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4章 白眼狼

王雪和红霞每天都在房间里忙活着,偶尔孙大胆会来找红霞,一起出去看看电影,或者去吃烧烤。

李永年喝酒喝得更厉害了,每天都要喝个一斤多白酒,都变成酒精依赖症了。小女儿丽萍,已经一岁多了,刚会走路,小人长得挺精神,也很聪明。

东门房间的冰柜,可成小丽萍的专属了,每天都嚷嚷着吃雪糕,或者喝汽水。

红霞严格控制着李永年,不准给丽萍吃太多的雪糕和汽水,可是这老头子就是不听,成天惯着小丫头。

“姑妈,俺好久没来看您了。”

王小武提着一袋子水果,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来到了王雪的北门大房间里。

“小武来了,坐吧。”王雪看见自己的侄子,不冷不热的说道。

“姑妈,俺做错事情了。”王小武找了一个马扎自己坐了下来。

“是吗?你错了吗?错在哪里了?”王雪连续反问道。

“俺···俺不该偷偷买您的摊位,俺一时糊涂,俺不是人!”王小武竟然承认自己的错误了。

“小武呀,你爹娘死得早,俺时时刻刻的,在帮助你们兄弟姐妹四个脱贫,不管是困难时期,还是你们来投奔俺,俺可是没亏待你们吧?你现在反而恩将仇报,挖姑妈的墙角,做人不能这样子。”王雪语重心长的说着。

“姑妈,俺以后坚决改正错误,这个摊位,俺还给您就是。”王小武还算是诚恳,赶忙拿出了摊位手续,给了王雪。

“行吧,俺让红霞将你交的六千块钱给你,以后做任何事情,一定要行得正走的直,这样才不会吃亏,才能走的远。”王雪这是在教王小武做人的道理。

“好的姑妈,那俺走了。”王小武被说的坐不住了,赶紧站起来,逃也似的离开了。

“娘,就这样便宜了他这个白眼狼吗?”红霞站在边上,气的不轻,但是始终都没有插话。

“还能怎样?毕竟咱们和他是自己,家丑不可外扬。”王雪心里想的,跟红霞想的不一样,毕竟这王小武是自己的亲侄子。

自从王小武将摊位给王雪退回来以后,两家就基本上不怎么来往了。王雪虽然心中平和了许多,但是内心感到挺悲哀的。

人性这东西,就是这么的现实。

本身是王雪的摊位,王小武私下里给买走了,后来是迫于压力之下,退还给王雪了不错,但是在王小武心中,总觉得自己吃亏了。

那么好的一个摊位,一年下来,能够赚不少钱呢!本来已经属于自己了,反过来又让姑妈王雪得到了,王小武的心里是怎么也感到不平气了。

此时此刻,王小武兄弟姐妹四个,都是一个鼻孔里出气,看见王雪,甚至跟王雪走个对面,再也不会跟王雪说话打招呼了,更别说叫一声王雪‘姑妈’了。这兄弟姐妹四个人,似乎跟王雪已经成了路人,甚至是仇人。

“娘,王小武弟兄姐妹四个,见了俺都不跟俺说话了。”红霞回来,跟王雪说道。

“唉,随他们去吧,就当是养了一群抹嘴无恩的狼羔子吧!”王雪的内心被深深地伤害了。

“娘,以后您老人家可要记住了,这种养狼羔子的事情,以后少干啊!”红霞警告道。

“红霞,你说说,当年他们四个,在家里穷的叮当响的时候,俺随便给一些吃的穿的,他们就叫姑妈叫的那个亲呀,可是现在他们手里有钱了,怎么就会变了呢?而且为了自己,做事竟然不择手段。”

王雪想不明白,而且也猜不透这人的心思,总觉得人不应当这样,人应当要有一颗感恩的心,才能活得安稳,才能问心无愧。

李大龙在军械处保管员的任上,干了三个多月了,几十间仓库里的设备和物资,基本上都熟悉了。

大龙没事的时候,就一个人呆在军械仓库里面,拿起冲锋枪或者手枪,来回的拆卸和组装。

或者,大龙也会组织每个连队的军械员,来军械仓库里擦拭器械,以免时间久了,器械生锈。

大龙的部队生活,过的非常充实。不忙的时候,就坐在宿舍里给家里人写信,或者和战友们骑着自行车去几十里外的市里面。

“李大龙,今天有任务!”一大早,傅小庭助理员,就对大龙命令道。

“傅助理,什么任务?”大龙赶紧站起来。

“我们两个人,抓紧去仓库,为连队分发手榴弹,今天有实弹训练。”傅小庭解释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李大龙赶忙打开保险柜,拿出弹药库的钥匙,跟着傅小庭出发了。

弹药库在半山腰上,距离营区还有一里多路,这是为了营区的安全考虑而建的。弹药库里,有荷枪实弹的兵力把守着,四面都是高高的围墙,上面还扯了电网,只能从唯一的一个绿漆大门出入。

李大龙和傅小庭,来到了弹药库,向值班人员出示了证件,厚重的电门才缓缓地打开了。

“哎呀,李大龙,今天来仓库干嘛呀?”值班的同志跟大龙都熟悉了。

“今日实弹训练呢!”李大龙随便应了一声。

走进弹药库,是一排排的仓库,每个仓库里的物资都不一样,大龙要十分熟悉的记在脑子里面。

来到盛放手榴弹的仓库门前,李大龙熟悉迅速的打开了第一道门,接着又打开了第二道门,然后将红外报警装置断了电,这才和傅小庭助理一起进了仓库。

“每个一线连队发放三百枚手榴弹,后勤机关连队各发放一百枚,开始点数吧。”傅小庭拿出单子,开始命令道。

“是!”

