竟然也是将她带入黑暗中的人。她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 二十年,我是谁二十年,我是谁铁板烤冷面|短篇二十年,沧桑一瞬间。二十年,韶华倾负;二十年,命理沉沦。二十年的沉沦,换不回青春年华。二十载的迷惘,留不住岁月沧桑。二十年付诸东流,错在谁?二十年悄然滑去,谁之过?
  • 添雪燃灯添雪燃灯安言酒|短篇灯火之年,望你相归。 灯火烛下,思你回归。 夜阑凤霞,披靡战甲。 你似鸠酒,解我之渴,又燎我心上莽原火。
  • 清春系清春系仨柒月|短篇原名《公主与公主殿下》 “小姐,董事长要你一下飞机就给他回电话。”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女人说道“不要,我好不容易脱离他的掌控,才不要自投罗网呢!”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生撇撇嘴。 …………………………………………风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就是在烈日高照的日子里,也有他的存在,其实每个人都能听到风的声音,只是没有人愿意停下脚步去聆听他们的细语。……………………………………………………………………她是个毛毛躁躁,没心没肺的小仙女;他是个严谨,全能才子,对陌生人有轻度洁癖的医学院大才子,要想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请看书中所言。........................................................................................网恋有风险,认真需谨慎。一个痴迷游戏,一个优秀大神,不算青梅竹马,只因那次她的出手帮忙。
  • 秋雨瑟瑟秋雨瑟瑟惜遇y|短篇安然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多年后,她仍每天都会想起,想起那时的阳光正好,清风拂叶,和那张不羁的脸……
  • 明月客栈明月客栈无奈先生|短篇早在春秋战国的诸侯并起的割据纷争之中,就有人提出合纵联横的战略思想。冰飘城崛起,势不可挡,南北正邪各派不能自持,为了自保,正派意图联合邪教与新势力抗衡,然而正派之间不合,勾心斗角。正邪自不两立,而在这种局势之下,正邪各派之人在一间客栈相遇,结果,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