李大龙开始一箱一箱的标注记号,并开始准备分发弹药。

“报告,一连军械员,前来领取弹药!”

只见一连的军械员路恒举,带领着二十个战士,排成两排,站在仓库门前。这路恒举,是李大龙的老乡,平时经常跟大龙一起喝酒聊天。

“好的,过去找李大龙领取,每人只能领取一箱,一定要注意安全,轻拿轻放!”傅小庭命令道。

“是,首长!”

路恒举带人开始向外搬运弹药。

“恒举,实弹训练完毕,必须将三百个拉环,一个不少的交给俺。”李大龙小心嘱咐着路恒举道。

“大龙,你放心吧,咱们老乡不能给你扯后腿是吧。”路恒举保证道。

部队上为了杜绝有的战士,在实弹训练的时候,弄虚作假,偷偷的私藏弹药,将其流入社会,给人民生活生产造成潜在的危险,在每次打靶或者实弹训练的时候,都会回收手榴弹的拉环。

这种特殊的引线拉环,在社会上是没有的,而且每枚手榴弹只有一个拉环,只要是在训练完毕,收齐所有拉环,就能保障弹药不会缺失。

“报告,二连军械员前来领取弹药!”

“报告,三连军械员前来领取弹药!”

这三连的军械员,叫孟庆冬,和李大龙坐着一趟车来的部队,是大龙隔壁村子里的人,跟大龙同学刘芳芳一个村。

“孟庆冬,过来领弹药。”李大龙一招手道。

“大龙,能不能给俺多发一些啊?”孟庆东仗着跟大龙是老乡道。

“你想啥呢,你以为是青菜萝卜啊?”大龙没好气的数落着孟庆冬。

“切,你这个老乡真白瞎,以后俺可是不陪你喝酒了。”孟庆冬领着战士,扛着弹药气鼓鼓的走了。

一上午时间,总算是把每个连队的弹药发放完毕了。

“报告助理员,发放的数量,跟库存数量正好吻合。”李大龙清点完了后,赶紧报告给傅小庭助理员。

“好,大龙同志干的不错啊,回去吃饭,下午一起去训练场做保障任务。”傅小庭出了仓库,大龙又打开了红外线装置,锁上两道铁门,才算是完成了任务。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林小凡之浴火重生林小凡之浴火重生水域无痕|现实不甘于平凡,可又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每天浑浑噩噩的,想要重新振作的林小凡,却少了几分勇气,那么,接下来的他会怎么做?继续平凡下去或是奋起一搏?
  • 追忆之似水年华追忆之似水年华北極青鳥|现实一对深爱彼此的年轻情侣,在忍痛分离十年之后再度重逢,二人在复合的过程当中,被卷入他人家族利益纷争,第三者插足等一系列阴谋当中,男女主角情比金坚,在经历一轮又一轮的情与理的考验之后......
  • 加入加入水鱼说我可以|现实现实向快穿文。 无金手指无重生无玄幻末日仙侠等。 平平淡淡才是真(づ●─●)づ
  • 一次放纵的误会之后一次放纵的误会之后火炎焱92|现实他,一个高中毕业的打工仔,整天干着最下等的工作,而且左耳听不见;她,是一个超级女强人,站在商海之巅,学历是博士,是一个完美女神;无论从什么方面他都赶不上她,一次意外的放纵之后,她成了他奋斗的目标,但是他却不敢承认.....他则成了她需要寻找的目标,只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他......四年后,当他决定面对一切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缺乏勇气,选择了出走,而她又将如何选择呢?
  • 丽颖的传奇故事丽颖的传奇故事颖影萌银|现实这本书写丽颖的各种事情,颖火虫抽空可以来看哦,长评是作者的动力,作者没灵感的时候,可能会仿照了陆贞传奇,一点点情节
  • 一米尘埃一米尘埃眼中倒影|现实我们身处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重要的是坚持本心,满含热情的活着。
  • 世纪的小卑微世纪的小卑微冬阳励志|现实原想着环境的改变,我就能获得新生,但是事与愿违。——题记天灰蒙蒙的,透过窗看到旷野寂静,玉米垛子一个接一个,遍布田间地头,山静穆着,孤寂感涌上了心头。混沌的人生开始了。童年的记忆里有母亲责备的目光,有许多不经意的错误,4岁时,妈妈去田里,让我照看弟弟,一件有趣的事吸引了我,我走出了家门,迷糊中我被揪回了家,妈妈边责备,边抽打我,疼痛使我飞快的向外逃跑,黑夜来临了,恐惧一下子涌上心头,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独的滋味,以后妈妈责打时我再也没逃跑过……这是一个跨越世纪的,真实的,又常在梦中出现的故事,里面的人物以生活中的亲人,朋友,陌生人为原型,卑微而真实,痛并快乐着。愿他能带给7O后些许回味。
  • 我这种儿子我这种儿子邪狼幻影|现实这里,写满了一个孩子的思想。看完后不要笑我……
  • 光刀随笔光刀随笔光刀|现实小说,杂文,随感,散文,格言,诗词,感悟人生的酸甜苦辣,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有快乐,有痛苦;有失去,有收获;有创业的甘苦自知,有失落的莫名沧霜……品味一个人的狂欢,经历一群人的寂寞……文梦,股梦,商梦,人生步步皆是梦……
  • 朋友的小说朋友的小说等人找人|现实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没有悬疑恐怖背景,放心看。